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七零娇宠日常 > 正文 第90章 第九十章 番外
    对于两个闺女的未来, 褚曦跟蔺宗麒一样心大的很,蔺宗麒是真的心大,褚曦则是比较想的开, 两个孩子以后结不结婚, 生不生娃, 她们自己做主就好, 她不会去干涉。

    丫丫和星星都很争气, 虽然是两个女孩,但从小在大院里就是属于“别人家的孩子”那一类, 丫丫学习好,那脑袋瓜子完全继承了褚曦和蔺宗麒的优点,过目不忘, 数字敏感, 成绩方面从来没让褚曦和蔺宗麒操心过,不仅成绩优异, 还爱好广泛,学画画, 学跳舞, 褚曦从来没逼过她, 都是她自己要的。

    而且这孩子从小就漂亮,很多人说女孩小时候好看,长大就丑了,这话在她身上仿佛不起作用, 反而长开了的丫丫越发美丽动人,加上学跳舞学画画, 让她身材纤细婀娜, 气质出众, 可以说,在大院中几乎是女神一样的存在。

    褚曦好几次看到有男孩在他们家门口晃来晃去的,心里又骄傲又好笑,不过蔺宗麒比她小气多了,不让闺女跟男孩子走近,让她好好读书上大学。

    而丫丫也没让他们失望,以高分考上了帝都医科大学,她虽然没有妹妹那么勇猛,但生长在这样的家庭里,早就养成了坚强有责任心的品质,也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这个国家,帮助更多的人。

    星星则跟姐姐完全不同,如果说丫丫是学霸,那她简直就是个典型的学渣,从小只要一到考试,褚曦和蔺宗麒必定要被叫家长,分数永远在全班倒数第一和第二之间徘徊。

    为了让她上大学,褚曦和丫丫整整给她补了一年的课,最后实在绝望了,两人干脆给她预测考题,让她死记硬背,预测的题目几乎到了百分之六十的准确率,就这样,她才勉勉强强挤进了大学门槛,读的是军校。

    虽然文化课成绩烂,但她体能训练几乎样样第一,跟那些男兵比都不差,她和姐姐不同,从小就能吃能跳,还被爸爸带着打拳跑步,似乎天生就适合吃这行饭。

    褚曦都做好了小闺女以后打光棍的准备了,就这么个糙性子,能找到男朋友才怪,感觉到了三十岁都不一定能开窍。

    还想着以后多给她攒点钱,哪知道让她震惊的是,这丫头毕业第一年就带了一个长相清秀干净的男生回来,还说她要结婚。

    “......”

    褚曦和蔺宗麒吓得当场话都不会说了。

    后面问了才知道,男生叫萧胤,虽然看着年纪不大,但人家资历却高的很,是国家秘密研究人员,家里在民国时期移居国外,祖辈都是读书人,祖父和父亲还是科学家,拿过很多国际大奖,而他在物理方面也从小显示出过人天赋。

    他家里虽然移民了,但长辈们依旧很爱国,环境使然,他毕业后选择回到华国,国家自然高兴,将他安排在了部队里,也就是星星被分配到的那个部队。

    两人能认识也是阴差阳错,一开始人家不怎么会说中文,星星虽然成绩烂,但褚曦教育孩子都是双语式,虽然她没姐姐说得好,但意思听得懂,她脸皮厚,学了蔺宗麒,热心的自告奋勇去给他当生活翻译。

    一来二去就认识了,研究所的人一开始还排斥萧胤,但谁叫他有个彪悍的女朋友,现在研究所里的人都不敢惹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更好留住人才,上面知道了两人恋情后就鼓励他们早点结婚,星星没有这个自觉,倒是萧胤,看着星星有些大大咧咧还没开窍的样子,心里有点急,想赶紧定下来。

    星星也好哄,听了几句好话就带着人回来了。

    褚曦和蔺宗麒都有点惯孩子,一般只要不违背原则的事,两人都顺着孩子的意思。

    想结婚就结婚吧,立马忙活起来,没心没肺的,一家子又是高兴的去联系亲家,又是开始定时间定酒店。

    至于大女儿,他们根本从来没这个烦恼,毕竟丫丫长得这么漂亮,从小到大都有人追求,结婚是迟早的事。

    所以第二年升级外公外婆的褚曦和蔺宗麒,还私底下希望大闺女晚点结婚,担心孩子太多了他们会吃不消。

    小女婿父母在国外,两人又都是大忙人,孩子生出来自然是要丢给褚曦他们,褚曦现在说忙也不忙,说不忙又有点忙,机械厂91年正式更名为长征数控机床厂,这是他们工厂第一台机床,耗时十三年。

