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始乱终弃了师尊后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因为苏灵把他赶出去了, 大晚上的谢伏危也不好打扰店家让人重新开一间客房。

    更重要的不是麻不麻烦,而是丢人。

    毕竟大晚上的被人丢出来,的确不是一件什么光彩的事情。

    想到这里谢伏危叹了口气, 也不离开, 就这么在苏灵门外待着。

    好在后半夜没多久就过去了,等到拂晓时分,夜色散去,天边被橘黄色的光亮给覆上的时候谢伏危眼眸闪了闪。

    这才顺着光亮往屋子里面看了过去。

    苏灵白日时候睡了许久,今天天一亮她便醒了。

    谢伏危也正是因为听到了屋子里面的动静, 这才起身往窗边位置过去。

    “师妹,你醒了?饿了吗?想吃什么我下去给你买。”

    少女刚穿好衣衫, 正坐在梳妆台梳理头发, 骤然听到窗外传来的声音。

    她皱着眉, 看也不看就拿起一个簪子往谢伏危方向扔了过去。

    谢伏危反应很快,稍微伸手便抓住了那根簪子。

    他顿了顿, 抬眸看着苏灵面色不大好, 似乎还在因为昨晚的事情生气。

    “……那我去楼下等你,你好了就下楼找我。”

    他说完这话后也不大敢看苏灵什么反应,只薄唇抿着, 伸手将那微敞的窗户关上。

    苏灵见他走了,这下才拍了拍胸口,刚才那一下子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今天就要回万剑仙宗了,她心里本来就因为昨晚联系陆岭之的事情而有些不安。

    又想到今晚要去冰泉那里取自己地身体,刚才正在想事情, 谢伏危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吓到是一回事,更多的是心慌。

    毕竟两人现在体内种了同心咒,感觉随时随地自己想什么对方都能觉察到似的。

    苏灵也知道自己的情绪变化谢伏危能够觉察得到, 所以从昨晚到现在她都尽量让自己情绪平和。

    应该没事的。

    同心咒又不是读心术,谢伏危不会发现什么的。

    这么心理暗示了自己一番后,苏灵放下梳子,稍微整理了下衣衫也跟着下了楼。

    她刚下楼,都不用怎么找,随意扫了一眼便看到了靠窗位置坐着的谢伏危。

    尽管如今苏灵对谢伏危并没有存什么旖旎心思,可她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生了一张全中她审美的脸。

    雪衣寒剑,姿容无双,想让人忽视都难。

    清晨的阳光温柔,从窗外缓缓流淌在了他的身上。他的眉眼生的有些清冷,轮廓也深,被这光亮映照得柔和了好些。

    在苏灵看过来的同时,谢伏危也敏锐地觉察到了她的视线。

    “师妹。”

    谢伏危弯着眉眼笑着,连忙起身过去将她给带到了这边。

    “我给你点了些吃的,小笼包,糖三角,还有你喜欢的糖葫芦,这还有粥。从上来到现在我都用灵力温着的,不会凉,你尝尝看。”

    他不说苏灵可能都没有注意到这桌子上的食物,的确每一个都热腾腾的像是刚上桌似的。

    苏灵神情微妙地看了谢伏危一眼,本来昨晚的事情她还有点儿生气,可瞧着他眼眸亮的出奇地注视着自己。

    她一下子也没多生气了。

    “其实你可以等我下楼的时候再点。”

    “这些东西都是得现做的。”

    青年一边说着一边将筷子递给了苏灵,他长长的睫羽之下那眸子温和,瞧着人的时候好似有星辰在里面闪烁。

    “师妹,等待的滋味不好受,我受过。所以我不想你等太久,一刻钟也不愿意。”

    谢伏危表面上只是在说这包子什么的做好要费些时间,可实际上在说那一百年。

    他等了苏灵的一百年,那滋味不好受,像是度日如年。

    苏灵没说话,只低头小口小口地吃着东西。

    一旁的谢伏危视线从她下楼到现在就一直落在她的身上,他看着少女细嚼慢咽的样子,微微皱了皱眉。

    “是这些东西不合你胃口吗?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再去给你换一家买。”

    “没有,挺好吃的,只是我没什么胃口而已。”

    谢伏危沉默了一瞬,他不是傻子,从昨晚时候他就觉察到了苏灵有点儿不对劲。

    哪怕她表面再如何装得云淡风轻,有这同心咒在,她情绪哪怕微妙变化他也能感知得到。

    “……是真的没胃口,还是陪你吃饭的人让人觉得没胃口?”

