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六零重组家庭 > 正文 第259章 第259章
    师长明带着赵璋和闺女师旋来了。

    苏梅很是惊讶, 佳市到这儿几百里地,路上的雪没人扫,通不了车,坐雪撬那个冷啊, 真是谁坐谁知道。

    定好时间, 这边将东西往佳市一送, 他找人接手就成了, 真不用专门从冰城大老远的跑来一趟。

    “小婶,”赵璋扯下包在脸上的围巾, 冲苏梅腼腆地笑了笑, 拉过身后的师旋,介绍道,“这是我对象师旋。”

    师旋整张脸都红了:“苏、苏姨好!”

    早几年, 他们初来这边经过冰城, 上门拜访,见过小姑娘,苏梅拿小条帚给姑娘扫了扫身上的雪, 拉着人热情地往屋里让道:“进屋上炕,赶紧暖暖。”

    “和暄,给姐姐冲杯红糖茶。”

    小黑蛋迎了师长明进屋跟顾老说话, 苏梅将师旋交给闺女, 拽着赵璋的胳膊去了西厢:“什么时候开始谈的?”

    赵恪昨儿打电话才说让她帮忙给他找个对象,他今儿上门就带了个来, 苏梅严重怀疑小家伙不想让她插手他的婚事,要是这样,那好说,她正不想管呢。

    赵璋不好意思地抿了下唇:“有小半年了。”

    “真的?”苏梅狐疑道。

    “嗯。”赵璋被苏梅瞅得不自在, 红着耳尖,脱下手套,拿在手里无意识地揉搓道,“小叔不是让我没事多去师叔叔家走动走动嘛,这几年我时不时地去坐坐,慢慢大家就熟了,只是她比我小得多,我从没往这边面考虑过,还是、还是这半年给她补课……”

    苏梅看着他几欲滴血的耳朵,忍笑打断道:“行了行了,看把你羞的,不好意思就别说了。围巾手套挂起来,大衣也脱了。”苏梅说着指了指门口的衣架。

    赵璋乖乖照坐,苏梅瞅了眼他嘴角的燎泡,提起暖瓶冲了壶菊花茶,给他倒了一杯:“你爸你妈要回京市了,你呢?”

    苏梅指指对面,赵璋脱鞋上炕,捧着茶喝了口:“我准备留在冰城,明年拿了本科毕业证,我想报考军工大的研究生。”

    “不错,”苏梅推了推桌上的麻叶,“师旋考的是哪所学校?”

    “冰城的师范学校。”

    苏梅点点头,教书也挺好的:“你今儿带她过来,是单纯地让我看看呢,还是想让我帮你们把婚事定下来?”

    “我爸妈过两天来冰城……”

    苏梅明白了:“那你们是先定婚,还是直接领证结婚?”

    “结婚。”

    “日子定了吗?”

    “师叔说,跟你商量商量再定。小婶,我妈怀孕了,她年纪不小了,我怕累着她,京市的房子还请你帮忙收拾布置一下。”

    苏梅挑挑眉:“冰城办一回,京市再办一回?”

    “嗯。”

    他可真会给自己找事,既不想让自己插手他婚事,又想让自己在背后免费给他当回老黄牛。

    “今儿都初10了,等我到京市,一周又过去,”苏梅摇摇头,“我顾不过来,你小叔刚调去京市,分的房子啥啥都缺,不得添置。这么着吧,让你爸将钱票寄过去,再列个清单看都添什么,下午我打电话给警卫员,让他拿着钱票先帮你们将东西买齐,等你爸妈过去了,我再叫几个人过去,帮他们摆摆。”

    赵璋愣了下,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话已说完,苏梅看他坐得越发不自在了,转身打开炕柜,拿了个小盒出来:“跟我来。”

    说罢,领着赵璋去了东厢,跟师长明寒暄了几句,当着大家的面将小盒子递给了师旋:“过两天小璋爸妈上门提亲,我急着回京市收拾屋子,就不参加你们这边的婚礼了,等到了京市,我再喝你俩的喜酒。小婶在这里提前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到老。”

    师旋脸一红,笑着道了声谢,收下了。

    师长明双眸一暗,不着痕迹地瞅了眼赵璋,忍不住头痛地按了按眉心。

    他早年帮赵恪安排赵寅、席楠去兵工厂,跟两口子打过交道,赵寅还好,席楠可不是一般的抠门势利。

    让她筹办婚礼……得,到时别丢人就成。

    小黑蛋撞了撞赵璋的肩,调笑道:“可以啊,比大哥麻利多了。”

    赵璋心虚地避开师长明的视线,慢不经心地问了句“你呢”?

    “我还小呢。”小黑蛋淡笑了声,对此不怎么上心。

    师长明帮忙找的是明儿去京市的货车,苏梅留了爷仨在家住下,去隔壁跟赵恪打电话,让他定明儿的火车票,行李和人一起走,省得来回折腾了。

    小黑蛋穿上大衣带上和暄去通知刘二伯、刘三伯、封振业和知青们。

    汪师傅和茶大娘收拾最后的零碎,顾老跟赵璋说话。

    师旋避着人撞了撞师长明,悄悄打开了盒子:“爸,你看?”