    这十三年的努力没有白费,这一台机床,在国内数控加工领域的成就是最高的,一出世,就轰动全国。

    说来遗憾,国内虽然在58年就造出了机床,但在那之后,数控技术领域发展就一直停滞不前,有这些年国情的影响,也有国人对数控技术的忽视。

    长征1号机床的出现,直接打破了这个僵局,不说拉小了与国际的差距,更是对国内其他机床厂一个巨大的冲击,意义深远。

    本来上面还想提拔褚曦进入政府部门,现在却不敢让她分心了,担心她一走,机床厂就倒了。

    褚曦倒是不在乎那些,造出机床对她来说只是第一步,厂里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大变革,她想从多元化转向单一化,认认真真只搞机床,把机床搞到最好,走出国门,打出品牌。

    这些年改革开放,北方这座小城市因为机床厂的变革,为之一变走上科技创新的路子,城市虽小,但科学技术不容小觑,尤其是师范大学因为机械厂的撑腰,其师资力量,学生水平不断提高,加上还有帝都大学教授和学生经常过来,导致师范大学格外吃香,每年大学生填报数量更是不断在增加,使得这座城市在北方地区隐隐成为领头羊。

    机械厂发展的好,蔺宗麒职位也越来越高,因为89年那场任务的出色完成,他直接升为副军长。

    谢首长调去帝都了,现在部队的最高领导就是他。

    而他带回来的那十七名科学家,这些年一直被国家秘密保护,在人不知情的地方默默工作着,可能是感谢蔺宗麒当初的保护,这些年一直有书信来往,蔺宗麒不擅长这些,后来都是变成褚曦跟这些科学家的夫人们联系。

    这些科学家的夫人很多都是普通人,孤孤单单在家带孩子,孝敬长辈,很多人甚至好几年才能见到男人一面,褚曦鼓励她们走出家门,创业挣钱,活出自我。

    至于后面褚曦成为她们的股东之一拿分红赚外快,这些就不提了。

    星星和萧胤生了一个男孩,小名就豆子,大名叫萧振军。

    其调皮捣蛋程度几乎跟他妈不分上下,反正褚曦和蔺宗麒原本以为自己都过上老年生活了,硬生生被这孩子折磨的仿佛回到了当初当爹当妈的日子。

    说是外公外婆,其实褚曦这些年都没什么变化,可能是事业蒸蒸日上,也可能是爱情滋润,只是褪去了青涩变得温柔成熟些,身材丰满点,样貌却是几乎没变,蔺宗麒也是如此,他吃好喝好,又天天锻炼,两口子带着孙子出去玩,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爹妈带着儿子呢。

    褚曦和蔺宗麒放假去帝都军区医院看大闺女,丫丫同事看到她喊人爸爸妈妈,当时就惊掉了下巴。

    丫丫已经二十七了,长大后的丫丫容貌越发清丽动人,穿着一身白大褂,乌黑长发随意扎在脑后,身形窈窕纤细,脸上神色冷冷淡淡的,只有在面对褚曦他们时才会露出些许活泼。

    一家四口坐在肯德基店里,主要是小豆子要吃全家桶,三岁多的娃娃长得虎头虎脑的,手里抱着鸡腿啃,跟她妈一样能吃。

    褚曦和蔺宗麒黏糊糊坐在一起,你一口我一口,那个亲昵劲儿,看得丫丫腮帮子都发酸,最后忍无可忍,“你们俩能不能不要这么肉麻了?也不怕教坏了孩子。”

    说着低头给小侄子擦嘴,动作温柔。

    蔺宗麒脸上讪讪的,被闺女当面训还有些不好意思,倒是褚曦,直接不客气翻了个白眼,“吃你的狗粮,单身狗不配说话。”

    “......”

