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夫人总想气我 > 正文 第861章 葬礼也不消停
    “泽融不是我说你,你家大业大的还差办葬礼这点钱吗?你妈好歹也是名门之后,死的时候葬礼这么寒酸,你就不怕别人戳你脊梁骨?”

    盛泽融面无表情:“这是我妈的意思,舅舅您要有意见,去和我妈提。”

    “不过我妈生病这么多年您都没有去看一眼,现在也没脸去说吧?”

    “你……”

    舅舅闹个大红脸,退下阵去。

    紧跟着姨姨上前挑事情:“你妈活着的你们不去看,只有我去看你妈妈,你妈可怜啊,一个人在精神病院孤零零的,就羡慕人家都能儿孙满堂,但她只是一个人,死了才出来。”

    “我的姐姐呀,你的命好苦啊……有这样不肖的儿孙还不如没有呢,我苦命的姐姐啊……”

    姨姨哭的凄凄惨惨,哭喊声足够大,只是一滴眼泪都没有。

    盛泽融心里厌烦,但不知道怎么对付。

    虽然叫亲戚其实没有一点感情,但在这种时刻他们闹事,他又不能把这些人赶走。

    简怡心拍拍丈夫肩膀,用目光给他安慰,让他退后,自己来到姨姨面前:“二姨是吧?您先别哭了,哭也不能解决问题是不是?”

    “您说吧要怎么样才觉得合适?”

    本来他们来就是找茬的,准备等外甥服软提条件要好处。

    但不防外甥媳妇把问题丢回来,一时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啊?我怎么知道如何做?反正葬礼这么简单就不行。”

    “还有我姐当初结婚的时候可是有不少陪嫁的,现在她没有了,你们要把陪嫁退回来。”

    “呵!”

    “葬礼的要求是婆婆亲自要求的,现在你说不行就要改,那么请问我们是听婆婆的还是听你们的?”

    死者为大。

    如果葬礼简单举办真是柏雪的意思,就会落实他们过来找茬的事情。

    但这并没有完,简怡心接着问:“婆婆和公公结婚到现在也有三十多年了,我只听说过夫妻离婚要求退陪嫁的,还真没听说过,活了一辈子,在困难的时候娘家人不管不顾,在人去世后还想把当年的陪嫁要回去的。”

    “我不信大姐会说过那样的话,我大姐是最爱面子的人了,她喜欢风风光光什么事情都要讲排场,不会要求简单的。”

    为表达可信度,她还信口胡诌:“上星期我去看大姐的时候,大姐还说要把陪嫁都给我。”

    舅舅立刻就急了:“二姐,你是不是落了什么人?还有我。”

    简怡心淡淡一笑:“妈妈在临终前我们录了视频,上面有妈妈的一些交代,婆婆说这么多年你们从来没有一个人去看过她,除了要钱的时候。”

    “婆婆还说她的葬礼让你们过来上柱香就离开,也不要听你们说的任何话,她早就看透你们了。”

    “胡说,我姐不会说那样的话。”

    姨姨嘴硬,但底气已经明显不足。

    简怡心:“要不就把视频放出来大家看看,否则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做的不对,谁是谁非看视频就都知道了。”

    她拿出电话,姨姨突然激动扬起手臂,手机飞出去,摔到地上。

    “哎哟!”

    舅妈假装脚底滑了下,很拙劣的摔倒,一脚把手机踩在脚下,还使劲碾几下,彻底不能用了。

    “不许你欺负我妈妈。”

    陌离见面前的老女人撞飞母亲手机,以为她要打妈妈,直接冲过去,一头撞在姨奶肚子上。

    “哎哟!”

    姨姨摔倒在地,她可不是假装的,结结实实摔在坚硬的大理石地面上,痛的差点晕过去。

    “陌离过来,你这孩子怎么能撞人呢?姨奶刚才是和妈妈开玩笑的,她不是故意的,快和姨奶道歉。”

    她嘴上是埋怨孩子,实际上心里暖暖的。

    关键时候还得是儿子,很暖心。

    “对不起。”

    陌离道歉。

    “你们这孩子太过分了,就是缺教养……”

    “您都这么大年纪了素质也不怎么样,我的孩子我会教,用不着别人教。”

    “对了,手机碎屏也没关系,修好后里面的视频都是能保存下来的。”

    这句,让舅舅姨姨都慌了神,接下来葬礼很顺利,再没有人挑三拣四。

    ……

    盛家。

    方姐喜滋滋,郑重其事把一张大红的请柬递给时莜萱:“夫人,我儿子这个月十八号婚礼,请您和先生参加。”

    “好,我们一定去,婚礼在哪举行?”

    “四季酒店。”

    “好,到时候我们一家都会去的。”

    这个面子一定要给,方姐在家里是老人了,虽然名为主仆,但是相处的就像是一家人一样。

    婚礼这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盛家人拖家带口参加婚礼。

    婚礼上还有不少熟悉的面孔——渔村里的人。

    方姐儿媳亚芳是小渔村的人,当初方姐儿子和老公在海岛上工作的时候认识的,后来他们回到江州,亚芳也跟着一起回来。

    平时方姐在盛家做事,她老公就带着两个年轻人在度假村餐厅做事。

    亚芳结婚,路途再远,娘家人也是要来的。

    在江州的地面上见到小渔村的人,大家都觉得很亲切,聊天有一个人注定绕不过去——亚菲!

    盛翰鈺没提,时莜萱替他问:“亚菲村长最近好吗?她哥哥很牵挂她,义父身体好吗?”

    “伯父去年就去世了,你不知道?”亚强惊讶。

    “他老人家走了?我不知道啊。”

    没有人告诉他。

    他身体一直都不太好,但得知他去世的消息也没那么惊讶,但就是很难过。

    “亚菲村长也得了绝症,从伯父去世后她身体就越来越不好了,看了很多医生,吃了很多药都不好,现在也是在熬日子,没有多少日子好活了……”

    婚礼结束。

    盛翰鈺和妻子商议,他想派人去把亚菲接出来看病,到江州或者米国都行,这边的医疗条件要比那边好的多。

    时莜萱道:“你亲自去吧。”

    “你说什么?”

    “我说你亲自去小渔村把亚菲接出来,她的脾气你还能不知道吗?别人去根本没用。”

    亚菲倔强,非常倔强。

    这辈子只听亚诺的话。

    “你不吃醋?要不还是我俩一起去吧。”

    妻子吃起醋来很可怕,后果很严重。

    多年前吃过一次醋,害他差点永远失去她。

    当年落下的后遗症到现在都没好,所以当妻子这样大度的时候,他本能的产生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