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城市穿七零 > 正文 不差钱
    徐莎就要有小狗子了。

    就在黄妙嫦每天宛如一个蛇精病一样碎碎念了半个月之后, 大黄终于发动了。

    徐莎在家里听说的时候,大黄已经生完了,她当时正在吃饭, 直接把筷子一扔就飞快的冲了出去。虽然黄妙嫦整天哔哔很烦人, 但是她每天也都在暗戳戳的期待自己的小狗子呀。

    徐莎匆匆跑到老黄家,就看见除了黄妙嫦,老黄家的其他人也在。

    徐莎跟老黄家其他人不熟,也就是见面点个头,至于老黄家的两个哥哥, 她也就是远远的就见过一次,这兄弟俩几乎不怎么回村里的, 说是厂子忙的很。

    徐莎这是第一次正面看他们, 不过她也就一扫而过, 重点又不是看人。

    她还要看小狗子呢。

    “怎么样怎么样?我的小狗子呢?”

    黄妙嫦:“在这儿呢!”

    她兴高采烈:“我家大黄可厉害了,人家别人家的狗子第一胎可没有它下的多, 她下了六只小狗子。”她十分骄傲。

    徐莎吃惊:“这么多啊。”

    这个时候营养跟不上, 六只还真是很多很多了。

    黄妙嫦:“是的啊!”

    她大方的说:“让你先挑,你挑走两只吧。”

    徐莎哎了一声,挠头问:“刚生下来的小狗子, 可以直接抱走吗?”

    她原来有个初中同学家里开狗舍,好像说这样是不行的呀。

    不过她也不敢肯定啦。

    黄妙嫦:“你不抱走,我家养六只养不起啊!再说,大黄也没有什么奶。”

    徐莎:“那行吧。”

    徐莎也晓得,现在的环境, 人都过不好,更不要说小狗子了,因此只是问了一嘴, 多余的也不多说。不过她倒是替黄妙嫦忧愁起来,说:“你家六只小狗子,多出来的怎么养啊?”

    说起这个,黄妙嫦高兴的说:“我大哥抱走一只,我二哥会给我未来二嫂抱一只过去。”

    徐莎听到未来二嫂几个字,抬头看向了黄老二,这人长得倒是人五人六的,不过,不算是英俊男人,就是普通人。徐莎记得剧情里,他是胡杏花的舔狗。对自己媳妇儿是一点也不好的,完全把她当做胡杏花的替身。

    就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人了。

    徐莎的视线很快的移开,说:“那你家还多吧?”

    黄妙嫦点头,说:“不过我大哥说给他上司抱一只过去,这样就养的来了。你看看,我对你好吧?让你先选呢。”

    徐莎:“对对对。你对我最好了。”

    她蹲下来,看着这些个努来努去的小狗子。

    六只小狗子顺序排列着,但是却一只比一只颜色浅,就仿佛是大黄生着生着,就褪色了。徐莎一问,还真是这么回事儿,最早生的黄颜色最深,到最后的小六儿最浅。

    一个个小狗子都有点小干净,似乎是被黄妙嫦他们家人简单的打理过了。小小的狗子睁不开眼,气息也弱弱的,这么多狗狗里,最靠外面的小狗狗最可怜巴巴,别人都挤在狗妈妈身边,他就在边缘地带,弱弱的哼哼,几乎没有声音。

    黄妙嫦说:“我最担心这个小六,它好弱啊!”

