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就想蹭你的气运 > 正文 番外
    番外一:

    让时间线倒退回十一月五日, 傅阳曦生日,两人还没有互相表白,还在暧昧期。

    *

    傅阳曦从提前好几天开始, 就白天觉也不睡了, 假装漫不经心竖起书,实则支棱起耳朵,听赵明溪和教室里各种人的对话。

    试图从中听到“生日”、“曦哥”、“礼物”几个词。

    然而盯梢好几天,却连一个相关的联想词都没听到。

    赵明溪每天雷打不动清晨六点五十分到教室,晚上六点五十分去图书馆,专心致志一心搞学习,再不然就是上论坛刷刷张玉芬事件的最新进展, 和贺漾出去吃吃饭,快乐得像一只无忧无虑的小口罩。

    无忧无虑到看起来就像是完全忘记了他的生日。

    傅阳曦整个人身上弥散着一种颓丧的气息,往群里分享的都是一些《我很快乐》《不过生日也不会怎样》《男人流血不流泪》的歌单。

    柯成文在群里道:“曦哥,你说不出口我帮你说!”

    傅阳曦分享了一首《说什么》。

    柯成文:“就直接问嘛!扭扭捏捏什么?‘你来不来曦哥的生日party’、‘你打算送曦哥什么礼物’、‘你还记得明天是曦哥的生日吗’这几句你挑一句!我现在就帮你问赵明溪!”

    傅阳曦分享了一首《闭嘴,别去问》。

    柯成文分享:《为什么》?

    傅阳曦分享:《主动开口岂不是很没面子》。

    柯成文:《我已提醒过她》、《她却还是不记得》。

    傅阳曦:《不重要的人的生日当然不值得记得》。

    傅阳曦继续分享了一首:《我就是那个不重要的人》。

    姜修秋:“……”

    明溪之前就攒了一些打算送给傅阳曦的礼物,但是她准备的那都是些什么, 运动袜,牛奶, 虽然别出心裁地抖选择了11月5日的生产日期, 但看起来就挺寒酸, 没什么诚意。

    然而明溪以前也没送过男孩子礼物, 也不知道要送什么。

    鞋子吧,傅阳曦名牌鞋子一大堆。驾照报名吧,傅阳曦早就拿到驾照了——就连送一台车子他可能都不稀罕,因为人家飞机都有,还在意一辆车?

    明溪感到很苦恼, 正因如此,这几天她都把“礼物”二字捂得很严实。

    她要送出手的礼物已经没了特殊性,总不能连惊喜感也失去了。

    要不然,一套五三??

    不行,感觉傅阳曦会暴跳如雷。

    和钱有关的送给傅阳曦,感觉都有班门弄斧的嫌疑。

    明溪这几天在网上搜来搜去,没搜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最后她琢磨着要不然干脆织一条围巾得了。好歹和心意沾点儿边。

    于是说干就干。

    明溪从网上买了织毛衣的工具和视频教程,正式动手diy。

    她从零开始,非常费劲。

    花了三天晚上的时间,最后终于织就了一条明溪本人觉得还算能看的。就是短了点儿,但是看起来好歹有一条围巾的雏形。

    明溪把围巾放在一只扁盒子里,和其他之前准备好的一些小礼物一起放进一个大盒子里,等着生日当天再交给傅阳曦。

    准备好了这份礼物之后,明溪心中又有些纠结。

    送自己手织的围巾——会不会被傅阳曦或者其他人直接看出来自己喜欢他???

    会不会太明显了?

    先送了小皮筋,再送针织围巾,这可太明显不过了!

    到时候万一被问,还得想好说辞。

    明溪纠结得要命,将那条织得非常磕碜的围巾拿进拿出,最后还是心一横,眼一闭,把围巾塞进了礼物盒,将被子一拉,蒙头睡觉。

    ……

    就这样,明溪和傅阳曦两人可以说都心怀鬼胎。

    傅阳曦等着赵明溪主动记起他的生日。

    赵明溪等着傅阳曦主动提起是他的生日,她再顺水推舟把亲手织的围巾拿出来。

    要不然自己主动说生日,还主动拿出一条亲手织的围巾,会不会显得太刻意了点?

    ——和别的女孩子送情书有什么区别?

