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男配求你别黑化 > 正文 第152章 黑化152%
    “……”

    九玄秘宝是比地心莲还隐秘的存在, 除了藏有九玄秘宝的仙派,其他门派鲜少有人知晓。

    得九玄秘宝者,可更天换日毁万物, 同时也可从创万物,仙门们不能让容慎聚集九玄秘宝,所以他们必须前往归墟海阻止容慎夺得秘宝。

    “你怎知归墟海里有九玄秘宝?”

    六大仙门齐聚,这里面自然会有归墟海的人。面对众人的疑问,燕和尘没有回答, 而是将目光落在了众人间的紫衣少年身上。

    多年前, 归墟海宫主辛元退位给座下大弟子桑尤, 由于桑尤性情淡漠不愿出归墟, 仙派集会等事物全有他的师弟落白处理。

    此时坐在这缥缈宗大殿内的, 正是落白。

    感受到燕和尘的视线,落白浅色的长睫轻颤,侧颜的金纹泛着微光。若不是燕和尘的有意引导, 在场的人都不会注意到这位无声无息的少年,燕和尘一步步朝他走近, “你们归墟海, 是否藏有九玄秘宝?”

    情况紧急,现在也不是隐瞒说谎的时候了。

    落白抬起金色瞳眸,不能说话,于是他很轻点了下头。

    众人大惊,继而有人问:“燕侄儿,你又如何知晓那魔神会去归墟海?”

    这九玄秘宝有九件, 归墟海只存有一件。

    燕和尘抬起胳膊,修长的指上夹了一张字条,“因为这个。”

    容慎行事残暴强压大魔大妖, 九幽魔域里多的是想杀他泄愤之辈。但容慎是神体,魔神之力岂是他们所能抗衡,这群妖是想借仙派之手除去容慎。

    容慎身边有妖魔背叛了他,将他的行踪偷偷报给了仙派。哪怕毁不了他的魂灵肉.身,只是将他封印了也好。

    “燕侄儿就如此相信这张字条?”

    “要万一有诈呢?”

    “要万一有诈……”燕和尘将字条缓慢蜷入掌心,冷清清道:“那我们也必须要去。”

    为了保护归墟海的九玄秘宝,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不得不去。

    “……”

    雪域白茫茫的一望无际,这里除了冷风,只有下不完的大雪。

    熙清魔君占据了容慎的身体,他以夭夭为要挟,每当容慎要苏醒冲出,他就让庄星原把剑架在夭夭的脖子上,轻飘飘一句:“你敢出来,我就杀了她。”

    夭夭成了容慎的软肋,成了禁锢他魂灵、害他走向毁灭的帮凶之一。

    她不愿如此。

    夭夭死前是青境修为,死后魂灵破碎被容慎提前挖出了灵丹,在地心莲的滋养呵护下,她重塑身躯间,不需要经历蓝雷便成了蓝境下品。

    夭夭庆幸在多日的休养下,她的修为已经恢复了大半,不愿让容慎因自己受困,所以她果断拔出雪神女剑朝着庄星原刺去,庄星原只躲不攻,因重伤未愈显得有些狼狈。

    “真是废物。”熙清魔君看不下去,甩袖便将朝夭夭砸去术法。

    夭夭急忙躲闪,抓住机会剑指熙清,只是长剑进了几寸,却忽然停了。

    冰晶的雪花从剑中飘出,带出浅淡蓝光,熙清魔君像是料定了夭夭对他不敢下手,动也不动挑起眉梢,薄唇弯起弧度笑的动人,“怎么?”

    带着几分撩人的笑,他还主动将脖颈往剑尖上贴,“来啊,你不是想杀本君吗?”

    “本君任你动手。”

    熙清魔君顶的是容慎的脸,用的是容慎的身体,就连他说话的声音都是容慎的,看着这样一张脸,夭夭实在下不去手,她伤熙清,无异于伤容慎。

    不只是夭夭成了容慎的软肋,容慎亦成了夭夭的束缚。

    当熙清魔君故意将脸蹭向夭夭的剑身时,夭夭连忙收手,长剑掉落在地,后退间被身后的庄星原制住,跪倒在地。

    “你再不老实,本君就刮花他的脸。”熙清魔君脸上的笑意瞬失,居高临下睨着夭夭。

    他们已经到了雪域深处,站在了大雪之上的最高峰。远远的,熙清魔君已经能看到所谓的天海,如一团浓稠黑水,怎么看也不像是‘神’居住的地方,倒是比九幽魔域看着还像魔域。

    夭夭自然也看到了那片天海,总觉得那里暗沉的有些诡异。她此时心里着急的厉害,必须快些把容慎唤醒。

    “我们走!”熙清魔君已经迫不及待上归墟海了。

    夭夭突然喊了他一声:“云憬。”

