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你海王,我绿茶 > 正文 89、平行空间
    阮胭脸色苍白,咬着唇,捂着右臂半坐在地上。

    所有人都放下东西, 连忙跑过去看她。

    谢丏也被吓得连连喊, “快,快送医院!”

    慌乱里, 有工作人员要来扶她起来,她僵着右臂,忍着痛说:“别动,可能是粉碎性骨折, 不能碰, 打电话叫120。”

    沈劲坐在车上, 一脸阴沉, 问姜十毅:“这就是你说得把人照顾得好好的?”

    说完他就下了车, 关车门时, 整个车子都被他甩得一震,把姜十毅吓得脑门直冒汗。他, 他哪里知道这沈总还把两年前遇到的那小姑娘放心上。他以为他是在问宋筠……

    沈劲大步走过去, 他的秘书在旁为他开道,周围的人群虽然不知道这是哪位人物,却也被他的气势震得纷纷自觉往后退。

    阮胭半蹲在地上, 看着沈劲朝她走来。

    稀薄的日光落在他肩上, 和她眼里的湿意一起将沈劲的面容变得越来越模糊,只剩他喉头那道疤, 她看得明晰。

    当他蹲在她面前的一瞬间,她的眼泪唰地就下来了。

    “哥哥。”

    她哽咽着喊。

    这声音,跟猫呜咽似的, 把沈劲的心给唤得一揪一揪的。

    揪得发疼。

    “别怕,我在。”

    沈劲伸出手,尽量不去触碰阮胭的右臂,小心翼翼把她抱起来。

    陈副导过来,想说什么,“沈总……”

    “滚。”

    沈劲抱稳了人,就抬起脚。地上的摄像机被狠狠踹到一边,原本就被摔出裂痕的机器,这下直接摔得四分五裂。

    “这玩意儿老子赔你,你把人赔我。记住了。”

    他话一撂下,所有人都不自觉抖了一下。

    真的太吓人了。

    谢丏站在原地,看着他抱起阮胭离去的那个背影,脸色阴沉,他把扩音器也摔到桌上:

    “查,给我把这事查清楚。什么时候,也敢有人玩心机玩到我的组里了!”

    一直在角落里偷偷围观的宋筠助理连忙看向旁边的宋筠:

    “宋姐,这下,怎,怎么办……”

    医院里,消毒水的气味极其浓重。

    来来往往的护士医生都匆匆忙忙往骨科里跑。

    拍片,检查,上夹板……一套流程忙下来,等到手被纱布裹得高高耸起,病房里终于归于安静,阮胭也差不多累得快要睡过去了。

    偏偏这男人不让她睡。他的大手掐着她的下颚。

    他劲儿大,掐得她生生发疼。她小声地、带着恼,喊了声:“沈劲。”

    “还敢睡?”沈劲松了手。

    阮胭说:“你弄疼我了。”

    沈劲轻嘲道:“你还知道疼?那玩意儿摔下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躲一下?”

    “我躲了,没躲开。”

    “躲了还被砸成这样,我看你就是故意把自己砸得狠点,让我不好受是吧?”

    “说什么呢,我又不知道你会来。”

    阮胭别过头不说话,沈劲生气的时候就是头没有人性的兽类,不能和他讲道理。

    沈劲心里的气没得到纾解,看她这作样,更来气了。手上又粗鲁地把人的小脸掰过来,俯身下去,发了狠地咬着她的唇:

    “我告诉你,你的心思达到了,我的确是被你的伤弄得不舒服了,相当的不舒服。”

    不舒服到他在开始担心她了,而这种异样的情绪,是以前从来不会有的。

    阮胭在心底骂了句疯子,嘴上却刺地一疼。

    沈劲咬了她一下:“欠收拾。”

    导演室内灯开得亮堂,气压却低到了极致。

    谢丏看着邮箱里的两张照片,不知道是谁偷偷发给他的。

    但画面上,清清楚楚地看得到,宋筠的助理给摄像助理塞了一个厚厚的信封,然后两个人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谢丏揉了揉太阳穴。

    宋筠,宋筠,又是宋筠,他在选她进组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这人事儿这么多呢!

    又是在发布会上搞事,又是在组里作妖。

    他原本是看中了她出道六年来攒的流量,又因为合娱的姜十毅力荐,说她背后有大靠山,他才对她的演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招她进了组。

    没想到倒是给自己招了个祸害。

    吱呀一声,办公室的门被打开。

    宋筠走了进来:“谢导您叫我?”

    “坐。”

    谢丏直奔主题。

    “早上你助理去找摄像助理做什么了?”

    宋筠暗自掐了掐手心,面上依旧惊讶道:“什么?小衫去找摄像老师了?我完全不知道,早上一起来我就去化妆室了。”

    谢丏的面上依旧看不出喜怒。

    宋筠有些急了,“谢导,小阮那事儿真与我无关,我就是再不喜欢她,我也不至于干这缺德的事啊!”

    谢丏冷不丁冒出句:“你干的缺德事还少吗?”

    宋筠一时无言。

    偏偏此时门外畏畏缩缩进来一个小姑娘,是宋筠的助理。

    她抽抽噎噎看着谢丏:“谢导,这件事真的和宋姐没有关系,是我自己看不惯她的,可我真的没想在摄像机上动手脚,我给摄像老师塞钱也是我想让他把阮胭拍得丑一点……”

    宋筠闭了闭眼,心道,完了。

    不管动没动摄像机的手脚,你就不该认啊,蠢货。

    果然,谢丏一听,当场就把手里的杯子往下一扔,噼啪摔得稀巴烂。 w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