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被渣后我重生了 > 正文 第48章 初赛
    第48章初赛

    这位男生唇红齿白, 端得是一副好皮囊,笑起来也好看。

    可季乔却硬是被他的笑逼出了一身冷汗。

    她缓过神,连个再见都没说, 赶忙扶着钱静静离开。

    季乔无比确定,这人和唐修文长得一样, 除非是双胞胎兄弟,否则他分明就是唐修文。

    走回宿舍的路上,钱静静手臂搭在韩珍妮的肩膀,大部分重量靠在她身上, 季乔扶着她身体的另一边,百般不解。

    “静静你不是说你们班没帅哥吗?这个明明很帅啊。”韩珍妮也注意到了林修的长相, 好奇地问。

    钱静静脑子有点发晕, 含含糊糊地说:“他初三的时候就转学了。那时候瘦瘦小小的,一点都不帅,还老被班级男生开玩笑欺负。”

    “那还真是男大十八变。”韩珍妮点头附和。

    “嗯呢,他今天来我们所有人都很惊讶。”钱静静说。

    季乔心不在焉地听着, 突然出声问道:“他为什么转学?”

    听到转学这个词,季乔心里突然有了个猜测。

    会不会是父母离异?那么改名什么的倒也有可能。

    “我也记不清楚了,那么久的事了。而且他走得挺突然的。”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原因,静静的脸色微红,圆圆的眼睛微眯着,看上去尤为娇憨可爱。

    季乔的心脏一跳, 沉默着扶她回了宿舍。

    上辈子,静静和唐修文相识于兼职打工的地方, 两人成了朋友。

    唐修文长得高大帅气, 又是静静喜欢的类型。慢慢地, 两人就在一起了。

    毕业后的第一年, 静静和唐修文留在了汇同一起生活。

    两人恋爱的事一直没有告诉双方父母。唐修文不让静静说,也不带静静见自己的父母。

    渐渐地,静静父母开始催她回自己家。当她问唐修文的意见时,唐修文沉默了。

    这在静静看来无疑就是默认了。

    本就因为隐瞒没有安全感的钱静静对唐修文大失所望,提出了分手并做了回家的决定。

    分手的详细过程季乔并不知情,只知道中间拉拉扯扯了一段时间后,两人最终还是分了手。

    可就在临回去前,钱静静发现自己怀孕了。

    一向乖乖女的她不敢告诉家人,哭着来找季乔。

    季乔陪着她去医院打胎,并照顾了她大半个月。

    再后来,静静就回了老家,一直到季乔离婚时都没有再谈恋爱。

    晚上,季乔躺在床上将上辈子的事想了一遍,依旧没什么头绪。

    常宁远之前给自己发过唐修文的照片,会和他有关吗?

    可是这个名字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床铺上方是静静均匀的呼吸声,她早已睡着。

    季乔闭上眼睛,心事重重地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三人约着一起吃早餐。

    吃饭期间,韩珍妮主动提起了昨晚的林修。

    “你对你转学的初中同学感觉怎么样?”

    本是随口一问,没想到静静的脸色却是红了红,支吾道:“还,还好。”

    季乔看到静静的反应,心里一沉。

    是不是上辈子喜欢的人,这辈子还是会喜欢呢?

    “少女怀春啦。”韩珍妮打趣。

    “我……”静静的脸更加嫣红,张了张唇要解释。

    “不行,你不能喜欢他!”季乔突然打断。

    桌上的两人都惊讶地看向她。

    季乔对上钱静静的眼睛,斟酌着解释:“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渣男唐修文吗?”

    钱静静迟疑着点头。

    “我朋友给我看过照片,和那个林修一模一样。”季乔一脸正经地说。

    钱静静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不,不会吧?”

    她印象中,林修一向话不多,对女孩子也挺冷淡的。怎么会……

    “难怪你昨晚突然叫出一个名字!”韩珍妮恍然大悟。

    季乔抓住静静的手,严肃道:“静静,你答应我一定要慎重。如果他连名字都在骗人,那还有什么是真的呢?”

