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如果贱婢想爬墙 > 正文 第87章 阿鸾&太子(下)
    他想自己真是会胡思乱想。

    阿鸾的母亲钟意不钟意自己又有什么用, 阿鸾她这样喜欢他,到时候自然会想办法自己求母亲松口的。

    阿鸾只保持着完美的微笑,问道:“殿下还不休息?”

    慕容暄道:“这不是等你来么?”

    他说完便起身朝床边走去, 阿鸾服侍他上榻去,为他吹灭了灯, 便回去睡了。

    接下来这几日,慕容暄便发现阿鸾在自己身边的次数越来越少。

    往日里他出门去, 往往一回来就能见到阿鸾。

    但这段时日,他回来十次, 阿鸾便有四五次都叫他瞧不见人。

    从其他宫人口中得知,阿鸾一直往太医院跑。

    慕容暄气得摔了手里的书。

    他就知道, 这后宫里根本就不应该安排进来样貌那么好看的太医。

    日后她是太子妃,是皇后。

    她这样做,置他这个太子于何地?

    还没有成亲她就这样,这怎得了?

    慕容暄越想越气, 等阿鸾回来之后, 便问她:“你这几日频频往太医院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是身体不舒服吗?”

    他看着阿鸾一字一句道:“你知道的, 本宫最是讨厌别人撒谎。”

    他沉着脸, 气氛也微微压抑。

    阿鸾有些压力大……知晓自己背着他去做了什么,只要他想查必然也能查得出来。

    “殿下知道了?”

    慕容暄故意诈她, “是,你要如何解释?”

    阿鸾跪下, “我也是怕殿下身体不行。”

    慕容暄愣住, “你说谁?”

    阿鸾咬了咬唇瓣, 声音愈发低道:“殿下……”

    慕容暄盯着她望, 被她这话气的脑子一懵,只在屋里来回踱步。

    他踱到阿鸾面前,指着她道:“阿鸾,你逾越了!”

    阿鸾应道:“是。”

    慕容暄又道:“你还没有成为太子妃呢……”

    他看着她这幅没什么诚意认错的模样,只冷笑道:“有些事情,你不要总是太想当然了,不然现实总是会冷不丁地叫你吃个耳光,你说你到时候冤不冤?”

    她真以为她对他的喜欢很值钱吗?

    喜欢他的女人多了去了?她算那根葱?

    慕容暄只当自己是被她嫌弃,气都气死了,掉头就离开了东宫,也不知道往哪里去撒气了。

    他离开了一会儿,宫人才扶阿鸾起身。

    阿鸾暗暗叹了口气。

    这回确实是她想太多了。

    主要她也没什么经验,见太子头一回那么快,有些不太正常的样子……

    她从太医那里委婉探听又借书来看,这才知晓,那些一次都没有行过事的男子头一回大都如此,起初是敏感了些,后面就不会了。

    阿鸾也觉得自己这次确实有些过分。

    但恰逢自己生辰临近,阿鸾索性就顺势回家一趟,让太子眼不见心不烦。

    她回到家中,家里人都很高兴。

    她的奶娘特意让人准备了新鞋子新衣服,还有一堆珠钗首饰,给阿鸾换上了千金该有的装扮,阿鸾打扮得精致美丽,这才晚上同家人一起用膳。

    但晚上用过膳后,宝婳告诉阿鸾,等这个月结束之后,阿鸾就可以出宫了。

    阿鸾唇角的笑容微微凝固。

    梅襄扫了她一眼,便又将她独自叫去了书房,将一些事情告诉了她。

    晚上宝婳又陪了阿鸾一会儿,便回房去歇息了。

    阿鸾当天晚上表情都恍恍惚惚的。

    她想到这么多年来的误会,都是因为父母亲送自己入宫从未给过理由,她自己这才胡乱猜想才寻了个最为合理的理由代入了进去。

    如今她终于知晓了事情的本来面貌,终于恍然大悟。

    阿鸾慢慢地、慢慢地将自己缩到了被子底下,最终连脑袋也一起埋了下去,然后……

    偷偷地笑出了声儿。

    狗太子狗太子狗太子……阿鸾终于可以在心里痛痛快快地骂出来了。

    待家中小聚之后,阿鸾又重新进了宫去。

    然而这回,她却清楚了自己只要待到这个月底就可以彻底出宫回家去了。

    最重要的是,现在离月底,根本就没有几天了。

    所以阿鸾在慕容暄面前仍然是端庄知礼的模样 ,但对慕容暄却总少了几分刻意的感觉,让他觉得……她好像没那么爱他了?

    本来慕容暄还不能确定。

    但后来他连沐浴时都不再是阿鸾伺候了,慕容暄便有些难以忍受。

    他找到阿鸾,低头打量着她,道:“本宫不过是说了你两句,你就受不住了?”

    阿鸾朝他规矩地行了一礼。

    “殿下自重。”

    慕容暄心想,她果然是同自己怄气,连这样的话都说出口了。

    他故作一脸的稀罕,“你叫本宫自重?你占本宫便宜的时候怎么不叫本宫自重?”