    可能是被刺激的多了,最后咬牙切齿来了一句,“等着,年底我就带一个回去。”

    褚曦和蔺宗麒也没当真,毕竟这孩子从小对谈恋爱似乎就不怎么上心,不管有多少人追求她,好像都没有让她动心的。

    这话可能连丫丫自己都觉得是开玩笑的,因为年底她根本没带一个人回去,但让人没想到的是,春节拜年时家里突然来了一个出乎人意料之外的访客。

    谢首长的孙子,谢晋,人穿着一身军装,挺拔笔直,眉眼凌厉肃穆,拎着烟酒和一大包东西过来,说是替爷爷奶奶过来拜年。

    褚曦和蔺宗麒也没当回事,还真以为是谢首长老两口念着他们,热情招待人,以前谢首长挺照顾他们的,虽然小时候这孩子欺负过丫丫,但后来转学过后就没出现这种情况了,这孩子还跟星星玩的好,当初褚曦还想着,要是以后星星嫁不出去,看能不能探探谢首长夫人的口风,感觉这两孩子倒是挺般配的。

    人已经有十多年没见过了,印象中沉默阴郁的小男孩现在已经成长为沉稳懂事的大小伙了,至少一顿饭下来,褚曦和蔺宗麒都觉得这孩子让人刮目相看,说话做事都处处妥帖,这些年在部队里也比较出色,比起当年的蔺宗麒都不差。

    夫妻俩还客气的留人歇一晚。

    要不是孙子第二天跟褚曦他们打小报告,褚曦和蔺宗麒都不知道这个在他们眼里正正经经的大小伙居然将她们家那个大闺女压在墙上亲。

    孙子的原话是这样的,“那个叔叔抓着大姨不让她动,还用嘴咬大姨的嘴,他们是吃什么好吃的吗?吃了好久,外婆我也想吃。”

    “那个叔叔最后还哭了,说大姨欺负他,说大姨一直骗他,明明两人十八岁就做了,最后却说断就断,让她想都别想......”

    “......”

    褚曦和蔺宗麒听了这些话目瞪口呆,面面相觑之后差点原地爆炸,她们眼里那个乖乖巧巧的大闺女,居然十八岁就把一个男孩给......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天崩地裂也不过如此。

    偏偏小孙子一个劲儿缠着他们不放,好奇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褚曦直接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

    一个个闹腾的,就没一个能省点心。

    最后不放心,等人走了后褚曦偷偷去找大闺女谈心,哪知丫丫根本不当回事,还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耸耸肩道:“就是好奇老师课堂上讲解的那些人体结构,又找不到人实验,他非要凑过来我也没办法,谁叫他小时候欺负我。”

    完了还安慰褚曦,“妈,你别管,我根本就不想结婚。”

    好吧,不管就不管,这么糟心的女儿她也不想管。

    不过,口口声声说不想结婚的大闺女,还没过半年就自打嘴巴将人带回来了。

    高大黝黑的年轻男人站在她身边,笑得跟二愣子一样,大闺女虽然还是一副高冷模样,但眼里也多了一些异样的情绪。

    后来褚曦听小闺女说才知道,南边发生洪涝灾害,谢晋带着兵过去抗洪受伤住院,姐姐被医院派过去救治伤患,两人遇上了。

    说完还抱怨,“你别以为你大闺女就是个好的,心眼针尖大,一直记着当年的仇呢,初二就把谢晋哥压在墙上亲,分分合合,把人勾引的魂不守舍后又拍拍屁股走人,谢晋哥当初为了她追到大学去,最后还是被吃干抹净甩了,唉,我看着都觉得惨。”

    “......”

    好吧,这闺女简直上天了。

    不管怎么说,褚曦和蔺宗麒毕竟是当爹当妈的,自家闺女再糟心,也不能真的不管了,热热闹闹联系谢首长夫妇,准备给两个孩子举办一个隆重的婚礼。

    豆子到了上学的年纪就被星星两口子接到身边去了,丫丫结婚后主动调去了谢晋部队的军区医院,两个闺女,一个在西北,一个在南边。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过去,褚曦和蔺宗麒又回到了当初的两人世界,感情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变淡,反而像酒一样历久弥新,香醇厚重。

    接下来的余光中,两人之间再也容纳不下任何人了,他们只想陪着对方好好过完这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