    冷不丁的一句话,让刚咬了一口包子的苏灵给噎得不轻。

    她拿起手边的茶盏喝了一口水,缓了一会儿这才没好气地瞪了对方一眼。

    “谢伏危,大早上的,你非要和我吵是不是?”

    谢伏危喉结滚了滚,他原本以为只要苏灵回来了,一直待在他身边了,他也不会太在意陆岭之。

    然而他把自己想的太大度了,他没办法做到。单单是想起这百年来苏灵和陆岭之待在一起,他就嫉妒得眼红。

    从戳破了苏灵身份到现在,少女和自己相处起来多半是不情愿的。

    谢伏危不是不知道苏灵不喜欢自己,也知道自己这样强迫对方不好。

    可要是不这样做,不寸步不离地待在她身边,她会离开的,会毫不犹豫的去找陆岭之。

    是他放不下,是他离不开。

    苏灵不喜欢他了,要是他真的放手了,便再也不可能留住她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只是感觉自从你和我下山到现在,你好像一直不怎么高兴。”

    谢伏危最终还是先低了头,认了错。

    他骨节分明的手不自觉放在了不知春的剑柄之上,那微凉的触感让他心下稍微平复了下来。

    “也是,你和我在一起也没有什么高兴的时候。我想把所有我觉得最好的东西给你,可是你不要,你也不稀罕。”

    “师妹,你别甚生气,我只是第一次喜欢人,没人教我该怎么做,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刚才我不是故意那么说的,我就是觉得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心里在想些旁的事,旁的人。我没忍住生了气,可我不是对你我是对……”

    “师父,大早上的就别念经了。”

    苏灵沉着脸色,伸手拿了一个包子塞到了谢伏危的嘴里。

    “你也没吃早饭吧,吃吧。”

    她无数次在心里吐槽过谢伏危,这人什么都好,就是长了张嘴。

    一开口说话苏灵就头疼。

    谢伏危掀了下眼皮看了对方一眼,见苏灵似乎并没有多生气,心下这才松了口气。

    他只顾着看苏灵了,也不管其他,拿着包子咬了一口。

    结果一下子给烫到了舌头。

    他含着嘴里那口包子半晌,眼尾也泛红,也不言语。

    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默默地继续咀嚼着,乖顺可怜的让人心下柔软。

    这种情况她不是没见过,之前苏灵和谢伏危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也因为咬了一口糖三角,而被红糖汁水烫到了唇舌。

    谢伏危是猫舌,很怕烫。

    他被烫到的时候会疼得眼尾泛红,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

    苏灵心下一动,看向谢伏危的时候眼神少有的柔软了些。

    “慢些吃,没人跟你抢。”

    谢伏危一愣,看着少女眼眸里的笑意,只是一瞬即逝,可他还是觉得开心。

    他勾唇笑了笑,拿着苏灵递给他的那个包子学着她刚才的样子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要不是认得他手中拿的东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品尝什么山珍海味呢。

    除了最开始有点儿摩擦之外,这顿早饭吃得还算相安无事。

    苏灵如今胃口小了些,吃不了多少,剩下的全是由谢伏危解决的。

    他虽然辟了谷,不过吃下这些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其实吃完早饭之后还有好些时间,他们完全可以再去别处逛逛。

    只是苏灵兴致不高,身体也虚弱,谢伏危也没强求,带着她径直回了万剑峰。

    回去的时候天色还没有暗下来,不过黄昏时候罢了。

    苏灵的身体和魂魄不契合,一路上都很不舒服,回到万剑峰后谢伏危也没丧心病狂到让她补上昨日的修行。

    “师妹,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如果饿了便叫我,我去小厨房给你做些吃食。”

    “你也早些休息吧。”

    苏灵说到这里顿了顿,视线不自觉落在了谢伏危腰腹位置。

    “还有……你身上有伤,还是去找竹师兄处理下吧。”

    如果只是表面来看苏灵是看不出来谢伏危受了伤,毕竟他面上没什么表情 ,和平日时候没什么两样。

    只是昨夜她被他抱住时候挣扎了好几下,自然感觉到了。

    谢伏危没想到苏灵会知道自己受了伤,他心下一动,那被苍龙爪子划破的地方好似也浸泡在了温泉之中。

    暖洋洋的,没有丝毫痛楚。

    “好,都听你的。”

