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大魔王包教包废[快穿] > 正文 第86章 传家宝被盗的穷困傀儡师三
    左恒源、陆医师等人猛地转头, 向声源处看去,衣着长衫的男子身姿挺拔,面部犹如笼了一层雾, 看不真切。

    依着刚才那道声线, 这人应当是笑着的。

    有人近看的话会发现,年轻男子两手上缠了许多条细线,密密麻麻, 在他的操纵下,却是有条有理。

    线的彼端系在傀儡的四肢、关节等处, 显然那些傀儡的一举一动都是在他的操纵下做出的。

    伸手之间,五个江湖上有头有脸的高手狼狈伏地, 而在此之前,竟然没有一个人觉察出有人过来,这等实力,便是强抢了所有的无恙丹, 大摇大摆离去,也没人敢有怨言。

    曲漾是个很讲武德的人,从不做缺德事,只想公平竞争。

    因此,当那陆医师一面“诶哟诶哟”地揉屁股揉腿,一面讨饶说“求您快把我放了, 这三枚药都给你”时,曲漾断然拒绝了。

    0641站了起来, 叉着腰, 正气凛然:“宿主一向光明磊落,想要什么自会亲自去取,用不着有俊杰识时务。”

    “这是宿主的第一战!岂能遂了你这软骨小人的愿, 草草了事?”

    曲漾一步步走近,这陆医师偷偷拽徒弟裤腿:“柱儿,柱儿,为师的好徒儿,腿别抖了,背上师父快跑!”

    被唤作“柱儿”的徒弟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曲漾一个眼风扫来,又一只傀儡破空猛扑,将他也给拴到了地上。

    师徒两个傻眼相对,在傀儡的调整下十分对称。

    迎着小弟子幽怨的眼神,陆医师放声痛哭:“柱儿,是为师对不住你!你可别怨师父啊!”

    曲漾又问了一遍:“诸位都是武林中的豪杰,威名远扬,和诸位树上对决的盛事,在下心驰神往,不介意再多一个人吧?”

    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豪杰心中流泪,曲漾这认真的语气,他们实在听不出究竟是诚心参与,还是有意嘲讽。

    小腿被傀儡结结实实地束缚着,他们乖巧地伏在地上,不敢妄动,生怕一不小心动一下,腿就“咔擦”移了位。

    这个人太可怕了,完全做得出来。

    悬丝傀儡有十六条基本线,极为纯熟的大师最多能够操纵三十六根线,而这一位,手上足足缠了二百一十六条细线!六只三十六线傀儡!

    看起来还颇为游刃有余——这是最气人的。

    从步态来看,这人足不触地,稍稍浮起一点儿,竟是全然处于浮空的状态。

    更别提,内力相差甚远,连相貌如何、内力厚度都无法探知到了。

    连陆医师这种出了名欺软怕硬的混球都直接讨饶,放眼整个江湖,怕是能排进前三吧?

    此时,左恒源心中波浪狂卷,惊骇地望过去。

    年轻男子站在树影当中,闲闲倚靠着树干,被细线包裹的手骨节分明,修长白皙,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个

    长时间被线条缠裹勾勒的傀儡师。

    青城,什么时候有这等人物坐阵了?

    这人与当初胜了师父的人有什么关系?

    “带你带你!诶哟喂,我年纪大了,这么会儿功夫腿脚麻了一片。阁下可否先给我等‘松绑’?”

    陆医师屁股还疼着,这时腿脚又极为酸爽地麻了,蛆一般扭着,他徒弟柱儿紧闭上眼不忍心看。

    下一刻,腿上的束缚感消失,条条细线如同一束川流归向曲漾,那些傀儡蹦蹦跳跳地回到他脚下。

    曲漾微笑示意:“在下突然加入,原先对比的法子便不再作数,要多比上两场,实在对不住。”

    “害,好说好说。”

    “这都不算事儿,能跟阁下这种层次的高人交手,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诸位不怪我便好,”视线在几人之中逡巡片刻,注意到其中一个中年男子手中的狼毫和书卷,曲漾下巴点了点,“还是两两相决的话,在下想和这位仁兄斗上一场。”

    左恒源手一抖,暗道一声倒霉,向年轻男子看去,望着他脸前的雾霭,实在看不出曲漾此时脸上的神情如何,只得躬身抱拳:“还请高人赐教。”

    其余人皆是松了口气。

    陆医师腿麻,在柱儿的搀扶下勉强站着,给他们当裁判。

    “那么这第一场,便由高人对战江门主了啊,至于你们那边嘛,”他随便指了个人,“你算是轮空了,另外两个斗上一场。”

    衣袂飘摆,曲漾腾空而起,跃上树木中央的一节枝头,他伸出的手指未动:“江兄,请吧。”

    左恒源只得咬了咬牙,以书卷为盾,狼毫为剑,口中高声吟咏:“一树一菩提,一叶一如来……”