    隔着距离,跟席楠打了十几年的交道,苏梅对她的抠索劲儿那是一年比一年深,占便宜成,让她往外掏一分钱,难!

    怕她将婚事搅黄了,盒子里除了块沪市手表,苏梅还悄悄地放了99块钱,手表原是给囡囡准备大学贺礼。

    有了这份礼,哪怕席楠一分钱聘礼不出,两家的颜面也能维系。

    师长明拍了拍闺女,脸色缓和了不少。

    ……

    打完电话,通知好各位,苏梅带着小黑蛋和暄暄上了趟山,跟虎崽告别。

    如今的虎崽,早已不是孤单的一只,早在几年前小家伙就找了媳妇生了崽。

    一年一窝,苏梅和顾老照顾的好,几年来没有一只夭折的,子子孙孙算下来已有27只。

    每一只和暄都给它们起了名字,站在山头高声一唤,伴着阵阵虎啸,一只只都跑来了。

    留下和暄跟他们玩耍,苏梅和小黑蛋往旁边的山头走了走,寻了几窝野猪,给它们加餐。

    因为自小跟人相处,虎崽已有3岁半孩童的智商,你说什么,它基本能听懂,苏梅仔细跟它说了下离开的原因,并让它约束子孙,别让它们在轻易下山,免得他们不在有人打它们的主意。

    虎崽似懂非懂地应了一声,当晚带着子孙送来了诸多野味。

    苏梅起身相送,亲眼看着虎崽带着虎群换了地图,入了深山,才放心地往回走。

    “娘!”小黑蛋不放心跟了过来。

    苏梅拍拍他头上的雪,取下手套,握住他的手,异能从小黑蛋四肢百骇游过,立马温暖了他全身。

    两人到家,听到动静的汪师傅、茶大娘、师长明和公安小吴、钱乐水等人已在往院里抬野味了。

    苏梅过去挑了3只山羊,一只野猪,9只野鸡,9只兔,其它的都让他们抬去了公安局。

    苏梅和汪师傅、茶大娘没有在睡,宰杀清洗干净后,好肉往院里一搁,半小时后就冻得硬邦邦的,竹筐里一装,外面盖层乌拉草,明儿正好跟粮食等物一起装车带回京市。

    剩下的头蹄内脏,汪师傅焯水后,往大铁锅里一丢,放大料卤上了。

    一夜过去,那个香啊。

    切盘蘸着蒜泥就着饼子一吃,再喝口热汤,那真是通体说不出的舒服。

    请帮忙送他们的十几人吃过饭,苏梅让人去公安局处理了一头羊和三头野猪,给刘二伯、刘三伯、丰振业和要回家的知青们一分,剩下的野味给了来帮忙的人和几名公安。

    离去前,苏梅不放心,又托小吴、王族长和老局长等人日后帮忙照看一下虎群,但凡山上有个什么情况,一定要给他们打个电话。

    一天下来师长明也没闲着,带着赵璋跑前跑后的帮着搬行李,跟小吴等人驾着雪撬将大家送到佳市火车站,然后找人,将一包包行李分装上车,待客车到了,又将大家一个个送上车安置好。全程,真是说不出的体贴周到。

    苏梅留了半扇羊肉,两条几十斤的大鱼,两只鸡、两只野兔给他和赵璋。

    小黑蛋透过车窗往站台前望了一眼,回头跟苏梅笑道:“师叔叔人不错,二哥有福了。”

    有他帮趁着,赵璋在冰城吃不了亏,受不了欺负。

    苏梅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拿出用皮毛缝制的6个热水袋。

    小黑蛋伸手接过,分给和暄两个,兄妹俩抱着去厕水倒掉里面的冷水,去餐厅花了一毛钱灌满热水。

    回来先给对面下铺的顾老脚边塞一个,怀里塞一个,再递给汪师傅一个,茶大娘一个,剩下两个,小黑蛋一个给了妹妹,另一个要给苏梅。

    苏梅伸手给他摸了摸,暖着呢,小黑蛋便自己抱着了。

    天冷,晚上苏梅一人给要了一碗大碴子粥,又买了十几个二合面馒头,自家切得薄薄的卤猪头和咸鸭往馒头里一夹,一口粥一口馒头地一吃,身上就暖了。

    睡前热水袋里又换了一遍水,带来的两个暖瓶也给灌满了,顾老、汪师傅、茶大娘年纪大了被子外面又压了件大衣,小黑蛋的身体苏梅也不敢让他受凉,给盖了件毯子。

    半夜,苏梅刚一动身,小黑蛋便从上面跳下来了,知道娘要给大家的热水袋里换水,他下来就没让苏梅动。

    ……

    车子到了京市,几人刚一下车,小瑾、念营和小瑜儿挤过人群,大步迎了上来。

    三人穿着军装制服,外套军大衣,脚下是军靴,走起路来衣角飞扬,铿锵有力,人群慢慢朝两边分开,让出一条道来。

    苏梅脑中闪过三人儿时的模样,一时有些怔忪。

    几年没见了,赵瑾抬手给了小黑蛋一拳,两手一张抱住苏梅,微微红了眼眶:“妈,不认识儿子了?”

