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装A的O怎么可能再找A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一上来就、就这么刺激吗!

    现在的omega都这么豪迈了啊!早听网上流传的段子, 什么乍看是美女、撩起裙子比你大,不过那一般说的都是女性alpha啊,近些年女alpha的服装流行开始出现裙装了, 男o也有, 可、可我们舰长是个男beta!

    在舰桥一众人的凌乱中, 他们的舰长依旧神色平淡, 眉梢都没动一下, 非常镇定地回答:“不了,谢谢。”

    于是雷恩倚在一边, 眼神斜斜地飘过来, 说了两个只有林敬也才理解的字——

    “四次。”

    林敬也:“……”

    不,元帅等等, 星际时代呼吁平等, 所以男beta凭什么不能穿裙子。

    “舰长,夜羽集落的战机编队申请从两侧进入伴飞阵列。”

    导航员的声音传来,把舰桥话题拉回正轨。

    林敬也:“准许,请他们一并接入频道。”

    夜羽集落的战机群很符合他们的名字, 清一色的黑色, 在翼展边沿用银色喷漆勾勒出鸟羽的形状来, 使得冰冷的战争机器变得生动灵活了几分。

    他们的武装中几乎没有大型攻击类星舰, 夜羽舰队的主力星舰比反叛军的还小不少, 但反叛军在联邦遭遇滑铁卢后同样拿不下南冕座, 正是因为他们的战机群。

    林敬也在蔚蓝时也曾有针对夜羽蜂鸟群战机的模拟战, 但他还是希望那些永远停留在模拟战里。

    频道接通, 对方格外地爽朗,率先开口:“了不起,联邦现在居然真有beta指挥官了, 你确定不是文官?”

    林敬也回答:“您好,我不是文官,我是天穹之剑、染星号的指挥官,少将舰长林敬也。能被南冕座赫赫有名的西提亚将军亲自迎接,这份礼遇倒是超出我应有的级别了。”

    通讯只有音频没有视频,但林敬也却立刻笃定地说破了对方的身份。

    通讯另一边那位调门洪亮的女士,虽语气透着友好和赞赏,不过染星号目前还没有完全放松警戒,这是陌生的领空,而且那些黑蜂鸟战机交织成螺旋前进的网,说是伴飞,但也确有一定的威慑意味在。

    所以林敬也平平淡淡指出她的身份,比起用战机压制,也算一种文着来的反震慑——我对你是谁、你要做什么一清二楚,所以你最好凡事深思熟虑。

    于是这回轮到西提亚惊讶了,她这是一时兴起临时决定来带队的,就算联邦的情报网再强也是不能提前得知的,所以这位舰长居然是只听声音、通过战机外观的微妙不同就如此快地肯定了她的身份。

    这种洞察力放到宏观战场,将会是非常可怕的对手。

    这位夜羽集落的黑蜂鸟指挥官也是个远近闻名的人物,她在南冕座的地位大约比得上雷恩之于联邦。

    这位将军十几岁时遭到星寇团伙绑架,分化成s级alpha后被带去了战区,一直接受星寇团训练和控制,成为了一名雇佣兵杀手,代号夜鸮。

    但星寇这种行为属于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对集落族群的归属感远不是几年的培养和洗脑能盖住的,所以这位女战士屠了绑架她的整个星寇团,带了一大批战利品返回夜羽集落,她开着小飞船拖着一长串缴获物资慢悠悠飞的视频被联邦深空探测器和不要命的记者幸运捕捉,至今联邦网民都喜欢拿来p表情包。

    他们相安无事,平稳地飞入了夜羽集落的中央星区——没有专门命名、但却是事实上的首都所在。

    夜羽的都城与萨尔缇安星没有半点相似,几乎99%的联邦人亲临现场,都要目瞪口呆一会儿。

    它是一座完全没有依靠任何行星的城市。

    但也不是那种完全人造的太空城,它有其他的的依托。

    从远处看,那片巨大天体形状像是某种动物的胸腔骨骼,但它太大了,大得可以在内里建造一座繁华庞大的城市。

    因为听到了这边某些愣头青小小的惊呼,西提亚介绍的声音颇有几分炫耀意味:“漂亮吧,这是‘泰坦骸骨’,夜羽的先辈们在漂泊中遇到宇宙风暴,仓皇中赫然发现了这座惊人的遗骸,于是躲了进去成功幸存。这具骸骨似乎有着天然的屏障,宇宙粒子似乎影响不到其内部,于是先辈们觉得这大概就是大宇宙的意志,要让他们在这儿安家。”

    约姆到底是个刚毕业的新兵,没忍住低声和旁边人念叨了一句:“我靠,泰坦巨人那不是神话故事吗,还真有啊?”

