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七零娇宠日常 > 正文 第85章 第八十五章 二合一
    让人意外的是, 敲门的竟然是二堂嫂,也就是大伯母的二儿媳妇。

    人满面惊慌,头发衣服都是乱糟糟的, 袖口和裤腿都湿了, 尤其是裤子,还有泥巴, 像是在哪儿摔了一跤。

    一家子都出来了, 褚曦和蔺宗麒也裹着衣服出去看, 人也不知道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张着嘴颤抖, 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看到蔺妈, 腿更是直接软了,差点跪倒在地上。

    蔺妈动作快 , 一把扶住人。

    “怎么了呀这是?”

    “婶......帮帮我......”

    最后一问才知道, 她孩子丢了,今天忙,她一直在厨房里帮忙, 想着今天是除夕,婆婆再狠心也做不出这种事,而且她还在家里,哪知道明明中午还在的, 下午吃年夜饭的时候她就找不到孩子了。

    “全家都护着她,没人帮我找孩子, 我闺女才七岁啊, 她怎么嫁人啊?她孙子犯的错凭什么让我闺女用命来还?婶, 大娃, 你们帮帮我吧,我真的找不到了,我不知道还能求谁,叶子这孩子多乖啊,她怎么狠得下心?”

    “......”

    听了这话,一时间都陷入沉默,最后还是蔺妈发话,“三妮,你和春苗在家看家,其他人都跟我出去找。”

    二堂嫂抬起一张全是泪水的脸,哽咽出声,“婶......”

    蔺妈看了她一眼,也不知道能对她说什么,最后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对其他人道:“快回屋穿衣服。”

    蔺宗麒也赶紧回了屋,褚曦看了堂嫂一眼,心里都替感到她不是滋味。

    转过身跟在蔺宗麒身后进了屋,两个孩子还在睡,蔺宗麒也就没点煤油灯。

    拿着衣服往身上套,褚曦走过去帮忙,给他戴帽子戴围巾,想了想道:“恐怕早就计划好了,你去查查她这几天跟谁走得近,可能还有内应。”

    蔺宗麒听了不说话,沉默了一会儿后点点头,叹了口气,“你在家好好的。”

    “好,外面黑,看着路。”

    “嗯”

    应了一声,人就快步出去了。

    褚曦坐在床边没上去,一时间有些睡不着,心里庆幸自己婆婆不是大伯母,这人跟蔺妈真是没法比,蔺妈虽然有些缺点,但至少人还是不错的,哪像大伯母,连亲孙女的主意都打,也幸亏自己随军了,不然倒霉的可能就是她闺女。

    千防万防,也防不住这么个心黑的。

    蔺春苗似乎知道褚曦没睡,还跑过来站在房门口小声打了个招呼,“大嫂,我去睡了,有什么事叫我。”

    “好,晚上警醒一点。”

    “哎”

    褚曦听着渐远的脚步声,也重新上了床。

    蔺宗麒是第二天下午回来的,蔺妈他们先回来,没找到人,但也不算坏消息,因为隔壁大队昨天傍晚有人看到一个陌生的妇女抱着个女孩匆匆从她家门口经过,女孩多大没注意,只是觉得可疑才记在了心里。

    不过这大过年的,一个个都呆在家里,谁还在外面乱跑?

    事情八九不离十了。

    蔺宗麒让二堂哥夫妻俩再去打听,他则去县里找以前的战友,他有战友在县里警察局任职,穷乡僻壤的,就算找到孩子恐怕也不一定能带回来。

    也因为这,本来要去大伯家拜年的事也取消了,哪怕蔺宗麒奶奶还在,也不愿意过去了。

    蔺妈不管是不是过年,气得忍不住骂,“这真是缺德,那孩子才七岁啊,她就卖给别人,卖给别人干啥?当女儿吗?谁家买女儿,人家都是买儿子的,闺女都是买回去当媳妇,七岁怎么嫁人?你说说这是人干的事吗?”

    “就那么一个废物还当成个宝,要是换做我,直接赶出去,省的祸害家里人,你看着吧,老二一家以后铁定了要分家,老大一家不厚道,养出了什么玩意儿。”

    褚曦听了不说话,她心里想的远,担心大伯母找到他们头上,这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就怕她又来欺负蔺宗麒,原本还想着给点钱就算了,这会儿看,给钱也不妙,给一次还有第二次,谁知道会不会以后一直缠上来了。

    下午两点多,蔺宗麒回来了,一晚上没休息,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眼睛里泛着红血丝,黑眼圈浓重,下巴那里也冒出青茬,褚曦给他倒了杯水,男人仰起头咕哝咕哝就喝下去。

    蔺妈迫不及待问,“怎么样?找到了吗?”

