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八千里路 > 正文 第52章 番外三(看文章提要)两人云南暧昧期……
    番外三

    此段原本写在chater  22陈樾在集市上吹口琴和两人回学校参加聚会之间。当时觉得有趣度不够,  暂时删掉了。现在放番外里,大家看下,提提意见实体书是否需要在该章补充这一部分。谢谢拉。

    ————

    “你口琴吹得真好。”

    陈樾说:“特别简单。在你们玩乐器的人眼里,口琴都不算乐器。”

    孟昀说:“哪有?吹得好听的就算。比如你。”

    她的笑容太过灿烂,  陈樾微抿唇,  说:“李桐呢,  你们不是在一起买菜吗?”

    孟昀指了一下:“她在买菌子,有些菌子长得好奇怪,像有毒。”

    “有些是真有毒。后面这山上就有很多。”他稍抬了抬手臂。

    屋旁有条小巷,  直通后山。

    孟昀瞄一眼,  脸上放光:“现在能去看吗?”

    陈樾一愣,她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他说:“……好啊。”

    孟昀随他钻进小巷,集市的人声消弭于身后。他们沿着行人走出的小道爬上山。山林里静悄悄的,只有两人的脚步声。陈樾捡了根树枝,拨弄两旁的杂草。孟昀也跟着捡了根树枝拨弄地面:“李桐说,  山里的菌子都是野生的?”

    陈樾说:“在云南,  只有野生的才叫菌子,  其余一律叫人工菌,  或蘑菇。”

    孟昀一个小跳步上前,  和他肩并肩了走,偏头问:“像香菇、平菇、口蘑,这都是没地位的了哦?”

    陈樾点头:“嗯。”

    孟昀笑了:“你们云南人很有意思诶。”

    “……”陈樾看别处,  手里的树枝在覆满松针的地上拨弄,“哪里有意思了,你不是说我很无聊么?”

    孟昀纳闷:“我什么时候说过?”

    陈樾:“大学的时候。”

    孟昀皱眉:“不可能,我没说过。”

    陈樾抠抠鬓角,  微微笑了:“那应该是我记错了。”

    “肯定是你记错了。”孟昀走去前头了,又转身面对他,退步着朝后走,说,“真的,陈樾,我觉得这里很有意思。房子有意思,菌子有意思,人也有意思。”

    陈樾看着她的脚:“别倒着走,过会儿摔了滚下山去,倒省了走路。”

    孟昀笑出了声。

    她今天好像格外喜欢笑,总冲着他笑。他不太好意思地垂眼,手里的树枝用心拨弄着地面,力度没控制好,枝条一掀,弹起来“啪”地一下打到她的树枝。孟昀嘴巴一嘟,“啪”一下打了回来。

    陈樾:“……”

    她转过身去,兀自唇角弯起,觉得树叶在脚下碎裂的声响格外悦耳舒适。

    “这里有个蘑菇。”孟昀蹲下,朝陈樾招手,“好漂亮。”

    那是一株水绿『色』的蘑菇,鲜艳如翡翠。

    “这个肯定有毒吧?”

    “嗯。剧毒。”

    “不过,长得真好看。”孟昀拍了照,又多看了几眼,继续往前走。一路所遇,不少蓝的、红的、极漂亮的野生菌,全都有毒。

    “果然长得漂亮的都是有毒的。”孟昀在一株红蘑菇面前站起身,思维跳跃地说,“人也一样,长得漂亮的都有毒。”她在心里骂了何嘉树跟林奕扬两声“狗崽子”。

    陈樾在一旁拿树枝拨弄着**的落叶,问:“那你呢?”问完知错了。孟昀果然一下凑来他面前,问:“你觉得我有毒?”

    “……”陈樾别过眼睛去,拨弄地面,“不知道。”

    “那你猜呢?”

    “猜不到。”他十分认真地在转圈圈找菌子了。

    孟昀拿树枝在空中画着圈儿,说:“不过,这个也不准,有例外的。你看,你就很安全无毒。”

    陈樾不看她,阳光从树梢缝隙里漏下来,他脸微红了。

    斑驳的光照进树林,孟昀仰头望:“啊,又有松鼠。”

    陈樾抬头。

    两三只松鼠在树枝上追逐嬉戏,一溜烟跑进茂密树叶中。

    “你们这里动物好多,真可爱。”

    陈樾说:“但也有蛇。”

    孟昀一顿,往他身边近了点:“这里吗?”

    “嗯。”他见她警惕的样子,说,“不用怕。就算有,听到动静也跑了。”

    孟昀想一想,放松了:“有蛇你也不会让它咬我的。陈樾你怕蛇吗?”

    “不怕。”

    “蜈蚣,哦你不怕。那蜥蜴呢?”

    陈樾摇头。

    “也不怕昆虫了?”

    “有什么好怕的?”

    “蟑螂呢?”

    “蟑螂不就是昆虫么?”