    “不过现在就算了。只是一点儿小伤,我晚上时候还要去一趟冰泉那边,等落雷过了之后我再一并去找竹俞拿药也不迟。”

    谢伏危的想法很简单,他觉着苍龙留下的是伤,九思落雷也是。

    与其去拿两次药,倒不如一会儿一并受了再一起去。

    少女听到这里沉默了一瞬,见眼前人浑然不觉,还在傻乎乎朝着自己笑。

    她红唇微抿,压着心里的情绪,沉声回了句。

    “随你。”

    苏灵进了屋,她虽然躺在床上却只是闭着眼睛没有睡下去。

    等到外面没了动静后,她睫羽微动,这才抬眸往窗外方向看去。

    有一只赤红色的小鸟,身上有赤羽业火的火焰。

    就这么停靠在树枝之上,从窗外面静默地注视着自己。等到她看过来的时候,那鸟儿扇动着翅膀,翩然从外面飞了进来。

    苏灵认得这只鸟,虽是灵鸟,并非妖兽。却是陆岭之的化身之一。

    估计是前些时候来万剑仙宗被谢伏危发现了,便托了这只灵鸟过来。

    它身上覆着凤山灵宝的气息,哪怕身上没有妖气,这灵鸟的气息也被遮掩了。

    苏灵指尖微动,它也轻轻停在了自己的手指上。

    她凝了灵力,顺着抚摸了下它的羽毛。它歪了下脑袋蹭了蹭苏灵的掌心。

    陆岭之的灵鸟传音的时候,就算被旁的人发现也断然不会暴露消息。

    只得被传音人本人的灵力渡进去,才能够传音。

    苏灵将灵力渡了进去,没多久不远处的陆岭之便感知到了。

    “阿灵?是你吗?”

    这声音是从灵鸟鸟喙里传出来的,虽然苏灵知道它只是个传音的媒介,却也还是没忍住笑了出声。

    听到苏灵的笑声,青年一愣,而后有些不自在地开口再问了一句。

    “阿灵?”

    “是我。”

    苏灵稍微平复了下情绪,抬起手摸了摸灵鸟的脑袋。

    “我刚回来。你呢,你现在在哪儿?我昨日给你说的事情你觉得可行吗?”

    “虽然这样不大好,有些趁人之危,但是我觉得可能再找不到比这次更好的机会了。”

    她红唇微抿,尽管四周并没有什么人,可苏灵还是可以放低了声音继续说道。

    “他这次下山斩杀了一头苍龙,身上受了伤……”

    那边的陆岭之沉默了一瞬,倒不是害怕谢伏危如何报复他,他只是有些担心苏灵。

    “这的确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只是灵魂在没有完全稳定的情况下,如果强行进入身体,我怕你会承受不住。”

    “……要不要再等等?”

    这个情况苏灵不是没有考虑过,但是她觉得这种机会实在太难得了。

    毕竟要让谢伏危受伤,实在比登天还难。

    苏灵眼眸闪了闪,指腹轻轻摩挲了下灵鸟的头,小鸟很乖顺也温柔地回应了她。

    半晌,久到陆岭之以为苏灵不会回应他的时候,她沉声这么说道。

    “不了。”

    “谢伏危的资质太可怕了,不到两百年便达到化神修为。要是再等下去,我怕他可能还有突破。”

    “反正他也没打算放我走,如果不试试可能再没有机会了。”

    灵鸟展开翅膀,像是人伸出手一样轻轻拍了拍苏灵的手背。

    陆岭之感到了苏灵的不安,她其实是有些害怕的,如果失败了的话,可能境况会比现在更加糟糕。

    可她没有办法。

    “好,那就试一试。”

    “这是你的人生,我尊重你的决定。”

    ……

    谢伏危离开万剑峰去冰窟的时候,陆岭之隐匿了气息,这时候戚琤恰好不在峰中。

    没有人发现得了他。

    青年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万剑峰被一片暗色笼罩着,只有月光清冷洒落了下来,宛若一层白霜覆盖。

    苏灵觉察到陆岭之过来的时候,连忙推门走了出来。

    “阿灵……”

    陆岭之眼前一亮,刚开口唤了少女一声,便被她给捂住了嘴。

    “嘘,先不要说话。”