    阿鸾好脾气道:“殿下,阿鸾这个月月底就要出宫去了。”

    慕容暄算了算日子,竟然也没几天了。

    “可本宫也没听父皇母后提起过我们的婚事?”

    阿鸾笑了,“殿下说笑了,阿鸾不是殿下的太子妃,未来也更不会与殿下有婚事,皇后娘娘给殿下相中的乃是苏家、李家、林家、陈家千金,但这里面并不包括阿鸾。”

    慕容暄愈发地不耐,“所以你这是同本宫怄气了是不是?”

    “本宫知道了,回头本宫会同母后说清楚的。”

    说清楚什么?

    阿鸾忽然问他:“殿下喜欢阿鸾吗?”

    慕容暄道:“你问这问题做什么?”

    阿鸾笑了笑,“殿下打小就讨厌阿鸾,甚至还说过,就算去娶一头猪都不会娶阿鸾这样的话。”

    慕容暄微怒,“那都是孩童的话,你怎能当真?”

    “况且……”

    他颇是阴晴不定地看着阿鸾,“你先前不止一次信誓旦旦地与本宫说过你喜欢本宫,莫不是骗本宫的?”

    他话里威胁意味很重。

    阿鸾低眉顺眼得很,她可不敢说自己先前说喜欢他都是说谎骗他的。

    他就是个炸毛怪,她一句不对,他就要生气炸毛。

    阿鸾可没有想过要在出宫之际得罪他。

    况且他还是日后板上钉钉的皇帝,她日后的夫婿指不定还得要靠他多多提携……

    阿鸾想了想,就顺着之前的话继续说道:“阿鸾心里喜欢殿下,但……阿鸾一直都很自卑,阿鸾的父亲空有爵位,却并无官身,家世也远远不如旁人显贵,阿鸾觉得自己配不上殿下。”

    慕容暄眉心微缓,心道原来如此。

    但阿鸾并不欲在与他多言,似乎自卑到无言面对他了,只匆匆行了一礼,便转身退下。

    慕容暄心想,这都算什么事儿。

    女人就是这样敏感的不行,屁大点事情都要觉得自卑。

    回头他去与他父皇商议,让宣国公入朝为官就是了。

    只是能给未来岳丈做什么呢?

    听说宣国公从前是父皇的侍读,想来在翰林院里安个闲差应该也行的吧。

    慕容暄不是个喜欢啰嗦磨叽的人,他想好此事之后便去找慕容虞商议此事。

    慕容虞皱眉看他,看得慕容暄有些发毛。

    慕容虞蓦地弯唇,“你要是能请他入朝为官,那父皇可就太高兴了,你要什么奖赏,父皇都能允诺你了。”

    慕容暄心想,这很难吗?

    月底阿鸾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皇宫,慕容暄不急不慌,也不怕她就这么跑了。

    京城就这么大,她家宣国公府也很好认。

    只要把她自卑的源头解决了,只怕他撵她离开自己,她也是不肯了。

    慕容暄特意挑选了一个好日子上门去宣国公府拜访。

    梅襄见他,慕容暄亦是言辞礼貌,毕恭毕敬。

    念他是长辈的份上,慕容暄倒也没有吝啬好话,并说明了来意,又生怕对方拒绝,便微微摆出了太子的身份,想要请他入朝为官。

    不看僧面看佛面,自己堂堂一个太子都低声下气来求了,想来宣国公怎么也得给他几分薄面。

    梅襄看这屁大的孩子,心想他爹当年在他面前还眼泪鼻涕的直抹,他算哪根葱?

    不过该有的礼仪还是要有,梅襄甚是客气地招待了对方。

    梅襄抿了口茶水,只温声道:“我这些年身体虚弱了不少,着实是不堪重任。”

    慕容暄笑说:“宣国公客气了,只是指挥旁人管理些书籍,并不需要太过吃力,每日能准时点个卯就可以了,况且里面还有许多从属,并不需要您亲自动手,他们自然也会为国公办好事情。”

    他就差直接告诉梅襄,这就是他和他父皇一起给梅襄开的后门。

    什么事儿都不需要梅襄干,就给梅襄一个额外发月例还可以使唤人的铁饭碗。

    这等凭白添脸面的好事,其他人就是打着灯笼做梦都别想有。

    梅襄勾起唇角,仍是滴水不漏地委婉拒绝。

    慕容暄难免有些急了,他柔声道:“宣国公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自己的女儿着想着想,日后阿鸾为太子妃,尚且还需要国公支持。”

    这支持,当然是指宣国公自己也要为了女儿争气一些了。

    梅襄握住杯子的手指紧了紧,没防备地捏烂了一个。

    好在茶水都已经喝完了,他面无表情地往地上一扔,让丫鬟收拾了去,看起来很不客气的模样,但又叫人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梅襄面上淡笑道:“殿下言重了,还是待我让人将阿鸾叫过来问一问吧。”

    他吩咐人去了,过片刻,阿鸾便走来前厅。

    阿鸾看着坐在父亲对面真跑来自己家里的太子殿下顿时感到头皮发麻。

    他不是说不喜欢她讨厌她吗?

