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渔家小农女 > 正文 第83章 第 83 章
    “老二!你给我把人放下!”

    听到这声老二, 玉玲浑身皮子都下意识的紧了紧。

    上回听到长姐这样叫,还是她九岁偷偷穿长姐新衣裳钻了猪圈后,接着便挨了一顿屁股。

    长姐可是一点儿都没留手, 她到现在想想都还觉得疼。

    玉玲赶紧把小妹放了下来, 给她擦了又擦,想着将功补过。

    “我这也是瞧见小妹太开心了嘛。”

    玉容没好气的瞪了眼二妹, 转头去拿了干净的帕子打水过来, 给小妹好好的清洗了一番。

    “也不知道小妹最近这是怎么了, 感觉做什么都不顺的很。”

    玉竹也觉得自己挺倒霉的,不过她不想姐姐多想再担心。

    “长姐, 若是倒霉的话, 那我怎么能遇上海豚救我呢。我倒觉着最近运气还不错。肯定是上次拜了玄女娘娘显灵了。”

    这样一说, 玉容也觉得挺有道理。

    寻常小孩子若是被海浪卷到海里,哪儿有什么海豚救人, 几乎都是不能活着回来的 。小妹这已经算是运气很好了。

    “那改日带你去玄女庙里再添点儿香油钱, 正好也该去镇上买些粮食回来了。”

    这一岛的人,吃粮食那当真是快的很。三十斤的粮食拿上来,才三天就只剩个底。一个月下去, 想想就叫人心痛的很。

    玉容都有些后悔买这些护卫了,沙蟹的活儿其实只用十一他们几个便能做完。多养着九个人都不知道干啥。可有这些人在,心里又确实要踏实不少。

    算了,大不了等林子里的活儿干完了, 给他们弄上几块竹筏,就在海岛周围捕捕鱼, 这样也好补贴家用。

    “好啦, 我还要去看看岛上的那些栅栏, 二妹你在这儿盯着小妹, 绝对不能叫往海边跑。”

    玉容收拾好帕子水盆便又离开了。

    玉玲也不用出去找妹妹,难得的休息会儿,老老实实坐在妹妹桌子旁边盯着她。

    “小妹,你弄这东西干什么?”

    “当然是吃呀!二姐你等等。”

    玉竹放下手里的海带,起身望了眼十三娘,瞧着她已经切出了不少后,便拿了碗去抓了大半碗。

    然后便是调味道。

    虾粉蚝油酱油一样加一点儿,还有最重要的醋和大蒜。可惜这里没有辣椒,不然加进去,那味道简直绝了。

    眼下这碗只能说是普普通通的好吃吧。

    “二姐,尝尝看?”

    玉玲对小妹拿来的吃食一直有种莫名的信任感,仿佛只要小妹做的,那就肯定好吃。

    事实也确实如些。

    “嗯!好特别的口感!有一点点硬,但是嚼起来一点儿都不费力。又香又酸,吃起来爽口又开胃,就这一碗菜,我都能喝两碗粥了。”

    倒不是说这碗菜就真是的绝世美味,但对于一个月都吃不到几次蔬菜的人来说,这一碗海带,当真是宝贝。

    “小妹,这是什么东西?哪儿来的?”

    “这个叫海带,就是今儿长姐从海边捡回来的。呐,就是桌子上的那个东西,洗干净煮下切出来就是这碗菜了。”

    玉玲顺着小妹指的方向看过去,诧异极了。

    “碗里这一丝丝的就是这玩意儿?这东西能吃??”

    “当然啦,二姐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玉容重新坐回去,将那海带一条条切下来挽好放进盆子里。

    “二姐,你平时和陶木哥哥在海上经过的地方多,有没有瞧见过这样的海带啊?”

    “二姐?”

    一连叫了好几声,玉竹才瞧见二姐回了神。

    “二姐想什么呢?”

    玉玲愣愣的夹了两筷子海带丝又细细的尝了尝,突然就笑了。

    “好丫头,你可是咱家的招财童子呢!嘿嘿,这海带真好吃,这样冷的季节,不管是城里还是村里,蔬菜都贵着呢。我得早点跟陶木去把这些海带弄回来才是。”

    说完也顾不得吃菜,玉玲摸了把小妹的头转头就要出去寻姐姐和陶木。结果跑了没多远又跑回来。

    “你乖乖的在这儿呆着,可不许去海边,我去叫十五来盯着你。”

    玉竹:“……”

    瞧二姐这风风火火的样子,肯定是知道哪些地方有海带的。其实这东西,若是无人采摘,肯定是一长一大片。但这里渔民通常都不会特别去留意,只会将它们当成海下的水草,根本不知道这是一样美味的蔬菜。

    若是这东西二姐她弄回来的多的话,那就真的发财了呀!