    黄妙嫦生怕这个小家伙儿养不活。

    她又看向另一个:“你看这个小五,明明是跟它紧挨着出来的,但是就特别精神。”

    刚出生的小狗子,哪里能看出来精不精神,不过这个小狗子小腿儿轻轻的一蹬一蹬。这就成了精神的表现。

    徐莎伸手轻轻摸了摸小活泼,这小狗子感觉到了,一点也不排斥,小脑袋还动了一下,徐莎看到它的额头还有一簇白色的小火焰,徐莎笑着说:“哎呦,这还是个有特点小家伙儿呢。我就要它了吧。”

    黄妙嫦心疼的看着小狗子,说:“你可真会挑啊。”

    可是也没说什么不同意的话,他家养这么多,她爹能疯了。

    不管赚多少,她爹娘都不会舍得在这些地方花钱的。

    “你回家要好好对待它哦。”

    徐莎:“那是当然。”

    她又看了看其他几只小狗子,视线落在小六身上,这个小家伙儿靠在麻麻的脚下,安静的没有一点点的动静。徐莎摸摸它,小家伙儿使劲儿往徐莎手上贴。

    徐莎:“哎呦,它也喜欢我。”

    徐莎将小狗子抱起来,就见小狗子的小脸儿短短的。额头跟小五哥一样带着一簇小火焰,不过又比小五的小火焰小一点,说:“你家这小狗子不仅一个个的褪色,还一个个的变小啊。”

    她笑呵呵的摩挲了一下小狗子,说:“就它吧。”

    她又把小五抱起来,说:“我要小火焰双胞胎。”

    六个小狗子里,只有这两个小狗子带小火焰,徐莎觉得,这就是缘分。带小火焰的狗狗最可爱了。她说:“如果你同意,我就把他们带走了哈。不过咱们可说好了,我带走了就跟你们家没有关系了。”

    黄妙嫦点头,严肃:“那是当然,你好好对待他们,比什么都好。”

    徐莎笑了出来:“那是当然。”

    黄妙嫦摸了摸两只小狗子的头,说:“你们去了徐莎那儿,要茁壮成长呀。”

    其实,这两只狗子,小五无所谓,小六能被徐莎带走,黄妙嫦是松了一口气的。小六身子骨儿最弱,跟着徐莎,会比跟着他们都好。这一点,她很确信。

    “汪呜。”大黄似乎感觉到自己的两个娃儿要被带走,发出了声音。

    徐莎笑呵呵的说:“大黄你别叫,咱们都是一个村的,以后你可以来看他们的啊。”

    大黄:“汪汪汪。”

    徐莎:“这就对啦,欢迎你来哦。”

    大黄:“汪汪汪汪!”

    一人一狗,竟然还挺能沟通。

    徐莎觉得,自己一定是被小妞崽带偏了。

    这个小家伙儿,最容易带偏别人了,但是小狗子,真是好可爱哦。

    徐莎看着几个小软团儿,说:“你们也都要找到一个好人家呀。”

    说起这个,黄妙嫦抬头挺胸:“那是当然,我给我们家狗子找的娘家,都是顶顶富裕的。”

    徐莎:“……”

    黄妙嫦:“要不是看你条件好,我还相不中你呢。”

    徐莎翻白眼儿:“那我可真是谢谢你了。”

    黄妙嫦这个时候倒是一点也没介意徐莎的白眼球呢,只要你抱走小狗子好好养,我们就是好朋友。

    是的,黄妙嫦已经因为小狗子单方面的和徐莎成为好朋友了,徐莎不知道的那种。

    黄妙嫦:“小老六很弱很弱,你要多操心它啊。”

    徐莎低头看看自己怀里的两只小狗子,果然就连哼哼唧唧,一只声音都比另一只更有点精神头,小老六脆弱的像是下一刻就要挂掉。徐莎果断的很:“我现在就回去。”

    她又说:“天还是很冷的,我回去给它弄个暖点的窝。”

    黄妙嫦一愣,随即赶紧问:“小狗子刚生下来是要保暖的吗?那我家这个该咋办啊!哥,大哥二哥……”

    徐莎眼看着黄妙嫦宛如新手爸妈,啥事儿都急哄哄的,微笑摇头,随即抱着小狗子,转身出了门。她刚出门,就看到江枫过来了,徐莎立刻招手,说:“江枫,这里。”

    她仰着头,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啊?”

    江枫笑了起来:“你这么着急想要小狗子,听到大黄下崽儿还不赶紧过来?”