    韩珍妮附和:“如果真的是渣男就算了,再帅也不能要。”

    钱静静脸色的红色渐渐褪去,缓缓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她低下头,默默喝粥。

    餐桌上的气氛因为这插曲陡然变得沉闷下来。

    季乔看着静静闷头喝粥的样子,暗暗叹了口气。

    喜欢一个人需要多久?有时候可能只要一个心动的瞬间。

    季乔不清楚初中聚会发生了什么。但她知道静静心里对林修肯定是有好感。

    现在这好感被自己突然打断了,静静心里肯定有些失落和难过。

    可是她必须得提醒静静,不然自己良心难安。

    *

    和朋友们吃好饭,季乔照例去了实验室。

    周日早上,实验室的人还很少,只有另一个组的女生秦琴在。

    秦琴所在的组和他们一样,同样是为了云霄赛的智能无人车在做准备。

    这间实验室有搭建好的轨道,老师就把他们放在了同一个实验室,方便调车做测试。

    见季乔来了,秦琴随和地打了个招呼。

    季乔朝她笑笑,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姚旭还没来,季乔打算把昨天的参数再测试一遍。

    刚打开电脑,秦琴走到季乔旁边,出声问道:“你们准备得怎么样了?”

    季乔如实相告:“我们路径规划算法还要改进,道路弯道太多了,控制要求比较高。”

    秦琴叹气:“我昨天看你们的觉得已经很好了。我们的车都跑出跑道了。”

    说完,她眨了眨眼,有些暧昧地说:“不过有你男朋友应该也不用担心啦!我觉得他好厉害,而且看上去特别胸有成竹,从来没见他慌过。”

    季乔笑:“嗯,对。我们框架和算法都是他在做,到时候现场调车也是他负责。”

    秦琴流露出几分羡慕的神色:“大神在就是好啊。我感觉我们组就是去打酱油的。而且D大的赛道要比我们实验室的还要窄,我都怀疑我们能不能跑下来。”

    “重在参与嘛!”季乔安慰她,“而且这是第一次比赛,大家心里都挺没底的。还有几天的时间到初赛,加油调吧!”

    “嗯嗯,fighting!希望我们都有好成绩。”秦琴笑了笑,转身回了自己位置。

    姚旭是在季乔来后一小时来的。

    “哇小乔,来这么早啊。”

    他嘟嘟囔囔地在季乔后面坐下,又自言自语:“还好没被贺哥知道,不然他要说我了。”

    季乔觉得好笑:“你怕他啊?”

    姚旭叹了口气,情深意重的模样:“你不懂我们男人间的友谊。”

    季乔受教地点点头:“明白。”

    姚旭翘着腿,吊儿郎当地说:“不过我也觉得贺哥有点过于紧张了。我看最近常宁远那人挺老实的,我听说他最近打篮球都没去。以前他哪会放弃出风头的机会啊……”

    姚旭大大咧咧地哔哔了一通,过足了讲话瘾才作罢。

    季乔默默听着,心中对于常宁远和林修的困惑更甚。

    如果静静这边能听她的不再和林修联系,那就最好了。

    现在比赛忙碌,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想和常宁远扯上联系的。

    *

    下午4点多,阳光变得稀薄了很多。

    季乔站在轨道前看着小车从头出发,一路披荆斩棘似的通过各种考验开向终点。

    她看得专注,完全没注意到从实验室前门进来的贺时礼。

    最后一个弯的时候,小车因为转弯不及时,和挡板蹭了一下。

    季乔叹了口气,一转身,差点撞到站在身后的贺时礼。

    “你回来了?”季乔眼睛一亮,惊喜不已。

    贺时礼笑着点头:“嗯,提前回来了。”

    “你弟弟怎么样了?”季乔问。

    贺时礼:“挺好的,快出院了。我走的时候刚睡醒。”

    “那就好。”季乔放心了。

    贺时礼的目光移到了小车上:“又碰到了?”