    熙清魔君没有反应,于是夭夭跄踉着扑倒在地,痛呼出声又唤:“云憬,我好像把腿扭到了。”

    庄星原先一步蹲身,有些紧张道:“我看看。”

    夭夭一把推开他,可怜兮兮望着熙清魔君的方向,“云憬,我真的好痛呜呜呜。”

    她这呜咽委屈似小兽,软声软气的模样毫无杀伤力,熙清魔君因她莫名想起慕朝颜,终于扭头,他冷冰冰盯着雪地中的少女看,“给本君站起来!”

    熙清魔君作为为祸一方的大魔头,冷脸发脾气时阴戾又残暴,若他顶着的是自己的脸,那夭夭定要害怕。可他此时顶着的是容慎的面容啊。

    抬头看了眼那张漂亮冷清的脸蛋儿,夭夭重新低下头,“我不。”

    伸手抓了抓身下的雪,她道:“我要你抱我起来。”

    “你说什么?”熙清魔君眯起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

    夭夭又将话重复了一遍,甚至对着他伸出双手,“我要你抱我起来。”

    “你是不是想死!”还没人还这般命令他,熙清魔君感觉心脏快速跳了下,起了杀意。

    朝着夭夭快步走去,他想要双手聚刃把这小崽子一刀劈成两半,可走至夭夭面前,他发现自己双手间的魔气根本聚不起来,不仅如此,快跳的心脏没有平复,他甚至还想去拥抱夭夭。

    ……是容慎在同他抢夺身体!

    熙清魔君身体开始发僵,容慎出现的下一秒被他狠狠压制下去,却不受控制的俯身。

    【你若再敢出现,本君就杀了她!】

    【这一次,本君要让你永远找不回她!】

    容慎的手落在了夭夭的肩膀上,熙清魔君又缓慢攥紧。他终究将容慎压在自己之下,扯起阴戾笑容,熙清魔君用赤眸看向夭夭,“如何?”

    他嘲笑,“你当真以为,你三两句话就能将容慎唤醒?”

    “你以为我做不到?”夭夭不慌不乱。

    平静与熙清魔君对视,她忽然推了他一把朝右侧滚去。在夭夭的右侧,是深不见底的万丈高崖,她想也不想就纵身跃下,画面在这一刻静止、慢动作回放,夭夭对熙清魔君道:“云憬,你会来救我的……”

    “对吗?”最后二字出口时,夭夭的身影已经开始下落。

    以这样的高度与风雪之力,不精通御剑飞行,必死无疑。

    “不,不!”熙清魔君神魂剧颤,瞬间被容慎压制。庄星原追到崖边,眼看着容慎烈烈红衣鼓起,紧随着跳下。

    寒风凛冽,夭夭下坠间脸颊被风刮得生疼,逐渐睁不开眼睛。

    在这呼啸的风声中,她忽然听到一声低怆龙吟。吃力睁开眼睛,她看到一条黑色巨龙以极快的速度朝她扑来,夭夭被黑龙的大尾巴卷住回提,落入一片冰凉的怀抱中。

    “是、是你吗?”夭夭去摸容慎的脸。

    容慎将她抱得极紧,低眸与她额头相贴,他低斥了一句:“傻崽崽。”

    “是我。”

    当看到夭夭不留任何法术余地的跳崖时,容慎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停止了。

    如今将人稳稳的抱入怀中,他才找回片刻的平稳。此时两人都站在龙身,下坠并没有停止,但因为黑龙的圈绕保护,阻隔了外面的风雪,坠落的速度也因此减轻。

    夭夭与容慎站在被黑龙盘起的小片区域内,夭夭舒了口气,“你总算回来了。”

    容慎拉紧她的手道:“以后不准再做这样的傻事,要万一我出不来呢?”

    “不会的。”夭夭不做没把握的事,她踮脚亲了下容慎的下巴,“我知道你一定会出现。”

    “咱们现在去哪儿?”夭夭见黑龙没有停落的意思,茫然问着:“不上去吗?”