    蔺宗麒还没喝完,人就轻轻点了点头,不过脸色却不怎么好看,喝完水,用有些沙哑的嗓子道:“人不太好,被打过了,身上都是伤,还烧的迷迷糊糊的,要是去晚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买人的是平山县底下的一个生产队,那里穷,整个生产队风气都不好,干的都是卖女儿买媳妇的事,要不是我带了人去,恐怕还带不出来。”

    蔺妈听了惊讶,“还在平山县啊,这么远,难怪不好找了。这是害人哟,那个县我都听说过,又穷又懒,有女儿的都不敢把人往那里嫁。”

    “还把孙女卖到那里去,她怎么不把自己卖过去?”

    说到这里似乎想到了什么,蔺妈看了眼蔺宗麒,然后不再说话了。

    原以为孩子找回来,蔺大伯一家总算能消停一会儿,哪知道还没歇一天,第二天一早,蔺大伯家的大堂哥就来通知,说蔺奶奶昨晚没了。

    这叫什么事?

    这年过的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不得已,只得收拾一番去大伯家,蔺妈没让褚曦去,让她和蔺春苗在家继续看孩子,上午蔺春梅听到消息也回来了,说是大堂哥也去喊她了。

    蔺妈中午回来的,看到春梅两口子,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去什么去?大过年的不好好在家待着,跑到他们家去干嘛?吃完饭就赶紧回去。”

    蔺春梅把大伯家堂哥喊她的事说了,气得蔺妈一时半会儿都说不出话来,最后抹了把脸,“今天就别去了,六号过去磕个头就行了,别带着孩子,你们俩随便来一个都成,你奶在的时候也没多疼你。”

    蔺春梅沉默点头。

    蔺妈原本还不想多说的,最后实在是憋不住了,吃完饭后就对褚曦和两个闺女道:“养的儿子多有个屁用,这次你们奶出事就是被你们大堂哥那儿子给气得,盯上了你们奶身上的那几个银首饰,你们奶不肯,愣是被他撸下来了,皮都给刮掉了,一口气没缓过来吧,早上起来没气了,我听你们二堂哥媳妇说,你们奶早上眼睛都是睁着的,你们大伯用手抹了两次才把她眼睛给闭上。”

    “所以才不让你们去,要是喜丧还行,可这不是,所以还是别去触霉头了,现在大年初二也找不到人,先停两天吧,你们大伯一家真是坏了心肝了,现在急着亲戚随礼好给他孙子还债呢,你们随便添点就行了,还等着他们家办什么好酒席?过几天看吧,到时候啥吃的都没有。”

    “你们爷爷在的时候就偏心他们一家,现在好了吧,看看偏心个什么东西出来了?”

    说是这么说,但蔺爸到底是蔺奶奶生的,蔺宗麒又是蔺家老大,说什么都要过去撑撑场面的。

    褚曦看蔺妈都不去,她也就没去了,将两个孩子看住,不让她们出去玩。

    原本初二回娘家的,这次也不能回去了,最后还是褚妈过来看她,也不知道听说了什么,还准备过去包点钱随礼。

    褚曦点点头,“少包一点,我婆婆都不让我过去,事情闹的挺不好的。”

    褚妈一听这话就知道里面有猫腻,忍不住问,褚曦也没瞒着她,说了这两天发生的事,吓得褚妈紧紧抱住怀里的两个大孙女,她虽然气闺女肚子不争气,但对两个孙女还是很喜欢的,长得都像她们褚家人,漂漂亮亮的,“那你还是别去了,让女婿过去就行了,两个孩子留在家里。”

    褚曦淡淡回了句,“本来就不准备去,大不了走的那天过去磕个头,我们原准备四号走的,现在改成五号了。按大伯一家的意思是初二就给办了,我公公不干,人家都停七天,这样一来显得他们多不孝顺,大伯不孝顺就算了,凭什么拉着他?这也是我婆婆的意思。”

    褚妈认真点头,“你婆婆还算有点脑子,这事可不能应,女婿和你小叔子都是体面人,不能让人说闲话。”