    徐莎笑嘻嘻的说:“那倒也是,你看,我要了他们家小老五和小老六,小老六看起来弱弱的,但是我怕在他们哪儿,更是养不好,所以就把它抱回来了。”

    什么火焰小兄弟,其实徐莎小善良发作了。

    江枫笑:“那你打算把哪只给我?”

    徐莎:“当然是小老六啊!你是一个大夫哎,小老六要是又不舒服,你都能尽快的发现。”

    江枫意味深长的看着徐莎,好半天,真诚的说:“其实,你知不知道,我不是兽医?”

    徐莎点头:“我知道的啊,但是我知道归知道,但是我也知道你很厉害啊。”

    徐莎的话让江枫嘴角又扬了起来。

    他就知道,在徐莎心里,自己是顶顶能干的。

    江枫带着几分小得意,不过却又尽量含蓄,他说:“走吧,我们带他们回去。”

    徐莎雀跃:“好!”

    江枫低头看了看两只缩成一团儿的小可怜儿,说:“他们冷了。”

    徐莎点头:“我知道的啊。”

    两人抱着狗狗进门,刚进院子,就看小妞崽急哄哄的跑出来,小辫子一撅一撅的:“汪汪。”

    徐莎抱着两只小狗子进门,其他几个人也都好奇的看了过来。

    古大梅:“这狗子看着怎么一副要死了的样儿?”

    徐山兑了古大梅一下,陪笑着说:“它肯定是比较安静。”

    随即又说:“莎莎啊,我去给小狗子的狗窝拿过来。”

    这狗窝还是徐山自己亲手做的呢,当然,这是徐莎要的。

    给外甥女儿干活儿,徐山表示,妥妥的很可以。

    虽然徐莎他们家只要了一只小狗子,另外一只是江枫的,但是他们也都商量好了,两只小狗狗,是要放在一起养的,特别是小的时候,更是打算一起养,这样方便很多。

    “你看,好看吗?”

    徐山编了一个大大的小竹笼子,像是一个小房子,两只狗狗可以都躺在里面。

    “我还没实现房屋自由,小狗子倒是实现房屋自由了。快,把它们都放进来。”徐山兴致勃勃。

    徐莎却没有动,她用脚尖儿碰一下江枫,江枫立刻:“我回家把它们的东西带过来。”

    它们的……东西?

    大家有点不解。

    很快的,江枫去而复返,提了一个袋子,他将一个棉垫子放在了竹房子里,徐莎这时终于舍得把小狗子放下了,两个小狗子大概是知道没有了麻麻,一趴金进窝里就依偎在一起,江枫将另一个小毯子盖在了两只小狗狗的身上。

    徐家人:“…………………………”

    古大梅心疼的嘴角抽搐。

    这可是布料啊,人都没过的这么好。

    江枫和徐莎两个人仿佛也不知道别人怎么想,江枫紧跟着又拿出两个椭圆形的小狗食钵子,徐婆子都忍不住了:“江枫啊,你这是准备了多少啊。”

    江枫:“也还好,不多的。”

    他抬头,认真说:“刚生下来的小狗子,存活率不高,想让它们活下来。自然要用点心,不过他们大一点就好了,就一样糙养着没问题。就小时候这一段时间用点心,其实也没啥。”

    江枫的话还是很中听的。

    倒是徐莎疑惑,刚生下来存活率不高吗?

    不懂了。

    也许,这个年头儿就是这样的吧。

    江枫掏出两个白色的袋子,分别倒在两个小盆里,说:“有热水吗?”