    他才一说完,通讯器震动了一下,约姆低头一看,顿时双手捂嘴,满脸惊恐,那上面赫然是一条来自舰长的直接指令——

    ‘今晚把你军校一年级的《星历宇宙发展史》抄一遍给我,你问的这个蠢问题在那本书第十三章开头,这一章给我额外抄十遍。’

    约姆:qaq!

    不知道西提亚是不是听见了约姆嘀咕,笑嘻嘻地继续介绍:“这片遗迹只有外形像,并不是真的骨骼,宇宙生物也得按基本法来吧,这么大一只你让他吃什么,吃行星吗?我们现在的勘测技术已经足够,这片遗迹是上万年前某个外星智慧文明的遗产,它相当于是我们人类建造空间站、中继站时的基座,我们无法考证制造它的生物去了哪里,是把中间的重要部件全部拆了带走了,还是在漫长时间里已经被毁灭只残存了最坚固的基座。它类似屏蔽粒子流的能力是内部的某些装置长期休眠,保存了一丁点动力,所以在强烈宇宙气象来袭时生成了防御场,不过完全耗尽了,现在这就是个城市地基。”

    特瓦尔面色严肃,悄悄给约姆发消息:

    ‘牛还是你牛,刚登舰第四天就解锁了被舰长罚抄整本书的成就,你很强。’

    约姆:t_t

    再给一个机会,这成就谁爱要谁要!

    进入到泰坦骸骨之内,飞行就变成了某种对驾驶员的考验。

    夜羽没有染星这个级别的移动堡垒,所以他们的空中廊桥、城市布局、设施排列,完全不需要为大型星舰预留进出通道。

    好在他们进的是首都军港,两旁都是军用设施,不然要是走民用港,估计夜羽人民会集体对着染星惊呼:嚯!道理我都懂,可飞船为什么这么大!

    林敬也没有接手的意思,他清冷的目光落在驾驶员和导航员身上,两个人顿时脊背一寒,发挥得极其出色,染星号在那些密集的设施和空间站之间灵巧穿梭,没有碰到半点不该碰的。

    两个战士齐齐回头看舰长,只见舰长目视前方,但微微点了一下头。

    耶!两个人转回来,击掌。

    很快,星舰被蜂鸟群引到一处大型开阔平台,远远能看到一小片人,因为平台太大,那上百人的队伍看起来居然形单影只。

    西提亚:“不好意思,我们没有专门的星舰空港。”

    林敬也客气回答:“理解。”

    他比了个手势,导航员克罗斯打起精神,开始和驾驶员一道操作,放下那个正常星舰可能一辈子都用不到的陆地降落设施。

    这一般是科考船的功能,军舰几乎是从不下地面的,停泊也是全靠太空泊位的链接固定,不过天穹之剑的舰队,战舰配置由雷恩主导,是他坚持加上这个功能,也幸亏这样,不然到了夜羽没法降落还是会有一点尴尬的。

    于是舰桥众人又看见那个漂亮omega冲舰长眉目传情。

    ——雷恩只是得意地对林敬也眨眼,可落在旁观者眼里,那就是顾盼含情啊!

    四个(自以为)知道真相的人全身都绷紧了,在心底疯狂哀嚎中。

    林敬也当然不能猜到他的下属们那小脑瓜里那缠绵悱恻的狗血大戏,肃容命令:“全体列队,离舰。”

    等下了战舰,舰桥众人忽然满脸恍惚,开始深深自责——先前是自己脑子有问题——

    因为来接待他们的夜羽集落人员,男性都穿着长袍,乍一看和裙子差不多。

    原来舰长那位omega说的是这个白裙子啊……

    天穹之剑特战队的成员们以纯黑外骨骼的造型分列舰长两侧,于是双方会面,好像黑白交融。

    星空在他们头上熠熠生辉。

    白裙子们走近了,舰桥众人挠头挠得更厉害了……走近了也依然像白裙子,甚至更像,不对,这就是白裙子吧。

    收腰的设计妆点有银色羽毛纹饰,布料是那那种细看带有精致暗花的厚重布料,所以下摆可以流畅地垂落到地,更显得身长而优美。

    领头一位棕色皮肤的男人身材高大,但也是这样一身白裙,把因为结实肌肉造成的压迫感瞬间冲淡,而且这位的后摆……

    还是拖地的……

    还有个刺绣白披风……

    和一个银白羽毛头冠……

    说好叫夜羽呢?