    玉竹喜滋滋的哼着小曲儿,一边忙活着手里的活儿。才挽了两个结就看到十五端着一大筐的沙蟹过来了。

    “三姑娘,二姑娘叫我过来看着你,不让去海边。”

    十五眼里满是欣喜,显然瞧见玉竹平安回来很是开心。他也不要凳子,直接把框子往地上一放,蹲在地上就开始收拾起沙蟹来。

    “你这来就来呗,还带着活儿过来做什么。搬来搬去的多累……”

    玉竹转身拿了小板凳递过去。

    “坐着弄吧,一直蹲着等下起来可不好受。”

    “谢谢三姑娘……”

    十五在身上擦了擦手才接了凳子过去。

    因为他是坐在门口侧对着玉竹,所以玉竹很容易就看到他的那只耳朵。和那日他发热后的情况一样,耳朵上的黑色变得很小很小。

    “十五,你知道你耳朵上的那块黑色变小了吗?”

    “知道,前几日十二哥就曾说过。但是它为什么会变小,奴不知道。”

    十五不知道,玉竹却是摸到了点儿门道。

    “我觉着,大概是跟你那日发热有关。那天你身上很烫,耳朵也是红红的热的厉害。然后,你这黑色就变小了。是不是这东西,它遇热便会消失呢?”

    玉竹一番话,瞬间点亮了十五。

    “三姑娘这话有理!”

    若不是手上还有活儿,十五巴不得立刻回去试验一番。

    玉竹瞧他那心神不宁的样子,自然是明白他的心情。这可是关乎到自己一辈子的事儿,是个人都会这样。

    “十五你去外头帮我捡颗圆润些的石头回来吧。”

    “三姑娘要多大的呢?”

    “比鸡蛋小一半儿的样子吧,更小也行,你别捡个豆子大小的回来就成。”

    十五一听就笑了,跑出去没多久就捡了块光溜溜的小石头回来。

    玉竹直接将那石头丢进了灶膛里。

    这会儿虽是没有烧火,但那煮海带时的火还未完全熄灭,石头丢进去,很快就被烧烫了。

    十五大概猜到了三姑娘要对他做什么,心里是既害怕又期待。紧张的额头都冒了汗。

    当然,玉竹不可能拿这石头去直接烫十五。她是等那石头夹出来稍微凉了那么一下,又用帕子给它裹了两层。

    她自己拿手试了试,非常的烫,就这个温度,没把那黑色烫掉,皮就先掉了。所以她又放凉了下,拿了个凳子站上去。

    “十五过来。”

    小十五乖乖的站过去。

    玉竹站上凳子,倒是和十五一般高,正好石头也稍微凉了些,在她的接受范围内,却又比十五那日发热的温度高。她直接拿着裹好的石头在十五的黑耳洞上滚了又滚。

    “烫吗?”

    又奶又糯的声音,就在自己耳边,这小小的人儿仿佛都要趴在自己身上一般,叫十五心里满足的不可思议。耳朵烫不烫,他仿佛没了感觉一样。

    十五现在倒是有些理解十六为什么那样宠着十七娘了,若是自己也有三姑娘这样一个妹妹,他也是要将她宠到骨子里的。

    “三姑娘……谢谢你……”

    “你倒真得谢谢我,十五,你耳朵上的那点儿黑色,没啦!”

    十五:!!!

    “三姑娘!果真?!”

    “我骗你做什么,不信你去问问他们去。”

    玉竹将那石头取出来丢掉,跳下了凳子。

    “十五,你这耳朵上的黑色没了,看上去和咱们都是一样的人了。”

    她现在是真的完全相信了十五的那个故事,毕竟连傻子都不会给自己耳朵染上黑色来做奴隶。

    害十五的人,真够可恨的。

    十五愣了好一会儿,才伸手去摸了摸耳朵。上头还残留着一点点的烫意,烫的他心里发酸,莫名想哭。

    不过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轻易流眼泪,尤其还是在三姑娘的面前。十五红着眼眶郑重的行了个大礼,心里已经决定了,不管这辈子能不能找到家人,能不能恢复身份,他都要一生效忠三姑娘。

    “哟,这是怎么了?小妹你欺负十五了?”

    玉容一回来就瞧见十五红了眼。

    不等玉竹开口,十五就赶紧解释道:“不关三姑娘的事儿,是奴想起了伤心事。大姑娘,既然你回来了,那我先回去做事了。”

    “去吧去吧。”

    玉容挥挥手,坐到了小妹旁边。

    “小妹,你当真没欺负他啊?”

    玉竹:“……”

    “长姐,你瞧我才多大点儿,我怎么能欺负到他。他啊,是发生了点儿事儿,不过是高兴的事儿,晚上我再和你细说。”

    十五耳朵上没了黑洞洞的事儿稍微留点儿心就能瞧见,瞒是不能瞒的,早日和长姐说清楚,日后长姐兴许还能帮忙一起打听呢。

    说起来,长姐比她更能明白与家人失散的痛苦。

    “没欺负就好,我想着人嘛,都是爹生娘养的,已经做了奴隶,他人又勤快老实,咱们也对人好点儿。对了,过几日那救了你的云锐要上岛来谈蟹酱的买卖,倒时候儿你可得好好谢谢他,别再没大没小的跟人闹腾,听见没?”

    这话不用姐姐说,玉竹也是明白的。

    救命恩人肯定要好好谢谢才行。

    说到这云叔叔……

    他是个商人,总是四处奔波,正好过几日可以找他打听打听,看看他知不知道外头谁家孩子有没了耳朵,或是耳朵受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