    褚曦给褚妈倒了杯水,笑了,“什么体面人,就是工作好点,不都是农村出来的,你也别跟着瞎操心了,反正过两天我们就要走的,再坑也坑不到我们。”

    话虽然这么说,但褚曦清楚,恐怕还是得拿钱解决,不然大伯一家不会好说话。

    闹出这样的事,他们怎么看也不是在乎面子的人。

    毕竟蔺宗麒说起来还是从大伯母肚子里出来的。

    不过褚曦没想到的是,蔺宗麒比她想的手段要硬气多了。

    五号早上走的时候,他背着两大包东西过去,前一天买的,是寿衣、纸那些,几乎被他全包了,然后带着褚曦和两个孩子去了大伯家。

    褚曦带着两个孩子磕头的时候,蔺宗麒就把这些东西放在客厅里,直接道:“东西你们不用准备了,我都买好了,这算是我尽的一点孝心吧。”

    也不顾蔺大伯母难看的脸色,走到褚曦旁边并排跪下,磕了三个头,语气沉重道:“奶,孙子要回部队了,不能送您最后一程了,望理解,您在底下好好的,冷了饿了就托梦给我们,我们给您和爷爷烧纸。”

    顿了顿,补充了一句,“以后再回来看您。”

    完了,又磕了一个头。

    不远处的大伯母听到这话,脸色忽青忽白的,怪这儿子不会说话,怎么能托梦呢?这不是吓人吗?

    等蔺宗麒站起身,忍不住皱眉问了一句,“真走了啊?”

    眼睛扫到旁边褚曦和两个孩子,脸色有些难看。

    越发觉得蔺妈当初不怀好意,给她儿子娶了这么个媳妇,生了两个女儿。

    欲言又止,走上前来还想说些什么。

    蔺宗麒淡淡嗯了一声,“我那份钱放在我妈那里了,到时候还缺什么她会买。”

    转身抱起小闺女。

    褚曦跟在他身后,看了大伯母一眼,见她脸色发黑,牵着丫丫赶紧出了门。

    外面站着蔺妈他们,把包袱递给蔺宗麒,点点头,“路上慢点。”

    褚妈也过来了,看着褚曦脸上有些不舍,“自己在外面要多照顾自己,别老寄东西回来,我们都不缺,有那个钱自己买点东西吃。”

    “知道知道。”

    看到女儿这么敷衍,褚妈没好气拿手拍她,“跟你说真的,给丫丫星星买点好的,别不是儿子就不疼了。”

    “我什么时候不疼了?”

    褚曦忍不住笑。

    这会儿天已经蒙蒙亮了,家里忙,他们也不好麻烦别人,就直接走去县城。

    好在东西不多,蔺宗麒抱着小闺女还能拎着东西,褚曦是走一段路才背一会儿丫丫。

    上午八点多到的县城,也没吃饭了,看到车赶紧坐了上去,和来时一样,去了市里,中间再转两趟火车。

    到达部队时已经是七号凌晨了,蔺宗麒骑着车,褚曦在后面抱着睡熟的妹妹,丫丫醒的,坐在前面横杠上。

    一家四口回了部队,家里没什么吃的,褚曦让蔺宗麒赶紧再去睡一会儿,他今天就要去报道了。

    蔺宗麒和两个孩子回屋睡觉。

    褚曦则去厨房忙活,她请的假长,准备过了元宵节再回去,想着在家多陪陪蔺宗麒和两个孩子,今年事情多,可能接下来又要忙了。

    但褚曦没想到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还没在家歇两天,突然有人跑到部队来找她。

    来的人是机械厂的一个车间主任,因为同是女性,两人又聊得来,所以褚曦跟她关系不错。

    人进不来,但有人过来喊褚曦,褚曦去了部队门口,吴小芬立马着急拉住人,“快跟我去机械厂,出大事了。”

    说着凑到褚曦耳边小声说了两句。

    褚曦听了心一惊,瞪大眼睛看她,吴小芬朝她点点头,眉头微皱,“快跟我过去,厂里刚才差点闹起来了。”

    褚曦抿了抿嘴,“等我一会儿,我去把孩子安排一下。”

    说着转身就跑,心里着急,两个孩子不好带上,这边她也没认识的人,最后急急慌慌把两孩子送去了谢首长家,去年因为那次道歉,她和谢首长夫人反而有了些交往,过年过节还会互相送点东西。