    那吟咏之声落进耳里,化作一记记重锤狠狠砸下,直要将耳膜击碎。

    曲漾仿若未觉,手上一动,一只傀儡箭射出去,四只傀儡安静守在身边。

    左恒源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下来御敌。

    傀儡却完全不讲道理,仗着身高优势直扫下盘,要么阿飘一样,秋风扫落叶般从腿部地横冲而过,迅疾如风。要么直接运转某种功法,劈掌砍来,浑厚可怖的内力顺着细线渡来,一掌之下,左恒源险些内伤。

    一人一傀交战数个回合,身手尽显,内力相抗。余波却是没有泄露出一点儿,唯有一次左恒源失误,有数片叶子落下。

    高手激斗,都是飞沙走石漫天、一剑断山河的声势浩大,在打斗时控制住内力,只打在跟前人身上,而不泄出余波,这一规则实在别出心裁。

    傀儡牢牢占据着上风,活泼地围绕着左恒源四处打转,上下前后各处都去得,偶尔还会从头部中设置的暗槽里喷出几道极为细小的暗器。

    曲漾足尖悬空在枝头,两手操控着悬丝傀儡。

    0641打量左恒源几眼,觉得这人透着几分熟悉,半晌后一拍脑袋:“这是左秋棠她师父,问书阁的阁主?!”

    狼毫笔突刺的手法和左秋棠一模一样!

    “嗯,是他。”曲漾应答一声,操控着的傀儡倏忽腾空而起,凌空一掌拍下,卷携着呼啸的劲风。

    左恒源抵挡不住,“嘎吱”踩断脚下树枝,跌了下去。

    傀儡身子一荡,抓住左恒源后衣领,带着他缓缓降下。

    左恒源怔怔站在地上,良久后,看到那傀儡扭着屁股在他跟前又升上去,仰头遥遥对着曲漾一拱手:“多谢高人手下留情,晚辈感激不尽。”

    曲漾无声站在树梢上,俯视着树下的几人。

    几次争斗很快结束,曲漾从陆医师手中接过用玉瓶乘着的丹药,道谢之后,提着自己的数个傀儡向远处走去。

    他走得很慢,果然不到一柱香的功夫,就有人从后边追了上来。

    左恒源道:“阁下以傀儡向在下暗示,是想……”

    此时曲漾手上仅是提着一只傀儡,闻言笑了笑,转而问道:“你瞧我这傀儡如何?”

    左恒源仔细端详。

    雕刻、粉彩无一不精,束着的三十六根线,根根又细又柔韧,在日头底下反着光,能够做出许多寻常傀儡所不能做出的动作。更别提,傀儡头部里边装有多个巧妙的机关,还能够自如地传导内力。

    “阁下这傀儡实在鬼斧神工,”左恒源如是道,感觉曲漾似乎很是轻松自在,还说了句玩笑话,“这等无价之宝,如果当真有地方能够买到,在下即便是倾家荡产也要买上一只。”

    不料年轻男子道:“不必去费心找了。我卖你一只,可好?”

    曲漾唇角勾起,看眼前的中年男子神情由不可置信的怔愣,再到狂喜之后的热切。

    “阁下,您,您是说真的?”

    “这还能有假不成?”曲漾反问一句,垂头凝视手中的傀儡,“青城的悬丝傀儡戏虽是兴盛,可傀儡多是登台表演所用,毫无攻击力,使得江湖之中,傀道日渐没落。”

    曲漾叹了口气,眼中带了一丝悲哀:“我即将北上,不知何时才能回到青城。这一身所学、一箱傀儡也不知究竟能传给谁,也不知傀道又何时才能兴旺起来。”

    “这傀儡低价卖于你,只要求你答应我一件事。”

    左恒源道:“阁下深明大义,但请讲。”

    “待它辅佐你多年之后,找个一心热衷傀道的武者,将这傀儡赠予他。”

    左恒源答应了。

    两人约定,等过几日,左恒源叫弟子将银钱、珍惜药材从门派中运来,这傀儡便归他所有了。

    曲漾笑着去往白云寺。

    0641:“宿主,我总觉得你在憋着坏。”

    “你又知道了?”

    晚上回到家,曲漾将药给煎了,顺便把无恙丹碾碎了放进里边,搅拌一翻,发现底下并无药末后,端了药碗给宋老爹送去。

    宋老爹看到他自然是没好气的,沉默了好久才问:“戏班那边,你没把傀儡给露出去吧?”

    “自然是没有的。”

    “那就好。”

    宋老爹微微放下心,终于喝得下药去,他倚靠着床头,放低了声:“去请医师……也没露么?”

    见曲漾摇头,他自嘲一笑:“你啊,那陆行阙是十大高手之一,怎会同意给我这糟老头子过来治病呢?”

    “就算是你把傀儡明明白白地摆在他面前,以他的个性,那也是受不了利诱急求的。”

    “听我一言,”老人声线不断放低,“别再为我这么个半截入土的人去求人,不值当的。”

    曲漾见他把药给喝光了,拿走药碗。

    “好。”

    他记得无恙丹炼材名贵稀少,陆行阙拍着胸脯跟他说包治百病。

    等问书阁的珍惜药材来了,给宋老爹补补身子,应这病应当就好利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