    就差把“我喜欢你”写在脸上了。

    最后,周五,十一月四号。

    直到快放学了,明溪都没听见傅阳曦提起半个“生日”有关的字眼。

    放学铃声响了足足一分钟。

    教室里的人陆陆续续地离开。因为身份较为特殊的缘故,班上没多少人知道傅阳曦的生日,否则一大堆小弟估计又要来起哄。

    柯成文也收拾书包走了,说了声“明天见。”

    傅阳曦应了一声,慵懒地靠在墙上,戴着降噪耳机,假装漫不经心地翻着漫画书,实际上注意力都在赵明溪身上。

    明溪继续认认真真地做题,时不时咬一下笔头,但实际上余光也全都在傅阳曦身上。

    她觉得傅阳曦应该是快要开口了。

    像他这种家境,应该会开生日宴的吧,自己不一定能参加那种场合,但是应该可以在生日宴结束后和柯成文他们一起给他庆祝一下?

    但谁知傅阳曦把漫画书翻得越来越生无可恋,哗啦啦地响,硬是一直没开口。

    两人就这么气氛微妙,相顾无言了整整十五分钟。

    傅阳曦心里已经笃定赵明溪又是不记得他生日了,他总不可能自己没面子地开口“喂,明天是我生日,小口罩你不来我就原地爆/炸”。

    他心中焦灼又失望,但面上却分毫不显。

    又待了会儿,没等到赵明溪开口,他垂下眼,把漫画书一合,十分丢人地站起来,拎起自己的书包。

    见傅阳曦这就打算走了,明溪实在坐不住了,在他即将经过自己时把他袖子一拉,仰起头:“你这就走了?明天不是你生日吗?你们家怎么安排的?”

    傅阳曦猛地回过头来。

    明溪:?

    傅阳曦低头盯着她:“你记得,你不早说。”

    “我记得啊。”明溪道:“我当然记得,我怎么可能不记得,我这不是一直在琢磨送你什么好。”

    傅阳曦心里本来已经失落到极点,差点就要猛虎落泪,但是因为她这么一句话,却又顿时原地复活,整个心情简直犹如过山车一般。

    他吸了口气,定了定神。

    明溪:“怎么?”

    傅阳曦脸上仍然有些幽怨,但阴雨了好几天的心情总算稍微转晴了一点。他瞥了赵明溪一眼:“也不用送什么,反正——”

    明溪:“礼轻情意重?”

    傅阳曦:“反正无论送什么,都是我不缺的。”

    明溪:“…………”

    我就知道,不愧是你。

    这样一插科打诨,傅阳曦心情立刻好了起来。有时候人的心理就是很微妙,明明只是一件小事——假如她不记得,直接把她拎去给他过生日就行。

    别的人,傅阳曦根本都无所谓,管他记不记得呢。

    可偏偏到了赵明溪身上,就非常介意起来。

    希望她记得。

    希望她把自己看得重要。

    希望她把自己放在心上。

    比起上次明溪的生日,傅阳曦的这个生日过得有些寡淡无味。主要是——柯成文和姜修秋他们都不在。

    明溪这时候才知道傅家并不兴生日宴那一套,怪不得新闻上连老爷子的生日宴都没出现过。不过这也是件好事,如果傅家要举办生日宴的话,那种场合明溪未必进得去,即便因为傅阳曦的缘故进去了,她也会觉得不自在。

    但是柯成文和姜修秋等人,明溪就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也没来了。

    明溪在微信给他们发信息,问他们打算怎么给傅阳曦过生日。

    与此同时,三人群里。

    傅阳曦分享了一首:《谁要说自己有空明天就坟场见》

    于是明溪得到的回复是:

    姜修秋:“抱歉,家里有点事,暂时走不开。”

    柯成文:“小口罩你帮曦哥过吧,我脚扭了一下,恐怕扭得有点厉害,赶不过去了。”

    “他们怎么都没空??”明溪侧过头问傅阳曦。

    傅阳曦拎着两人的书包,带着明溪往校门口走。他凑过头来看了眼,见到柯成文和赵明溪对话框上“小口罩”三个字,他脸色顿时一黑,掏出自己的手机给柯成文发过去:“。”

    柯成文:“?”

    傅阳曦:“。”

    几乎是下一秒。

    明溪见到柯成文把上句话撤回。

    又发了一条过来:“xkz你帮曦哥过吧,我脚扭了一下,恐怕伤口赶不过去了。”

    明溪:???

    小口罩是什么流量明星吗?还要撤回去特意换成缩写?