    苏灵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了一眼青云台那边,刚才还好好的,骤然有一团阴郁之气聚集在了一起。

    她红唇微抿,没过多久,一道落雷骤然劈了下来,那方向是冰窟那里。

    ——这说明谢伏危已经触动了九思落雷。

    “他已经进去了,这落雷不落满九九八十一道是不会停下的。”

    “我们先过去,等到这雷鞭结束后,我们再进去取回我的身体。”

    陆岭之不知道谢伏危为了守住苏灵的身体在冰泉周围布置了雷阵,还引的是神武九思。

    他脑子灵活,听到苏灵这话后瞳孔一缩,也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灵和陆岭之去千丈冰窟的时候,谢伏危刚进了冰泉。

    这落雷他这百年来前后受了三次,和第一次时候相比起来,他像是适应了一般。

    身体的疼痛和神魂的撕扯并没有递减分毫,只是谢伏危疼习惯了,除了最开始时候会忍不住痛呼出声。

    如今再疼也只是闷哼一下,再不会发出旁的声响。

    九思落雷的时候,万剑仙宗各个峰的弟子长老都能看到。

    夜幕骤然落了雷,将天空照亮如白昼。

    清竹峰内,戚琤刚过来找竹俞拿药,例行查看下灵脉运行是否出了岔子。

    他和谢伏危都是入魔的人,只是他入过了,突破了,但是时不时还是会受到些梦魇的影响。

    因此戚琤隔段时间也会来清竹峰找竹俞拿点丹药,以免修行再出什么岔子。

    “你虽然嘴巴毒了点儿,可至少还是知道过来找我把个脉,知道爱惜自己身体的。不像谢伏危那小子,身体不舒服了就知道硬撑着也不说,每次非要我每次去看才知道出了问题。”

    戚琤将另一只手递了过去,竹俞将手搭上了手腕渡了灵力查看着。

    “还成,你这段时间只要按时吃些凝神的丹药,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竹俞话音刚落,正要起身去拿些丹药的时候。万剑峰那边突然“轰隆”落下了一道落雷,瞬间将夜幕划破。

    他被这声响吓了一跳,手一哆嗦,灵药瓶子也“啪”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我没看错吧,那是九思落雷吧?”

    竹俞脸色煞白,慌乱回头看向了戚琤。

    “咋回事?”

    相比竹俞的慌乱,戚琤只落雷那一瞬有些惊愕,随后想起了什么骤然淡然了起来。

    他面上平静,风轻云淡的早就将这些事情看作平常了。

    “差点儿忘了告诉你了,昨前天谢伏危有事下了一躺山,算着时间今日应该是回来了。”

    “你这么惊讶做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在冰泉周围引了九思落雷,只要离剑宗一次回来都会受一遭。这一次也不例外。”

    毕竟百年就这么两三次,竹俞一时半会儿也没反应过来。

    他这几天都在清竹峰待着,也不知道谢伏危什么时候下了山。

    听到白发剑修这话,竹俞后知后觉回过神来。只是那边的落雷轰隆隆的响,每落下一道还是让他莫名心悸。

    “这疯子,我早些时候让他撤了九思他就是不听。也亏他皮糙肉厚,问心梦魇,九思落雷,这些要是换了旁人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他这么折腾的。”

    竹俞一想到一会儿谢伏危又要一身是血的过来清竹峰找他拿药看伤的样子,他就头疼得厉害。

    “对了,他这次下山做什么?又是九重塔的事情?”

    “嗯,听说是九重塔跑出去了一头上古妖兽,他下去斩杀了。”

    戚琤说到顿了顿,思索了一会儿后想起了什么又继续说道。

    “他这一次不是一个人去的,他还把他宝贝徒弟带上了。”

    “林姝?带上她做什么?一个尚未筑基地弟子,就算是金丹的也不一定能帮到他什么忙,去了也只会碍手碍脚。”

    青年这么皱眉嘟囔着,将刚才不慎掉落在地上的药瓶子拿了起来。

    “或许是不放心他宝贝徒弟,怕她一个人待在宗门受人欺负。”

    戚琤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莫名嘲讽,这让竹俞不得不想到之前谢伏危为了他徒弟用剑气驱散了整个峰的寒气的事情。

    他微微皱了皱眉,越寻思越觉得不对劲。

    “……戚琤,你说谢伏危究竟是因为入魔神志不清把林姝看成了苏灵,还是真的移情别恋了?”