    “奶!”小妞崽吞咽了一下口水。

    江枫立刻说:“这个你不能喝。”

    妞崽这个小馋猫难得懂事儿的点头,说:“给小狗狗,小狗狗喝。”

    江枫失笑,说:“不是的,这个不是人喝的牛奶,这个是专门给动物的。”

    妞崽歪歪头,没懂。

    徐婆子他们到底是年纪大一点,说:“原来还有专门给动物喝的啊,那妞崽你别动,人喝了肯定是对身体不好的。”

    江枫没有反驳这个说法,笑了笑。

    两只小狗子闻到奶香味儿,小鼻子动了动,眼睛也睁不开,努着小鼻子就往盆边儿凑,江枫将他们两个分开,说:“一人一盆,喝吧。”

    小狗子当然听不懂江枫说什么,但是它们却对奶香十分的向往,立刻就凑到盆边儿,吧嗒吧嗒的喝了起来。

    徐莎笑了,说:“看起来很好养。”

    江枫嗯了一声,他问:“你要给他们起名字吗?”

    总不能叫小老五,小老六,或者小五子小六子吧。

    徐莎:“对哦,我家的狗狗,还得起名字。”

    她仔细想了想,说:“我要起个独树一帜的名字。”

    “汪汪。”

    徐莎这头儿琢磨名字,那头儿妞崽蹲下来,小小的人儿前倾,看着两只小狗子吃食,自己还叫上了。

    徐莎:“乖啦。”

    妞崽:“他们,吃吃。”

    徐莎:“对的呀,它们吃东西,妞崽喜欢它们吗?”

    妞崽:“喜欢!”

    超大声。

    徐莎:“那它们以后就是家里的一员了哦。”

    徐莎也跟着妞崽蹲下来,看着两只吃的欢实的小狗子,小六子虽然没有什么精神头,但是喝奶的时候倒是没太慢,徐莎认真:“我觉得他就是装的弱。你看,吃东西不差。”

    一家人都笑了出来。

    两只小狗子把奶喝个光光,随即两小只又缩成一团,依偎在了一起。

    徐莎突然说:“不如叫他们小狮子和小老虎吧。”

    徐家人:“…………………………”

    徐婆子:“好,真好。”

    徐山:“特别好。”

    到底是古大梅说了实话:“你是咋能想出这么奇怪的名字的?”

    徐莎歪头:“奇怪吗?我觉得很威武啊!我们家的小狗子,就要是最威武的小狗子。”

    古大梅一言难尽的看着徐莎,又低头看看两只吃饱了睡,软趴趴的小狗子,觉得威武二字与他们沾不上边儿。古大梅觉得这太奇怪,但是架不住有人捧臭脚啊!

    江枫作势想了想,点头说:“这个名字特别好,咱们不必叫什么烂大街的大黄大黑大白之类的,我们叫这个就显得你很有想法。而且还体现了你对小狗子的美好祝愿,希望他们以后都如同狮子老虎一样厉害与健壮。”

    徐莎得意:“对的吧?”

    古大梅没想到这都能吹,受不了的望天。

    所以说啊,这读书人,就是会忽悠人。

    徐莎眼睛亮晶晶:“我就知道,你最懂我。”

    江枫笑了,说:“我当然了解你,我是你未婚夫哎。”

    他蹲下来,与徐莎肩并肩,两人一同看着小狗子,江枫说:“以后我们都会保护你。”

    徐莎俏皮的拍他一下,说:“你当我是惹事儿大王啊,我怎么就需要保护了?再说,谁说女子不如男,你就料准了我不如你啊?”

    江枫:“没有。你是最厉害的啊。”

    徐莎开心的笑了出来。

    妞崽:“睡觉觉了。”

    徐莎:“对的呀。”

    妞崽起身,说:“我也要去睡觉觉了,妞崽也要睡。”

    徐婆子抱起她,说:“好。你也睡。”

    还别说,这家里养了两只小狗子,虽然看起来还挺麻烦,但是倒是让家里更热闹了一些。

    老徐家这边儿,徐莎早早就做了准备,找了好几天找到了宠物商店,倒是把小狗狗的东西备齐了,其实他们家小狗子可以过得更好的,不过这个时候,徐莎可不敢拿出来了。

    不过就现在这样,他们家小狗子和别人家小狗子也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是,超豪华过日子的小狗子。