    跟谢首长夫人打了个招呼,又哄了两个小的几句,转身就急吼吼跑了。

    然后跟着吴小芬,踩着自行车就往市里跑。

    跑到机械厂时,已经来了很多人了,会议室里,除了机械厂的领导,还有一些陌生的面孔。

    看到褚曦过来,有几个机械厂的领导面色不是不好看。

    褚曦也不管,整理了下衣服,挺直腰板就进了门,还直接坐到左侧上首那里去了。

    对上对面副厂长不善的脸庞,点点头,还露出虚伪的笑。

    上首领导似乎认得褚曦,对于她的出现也不意外,而是继续道:“据知情人举报,机械厂现任厂长冯卫国同志作风不正,违法乱纪,背叛组织背叛党,十年任职期间,金钱交易数目巨大,受贿两万余额,同时利用职务之便,乱搞男女关系,和员工余志英,方彩霞等多名女子存在不正当关系......”

    随着人念出的一桩桩罪责,褚曦眼皮子都跟着一跳,没想到平日里看着朴素厚道的厂长,居然私底下做出这么多事。

    这场会整整开了两个小时,几乎一大半都是在批判冯卫国的,后面则是关于他平日里作风的调查,褚曦新来的,没有话说,但其他人不是,甚至很多早就憋了一肚子话了。

    最后开完会儿都要天黑了,这几个纪检人员才离开,走之前丢下一句,“明天领导要开会,就下一任机械厂厂长进行考察,邓长峰、柳安和、童政道、褚曦等人,请明天上午八点于政府大楼308室到场。”

    “是”

    “明白”

    人一走,整个会议室就热闹起来,对面的副厂长邓长峰那里围了不少人,褚曦这边也有一些人。

    褚曦眼睛在会议室扫了一圈,突然站了起来,淡定走到上首刚才纪检委的位置,拍了拍手,等人安静下来后,开口道:“我来说几句话,首先,厂里发生这样的事,我表示惋惜,不管冯卫国同志做了什么,最终受到伤害的还是工厂和我们。但人总是要往前看的,现在,我表示自己想要争取厂长这个位置,想带领大家把这个工厂建设的更好。”

    “我虽然才来没多久,但我的能力想必大家都有目共睹了,我年纪不大,但我有丰富的管理经验,曾经在部队里建立代工帮助军嫂就业,管理一百八十人,大学四年一边学习一边任职服装厂顾问,给服装厂创收,大学期间又组织全校师生建立工会等等,现在我想为机械厂奉献自己的能力和才智。”

    “我向大家保证,我当上厂长后,今年建学校,明年就建家属楼,宽敞明亮的大楼房,每家一百平,再也不用挤那种冬冷夏热的筒子楼。除此之外,过年过节每个员工都有福利,让大家过上真正的好日子......”

    “哧——”

    话还没说完,副厂长邓长峰就嗤笑出声,扭过头看其他人,忍不住道:“这话你们也信?”

    语气里嘲讽意味毫不掩饰。

    但等他扭过头去看时,就发现哪怕是自己亲信,这会儿脸上都露出犹豫神色。

    心里顿感不妙,直接站起来大声呵斥,“用脑子想想都知道不可能,办学校就算了,建房子?她知道咱们工厂有多少员工吗,就在这里夸下海口?”

    “当然知道,加上我自己,共两百二十三位。”

    褚曦不假思索道,然后看着人,笑眯眯回了句,“别人办不到,并不代表我办不到,副厂长。”

    说完对人点了点头,客气道:“行了,就说这么多,明天见。”

    同时对在场其他人点点头,转身出门。

    吴小芬赶紧跟了出来,人还没出门就迫不及待问,“咱们真能住上大房子?”

    褚曦回了句,“不一定,除非我当上厂长。”

    “我站你,我站你,我让其他人都选你当厂长。”

    走远了,还能听到两人的说话声。

    副厂长邓长峰听了这话,脸都气变形了,直接骂出声,“建房子好大的口气,把我们工厂掏空了也不一定建的起来,你们还信这个黄毛丫头?老冯当了十年厂长都没搞起来,她一年就搞起来了?”

    “老邓,话不能这么说,冯厂长也没搞起学校,褚秘书一来就建了。”

    “是啊,人家冯厂长那是为自己,褚秘书人家就是目标大了点,但心是好的,虽说不一定一年就建起来,但只要肯为我们大家着想,五年十年我们也是愿意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