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听说你帅,可惜我瞎 > 正文 第73章 第七十三章
    可能, 只有当生活还原了心中期待的本来面貌时,才知道什么叫做越平淡越珍贵。

    短秋一闪而逝,转眼就入了寒冬。

    北方的冬天干冷而凛冽, 从前的时候方驰满世界地飞, 很少能有在一个地方待超过一周的时候,所以几乎都要忘了北方的寒冬有多么法力无边, 而这次退圈之后, 他有大把的时间陪着林晓留在本市, 才又一次真切重温了什么叫做“他人笑我穿得厚,我笑他人冻得透”。

    还好室内有暖气续命。

    入冬之后, 林晓就彻底进入了复习冲刺的阶段, 方驰为了鼓励他, 特意在书房电脑后面的墙上挂了一块小黑板,亲自手写“高考倒计时X天”的醒目标语, 余下的天数每天一换。

    林晓对他这个行为表现得有点一言难尽, 犹豫很久,还是问他:“驰哥,你是不是忘了我看不见啊?”

    这种画饼充饥的鼓励方式, 能有什么实质性作用?

    方驰放下马克笔,亲了亲他侧脸,笃定道:“那有什么关系,咱们要的是这个氛围嘛。”

    林晓忙复习, 方驰也没闲着,作为“失业大军”中的一员, 方队长争分夺秒, 积极准备复建再就业的事宜。

    唱片公司最终在沪城注册, 按照曾经约定好的, 注册资金上,方驰出资百分之八十,杨牧八分之二十,资金到位,银行的公司验资程序结束后,方队长摇身一变低调转型成为了“方老板”,正式和影帝杨牧做起了高级合伙人。。

    起初方驰还打趣道:“哥们儿不缺你那百分之二十,要不干脆我以自然人独资得了。”

    谁料杨影帝一脸正色回答道:“那不成,万一以后你雪藏我怎么办,蚂蚱腿再小也是块肉,我得给自己保留点话语权。”

    方驰朗声大笑。

    一系列的行政流程走完,第二天方驰特意去乐一趟沪城,亲自为【雨林唱片】正式在沪挂牌。

    而关于唱片公司的名字,杨影帝则表现得十分高风亮节,没有和方驰多辩。

    雨林,予林。

    听着平平无奇,实则满是爱意。

    将一切都赋予我最爱的小林师傅。

    而前缀的谐音“雨”字,则永恒铭刻着和你初遇的那个瞬间。

    虽然方驰和杨牧行事低调,但毕竟一个是娱乐圈刚刚退出大众视野的CALM前队长,一个是当下炙手可热的双料影帝,因此他们两个人的强强联袂,还是在圈里掀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浪。

    很多独立音乐制作人慕名而来,不少游走在商业以外的自由创作歌手也开始私下和公司联系,纷纷表示出想要签约的意愿。

    方驰这些年身在歌坛,太了解圈内一些所谓的“游戏规则”了,一部分歌手,尤其是寂寂无名却不愿受资本支配的歌手,想要出头实在是太难了,而这部分人中,有很多对于音乐的天赋和灵性,丝毫不逊色于经过公司包装后出道的专业歌手。

    而现在既然是自己当家做主了,那么经过一系列的视听考核后,方老板当然愿意给这些“追梦人”一个机会。

    不过,当一套完整的音乐公司班底逐渐形成,除了亲自操刀杨牧的第一张个人专辑外,方驰的工作重心也逐渐转移到唱片公司运营方向上来。

    毕竟,要写自己喜欢的歌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赚钱也还是要继续赚的。

    在“雨林音乐”,方驰将对音乐梦想的纯粹交还给歌手们,而他则负责为他们的梦想变现,让所有的付出和努力,都能成为实际的价值,不需要刻意向商业妥协,但也不辜负每一份真挚的热爱。

    公司刚开始走上正轨的前段时间,方驰经常本市沪城两地辗转,但是无一例外,就算是接连几天的洽谈会议,方驰也必然当日往返,哪怕第二天早晨赶两个小时的早班机再飞过去,也从不在外面留夜。

    那段日子林晓心疼他,有好几次都提议,不要这么折腾,等忙完了再回来就行。

    不过方队长却言之凿凿地回答说:“那不行,你在家,多晚我都要回来。”

    冬日的清晨,林晓穿着居家服站在暖室之中,手中拎着方驰出门时要穿的长款风衣,递给他,解释道:“可是我自己在家也完全没问题的,你不用特意——”

    话没说完,就被亲了一下嘴角,方驰接过他手中的风衣,轻笑道:“好男人从不在外面过夜,不管老婆在不在家,懂了没?”

