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就想蹭你的气运 > 正文 第 70 章
    高考之后明溪其实见过赵母一面。

    她从考场考完最后一科出来, 其他学生都朝着家爱上书屋楼外面的树荫底下见到了打着太阳伞的赵母。

    明溪心里咯噔一下,以为赵母又是要来自己面前哭闹的, 但没想到这次赵母却没有走上前来, 而只是远远地看着自己。

    那天赵母一直站在树荫底下,目送明溪和贺漾一群人渐行渐远,她终于履行了一次为人母亲的责任,陪伴孩子走完了高中最后一程。

    七月,天气炎热。

    几件事情:帮助高教授在新的地方安顿下来,重建老房子。

    傅阳曦去了一趟疗养院,明溪和他一块儿去老爷子那里吃了顿饭。

    回来后国际班上所有人一块儿吃了顿饭, 小弟们泪流满面,以后再也不能和常青班干架了呜呜呜。他们争先恐后地过来拥抱傅阳曦和赵明溪,被傅阳曦嫌弃地拽开。

    结束掉一切事情的明溪和傅阳曦打算出去旅个游,顺便等待一下高考和全国赛的成绩。

    而柯成文一放暑假就闲得没事儿干,在电话里鬼哭狼嚎求两个人把他带上。

    柯成文:“带上我吧啊啊啊,曦哥, 我真的好无聊啊,塞尔达都已经通关了两遍!游戏不好玩, 电视不好看, 天气好热, 也不想打篮球!”

    傅阳曦蹲在地上将鞋子塞进行李箱, 凉凉道:“你在想peach吃,我们出去玩带上你个大灯泡是嫌太阳不够亮?你都已经十八岁的人了能不能独立行走?”

    柯成文:“我可以不做大灯泡!我会烤肉会看地图还能扛行李,带上我绝对不亏本。”

    “你当谁不会烤肉似的,这也值得拿出来说?”傅阳曦嗤笑一声:“上次在烤肉店赵明溪吃的烤肉全是我烤的。用得着你?”

    柯成文:“曦哥你要不要脸,你烤的那几块赵明溪吃了吗, 后来不是全倒了?”

    傅阳曦阴恻恻道:“你胆肥了是吧?就你记性好?”

    柯成文见求傅阳曦无果,转而求起在一边看电视剧的明溪:“求求你了,赵明溪,看在我们同窗一年的份上——嘟嘟嘟。”

    话没说完就被傅阳曦铁血无情地掐断了电话。

    电话那边的柯成文:“……”

    明溪莞尔道:“其实人多一点也挺热闹的嘛,要不然带他一块儿去?”

    傅阳曦哼哼道:“平时在班上说个悄悄话都要被围观,现在好不容易可以两个人心无旁骛地出去玩,多难得的机会?小口罩,你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期待?”

    “我期待啊。”赵明溪道:“但这不是,上次已经咱俩单独出去玩过嘛,这次人多一点热闹一点也是可以的。”

    傅阳曦:“?”

    傅阳曦: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明溪:“你好好说话!快收你的鞋子,别磨叽,还有,我们顶多去半个月,你带三十几双鞋子干嘛?”

    傅阳曦:“你果然不爱我了,鞋子都不准我多带。”

    明溪快笑死:“嘿嘿嘿是啊,你昨天是不是没健身?红颜易老,韶华易逝,这种事真的没办法——”

    ???傅阳曦快气die,踹开行李箱就过来捏赵明溪的脸:“小口罩你太渣了!”

    “哈哈哈哈。”赵明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零食洒了一地:“谁让你躺一张床上现在还脸红,你还行不行?”

    傅阳曦一脸悲怆:“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行不行!”

    出发之前,明溪的嫩苗已经攒到了698,傅阳曦的伤势完全恢复如初。

    系统以为明溪多少会有点后悔,但是明溪觉得没什么好后悔的。

    女主光环这玩意儿未必是什么好东西。

    要是以踩着旁人往上爬、连累和牺牲在乎的人为代价的女主光环,倒不如就做个普通人,靠自己的努力过好这一生。

    本来是打算出国玩儿,但是在两人即将出国之前,明溪的签证出了点问题,于是出去玩的时间不得不往后推迟。

    柯成文这可就高兴了,在电话里道:“这叫什么?人算不如天算!曦哥,要不咱们几个先出去玩一趟,回来后你们再单独旅行嘛。”

    傅阳曦:“你这什么乌鸦嘴?”

    明溪则完全无异议,她觉得人多热闹,赶紧举起了手:“我同意!”