    “老鼠?蝎子?”她仿佛开始了动物大讲堂,“蜘蛛?狼?灰熊?真的没有怕的吗?”

    陈樾低声说:“我怕了你了。”

    孟昀正在前头列举着动物,她耳朵尖,回头:“你说什么?”

    陈樾说:“没说什么。”

    “我听到了。”孟昀折返,大步朝他走来。陈樾立在原地,一时不知她要来干嘛。她走到他面前几步远的地方,扬起树枝,“啪”,又打了一下他的树枝。

    陈樾:“……”

    打完,她转身走了;他微吸一口气,跟在她身后前行。

    孟昀走了一路,咕哝道:“看来还是有毒的菌子多,到现在都没找到一个可以吃的呢。”

    “找到了也不一定能摘。”

    “为什么?不是野生的吗?”

    “在一些盛产野生菌的地方,有的山会被人承包。像没人管的山,比如这座,附近的菌子一般都被人认领了。”他看她,“你要真想自己摘,下次带你去别的山上。”

    “认领?怎么认啊?”

    陈樾走到一棵树下,在蓬松的落叶和松针间拨弄几下,说:“像这样。”

    枯枝烂叶中站着一小朵暗红『色』的菌子,矮矮的,胖嘟嘟的,伞叶还没打开,是个菌子宝宝。它腰上系了一根松松的彩绳。

    孟昀问:“系上一条彩绳就是认领了?”

    陈樾说:“嗯。它还没长大呢。等过些天,彩绳的主人会来摘的。”

    孟昀道:“谁先发现,谁就可以系绳子?”

    “对。”

    “那要是系了绳子,别人还是摘走了怎么办,会不会气死?”

    陈樾一愣,笑了下:“应该不会。一般看见有绳子标记,就不会摘了。”

    孟昀点点头:“你们这里的人还挺讲信用的。难怪你也那么讲信用。”

    “……”陈樾没接她这句话。

    她扭头看他:“要不,我们摘回去吧,让那个系绳子的人感受一下人心的险恶。”她笑着,一爪子就抓向菌子的根部。

    陈樾条件反『射』地伸手:“孟昀——”

    后面的话没说出口,她握着菌子,却并没有摘,回头冲他一笑:“逗你的,傻子。”

    她哈哈大笑,仿佛逗弄他是一件天大的开心事。

    陈樾:“……”

    孟昀笑得肚子疼:“你总是这么好骗吗,陈樾?”

    陈樾不做声:“……”

    也就是你。

    她笑个不停,『摸』那菌子宝宝的头,说:“『摸』着好舒服,这个居然能吃啊?我以为有毒呢。”

    陈樾说:“严格来说,是有毒。但炒熟就能消除毒素,所以能吃,而且很好吃。”

    “这种叫什么?”

    “见手青。”陈樾蹲下来她身边,说,“这朵是红见手。”

    孟昀好笑:“你们说菌子,用‘朵’啊?”

    陈樾:“不然呢?”

    孟昀说:“不是‘颗’‘株’么?”

    陈樾想了一下:“我们都说‘朵’。你不觉得‘朵’更形象么?”

    孟昀笑:“好吧,那为什么叫见手青?”

    “手碰着了会变青『色』。”

    “原来会害羞,跟你一样。”

    陈樾:“……”

    孟昀又『摸』了『摸』它的头,等着它变『色』。

    森林里很安静。菌子没有任何变化。

    孟昀:“???”

    她说:“这个菌子好像不给我面子。”

    陈樾极轻地笑了一下,说:“是这儿。”

    他在菌伞边轻抠了一下,抠下来一小块菌伞,伞背面是明黄『色』的,『色』彩鲜艳,就在孟昀面前,那明黄『色』缓缓变成了青蓝『色』。油画般明艳。

    “哇。”孟昀感叹,“这颜『色』好漂亮,像碱式碳酸铜。”

    陈樾默了一秒,纠正:“碱式碳酸铜偏水绿『色』。但这个颜『色』更偏向硝酸铜吧。”

    孟昀看他一眼:“……”

    陈樾:“……”

    她说:“嗯,你是学霸呢。你说的都对。”

    陈樾:“……”

    孟昀忽又一笑,说:“我要留个字条给这个系彩绳的人。”

    陈樾:“写什么?”

    “就写,陈樾弄坏了你的菌子!”

    陈樾:“……”

    她爽朗笑着起了身,树枝在草丛里打来打去,脚步轻快,继续前行;陈樾尾随着她,淡淡笑了。

    待两人山里转一圈回到集市上,李桐跟丁棉棉早就不在了。

    陈樾跟孟昀便直接回了学校,直奔位于院墙角落的老师宿舍……

    …………

    以上。

    s

    chater49结尾章少写了文末最后一句“有风吹拂,八千里路。”

    今天才发现,我好恨。

    现在强行洗一下你们的脑,最后一句是“有风吹拂,八千里路”  。┗|`o′|┛嗷~~~

    ” target=”_bnk”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 w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