    林晓倏然涨红脸颊,嗫嚅:“谁、谁是你老婆,别瞎说!”

    方队长笑得风流,捏捏他的脸,答道:“知道了,老公。”

    出其不意,骚得突然。

    被一语震蒙的小林师傅:“……”

    那……好的吧。

    再后来,公司那边各个环节都走上正轨,方驰终于清闲下来,而一直备受期待的“长辈会晤”也千呼万唤始出来,被提上了议程。

    两家正式见面这天在立冬。

    一大清早,林晓被自己昨晚定的闹钟叫醒,几乎在瞬间就清醒过来,“蹭”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露在被子外面的白皙肩膀处,还印着昨晚一抹绯色氤氲的痕迹,他顾不上酸疼的腰肢,伸手摸到方驰的胳膊,用力晃了晃:“驰哥醒一醒,起来出发了!”

    方驰昨晚吃得饱睡得香,此时被人从美梦余温中喊醒,皱着眉头就是不想睁眼,反手一捞,就将小林师傅摁在怀里,迷迷糊糊地亲了亲他的脸,嘟囔道:“还早呢,再睡会儿?”

    “不早了不早了!”林晓想从他怀里起身,但无奈这人抱得牢,他挣不开,厮磨了半晌,方驰终于慢悠悠地张开双眼,懒懒道:“醒了,也起来了。”

    林晓瞬间被按了暂停键:“……”

    是,我感觉到了。

    于是小林师傅就真的不敢再动,老老实实地让方驰抱着醒盹,过了许久,才听见方驰带着淡声笑意的嗓音从头顶传来:“小林师傅舍本逐末啊,明明有更直接的方法……”

    林晓红着脸,嘀咕:“不行……时间不够,咱们还得去你家接叔叔阿姨呢……”

    这个回答……怎么说呢,驰哥觉得深得他心,于是大发慈悲地将林晓扶起来,美滋滋地带着他一起去浴室洗漱了。

    他们先去方宅接方驰的父母,而后一同驱车赶往老林师傅家的社区。

    出门前,方承钧特意去酒窖里拿了两瓶珍藏的红酒。

    本来方驰还觉得只拿两瓶红酒有些怠慢,但看着林晓突然涨红的侧脸,瞬间了悟了。

    洋红纳彩,无酒不成亲。

    虽然他和林晓并不需要拘泥于这些虚礼,但是长辈们却依旧把这次的见面当成了两家的一件大事。

    风冷心热,四个人到了老林师傅家时,林有余和老伴已经穿着平时绝舍不得穿的那身压箱底的新衣服,站在小园中等候多时了。

    迎客进门,老两口热络地招呼着,他们不会、也学不来虚与委蛇那一套场面话,尽是淳朴的热情,而方驰父母更是没有一点平日里商界游走时的架势与客套,当师娘拉着乔霜的手在沙发上坐下,惊觉她手怎么这么冷的时候,方夫人大大方方地笑道:“我平时冬天穿得就不多,结果没成想今天还能这么冷。”

    “怎么不冷啊,今天可是立冬。”师娘笑着说:“等我给你找件外套,屋里有暖气也不行,得先把身上的热乎气捂回来!”

    于是老太太立刻去衣橱里找了一件自己的棉服大衣出来,和乔霜纤细高挑的身材相比,这件衣服大了不止一码,但是方妈妈乐呵呵地接过来,裹在了自己的薄裙外,一拢衣襟,笑道:“嫂子,真暖和!”

    北方立冬要吃饺子,中午的时候,师娘亲自下厨,乔霜带着方驰在旁边给她打下手,而客厅里,方承钧则兴致勃勃地听着老林师傅给他讲解奇经八脉的按摩经络学说,听到有意思的地方,还会忍不住让林晓在自己身上按两下,找找经脉穴位。

    饺子出锅,众人上桌。

    席间,开的就是方承钧带来的那两瓶红酒,倒酒时,方承钧亲自起身,从方驰手中接过酒瓶给林有余倒上,再等方驰依次给两位妈妈倒好酒后,方承钧沉吟一瞬,端起酒杯轻轻磕了一下桌沿,对着林有余和师娘的方向举杯笑道:“亲家,这第一杯我敬你们,咱们这事,可就这么定下来了?”