    而作为小狗子原本的主人家,老黄家也挺忙碌的,毕竟这是好几只小狗子呢。

    黄妙嫦的大嫂把大狗小狗往屋里挪了挪,心里头不乐意,嘴上也叨叨:“这人都吃不饱,还养这么些东西,这得多多少的花费?家里日子尚且不富裕呢……”

    还没说完,就被黄妙嫦怼了。

    “咱家要是不富裕,村里就没有富裕的人家了,再说,大黄的崽崽也都送出去了,都有人家的,也不用你养,剧暂时照顾那么一两天,你哔哔个没完是干啥?我爹娘还没说不乐意呢,你倒是嘀咕起来。怎么着?咱家就不该养狗呗?咱家条件这么好,难保没那动了心思的,养了大黄,咱家多安全啊!哦对,日防夜防家贼难防,你巴不得家里没有大黄呢。到时候你就能尽情的偷偷拿东西回娘家了。”

    “你,你咋这样说话……”

    黄妙嫦:“我那样说话?就没见过你这么没脑子的,自己也不是没有儿女,整天想着贴娘家,整天想着贴你弟弟,你弟弟就是个废物,你还指望他给你撑腰?真是可笑!”

    黄妙嫦最看不上她大嫂。

    开始的时候她还不是这样直白,但是日子久了,真是气都气饱了,完全没好气儿了。

    他大嫂,连一个扣子都要偷了拿回娘家,这都是村里的笑柄了。

    也不止黄妙嫦,几乎是老黄家全家都看不上黄妙嫦的的大嫂。这人就是个拎不清的,吃点好东西,都能偷偷哭,觉得娘家爹娘和弟弟没有吃着。

    自己吃,就是不孝。

    正是因此,她在老黄家一点地位也没有,就连自己的三个娃儿都不待见这个当妈的。

    毕竟,这当妈的不心疼自己,心疼游手好闲的舅舅,谁能喜欢的来?这么多年,一次半次的尚且不会有察觉,天长地久的,小孩子也冷了心。

    加上一家人说话都不避讳孩子,所以小孩子就更懂了。

    “老三,你跟她这糊涂人说什么,你能干活儿就干,不能干就去你娘家别回来。说你是个吃里扒外的贼,都是好听的了。”黄家大哥扫了一眼这个媳妇儿,神态冷漠。

    黄大嫂默默的哭了出来。不过却没敢在哔哔一个字儿,默默的干活儿。

    黄大哥冷眼看着媳妇儿,如果不是她生了三个娃,他早就离婚了,等去了城里做了工人才晓得,这女人啊,就不能没有一点点见识或者文化。

    不然,就完全是一个没有自己思想的蠢货。

    他现在真是懒得去管这个女人了,他说:“老三,你来,我问你点事儿。”

    黄大娘进门听到这话,说:“老三,你跟你哥去吧,娘在这儿呢。我告诉你老大媳妇儿,这可是老大要送给他们领导,老二要送给秀芳的,你要是不尽心,可别怪我不客气。”

    黄大嫂凄楚的开始干活儿。

    黄妙嫦跟着黄老大进了里屋,说:“大哥,咋了?”

    再一看,二哥也在。

    她说:“你们有啥事儿?”

    “老三,你是不是跟徐莎关系不错啊?”

    黄妙嫦扬头:“那是当然,我们是好朋友。”

    黄大哥&黄二哥:“……”

    他们太了解自家妹妹,实在是觉得,这个话掺着水分呢。

    黄妙嫦好奇的问:“你们打听徐莎干啥啊?”

    她立刻严肃说:“虽然大嫂是个四五六不懂的扶弟魔,但是你既然没离婚,可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二哥,你有对象,也不好在胡思乱想哈。徐莎都订婚了,你们要是敢有五五六六的想法,我可是要生气了。”

    “扶弟魔?”黄老大和黄老二就不是很懂这个词儿了。

    黄妙嫦抬头挺胸:“这是先头儿我们聊天的时候,徐莎总结的,我觉得有点道理。扶弟魔,帮扶弟弟着了魔,这是我理解的!”