    “不了。”容慎垂下眼睫。

    雪域是雪域,天海是天海,两者相邻但并非同一处区域,中间隔着一层强大的结界。熙清魔君想要找到去往天海的入口,还需要耗费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期间,容慎会尽一切之力与熙清抗衡,抢回身体的主动权。

    他现在,并非完全压制住了熙清。

    【给我。】

    【把身体还给我!】

    体内的熙清又开始挣扎着往外爬,他嘶哑着声音:【九玄秘宝本君势在必得,谁敢挡吾的路,吾就杀了谁!】

    【容慎,你当真信那丫头的鬼话吗?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你就此放弃不再寻九玄秘宝,才会应了那所谓的天道必死之命!】

    熙清魔君蛊惑道:【只有你聚齐九玄秘宝重造天地,当上这天地的主宰,才是真正的永生永存……】

    到那时,万物臣服,谁也没资格再阻拦他同夭夭在一起。

    “夭夭。”容慎眉心的魔纹闪烁,声音喑哑了几分。

    此时的高度,他们已经可以一眼看到地面,夭夭扭头看向容慎,“怎么了?”

    容慎努力平复着呼吸,划伤指腹,他颤着手将自己的血点在夭夭眉心,熙清魔君几次冲出又被他压下,他对着夭夭轻轻道:“熙清很危险,你不能在留在我身边。”

    至少现在不可以。

    夭夭睁大了眼睛,几乎瞬间就明白了容慎的意思,她急忙去抓他的手腕,“不要……”

    “听话。”容慎黝黑的眸已经开始变为暗红,面容一瞬间的狰狞又回落为温柔,他用冰凉的指轻轻划过夭夭的脸,“逃出这里。”

    容慎用力将夭夭推下龙身,“回魔宫,等我。”

    夭夭身上缠了容慎的魔气,一连被推出很远。

    茫茫大雪不停,夭夭仰面朝□□袂纷飞,试图去抓容慎的手。

    黑龙在半空盘旋低吟,容慎站在高处红衣艳烈如着了火,他就这么看着夭夭下落,离开,消失无踪,平静温柔的面容一寸寸染上冰霜。

    【你会死吗?】

    【不会。】

    【我才刚刚穿书回来,都没同你好好相处过,你可不准骗我。】

    【我不会骗你。】

    容慎在心里轻轻道:【都未能将你娶回家,我怎么舍得死。】

    “……”

    夭夭被容慎推出去很远,落在冰凉的雪地中。

    她眉心染有容慎刻意留下的血,魔神之气冲天,雪域中未开灵智的凶猛异兽不敢靠近她,开了灵智的兽类因为她是啾咪兽的原因,也不会伤害她。

    眼下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夭夭知道自己留给容慎身边会造成负担,所以她胡乱摸了摸脸上的泪,从雪地中爬起往外走。她会听容慎的话乖乖回魔宫,但不会坐以待毙,会去寻些压制熙清的法子,总不能让他一直霸着容慎的身体不出来。

    雪天一线,夭夭身处雪域身处,想要尽快离开并不简单。

    走走停停,她辨认着出雪域的路,忽然感觉周围风大了些,吹动着雪树沙沙作响。

    不对,这不是树叶的声音。

    “谁?!”夭夭敏锐回身,蓝境修为拍出一掌,将身后的雪树劈成两半,那处却空无一物。

    夭夭停下脚步,一圈圈环视着四周,寒冷的环境令她不太舒服,她等了片刻见依旧无事发生,不由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转身,夭夭正要继续往前走,忽见雪地中出现一名白衣女子,那女子圆眸肤白巴掌大的小脸,面容与夭夭两分相似,对着夭夭伸出手哭求,“救我,求你救救我……”

    夭夭莫名觉得这画面有些熟悉。

    好像很多年前,她从哪儿见过类似的场景。

    ……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

    在这种危险的雪域内,夭夭不会善心大发去救一个突然出现的弱女子,何况这姑娘明显不对劲。口中问着‘你怎么了’,夭夭背在身后的手悄悄聚攒灵力,不进反退。

    见夭夭不上当,那女子的笑容淡了。缓慢从雪地中坐起,她忽然道:“小心你脚下。”

    下意识低头,夭夭发现脚下的雪地竟变成一片透明冰地,里面冰封着一个又一个的人。这场景像极了云山四重秘境,夭夭望着这片冰地,忽然看到了一角红衣。

    “云憬?”是容慎。

    他面色苍白,正试图破冰而出。

    夭夭愣了,一时间来不及分真假,用力朝着冰面砸去。冰雪破开,容慎从雪地中破出,夭夭对着他伸出手,容慎乌发飘动,缓慢也对着她伸出手。

    下一秒,容慎精致漂亮的皮囊从中间开裂,从里面钻出一条白色巨蟒。

    吼——

    巨蟒对着夭夭张开血盆大口……

    一角紫袍而至,瞬间将巨蟒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