    众人一愣,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后,乔霜跟着自家老公举杯,遥遥相敬:“那这杯我也得跟着。”

    方驰无声地弯了弯嘴角,而林晓则赧然的垂下眼睫。

    老林师傅端起红酒杯,笑着感叹道:“从今儿起,咱们两家就当一家多了一个儿子了!”

    说罢一仰头,将那杯红酒喝了干干净,二十几年的典藏佳酿,愣是被老林师傅豪气地喝出了大桶啤酒的架势。

    方承钧也笑,随即跟着他干掉杯中酒,说:“那我们可占便宜了,毕竟你们家这个儿子,比我们家那只乖多了!”

    乖儿子小林师傅:“噗……”

    那只方队长:“……”

    六个人围着圆桌,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午餐,饺子是三种馅,煮了满满十来盘,而最后就剩下了两盘不到,连乔霜这个素来注意饮食的纤体达人,都吃了整整一小碗。

    室外天寒风冷,但屋内一片暖意融融。

    没有什么比这样的冬日更为烫心的了。

    方驰父母都喝了酒,所以从林家离开的时候,依旧是方驰和林晓将他们送回去。

    出门前,方承钧和林有余握着手,笑道:“老哥,等过年的时候来家里吧,还是咱们两家,一起过个团圆年。”

    礼尚往来,林有余连连说好。

    告别了林家老两口,方驰带着林晓将父母送回方宅,而后才回了自己家。

    回程路上,林晓坐在副驾驶,上扬的嘴角就没落下来过。

    方驰余光看他一眼,故意道:“这么高兴啊?”

    林晓点点头,说:“从没有过的高兴。”

    方驰收回目光,嘴角也弯了起来。

    谁说不是呢,他也一样。

    车子驶出辅路,遇到路口信号灯的时候,方驰的手机响了,蓝牙耳机一接通,熟悉的声音乍然传来。

    钱松:“老大!”

    “……”方驰:“你小点声,开车戴耳机呢。”

    “哦哦哦,好的!”松帅嗓音穿透力依旧,问:“有空没,见面聊聊?”

    方驰看了一眼旁边的林晓,想了想,说:“行啊,哪儿见?”

    “你家吧。”钱松在电话里嘿嘿傻笑,还带着点藏不住的雀跃,“我就在你公寓外面呢,不过没有门卡保安不让进,靠!”

    方驰忍不住笑出声来:“那等我们五分钟,马上就回去了。”

    林晓明显听出了方驰声音中的愉悦,等他挂断电话,好奇道:“谁啊?”

    方驰思忖两秒,轻笑回答道:“兄弟送上门的大生意。”

    林晓不明所以,等和方驰在公寓门口接到了已经快在寒风中冻成人形冰雕的钱松,才明白这个“大生意”是什么意思。

    而且钱松并不是自己独自造访,和他一起来的,竟然还有许久不见的张远。

    四个人一起乘电梯进门,方驰更加笃定了自己在路上的猜测。

    果然,才一落座,钱松就开门见山地说:“老大你不够意思啊,不声不响地做了唱片公司,自己做老板之后,竟然不想着兄弟,说好的苟富贵勿相忘呢!”

    方驰泡好茶,将茶杯递给他和张远,笑道:“不是,关键是我这庙小,而且算是行业新晋,怕你这座大佛看不上我这点小家小业的。”

    “靠,故意恶心我是吧?”钱松喝了口热茶,摆摆手说:“我明说了哈,和‘心境’解约后,想要签我的公司都快把我电话打爆了,但是,别管对方的合约开了什么样的天窗,哥们儿就是硬.挺着没答应,前一阵子在国外玩了好几个月,结果刚回国,就听远哥说了你这边的事——怎么样老大,考虑一下你有着天籁之音的曾经的乐队主唱吗?”

    方驰将茶杯放在茶几上,“嗒”的一声,而后在钱松饱含期待的又略有紧张的目光中中,轻笑道:“兄弟,就等你呢。”

    钱松蓦地一愣,而后眼眶突然就红了。

    而坐在一旁的张远却始终沉默未发一言。

    方驰将目光转向曾经的经纪人,停两秒,笑问道:“怎么着远哥,还非得我亲自请?”