    黄老大:“……这,还真他娘的精准。”

    黄妙嫦:“可不是咧。”

    她咳嗽一声,又把话题拉回来:“你们别给我动歪心思哈。”

    黄大哥:“………………我再怎么,也不至于。”

    黄二哥:“………………我更不至于,我媳妇儿且好着呢,她可是在供销社工作的,而且是城里人。”

    这么好的媳妇儿,他干啥要去移情别恋?

    再说,他都没怎么见过徐莎,虽然长得挺好看,但是能跟他妹妹势均力敌,可见性格不好。他可扛不住性格凶悍的姑娘。

    黄妙嫦好奇了:“那你们打听徐莎干啥?”

    黄大哥:“她跟江枫,感情很好把?”

    黄妙嫦恍然大悟:“敢情儿你是奔着江枫去的啊,她跟江枫感情很好的,腻乎乎的那种。怎么了?”

    黄大哥看了一眼黄二哥,黄二哥来到门口,确认不会有人偷听,给黄大哥打了一个响指。

    黄大哥压低声音说:“我们这边有个人受了伤,已经让咱们相熟的大夫看过了,但是他没有啥、那个叫啥、叫抗生素还是啥的,反正就是一种什么药。可是咱们又不能直接去医院……”

    黄妙嫦急了:“啥人啊,不能送医院,你们做个小买卖而已,可别干那些……”

    黄大哥:“不是!我胆儿再大也就是黑市儿赚点钱,我还敢干啥啊!咱们不是有人专门去外地收山货回来倒腾吗?他们路上遇到抢劫的了。草!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本来还能全身而退,谁知道那些人下手挺黑,气的咱们这边的也不客气了,反正就舍命不舍财,最后就是财是没丢。但是人也受伤了。我们这样送到医院,咋解释啊!难道说是去倒腾东西回来黑市儿卖才出的事儿?这不是纯粹自投罗网等着蹲笆篱子吗?这才想到了江枫。”

    黄妙嫦:“可是……你们相熟的大夫都没有,江枫怎么就能有啊。他就是个村医。”

    黄大哥:“因为江枫倒霉啊。”

    黄妙嫦:“………………………………”

    你说这个话,信不信徐莎能挠死你?

    嗯,徐莎干得出来。

    黄妙嫦十分好心的提醒:“哥,这个话,在家说说就算了,不要出去说。徐莎很护着江枫的。”

    黄大哥没太懂。

    黄妙嫦直白的说:“她真的能找上门打架的。”

    黄大哥:“……看她挺单纯可爱一个小姑娘啊。”

    黄妙嫦如同见了鬼:“……你再说什么鬼话?这可能吗?”

    黄二哥回头,一言难尽:“……大哥,你真是不了解你妹妹的交友体系。她能处的来的,会是什么温柔可爱的小姑娘啊!”

    黄大哥:“……”

    黄大哥咳嗽一声继续说:“我是想着,江枫虽然这些年也一直研究中医一些草药,但是他毕竟是科班出身的西医,他知道一些药的重要性。而他自己又那么倒霉,我就亲眼看见过,我们一群人都在山上,那几只狼就死命的追着江枫一个人,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我们慢慢走下山,都来得及逃掉。就他这种极端倒霉的体质,他又不是个傻子,还能不给自己留点后手儿?留点药以备不时之需,一点也不难吧?”

    他又说:“他自己都在大医院待过,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也是待过的。说不定会买一些。再一个,他好多同学都是这个行业的,他就算是想用肯定也找得到门路,不像是咱们,两眼一抹黑。妹子啊,哥除了投机倒把和打媳妇儿,也没什么恶习了吧?再说投机倒把哪里算是个事儿,也是为了改善家庭条件。至于打媳妇儿,我这可小半年没动手了,再说我原来也是忍无可忍。你看我这人,也不是很差,你就帮帮我呗!你跟徐莎说一说,看看能不能帮忙呗?我这要是自己找江枫,他肯定不会管的。这人看着好说话,但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

    黄妙嫦不可思议:“你说江枫不好说话?不是吧?我觉得他很好说话的啊!”