    这怎么还跟到家里来了?

    梅襄语气微沉地问阿鸾太子说的这些话是否属实。

    阿鸾看着梅襄那张明显冷下脸的脸,忽然觉得手掌发疼。

    她打小就不敢在梅襄面前说谎话,说一回就会被她爹戳穿一回。

    在这方面,阿鸾可从来没有赢过亲爹一回。

    她当然实话实说道:“阿鸾对太子只有尊重,喜欢自然也是有的……”

    慕容暄眼底微微得意,但阿鸾却继续道:“不过没有男女之情。”

    慕容暄怔住。

    阿鸾只落落大方道:“况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阿鸾是绝对不会违背父母的意愿私定终身的。”

    阿鸾澄清完这一切之后,又刻意在慕容暄离开的时候去送他。

    二人走到了花园里,慕容暄皱眉道:“阿鸾,是不是你父亲私底下逼迫于你。”

    阿鸾挑起唇道:“殿下说笑了,我父母亲都是十分开明的人,并无不通情达理之处。”

    “那……”

    阿鸾叹气,故作姿态道:“其实是我突然对殿下没了爱意。”

    慕容暄脸色蓦地一僵,“怎么可能……”

    阿鸾无奈,“可能是自卑太久了吧,阿鸾回到家里之后,就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是生得羞花闭月、沉鱼落雁之色,突然就……”

    慕容暄难以置信道:“就怎么?”

    阿鸾说:“就好喜欢自己,觉得自己这么完美的女子,其实不用喜欢其他男子,也会有人喜欢的。”

    慕容暄越听,脸色愈发怪异,“阿鸾,你……你没那么好看……”

    他的掌心微汗。

    他撒谎了,其实阿鸾很好看。

    阿鸾却点头,“是啊,所以……”

    她似想到了什么愉悦的事情,笑容愈发灿烂,“所以阿鸾要找一个能欣赏阿鸾这羞花闭月、沉鱼落雁之容的男子做夫婿,当然,阿鸾与太子的青梅竹马之情,也是不会忘记的。”

    慕容暄脸色异常难堪地离开了宣国公府。

    阿鸾在府上小日子反而过得很是快乐。

    宝婳时不时给她筛选一些好人家,还都离家里特别近,宝婳同她道:“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站在墙边上嚷嚷一声,我们宣国公府的人就能立马攻进他府里去了。”

    阿鸾听得满头黑线。

    母亲最近看得什么话本,怎么这么粗鲁起来……真都像母亲这样的,那阿鸾以后在夫家,谁还敢同她说话,吓都得吓死了。

    选婿的日子很是悠哉。

    父母亲也不着急逼着阿鸾出嫁。

    阿鸾在家里舒服地都快忘了自己在宫里当牛做马的光景了。

    直到这日皇后忽然宣阿鸾进宫去。

    阿鸾换了衣服梳妆打扮起来去了。

    秋梨见到她却道:“太子说,你有话要同本宫说?”

    阿鸾有些尴尬,没想到慕容暄那个狗东西还敢玩这一套。

    她只能硬着头皮说“是”,然后同秋梨说了些话。

    待她离开皇后宫中,出来果真瞧见太子殿下在墙角下等她。

    慕容暄道:“阿鸾,其实本宫这几日想清楚了,本宫觉得你确实有几分姿色。”

    他这样说,已经把架子放得极低了。

    她不是想找个欣赏她羞花闭月、沉鱼落雁之容的男子么?

    这么简单一个要求,他满足她就是了。

    阿鸾笑着同他行礼,只当没听见他说话,便要离开。

    慕容暄脸色微阴,在她跨出那月洞门之前便将她拖到了怀里,将她拽进了墙角那丛茂密的绿竹背后。

    阿鸾险些吓死。

    慕容暄咬牙道:“你都碰过本宫那儿了,你不负责?”

    阿鸾眨眼,甚是无辜道:“负什么责?”

    慕容暄拧着眉,低声同她道:“本宫的清白。”

    然后他就在阿鸾嘲笑他之前立马掐住她的后颈,恶狠狠道:“要不然本宫就要在这里亲你,你自己选。”

    阿鸾发现他真的很是天真……

    她仰着那张艳丽柔媚的脸,忽然朝着他一笑。

    她踮起脚尖亲了太子殿下一口,叫这位太子殿下当场就石化在了原地。

    这是阿鸾第一次主动亲他……

    阿鸾笑着像泥鳅一般钻出他的怀抱跑了。

    慕容暄靠在墙上掩着心口,忽然觉得自己……自己没救了。

    他在宫里郁闷的时候,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哪怕阿鸾真嫁给了旁人,他也一定会想办法……哪怕在登基之后,也都要把她抢到手。

    他的礼义廉耻、仁义道德在这一刻轰然倒塌。

    他捂了捂脸,缓缓挑起唇角。

    这样就很好。

    这个女人注定会是他的。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