    张远怔然抬头,随即叹了口气,终于笑了出来。

    虽然他今天和钱松同来,就是做好了跳槽的打算,但是面对着曾经手下的艺人摇身一变即将成为自己老板这个事实,他在舍不得旧情之余,也同样萌生出一点无措和紧张。

    实话实说,确实是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

    然而方驰这个人,对于自己身边真正在意的人,虽然嘴上依旧毒舌,但是却永远愿意留有余地。

    正此时,林晓在厨房洗了水果,虽然日常小事他做起来没有什么障碍,但毕竟看不见,所以洗得速度比较慢,一直到这边正事都谈完了,才用果盘端着走出来。

    方驰听见脚步,抬头,而后自然而然地起身去接迎,一手端过他手里的盘子,另一只手顺理成章地拉住他的手腕,将人带到沙发这边坐下。

    林晓坐定,仰头对着方驰的方向笑了笑,方驰顺手揉了一下他的发顶,拿了一个莲雾放到他手里。

    就这种浑然天成的契合感,直接酸死旁边的两个人。

    ——我们不过是单身而来,又不是死了,有必要吗?

    方驰回身对上他们的艳羡的目光,挑眉问道:“看什么?”

    “啊……”钱松结巴一秒,指了指果盘,“看……这个莲雾,真红啊……”

    林晓轻笑出声,起身摸到盘子边缘,向钱松的声源方向推了推,说:“那吃一个?挺甜的。”

    谁料小主唱嘴更甜,直接拿起一个红彤彤的莲雾,“咔嚓”一咬,扬声笑道:“谢谢嫂子!”

    林晓:“……”

    来,我给你们表演一个一秒脸红的绝技。

    张远也跟着笑,不知忽然想到什么,神色又平添几分落寞,过了会儿,缓声问道:“也不知道那三个人,现在在干什么……”

    方驰靠在沙发背上,捏着林晓的手指玩,漫不经心道:“井设计师刚刚完成荷兰一个音乐广场的设计,业内一战成名,波仔成立了一个科技公司,搞什么大数据运算,安达呢……前不久说自己开了个乐器行,卖的都是国外定制的东西,贵死个人,目标客户就是那帮有钱没处花的吉他发烧友们……总之,好像还过得都不错。”

    方驰说完,迎上钱松和张远错愕的目光,淡声笑道:“怎么了?”

    张远愣道:“你……你为什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方驰也挺诧异,反问道:“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一直在联系啊,还能为什么?”

    “我靠,老大你……”钱松惊了:“这么多年了,我一直以为你是那种缘走不留,绝不会主动联系曾经故人的性格啊……”

    方驰嗤笑道:“那你还真是了解我哈?”

    钱松:“……”

    张远犹豫半晌,又问:“那他们……”

    方驰摇摇头,说:“他们过得挺好的,起码……比在圈里混得开心,所以……”说到这,自己低头笑了一下。

    所以,复团重新出道是不太可能了。

    而且,也没有什么必要了。

    毕竟,现在的这种生活状态,不仅是旁人,也是让方驰真正放松而享受的。

    曾经的点滴过往,人和事,那些往昔的情意,放在心底,偶尔拿出来晒晒太阳,回味一下余温,就挺好。

    又闲聊片刻,和方驰约好了回沪城公司的签约时间后,张远和钱松起身告辞。

    林晓和方驰将他们送到门口,人走后,小林师傅站在玄关拉了拉方驰的手指,说:“我觉得,最近你好像都挺开心的?”

    “那么明显吗?”方驰反握住他的手,笑道:“不是最近,你陪着我,每一天我都挺开心的。”

    花红易逝,浅水东流,这样的日子,确是再完满不过了。

    ……

    农历新年那天,方驰和林晓将林师傅老两口接到了方宅,两家人是在一起过的年。

    素来清冷的偌大庄园里,处处拉起了红色小灯笼穿成的霓虹灯带,洋房门口还左右各挂上了一盏红彤彤的旧式大灯笼,喜气洋洋,红色灯影昭示出的,尽是团圆和美好。

    除夕夜当晚,两家人都留在了方宅,电视里直播着春晚,但是众人却都兴致缺缺,毕竟林有余和林晓情况特殊,一直以来从未在“听电视”这件事中体验出过什么乐趣,所以看春晚远不如众人闲话家常有意思。

    四个长辈坐在一起,说的聊的,都是两个孩子小时候成长过程中的趣事——

    确切一点说,是林晓的趣事,方驰的糗事。

    最后,乔霜眉飞色舞地拉着师娘的手,连方驰七岁的时候自己动手用硬纸板做了一个奥特曼的头盔,但由于忘记把眼睛部位露出来,以至于带上后满屋子的“拯救世界”却一不小心迎面磕上门框,直接磕掉了乳门牙这种事都讲出来了。

    四个长辈哈哈大笑,林晓在旁边也笑得双肩打颤,只有方驰一个人脸色铁青。

    方驰:再次怀疑这到底是不是我亲妈。

    看来,让你们这么早见面真的是个错误。

    老子的人设,全他妈崩了。

    最后,方驰直接上手,将兴致勃勃还想继续听故事的林晓从沙发上拎起来,咬牙留下一句“您几位聊着吧,我先带他回房间休息了”后,径直扬长而去。

    方驰的房间在别墅的三楼,上楼,锁门,林晓靠着门边的墙还在笑。

    方驰抱着双臂,好整以暇地等着他笑声渐歇,才懒洋洋地开口问道:“笑够了,过.瘾没?”