    黄大哥:“呵呵。”

    黄大哥:“妹啊,你看哥这赚了钱,也没自己花吧?咱们全家都受益,我这还在为你运作公社的工人,你可不能不帮哥……”

    黄妙嫦:“我帮你的,不过我就怕徐莎不愿意。”

    她直白:“毕竟这个事儿,多少还是有风险的,总是不好听。”

    黄大哥:“要是正常就能去医院,我们还要找江枫干啥啊!这就是去不了,才找他的。你多帮着说说好话呗?你们不是好朋友吗?你跟徐莎说,我绝对不会让她和江枫白忙活的,只要江枫愿意帮忙,不算药钱,我这给这个数儿。”

    他比了一下。

    黄妙嫦:“一块?”

    黄大哥:“……你琢磨什么呢?是十块。”

    黄妙嫦无语吐槽:“谁比划十块,比出来一个一啊!”

    黄大哥:“……错了!我这不是太心急了吗?那边伤了等不得。”

    黄妙嫦:“行吧,我这就去找徐莎。”

    黄大哥舒了一口气,说:“你一定要尽力哈。”

    黄妙嫦:“我当然知道。”

    黄妙嫦其实心里挺打怵为了这事儿去找徐莎的,但是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哥哥的朋友就这样出了事儿,就像她哥说的,她大哥做这么些都是为了家里人过好日子,她也是其中一员,那是收益了的。

    她怎么可以不帮忙。

    再说,人命关天。

    黄妙嫦过来的时候,就见江枫也在,倒是正好了。

    “小黄过来了啊,你是来找徐莎的?进来吧。”徐婆子招呼黄妙嫦。

    黄妙嫦:“好!”

    徐莎招手,得意的说:“看,我们给小狗子准备的,不错吧?”

    黄妙嫦定睛一看,震惊了:“卧槽!你们这也太奢侈了吧?”

    她围着狗窝左看右看,羡慕的眼睛都红了:“这个也太好了。”

    徐山骄傲:“我编的笼子。”

    黄妙嫦竖起大拇指:“厉害厉害。”

    她又嘀咕:“你们竟然舍得用布做垫子。”

    徐莎和江枫对视一眼,江枫说:“这是我准备的,我琢磨着刚生下来的小狗子又离开了麻麻,如果不好好的保暖,怕是抗不过去。所以就狠了狠心。好在,这个东西都是可以反复用的,现在暂时给它们用,以后拆了洗一洗也能做小抹布。其实不亏的。”

    黄妙嫦使劲儿点头:“说的有道理,还是你们精明。”

    徐莎倒是好奇的说:“你怎么过来了?你现在不是该在家照顾小狗子的吗?”

    黄妙嫦犹豫了一下,说:“找你们有点事儿。”

    徐莎立刻警惕起来,说:“你该不会是想要回小狗子的吧?我可告诉你,送人就是送人的,没有你想送人就送人,想要回去就要回去的道理。我是不会还的!”

    黄妙嫦赶紧摆手:“不是的,你误会了,不是这个事儿,我再缺德也不至于送人了还要往回要,是别的事儿。”

    她犹犹豫豫,十分迟疑。

    徐莎:“?”

    徐山拉住了古大梅,说:“大梅,走,咱们去缝小抹布,这个才是最重要的,别的不那么重要。”

    古大梅使劲儿拍大腿:“对啊,我真是蠢了,不赚钱在这儿看你们搞这个干啥!走走走。”

    她的赚钱大业啊!

    真是白白耽误了时间。

    徐婆子:“妞崽也困了。”

    她抱着妞崽离开,倒是把屋子都倒了出来,黄妙嫦不知道如何开口。顾左右而言他:“你这地下铺着石板,倒是挺好的,等我回家也这么搞起来。”

    徐莎笑:“你来找我,不是为了这个吧?”

