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穿成反色宰的我被迫拯救世界 > 正文 提前到来的番外⑤
    为了拥有能够出去的机会, 也存了一点试探他对自己的容忍度的想法,情死未遂还是接下了太宰治递出的单子。

    当然,行动前他考虑了一秒钟这些东西是用在谁的身上。再回忆起他们初见时险些滚床单的细节, 得出这是一个很主动的美人的结论。

    主动过头了, 情死未遂无法抑制住自己脑海中太宰治在床上风情万种的画面。

    这么主动的美人、还是自己兄长,就摆在眼前却不能吃,也是非常令人难熬了。

    在离开港黑之前,太宰治给他安排了一个护卫。

    “如果几太单独出去的话,我会很担心的。”

    身形瘦削的青年露出了忧郁的担忧神色。

    情死未遂自动将这个理解成了贴身监视, 并没有表达反对意见——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就算拒绝也没有任何作用吧。

    “毕竟几太和我长相太过相似了, 我担心你会因为我而遭遇危险。”太宰治补充解释了一句。

    这确实是真话, 毕竟如果他不限制情死未遂的自由的话, 失去记忆的情死未遂反而不会逃走。

    如果真的是限制他的自由,太宰治想要禁锢住他当然会使用手段更加激烈也更加保险的方式。

    现在作为掌控着能够和政府叫板的庞大势力的首领, 也作为着很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胆敢来刺杀他的人就没有一个普通人。至少在各个领域都有优秀之处,失去记忆毫无防备的情死未遂来应对这些突如其来的事件,有非常大的风险。

    确实感觉到了他的真诚, 本来就对他没有什么反感的情死未遂也就更没有介意什么了。

    不过在太宰治将来这个保镖之前,还对银发青年提醒了一句,“几太去买这些东西千万不要让他知道哦。”

    看来虽然对他非常热情,但在别人面前还是非常内敛的有羞耻心的类型吗。

    在这段时间的相处,感觉到一次次被击中内心的萌点, 不断告知自己坚守底线的情死未遂也是相当难捱。

    然后,太宰治叫来了给情死未遂安排的保镖。

    ——一个是同样是银发,看起来和情死未遂差不多大的人。

    虽然年龄差不多大, 但情死未遂要稍微高几厘米,气质上也更沉稳(?)一些,给人一种青年的感觉。

    而这个保镖,却让人觉得心理上并没有成熟、带着一种青涩的少年气息。

    两人都是18岁,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年纪,究竟更像少年还是更像青年,看的就纯粹是个人的气质了。

    “这是敦,港口黑手党的游击队队长,实力不俗,暂且保护几太也足够了。”

    太宰治在他们离开前如此道。

    *

    中岛敦实在是没办法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一路上一直偷瞄情死未遂。

    一开始还装作没有看见的银发青年在后来也干脆回视了中岛敦,露出了一个单纯清澈的目光,

    “有什么事吗?中岛君。”

    “没、没什么!”

    这让在里世界拥有着「白色死神」的威风称号的少年仓促移开了目光。

    然而在情死未遂一直没有离开视线的注视下,他还是重新的扭回了头,不敢直视情死未遂,吞吞吐吐的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上司先生,您……和太宰先生是什么关系?”

    少年使用的是敬语,也许这是他面对年长的前辈的习惯,也可能只是他的个人习惯。

    情死未遂。没有具体的回答他们的身份关系,而是微笑着对少年说道。

    “这种事情看我们的长相就可以猜出来吧。”

    ——兄弟关系。

    所有人下意识。先入为主的都是这个关系。

    回忆起这段时间太宰先生对“弟弟”做的这些事情,少年单纯纯洁的内心被污染得有一瞬间出现了难以想象的画面。

    到底是心里没有太多弯弯绕绕,带着正常人的思维的中岛敦就像武侦宰世界里遇到谷崎兄妹时一样,露出了有些难以言喻,但又不知如何开口的表情。

    “……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这种话中岛敦不会对着太宰治说,也许是太宰治给他的压力让他在比自己大不了的多少黑发青年面前莫名拘谨。

    但面对情死未遂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说出来了。

    这句话算是疑惑,但不回答的话就是一个单纯的吐槽罢了。

    他也在中原干部面前说过类似的话,但最终得到了中原干部对首领无可奈何的回答。

    事实上情死未遂本人也觉得这件事情问题很大。

    他可是有恋人的人,被自己的兄长强取豪夺是什么事?被猜测出轨就糟了。

    失去记忆后,过往在脑海中只有一片空白,非要说还剩下什么的话,能找到一些与本能相连的隐隐绰绰的影子。

    在心中肯定是有着一些忧虑的,但情死未遂绝对不可能在自己处于弱势地位的情况下,还将自己的情绪傻乎乎的全部暴露出来。

    因此他,谨遵自己的傻白甜人设,眨了眨眼,道,

    “现在我失去了全部记忆,只有哥哥养我了,给我提供了一个庇护之所。”

    “所以,哥哥说我和他是恋人,那我就作为哥哥的恋人好了。”