    林晓摆摆手,用手背擦了一下笑出来的眼泪,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驰哥……你、你……哈哈哈哈哈,你小时候怎么也那么虎啊?”

    “为什么做头盔不开眼睛?”

    “为什么会认为汤里加了几滴香油味道会变好,所以直接喝香油会更香?”

    “还有……哈哈哈哈,为什么四岁的时候调皮挨了打,就假装失忆啊?哈哈哈哈哈……唔!”

    还没笑完,就被怒发冲冠的驰哥堵住了嘴巴。

    方驰真的是气急败坏,这个吻来势汹汹,丝毫不留情面,甚至在林晓脸色涨红之际,直接拉开了他运动裤的系带。

    林晓抓着方驰手臂的手开始发抖。

    片刻之后,方驰偏头在已经完全借着他的力气才能站稳的林晓耳边,轻笑着问:“那为什么明明更亲.近的事都做过了,小林师傅还是这么容易激动?这个时长坚持得可不行啊……”

    林晓将额头抵在他肩膀上,大口呼吸,说不出话来。

    缓了好半天,被冲昏了头了林晓说出了这一年到头来,最后悔的一句话:“……谁说不行了,有本事你、你……敢让我那什么你一次吗?!”

    方驰:“……”

    呦呵,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方驰直接用一根手指挑开他黑色运动裤的裤.腰,将手上的东西尽数抹在他腰侧,把人往怀里一勾,轻笑着反问道:“你……想那什么我一次?”

    林晓:“……”

    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心直口快而已,其实不必当真。

    下一秒,方驰亲了一下他绯红一片的耳根,轻声笑道:“谁给小林师傅的勇气啊?”

    “看不见……对得准吗你?”

    林晓:“……”

    闭嘴吧求你了!

    我都有画面了!

    紧接着,林晓整个人忽然悬空,被方驰拔地抱了起来。

    大床柔软,方驰仰面摔进去,林晓则直直跌落在他身上,刚想挣扎着起身,肩膀再次被方驰按住。

    除夕这晚上,郊区这一带有定点燃放烟花爆竹的场所,此时恰巧一簇绚烂的烟火在窗外黛青色的夜幕盛放,方驰凝视着林晓眼底倒映闪过的瑰丽流光,笑着说:“其实呢,有梦想谁都了不起——小林师傅,还记得之前驰哥说过,那个要考的姿势吗?”

    林晓:“……”

    不、不是吧……

    方驰笑着说:“来,方老师当堂测验了。”

    而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方老师的随堂指导就没停下来过——

    “对,自己扶好,自己找位置……”

    “慢一点,别伤着自己……”

    “噗……你别着急啊……”

    林晓额前的碎发全部被细汗浸湿,所有的破碎的音调都被尽数封存于唇.齿之间,最后的时候,他一只手摁着方驰的膝盖,纤长的眼睫被眼尾溢出的泪珠打湿成绺,终于完成了方老师这次出其不意地“随机考试”。

    窗外的烟花争先涌上天际,一次次绝美的绽放过后,在夜空中抖落出无数细碎闪烁的光点,明亮的,璀璨的,斑斓的。

    最美不过这团圆之时,最爱不过此时的林晓。

    心热情浓,这是他们在一起过的第一个新年。

    未来余生,更有无数。

    ……

    过完了年,林晓放松惬意的状态一扫而空,彻底进入到最后的紧张复习阶段。

    而方驰则将沪城公司的事情交给几个副总,全身心地陪着林晓再战高考,所以的沟通决议都改成视频会议,而遇到必须由他签字拍板的事情,要么由工作特助提前将文件送到这边,如果来不及,就直接签电子版,总之这段时间,没有什么比小林师傅的事情更重要了。

    春去夏来,转年七月初,方驰和林晓一同飞往沪城,决胜高考大关。

    考试前的那几天,他们住在方驰在沪城的居所里,方老板极尽所能,每日三餐变着花样的给林晓——订餐,都是当地有名的星级酒店大厨亲手烹制,食补尚品。

    精神上和时间上方驰能尽心尽力地陪伴着,但毕竟是关键时刻,方队长那半吊子厨房神技,实在是派不上用场。

    正式考试那天,方驰驱车将林晓送到考场,出门前一遍又一遍地问他——

    “准考证带了吗?”