    黄妙嫦犹豫了了一下,终于把来意说了出来。但是因为自家哥哥是投机倒把,她又不能说的很直白,因此说一半儿藏一半儿的,听着很奇怪。

    不过作为比较知根知底的江枫和徐莎,他们倒是都听明白了黄妙嫦的意思。

    江枫:“你哥哥需要药?”

    黄妙嫦结巴:“对、我哥哥,我哥哥一个朋友受伤了……”

    她根本不敢解释去医院的事儿,就怕自己说完了更细碎。

    江枫挑眉,摇头说:“可是我没有。”

    黄妙嫦赶紧的:“我哥哥说了,除了要钱,不会让你白忙,他愿意出十块钱……”

    徐莎不乐意听了:“我们也不是就差十块钱的人家啊。”

    再有的人家来说,十块钱是很多很多了,但是在她看来,就是那么回事儿呗。

    而且,她一点也不看重钱,钱对她来说不重要。

    唔,她怎么能有这么装逼的想法呢?

    不过不奇怪啊,她需要什么东西,都可以从江海市倒腾,钱对她来说,真的意义不大。现在留着这么多钱,一是为了做个保障,二是为以后打基础。现在来说,真是没啥用的。

    有钱都买不到多少好东西,徐莎是知道的呀。

    徐莎理直气壮:“我们家根本不看重钱。”

    黄妙嫦:“……”你就吹吧。

    她生怕自己把这事儿搞糟了,纠结的抠手指:“我哥哥的朋友,我哥哥的朋友是偷偷卖东西遇到抢劫的了。他不敢去医院。真的是,真的是没有办法了……要不然,也不会找到你们这儿……”

    黄妙嫦是真的一点也不想说这些话,但是若是一点也不透漏,那肯定也是不行的。

    江枫只要一句你们去医院,就能把她推走了。

    虽然江枫时候自己没有,但是黄妙嫦记得她哥哥的话,江枫在这方面的人脉肯定也比她多。

    “你能不能帮着想想办法?我知道这样找来很没有道理,但是因为徐莎是我的朋友,我就厚着脸皮……”

    徐莎:“……???”谁跟你是朋友啊!

    我们明明是互掐的攀比对头啊。

    你对我们的关系,一无所知。

    “我们也是真的没有办法,找不到合适的人了。徐莎,你帮帮我……”

    黄妙嫦虽然也是个跋扈张扬的,但是到底不傻,知道这个时候央求徐莎比央求江枫有用多了。

    她眼眶红了:“我哥哥说那边伤势挺严重的,我们真是……”

    她抹了一把眼睛,徐莎刚才还在心里吐槽,但是看着黄妙嫦这样,就忍不住有点心软了。

    如果说黄妙嫦要救一个坏人,她肯定是会狠得下心。

    但是她是一个现代穿越过来的,但是卖东西这种事儿算是个事儿吗?根本不算的。

    再加上,这人是遇到抢劫的才这样,徐莎心里是有点软了的。

    她说:“可是,江枫也没有药啊。”

    黄妙嫦深深叹息。

    徐莎看向了江枫,江枫了然:“我没有药,但是我有个同学应该有,不过不确定。”

    黄妙嫦惊讶的抬头,江枫:“我也不要你们什么感谢费,你回去跟你哥哥说,让他等一下,我会跟我同学联系一下,尽快给他答复。”

    黄妙嫦:“行行行,我这就回去。”

    黄妙嫦顾不得其他,匆匆跑出门。

    徐莎:“你知道我的意思呀?”

    江枫:“我留出时间的余付,会偷偷查一查看看是不是真如他们说的那样,是卖东西遇到了抢劫。如果是真的,我还是想帮他一下的。如果是假的,我就说我同学那儿也没有了。”

    徐莎真挚的感慨:“你怎么这么厉害啊。”

    江枫笑:“我最喜欢听你夸我。”

    徐莎:“臭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