    说出这种话时,是一派与太宰治截然相反的单纯模样。

    甚至带着几分天真烂漫的少女的感觉。

    仍然存在着中岛敦会不会把他说过的话转告给太宰治的猜测,情死未遂当然不可能说真话。

    虽然觉得哪里都不太对,也觉得太宰先生这样做好像不太好——但已经加入了黑手党,中岛敦的价值观和底线终归是要比武装侦探社那边的低很多。

    他没有对太宰先生的行径多说些什么,反正这两个“兄弟”的关系看起来也非常和谐的样子。

    出来一趟的情死未遂也意识到了,太宰治让中岛敦来保护自己,并不是空穴来风的担忧。

    正是这么一双相似的脸,竟然有不少敌人认错了。

    那些是敌对组织排除的人,好不容易才能从铜墙铁壁般的港黑大楼中等到“太宰治”的离开,哪怕是没有进行准备太过仓促,也足够让他们派出不少异能者进行违追堵截了。

    港口黑手党现在是能和政府机关叫板的势力了,作为一手将这个组织发展到这种地步的角色太宰治是诸多人心中的噩梦。

    虽然他在目前的身份照片已经全部是保密的内容,难免没有照片流失在外界,因此凭着照片认出他,甚至误认为情死未遂,都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

    就这么出来一趟,就遇到了两次拦截追杀,还是中岛敦凭借着虎化的异能杀死并解决了敌人。

    原本中岛敦并不是很能控制好自己的异能,他也没有想到“太宰先生的弟弟”也拥有着人间失格,因此只能靠脖子上带着倒刺的锁链,强行将虎化的异能以痛苦抑制自己获取理智。

    情死未遂看着在痛苦中挣扎,勉强获取一些理智清明的少年,轻轻的眨了眨眼。

    ——他喜欢强大(不会被外界所伤害)美丽并且在痛苦的泥沼中挣扎的人。

    脑海中突然就蹦出了这么一个概念。

    想要找到自己真正的恋人的愿望突然强烈了起来。

    虽然有一点欣赏中岛敦,但看中岛敦对自己陌生的样子就知道不可能是自己的恋人。

    还有,他对于一看就是小孩子的人也没有什么兴趣。

    太宰敢那么放心的把自己留在港黑,就意味着他的恋人不是港口黑手党里的人。

    在短暂的调开中岛敦之后,情死未遂成功采购到了太宰治让他帮忙买的东西。

    其实原本他的还打算在外面逛两圈,毕竟太宰也没有限制他这方面。但在遇到了两次刺杀之后,他不可能还有逛街的心情。

    将这些乱七八糟的道具交给太宰治的时候,年轻的港黑首领在黑色的购物袋里翻了几下,发现其中多出了好几个,自己在单子里并没有写的东西。

    ——就知道自己恋人的德性。

    但他买这些东西就不可能是为了自己一个人玩,情死未遂也知道这点,也因此是怀揣着一些对方什么时候会对自己下手的忐忑感。

    太宰治其实是打算循序渐进的,然而没有人会在曾经对自己热情如火的恋人的冷淡疏离之下忍得了多久。所以他想的循序渐进也只是不在第一时间就开口到最后一步罢了。

    ——毕竟现在他可是占据着主动的位置啊。

    回忆起自己的恋人曾经对自己做过的事情,带着一些「强制」的恶趣味和一些不明显的报复心理,太宰治从中取出了一对犬耳,“阿娜达觉得可爱吗?”

    太宰治是猫派,而且非常讨厌狗,但他的恋人却是实打实的犬派。

    既然要从零开始的追求生活,就暂时按照恋人的喜好来吧。

    虽然是犬派,但对兽耳之类的并不感兴趣——在失忆之前,情死未遂并没有告诉过太宰治这点,并且会为令人主动戴上了犬耳这件事而愉快。

    也就导致太宰治并不知道犬耳对情死未遂而言并不存在多少诱惑力。

    银发的青年目光平淡的看着太宰治带上的犬耳,也没有捧场,而是秉承着自己的傻白甜人设,说出了暴露了自己骨子里一角的恶劣的话,

    “比起犬耳,我还是更喜欢狗链一点呢。”

    象征着的束缚和压制,控制与臣服。

    这一点,无论是太宰治还是情死未遂都非常喜欢。

    太宰治的目光闪了闪,扭过头在保护客人**的黑色塑料袋里翻了翻。

    ——居然真的翻到一条狗链。

    像是回忆起了什么,黑发的青年轻轻地弯起了唇角,对银发的青年露出了温柔的不可思议的目光。

    然后下一秒。

    银发青年被体术稍胜一筹的黑发青年压制在了沙发上。

    银发青年想要挣扎,甚至不小心打翻了沙发对面的水果盘,然而却因为反应慢了半拍而被强行扣上了狗链。

    “——确实很适合几太呢。”

    太宰治坐在银发青年的腰上,满意的将狗链握在手心,用力一提。

    银发青年蓝色的眼瞳就与他眼中的鸢色靠近了。

    近的似乎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声,衣衫也有些凌乱起来。

    用心关注着首领办公室内、提防敌人的暗杀的中原中也在意识到室内出现了不和谐的动静时,第一时间“砰”的一声踹开了门。

    ……看到的就是这样不和谐的一幕。

    银发青年仿佛被强迫一样的被压制在了黑发青年身下。

    中原中也:……禽兽。

    作者有话要说:  灵感再爱我一次吧!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