    “身份证呢?”

    “特殊报考证明也带着呢吗?”

    “哦对!还有考试用品什么的,都带全了吧?备用的……”

    林晓忍不住笑出声来,打断他说:“驰哥,你怎么比我还紧张啊?”

    方驰一秒收声,生生闭上了还想继续絮叨的嘴,深深呼出一口气,沉声道:“没……走吧。”

    俨然一个标准的送儿子上考场的老父亲心态。

    到了考点之后,方驰看着门前集聚成群,比考生人数还要多的家长们,心里突然就平衡点了——

    原来大家都一样,可怜天下父母心吧。

    林晓随着方驰下车,跟着方驰的牵引,一步步向等候在门口的特殊考场的接应老师走去。

    此时阳光正好,林晓心中一片沉静邃远。

    走到门口,核对完证件,在专职老师送林晓去特殊考场的前一刻,方驰忽然用力握了一下他的手,说:“小林师傅,加油!”

    林晓回头,在璀璨的七月灿阳中,露出一个微笑。

    而后转身,跟着老师走进考点大门。

    林晓走过了幽暗茫然的二十年人生,此时终于到了最关键的命运折点。

    面前是通往未来征程的起点。

    而身后,是他此生最坚实的倚靠和后盾。

    他举步向前,他无所畏惧。

    沪城高考时间一共三天,这三天里,林晓坐在特殊考场,指腹摩挲着专场专用的盲文试卷,为自己,也为方驰,背水一战。

    终于等到三天的考试结束,两个人才算彻底放下了挂碍,各自暗暗长舒一口气。

    考完了,他们没有立刻回家,一来是方驰这段时间抛下的工作有点堆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结束,方老板就需要分神一下公司那边的业务。再者,上次他们来沪城的时候,还是在CALM 巡演期间,时间太紧,而且当时两个人正处于胶着拉扯的感情阶段,谁都没有心思去留意这座城市的瑰丽和美好,所以眼下趁着时间充裕,成绩也没出来,两个人决定在这边多留一段时日,等高考成绩可查后,再凯旋故里。

    即便是忙,但方驰的时间摆布非常详略得当,每天公司那边的事情一结束,就带着林晓在沪城四处走走,十里洋场的海边外滩、古朴庄严的千年古刹、别具江南风情的古典园林、享誉盛名的度假乐园……每到一处,方驰还是会细心地为林晓讲述周遭景致事物,然后遇到他感兴趣的,就拉着他的手,让他自己慢慢接触感知,看着他眼底慢慢聚起的笑意,是方驰这段时间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

    而之二……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这段日子里,两个人几乎走遍了沪城的大街小巷,终于,迎来了网上查分的那天。

    当天晚上,两个人坐在沪城家里的电脑前,电脑屏幕上的查分界面停留许久,方驰的手指悬在鼠标上,就是下不定点击的决心。

    就像当初送林晓去考场前一样,方驰的老父亲心态再次上线,一遍遍向林晓确定着——

    “嗯……宝贝儿,就算这次没考上,咱们也不灰心丧气,行吗?”

    “你要是还想考,咱们就明年再战,要是不想考了,明天咱们就直接回家!”

    “总之,不管怎么样,你别难过,我——哎操!”

    林晓嘴角噙着一抹笑痕,出其不意地抬手摸到方驰的手背,手指忽然轻轻一压——

    界面跳转,方驰倏然转向电脑。

    而后半晌悄无声息。

    这个反应……林晓本来心里还挺有信心的,但是方驰长时间的缄默,确实也让他心忽然就有些没底了。

    沉吟许久,方驰还是不无声无息不说结果,林晓犹豫试探道:“……驰哥?”

    只这一声,方驰猝然回神,而后深吸一口气,猛地回身,一下子将人抱在怀里,激动之余,两条手臂都在不自觉地发颤。

    好半晌,方驰红着眼眶,用力亲了一下林晓的侧脸,而后在他耳边轻声说——

    “小林师傅,恭喜。”

    林晓愣怔一秒,眼泪倏然狂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