    季乔抿着唇点头。

    “没事,我把路况规划的算法再调一下。”贺时礼不紧不慢地说。

    他的表情从容,脸上还荡漾着浅浅的笑意。

    季乔于是也跟着放松下来。

    贺时礼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在他眼里好像没有什么棘手的事,能给人一种深深的安定感。和他一起共事也是一种很舒服的体验,完全不会有火烧眉毛的感觉。

    季乔看着他的脸,忍不住问:“你是不是对所有事都这么有把握?也有让你慌张的事情吗?”

    贺时礼睨她一眼,轻笑:“你不就是吗?”

    季乔的表情一顿,脸颊微微发烫。

    回答问题就问答问题,突然撩她做什么?

    *

    贺时礼来得晚,晚上在实验室住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他已经将路线规划的算法调好了。

    几天后,他们和实验室的另外一个组一同去了D大参加初赛。

    云霄杯虽然是第一次举办,但由于奖金丰厚,依旧吸引了不少队伍的参加。

    他们这个赛区本身大学就多,更是有6,70支队伍参加。

    而这些队伍,将分组在一天内比完初赛,上下午各一半。

    几人提前一天到了D市,住在D大附近的快捷酒店。

    汇同总共就去了两个组,季乔也就自然和秦琴住同一个房间。

    也许是因为换了地方,季乔迟迟睡不着。

    她睁着眼睛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只觉得时间过得好快。

    一转眼,重生已经一年多了。

    这段时间,她做了很多和上辈子不同的事,现在居然还来参加这种技术类竞赛了。

    现在再回想上辈子的事,竟然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这几天她忙着竞赛,一直没有再过问钱静静的事。

    不行,等这次回去,她还是要再问问才安心。

    乱七八糟地想了很多,季乔才慢慢地在秦琴的呼吸声中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季乔给自己扫了个淡妆,将头发束成干练的马尾,身着衬衫和风衣,颇有些女精英的味道。

    而贺时礼也是一身衬衫加风衣的搭配,两人看起来如穿着情侣装似的。

    吃早餐时,姚旭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移动,忍不住问。

    “你们说好的啊?怎么不告诉我,就我穿得像去参加运动会似的。”

    这两个人穿得这么成熟稳重,而他随手穿了件运动外套就来了。

    同一组的学长吐槽:“人家穿情侣装,你凑什么热闹。”

    “我兄弟装不行吗?”姚旭不服。

    学长脸色一凛,故意严肃道:“姚旭你老实交代,你踏马是不是想做小三很久了?”

    话音落下,同一桌的人都轻松地笑起来。

    吃好早餐,两个队伍九个人一起去了D大。

    比赛被安排在D大的大学生创新中心,汇同大学的两个组都分在上午比。

    他们到那里的时候,创新中心已经是人头攒动,各种声音汇集在一起,场面有些嘈杂。

    距离季乔组比赛的时间还有挺长时间,贺时礼他们找了个地方坐着,打开笔记本做最后的检查修改。

    季乔坐不住,去赛道前看其他队伍比赛的场景。

    一连看了好几支队伍的表现,季乔原本紧张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她发现,参赛队伍的水平远没有她想象中那么高。

    也许是初赛的原因,很多队伍都做不到让小车从头到尾完整地跑下来。

    有跑到一半停下来的,有撞到人行道行人的,有弯道翻车的,有见到限速牌不减速的……比赛间的问题层出不穷,至于碰到遮挡板更是家常便饭般的遭遇。

    看了一圈下来,季乔心里已经默默有数了。

    再回到贺时礼面前,她的表情放松了不少。

    贺时礼从笔记本上抬头,笑问:“侦查完了?”

    季乔点点头:“不出意外的话,我觉得我们还是挺稳的。”

    贺时礼颔首,手指继续在笔记本上敲打着。

    “你在改什么?”季乔好奇。

    “这里灯光比我们实验室亮很多,颜色识别那里要改几个参数,减低错误率。”贺时礼头也不抬地说,“马上我改好我们实验一下。”

    作为上辈子参加过不少比赛的人,贺时礼深知现场环境对比赛的影响结果有多大。

    很多队伍在自己学校模拟得很好,来到现场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折戟。

    所以参赛人员一点都不能掉以轻心,在现场必须要冷静理智,做到随机应变。

    姚旭“啪啪”鼓掌,在一片嘈杂声中吹捧:“不愧我们队长,牛啊牛。”