    “是不认识了,”苏梅回过神来,气得狠狠拍了他两下,“说说你都多久没给我打电话了?”

    “咳,这不是忙吗……”赵瑾气弱道。

    “就会找借口。”推开他,苏梅打量了眼他的气色,唇上的颜色有些淡,“叔爷,你给他把把脉。”

    赵瑾哪敢啊,忙冲打闹的小黑蛋、念营和小瑜儿使了个眼色,三人互视一眼,几句话岔开了话题。

    “和暄,”赵瑾轻刮了下妹妹的小鼻头,笑道,“还记得四哥吗?”

    太久没见了,和暄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一扭身扎进了苏梅怀里。

    “行了,”苏梅揽着闺女,冲几个臭小子摆摆手,“别站在这儿了,赶紧出去回家。”

    四人应了一声,提上行李,扶着顾老、汪师傅、茶大娘,拥着苏梅母女出了车站。

    “叔太爷,”顾清大步走来,先跟顾老打了声招呼,然后挨个儿踢了赵瑾、念营、小瑜儿一脚,“过来也不吭一声。”

    说罢,也不听三人抗议,只看着苏梅笑道,“小婶,这一次回来不走了吧?”

    苏梅点点头:“你这会儿过来干嘛呢?”

    “来接我和老汪呢,小茶我给你留着,”顾老笑道,“军区大院我们住着不合适,家里的宅子我让小清帮忙收拾好了,回去就能入住,你们要是不放心呢,这就跟我过去看看。宅子大,我让小清给你们也都留屋子,布置的要是不喜欢,开了库房自己换。”

    “南方军区咱一起住了五年,北方住了九年,前前后后十几年,咋没听你说什么不合适啊,这会儿讲究了。”苏梅不满道,“先跟我回去住几天,待不习惯了,我再陪你过去住。”

    “小瑾、念营扶着你们叔太爷,念辉搀着你汪爷爷,小瑜儿扶着你茶奶奶,咱们走,”苏梅牵着和暄,抬手一推顾清,喝道,“边去,挡什么路啊。”

    说着,带着大伙儿飞速上了车。

    顾清好笑的摸了摸鼻子,开车跟在他们后面。

    赵恪分的房子在军区大院,新建的两层半小楼,10间卧室,两间书房,餐厅和客厅相通,开放式的,厨房旁边还有个长条形的杂物间。

    听赵恪新配的警卫员杨新生说,这一排房子是仿国外的别墅建的。

    各式家具配置的十分齐全,后面还给装了洗澡用的小锅炉。

    行李提前一天到了,喻兰带着赵珺过来帮着整理布置了大半天,这会儿大家一进屋,暖哄哄的,大衣一脱,棉拖一换,赵珺端着洗脸水过来,喻兰已经在摆饭菜了。

    苏梅挨个儿抱了抱两人:“辛苦了!”

    喻兰笑道:“别嫌我布置的土就成。”

    苏梅四顾了下,冲她竖了竖大拇指:“你的眼光还能差了。”

    妯娌在一块儿相处了几年,两人哪会不知道对方的品味啊,家具的摆放,书画的布置,喻兰全部按照苏梅的喜好来的,苏梅楼上楼下地转了一圈,没一处不喜欢的。

    “叔爷,你的房间在一楼,”苏梅指了指书房旁边的那间朝阳的大单间,“我扶你过去看看?”

    顾老摆了摆手,还是那句话,他住在这儿不合适,房间给赵儒生和秦淑梅住。

    “我爸妈有,”喻兰笑着打开另一个大单间,“你看,这是按我妈的喜好布置的。”

    说着几步过去又先后打开了两间屋子:“这间是给汪伯的,这是茶大娘的房间。汪伯这间离你近,夜里有个什么事,你摇一下铃,他那边就听到了。”

    便是如此,用过饭,顾老还是坚持要回他的四合院住。

    苏梅没法,只得和赵恪一起带着孩子们送他们三个回去,顾老是想让茶大娘留下的,只是苏梅担心他和汪师傅做不好家务,便没留。

    顾老这座四合院,前几年让家具厂的员工住了,今年夏天家具厂新建了几座家属楼,他们才一家家从这儿搬走。

    顾清三个月前得顾老吩咐,找人重新粉刷修缮了一番,抹去了他人留下的痕迹。

    顾老还跟原来一样住上房,东厢依然是书房,西厢则布置成了男孩子们的房间。

    汪师傅和茶大娘住倒座,后院依照苏梅的喜好重新做了布置,十分漂亮,很有那种古典的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