    戚琤嗤笑了一声,面具之下那眼神也冷。

    “我管他究竟为何?这是他的情劫,没人帮得了他,我劝你也少操些心,好些炼制些丹药给他留着保命吧。”

    “照他现在这样,他这就算是金刚不坏之身,也早晚被他自己给折腾得不成样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戚琤乌鸦嘴还是怎么的,他这话刚说完。

    那边最后一道九思落雷下去,冰窟那边传来一阵极为强大的灵力波动。

    整个剑宗也能够感知得分外清楚。

    地动山摇,就连距离这么远的清竹峰也有好些树木被拦腰吹断,没有幸免。

    戚琤在感知到这凛冽强劲的剑气后,连忙用法阵做了屏障阻隔。

    等到过了一会儿这灵力稍微平复下来的时候,戚琤这才撤了屏障。

    “怎么回事?这是谢伏危的灵力,怎么比前些时候入魔还要紊乱?!”

    白发剑修用神识覆上去感知了一会儿,刚想要仔细探查,却被更为强劲的神识给弹了回来。

    他不受控制地往后退了好几步,感觉喉咙一甜,吐出了一口鲜血出来。

    “戚琤,你没事吧?是不是刚才和谢伏危的神识撞上了?”

    “快服一颗凝神丹,化神修者的神识硬碰上可不是谁都吃得消的。”

    戚琤接过丹药,塞进嘴里咬碎,等到灵力缓和了下来后,这才沉着脸开口。

    “竹俞,拿上你的丹药跟我过去一趟。”

    “这家伙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神识四散,灵力紊乱,没一丝清明意识。”

    他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御剑 ,太阿剑身滚烫,也不知道是受了刚才灵力影响还是如何,格外躁动。

    这个感觉戚琤似曾相识,和之前遇上陆岭之时候一样。

    意识到这一点后戚琤脸完全黑了下来,他咬肌动了动,眸里满是戾气。

    “是陆岭之。”

    “什么?”

    “谢伏危和陆岭之对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  推一个基友文,大家感兴趣可以去看哦。

    海王电竞文 我觉得很好看就对了2333

    文名:《你在教我做事[电竞]》by君幸食

    文案:

    #我们要悄悄变坏,然后惊艳所有人#

    #听说和我作对的人最后都成了昏头仔#

    #嘴强王者,在线喷人#

    一个从小就讲五美四德的乖乖女穿越成为了脾气暴躁的假小子&小胖子,还被系统要求树立叛逆人设以达到变强的目的,许绿表示: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后来许绿逐渐尝到了叛逆的快乐……

    她不仅变成了全网最受欢迎的奶味嘴臭主播,让妈妈粉们磕cp磕到昏头,还女扮男装混进了联盟青训营,成为了联盟最受欢迎的暴躁弟弟。

    后来事情败露了,许绿的女性身份被发现了,野王们一个个找上门来要许绿负责。

    “谢邀,先溜,勿寻,懂?”

    可事情不止于此,好事网友发现,许绿的马甲多了去了。

    比如以一己之力黑掉n多个盗文网站并且不愿透露姓名的某江金牌网文大神、某省收了n多个帅气小弟的高考状元,某血洗国际一线大牌秀场的年轻华国模特……甚至又小道消息称最近改行做编剧了的某女大学生,随随便便拿了某个知名比赛的女子格斗组的冠军的大佬好像也和她有关系。

    网友:我累了,毁灭吧,世界。

    *

    某乎提问:【饱爷爷(许绿)到底是怎么从一个平平无奇的主播变成现在的联盟&直播界新星的】

    许绿冷酷:“因为叛逆。”

    粉丝们:“不对,因为口嫌体直+脾气暴躁+声音好听+无意识撒娇+加和谁都有cp感+特别讨人喜欢!”超大声。

    许绿:我累了,世界毁灭吧。

    女主前期适应人设显得有点呆,但是会逐渐变身大魔王。

    别问,问就是叛逆。

    我叫许绿,温柔美丽(才怪)。

    *

    这大概是女主各种混乱领域成功叛逆的故事。

    一个不太正常的玛丽苏实录。

    感谢在2020-11-10 21:03:52~2020-11-11 22:55: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三哥的卡邦、小雨 10瓶;lasyz 2瓶;古语、景昕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