    季乔也了然地点头。

    难怪那么多队伍成员看起来也很意外的样子,大概是在学校都调好的东西到现场又出现失误了,一时也找不到原因。

    每支队伍在比赛时有两次机会,成绩择优选取。

    主办方将队伍分成了几个大组,一大组所有队伍轮完后再跑第二次,给大家留下调整的时间。

    比赛成绩当场出分,分数在大屏幕上轮流滚动,大家可以看到所有参赛队伍的分数。

    满分800分的比赛,大部分队伍都在4、500分,上600分的很少。

    到季乔他们时,贺时礼将车子放在跑道出发点,车子快速启动。

    季乔吊着一颗心,看着他们几个月来的心血沿着黑色跑道一路向前。

    红绿灯、斑马线、转弯、限速……

    到终点时,裁判出分了——

    690分!

    这是目前为止的最高分了。

    这个分数一出现在大屏幕上,整个赛场都发出了连连的惊叹声。

    贺时礼却似乎并不怎么满意,结束后依旧对着电脑修修改改。

    他们的车碰了两次挡板,不仅扣分也耽误了用时。

    贺时礼改代码的时候,赛场上又传来了一阵抽气声。

    季乔看向大屏幕,是D大本校的一个组拿了680分。

    这个分数和他们非常接近了,D大作为赛区主办方,有得天独厚的赛场优势,参赛队伍也高达6支,实力不容小觑。

    第二轮比赛,贺时礼改过的车子拿到了710的高分,而D大的队伍一个690,一个680,紧随其后。

    只要下午比赛不出现黑马,他们进决赛应该是稳了。

    而现实也的确如此。

    下午的比赛结束,他们一直维持住了赛区的最高分。

    这也意味着,他们顺利进入12月的决赛了。

    为了庆祝,几人在D市大吃了一顿。

    出了餐厅后,几个男生识趣地先回宾馆了,留下季乔和贺时礼沿着街边牵手散步。

    季乔发现,今晚的贺时礼似乎尤其开心。

    “第一名这么开心吗?”季乔晃了晃他的手。

    贺时礼笑着点点头:“嗯,是挺高兴的。”

    顺利进入决赛,就意味着和上辈子完全不同了。

    今天在赛场时,他还担心车子会不会临时出问题,如同他的高考一样。没想到今天不仅没有出问题,还顺利拿下了第一名的成绩。

    季乔抬眸,静静看向自己的男朋友。

    他弯着唇,一向沉静的眉眼满是笑意,如夜空中的星星在闪烁。

    浅橘的灯光给他的面部笼上一层淡淡的柔黄,看上去特别温柔又好看。

    季乔的心脏一跳,想到了一个表情包,脱口而出道:“要不要接个吻庆祝一下?”

    话音落下,贺时礼垂眸直直向她看来,眼神深邃暗沉。

    季乔的脸顿时一热,想说要不算了吧。

    刚张了下唇,手掌被人拽了拽,腿也不自觉跟着贺时礼跑起来。

    季乔被贺时礼一路拉着跑进前面50米处的巷口,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身子被人一转,背后就贴在了冰凉的墙壁上。

    下一秒,贺时礼一手垫着她的后脑勺,一手抬起她的下巴。

    温热的唇紧跟着落下。

    这个吻来势汹汹,攻城略地般地在她口中肆虐。

    季乔仰着脖子,被亲得双腿发软。

    她不得不双手伸进贺时礼的风衣,隔着衬衫扣住他的腰,给自己找个支撑点。

    阴暗的巷子里,所有的感官都被无限放大。

    巷里人家的说话声电视声炒菜声,巷外的汽车声喇叭声鸣笛声……

    嘈乱的声音交织在一起,都不及两人相交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唇舌交缠间,季乔几乎要溺毙在这个强势又热烈的吻里。

    不知道吻了多久,狂风暴雨般的吻渐渐变得和煦温柔。

    一连串自行车的铃声由远及近,似是有人要来。

    双唇分离的时候,季乔听到耳边传来贺时礼又轻又哑的声音——

    “我好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