    傅阳曦用那种“你就是不爱我了”的眼神看了她一眼,被她凑过来黏黏糊糊地在脸上亲了一口,才勉强同意了柯成文的集体旅行的提议。

    好不容易获得允许,柯成文兴奋得原地一蹦三丈高,迅速抱上了他的旅行书包,借了三辆摩托车,兴冲冲地带着姜修秋一块儿来找傅阳曦和明溪两人。

    楼下,三辆摩托并排,威风凛凛。

    傅阳曦拿起头盔给明溪戴上,低眸给明溪认真系好下巴上的扣子。

    姜修秋这货是个无差别撩妹的,也顺手给贺漾戴上。

    落了单的柯成文:“………………”

    搞错没有???

    傅阳曦又俯身抱起明溪的膝盖弯,将她抱上摩托车放下。

    明溪把矿泉水在小背包放好,对他道:“东西我来保管,待会儿累了和我说。”

    傅阳曦挑眉:“还有呢?”

    明溪把他脖子勾下来,在他唇角啄了一下。

    傅阳曦脸色一红,得意洋洋一扭头,看了柯成文一眼。

    柯成文:“…………………………”

    操他妈的。

    好想谈恋爱啊啊啊!是不是夏天到了!他怎么这么欲求不满呢?!

    摩托车朝市外驶去,一路行驶过高楼大厦、翻滚江面,一路行驶过种植园、树林河水。

    夏季的空气新鲜清爽,黄昏时分,他们来到郊外一片广阔的田野,云层如繁花在天际疏朗散开。

    明溪拥抱着傅阳曦的腰,长发被风拂动,她感受着风从鬓边和眼角眉梢吹过,深深吸了一口郊外美好的空气。

    傅阳曦侧眸看了她一眼,他面容帅气俊朗,年轻肆意。

    他眼神张扬得意,不言而喻:你又在吸我。

    明溪忍不住笑出声来,将下巴抵在傅阳曦肩膀上:“是是是,我又在吸你。”

    贺漾被姜修秋载着,回头看了眼,指着柯成文差点没笑死:“你发际线怎么回事???”

    柯成文顿时腾出一只手捂住额头:“别看啊草!风这么大发际线能不被吹上去吗?”

    “哈哈哈哈。”明溪也笑出声来。

    傅阳曦和姜修秋看了柯成文一眼,勾起唇角。

    在一片笑声当中,他们驶向绿色翻涌的麦浪,驶向纯净明朗的未来。

    明溪在十八岁的这一年,身上所发生的最美好的事情就是遇见了她唯一的挚爱。他将他身边的朋友,他的小弟带来给她,将欢声笑语带给她,将一切她想象都没想象过的事物和勇气带来给她。

    她和傅阳曦不是仅仅只过十八岁,她和他还有二十八岁,还有三十八岁。

    还有很久很久以后,直到白发苍苍,老得走不动路。

    他们会在清晨相拥,会在黄昏接吻,会在每一盏路灯下踩对方的影子。

    未来当然无法预计,也并不可能完全一切顺心,但是未来的命运里,无论发生什么,他们会携手跨过沉沦的一切,成为彼此的军旗。

    十八岁的爱情不是限定,是一辈子的永恒!

    *

    国际班众小弟都知道,多厉害的老师都没能让傅阳曦写过检讨书。

    这一天,又是一年除夕,大雪纷飞,风吹进赵明溪和傅阳曦的公寓。

    阳台上的落地窗未关。

    风便一路前行,吹动了墙壁上的便利贴。

    便利贴上龙飞凤舞好多行字。

    8月12日检讨:我不该看到老婆和前台帅哥多说几句话,就诋毁前台长得丑。

    9月24日,我不该在同学聚会上重提旧事,酸溜溜的说姓沈的发际线看起来有点后退。

    10月30日,我不该看到老婆盯着电视里的韩国男演员看,就去强吻老婆。

    保证书:我傅阳曦,坚决拒绝成为妒夫!坚持大方大度大气!如若再犯,我就是狗!!!

    *

    12月26日:汪汪,汪汪汪。

    ——傅阳曦。

    作者有话要说: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你是我的军旗。(王小波)

    (正文完)

    ——

    呜呜呜写了整整两个月!有点舍不得洋喜和明溪……

    明天休息一天,后天开始写三个番外。么么各位领导宝贝老婆们,酒的专栏收藏了吗?跪求收藏一波吧!

    然后新文是小丧尸,如果有灵感并且顺利的话,应该会是十二月份开文。如果没啥感觉的话,这本可能就是今年最后一本了。下本等明年再开!

    【照例发200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