    她真是搞不懂这帮男孩子。

    在明溪的记忆里,她给傅阳曦过的这个生日的确是寡淡无味的。

    她本来以为傅阳曦那边会有生日宴。但没想到并没有。就算没有生日宴,她也以为柯成文等人会和她一块儿出谋划策,像是上次帮自己过生日那样,弄上一整个房间的五颜六色的气球,再加上烟花和礼炮,过得浪漫十足——但没想到,完全和预计的不一样。

    所有人都集体有事,全都没来,就只有自己被傅阳曦拎到了家里。

    明溪心里感到很愧疚,早知道只有自己一个人给傅阳曦过生日,她就早早开始准备了。

    这样,即便只有一个人,也能准备出像样的布置。

    然而她不知道,这一年的生日对于傅阳曦而言,是十三岁以后的人生中,第一个意义上的生日。

    怎么会寡淡无味。

    他刻骨铭心还差不多。

    两人平平静静地吃完饭,到了十二点,把灯全都关掉,开始吹蜡烛。

    这个时候全世界都漆黑下来,两个人坐在茶几前的地板上,在傅阳曦漆黑的眸里倒映出的,就只有烛光和赵明溪。

    赵明溪眼睛亮亮的,白皙的皮肤因为吃过晚饭,有些发红,嘴角沾着一些刚才傅阳曦抹上去的奶油,还没有舔掉,隔着朦胧的烛光,有种动人心魄的美。

    安静地呼吸之间,她勾着傅阳曦的心跳。

    “你许了什么愿?”明溪问。

    ——希望眼前这只小口罩能喜欢上我。

    ——希望可以不要等太久。

    ——但如果还得等很久很久,那也没办法。

    ——那就再等等。

    傅阳曦喉结动了一下,避开明溪的视线,低眸看着蜡烛:“说出来就不灵了。”

    “说嘛,到底许了什么愿啊?”明溪头一次见傅阳曦这么认真,登时就被勾起了好奇心。

    她凑过去。

    她看着烛光下他漆黑的眼睫,轮廓分明的侧脸,心里无意识被勾得痒痒的。

    然而她忘了她本来就和傅阳曦很近,两人几乎是肩并肩坐在一块儿,她一凑过去,校服拉链没拉,毛衣又宽宽大大,这么晃荡一下,烛光下,鼓鼓的胸脯和浅粉色的少女胸衣便在傅阳曦眼下一晃而过。

    “……”

    傅阳曦呼吸一窒,条件发射似的身子往后一仰。

    他整个人靠到了沙发上去。

    明溪还一无所觉,追着傅阳曦逼问。

    傅阳曦面红耳赤,怒道:“小口罩,你坐好!衣服下摆不要烧到蜡烛了。”

    “小气鬼。”明溪只得坐回原先的位置,看了他一眼。

    傅阳曦伸长手绕到明溪后脖颈,把明溪的衣服往后一扯,把她过分松垮的领口往后一拽,随即和明溪拉开了一点距离,道:“马上快冬天了,你要么戴上围巾,要么换紧身一点的毛衣,这个太松垮了。”

    说着这话,傅阳曦心中悲怆:她果然没把他当男人!在他面前随随便便的也无所谓。

    “……”

    明溪这才反应过来他忽然把自己衣服往后拽是在干嘛。

    明溪心里同样咯噔一下:他怎么是这个反应?这是男的正常应该有的反应吗?难道自己对他一点性吸引力都没有?

    明溪简直怀疑人生,下意识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不算大,但是也发育正常啊。

    两人各怀心事地停顿了一下,明溪掏出自己的生日礼物。

    “给你的。”

    “怎么还送礼物?”傅阳曦脸上一脸‘说了别送我礼物’,但手还是非常诚实地赶紧接过去了。

    “你现在就拆???”看见傅阳曦立马就拆开的动作,明溪有点忐忑。

    傅阳曦:“不然呢,早死晚死不都是得死,小口罩你别紧张,我不会嫌弃你的。”

    话音刚落,傅阳曦就把盒子上的丝带解开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灰色的针织物。

    明溪既紧张又期待地看着傅阳曦。

    傅阳曦心里兴奋,但是盯着那条针织物看了半晌,实在看不出是什么。犹豫了下,他问道:“你织的袜子?怎么只有一只?”

    明溪:……………………

    “滚啊!”明溪气急败坏,从他手中抢过袜子——呸,不是,围巾,站起来就往他脖子上狠狠缠了一圈。差点没把傅阳曦勒死。

    傅阳曦朝沙发倒去,忍不住笑。明溪快气死了,气急当中被他绊了一下,一下子往他身上扑去,双手触碰到少年人结实的胸肌。

    傅阳曦:“……”

    明溪:“……”

    前一秒还鸡飞狗跳,这一秒突然画面静止。

    “扑通”、“扑通”也分辨不出是谁的心跳。

    烛光下,心照不宣而又隐秘难言的愉悦在空气中流淌,那是一种心里宛如被蚂蚁爬过,痒而快乐的感觉。

    两人耳根默默红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是补一段正文的内容。

    接下来两个番外,一个是大家在评论里提的上辈子绝症后赵家追悔莫及。

    另一个是婚后洋喜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