    林敬也不露声色地在舰队频道传递了一条信息:

    这是夜羽集落的领袖霍里将军。

    未竟之意不必明说,谁要是表现得令舰长不满意、甚至是丢了天穹之剑的脸,约姆就是下场。

    双方接近,是林敬也率先行礼,雷恩假扮的外交官就在一边似模似样地用外交礼仪问好。

    男人还以夜羽集落的特殊礼节,然后按照通行传统,与林敬也和雷恩一一握手,同时还感慨:“联邦与我们夜羽很久不曾有官方往来了,上一次似乎还是五十年前呢。”

    雷恩作为外交官,也一脸遗憾地回答:“是啊,实在可惜。那时候周边星域一片混乱,南冕座星区外围与联邦南侧受到回声的侵入,我们更惨点,腹背受敌,那头的反叛军和星寇还到处惹事儿。”

    各家自扫门前雪,积雪已成冰,清理起来十分艰难,所以几乎五十年不曾有什么官方往来。

    雷恩:“不过五十年前的视频资料里,贵国还没有这样一身……”

    他的眼神有点惊奇赞叹的意思,递交给夜羽的资料里也写了他是一位omega,联邦那边的omega确实热爱漂亮衣物,所以霍里爽朗一笑,转身招呼了一下另一侧停机坪赶来的西提亚。

    于是这下联邦众人看得更明白了,他们的男性多半着长裙,如果是战士,也会腰间加个短裙装饰,女士反而衣着干练,接待团里的女性虽然穿着精美漂亮但多是长衣长裤,不过也有一些是裙装,可就是正常工作套裙,没有男人们那样长到能拖地的。

    比着自己与夜鸮,霍里解释:“这是近些年才兴起的习俗,过去的陋习总是把裙子与女性化、文静、柔弱等词联系起来,所以上一位首领设计了这种男士标准礼服,是基于夜羽旧式传统服饰制作的,一般我们在重要场合都会这样穿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和西提亚得意介绍泰坦遗骸时区别不大,隐约有展示意味。

    联邦区分性别时往往侧重abo差异,女a约男a是算同性恋的,但夜羽以反对第二性别分化而出名,他们只论男女。

    这位领袖看起来比较像个alpha,但联邦那边并没有人敢肯定,因为夜羽从来当第二性别不存在,至于夜鸮西提亚则是个例外,她是在星寇手里被关押时分化的,所以s级alpha的性别身份跟她一起上过雇佣兵排行榜。

    霍里说:“我们接到贵方的消息后十分紧张,如果你们真的发现了回声重来的痕迹,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尤其是天穹之剑直言不讳地提出,回声的信号是从南冕座方向进入联邦。

    林敬也颔首:“不仅这样,我们担心回声单元已经开始渗透,甚至已经成功做到了,我们先前内部发生过一次事故,确认是回声所为,但就算出手的是回声,首都里也必然存在内应,可惜我们目前还没有任何线索。此次来除了追查,也有提醒贵部的意思,以贵部的集落传统和漂流冒险文化来看,回声单元渗透夜羽要比渗透联邦容易。”

    霍里面色严峻,但站在这儿说话也实在不合礼仪,他急忙说:“此事重大,并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请各位先行修整,我已经备下晚宴,还有——”

    他真挚地笑起来:“我们五十年不曾交流了,这次的会面值得庆贺,我早在听闻你们要来时就想好了送给诸位的见面礼。”

    这个笑容虽然灿烂真诚、确实写满友好,但战斗意识和对危机的本能让大家齐齐汗毛倒竖,果然——

    “贵方一艘星舰的成员数目确实太多,所以我不能全部赠予,但我已经为舰桥诸位和主要长官们准备了礼物——女士们都有工匠精心打造的头冠,男士则是一套夜羽的传统礼服!希望大家喜欢。”

    说着,他拽了拽身上的白色长裙。

    林敬也:“……”

    舰桥众人:“??????”

    唯有雷恩惊喜:“这可真是太贴心的礼物啦!”

    作者有话要说:  元帅:你看裙子都有人送上门来了!不穿影响两国建交啊!

    舰长:……

    舰桥众人:吃瓜吃瓜,舰长的小o想看舰长女装吗,嘻嘻……什么?为什么我们也一起???吃瓜吃瓜,吃到最后才发现原来自己特么也是瓜!!!

    ……

    评论说得对,这一位自己从不紧张掉马不掉马,但大家都为即将看见他掉马的人民感到紧张……

    ……

    花短地的猫带来它的独家取名技巧——搜索,古罗马皇帝or古埃及法老,总能凑出一个押韵的!抱紧了我手里的艺术史教材√【来自一朵期末要疯的素小葵】

    ……

    感谢在2020-11-09 12:54:40~2020-11-10 12:47: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火花一瞬ffff、我快乐了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裳型琳琅 162瓶;暗夜逆旅、叶羽 50瓶;小时候、为了生命和自然 20瓶;一撮毛毛 10瓶;湖沁涟漪、析木木木 5瓶;微微橙vivi 2瓶;白桃、绛衣寒、sbsp;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