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穿成反派金丝雀 > 正文 第60章 完结撒花
    周野对裴郁是一万个的好, 裴郁一心想着也要宠宠他,那晚终究还是豁出去,让他尝到了脐橙的甜头。

    那晚之后, 原本不乐意住院, 生怕多花一分钱的周野,不乐意出院了。

    医生看他恢复良好, 觉得他一周内就能出院居家观察,周野偷偷摸摸地硬生生把那间病房包了月。

    白天把工作都带到病房里处理,晚上就一副伤口会破裂的小可怜模样, 央着求着裴郁自己动。

    裴郁起先还真着了他的道,心疼他那么深的伤口, 还一天忙到晚,不忍和他闹,三次里总有一次会依着他。

    时间一长,裴郁看穿了,也扛不住了,脚底抹油地离开了医院,继续回去画画, 抽空还会和赵二少几人讨论画廊的事宜。

    周野也是沉得住气, 他并没有因为裴郁跑了,就跟着出院,还是定定地在病房里办公, 晚上看裴郁不来看他,就可怜巴巴地给他发消息说自己好痛好痛,今天摔了一跤伤口裂开了云云。

    心软的裴郁唯恐他说的是真的, 哪怕已经躺到了床上, 翻来覆去还是担心, 忍不住去医院看他,然后又找了他的道,被抱到床上一顿折腾。

    如此几次三番,时间一晃,一个月就过去了,周野恢复得身强体壮,裴郁紧赶慢赶,小区里的壁画也完成了一小半,画廊那边的选址也确定了下来,小日子也算过得顺风顺水。

    至于许慕泽那里是怎么判的,周野不让他知道,就连许夫人几次来找茬也被周野挡了回去,裴郁没有刻意去打听,富二代群里,也跟商量好了似的,没有人提起。

    周野出院这天,陆察捧了两套很正式的礼服过来,一套周野的,一套裴郁的。

    裴郁看到的时候很诧异,出个院这么隆重的?

    周野笑呵呵道:“像我这种有身份地位的人出院,都是会摆酒席庆祝康复的。”

    裴郁一想,好像也是,前世也见过这种酒席,但大部分都是长辈生病出院会办,身强力壮的年轻人的,他倒是没见过。

    何况,周野那么抠门,他心里是不太相信周野会因为出个院就花钱办个酒席的,再说了,周野这出院……名不副实。

    他明明早就康复了,只是故意找理由赖在VIP病房不走。

    看出他的疑惑,周野让陆察去外面等着,亲自给裴郁换衣服,自然少不了摸摸抱抱。

    “你不懂,这是有钱人的脸面!不过我也没有在酒店办,费钱,就在家里摆了几桌而已,便宜不少呢,放心。”

    裴郁一听他这种抠门言语,反而信了,拍开他的爪子,自己穿。

    今天的周野很有排面,搞了辆华贵无比的豪车,跟老爷似的搂着裴郁坐在豪车后座,让陆察载着他们回小区。

    刚到小区门口,就见小区大门两边站了两排保安,手里各拿着那种结婚时常见的礼炮花筒,他们的车一进大门,两边的保安立刻拧开礼炮,嘭嘭嘭地漫天七彩花瓣。

    裴郁:……

    出院酒还需要搞得这么浪漫隆重的?

    周野哈哈一笑,“害,自家的小区,就是称心!”

    “你倒是跟个土皇帝似的了。”裴郁听得好笑,怼了一句。

    等车进了小区,整条回家路都是红地毯铺花瓣,天空中洋洋洒洒地一直有花瓣飘下来,裴郁感觉到不对劲了。

    什么出院酒能搞得跟仙女儿下凡似的?

    实在好奇,忍不住探头往车窗外一看,好家伙,天上好多无人机在勤劳地转圈圈撒花花。

    “这是你搞的?庆祝康复?”

    周野把人拉过来,继续抱在怀里,答非所问:“整个小区都是我的,我爱怎么搞怎么搞,称心!”

    裴郁:……

    他靠在周野怀里,明显感觉到周野的心跳加快了,有猫腻。

    裴郁心里其实有点数了,但这种事挑破了就没意思了,假装不知,附和地点点头。

    到了小别墅门口,下车往里走,院里也铺了红地毯和花瓣,静悄悄的没什么人。

    裴郁这个时候怀疑,周野说的在家里摆了几桌也是忽悠他的。

    也好也好,省得人多,弄得他挺不好意思的。

    正这么想呢,楼上忽然想起了音乐声,播放着一首很老的甜蜜歌曲——甜蜜蜜。

    裴郁一惊,抬头一看,就见二楼阳台和三楼阳台上都出现了人,赵二在吹萨克斯,熊海在弹吉他,吴小少在打架子鼓,姜大少在拉小提琴……

    隐隐的,还有钢琴和其他乐器的声音,但是裴郁看不见,估摸着是在房间里……

    怎么说呢,不知道是不是这群人配合不够默契的原因,每个乐器单拿出来听都挺不错的,混合起来,愣是把甜蜜蜜整出了混乱DJ风。

    那几个撒花瓣的无人机跟来了,在裴郁头上撒,裴郁身处浪漫的环境,听着能把人送走的混乱DJ,只觉得脚趾抓地,想消失。

    而周野,一脸满意的笑容,亲了亲裴郁的额头,两手用力的拍了三下。

    还有什么?

    裴郁默默等待,只听音乐声中,渐渐地加入了歌声,一声高过一声,宛如合唱团。

    就在裴郁好奇唱歌的人在哪里的时候,只见孙三带领着一群富二代,从他们家小别墅围墙的外面,爬了上来,一个个辛苦地扒拉在围墙上高歌。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裴郁:……

    很感激这群人如此配合周野,但是,他们真的和周野一样觉得这很浪漫吗?

    裴郁很忧心,觉得周野好像把华市那群富二代全都带跑偏了。

    陆察悄不声地走来,偷偷把一捧美丽的五彩缤纷的花放到周野背在身后的手里,然后又悄然退下。

    周野见裴郁安静享受此刻的浪漫,心里很是得意。

    “当当当当!”

    一边自己配音,一边把花捧到裴郁面前,周野单膝跪地,一脸阳光地笑看裴郁。

    “没想到吧裴裴!根本没有什么出院酒!只有我给你准备的惊喜!”

    裴郁看着五彩缤纷的花,一边脚趾抠地,一边端起了一个笑容来。

    不管周野准备的惊喜又多惊吓,至少看到这五彩缤纷的花,他就知道这一定是周野自己去花店配的,用了心配的,不是随随便便买了一捧花。

    笑着接过花,裴郁配合地激动点头,他一边高兴而感动,一边内心祈祷进程再快点,他快撑不住了,直接求婚,赶紧结束吧!

    “哇哦,我完全没想到,你不会要跟我求婚吧,不会吧!”

    裴郁的表情故作夸张,激动得捂起了嘴,就想赶紧cue求婚这一环节,中间不要再出别的幺蛾子了。

    周野:???

    可恶啊,竟然被裴裴猜到了!

    他本来还想邀请裴裴在优美的音乐声和歌声□□舞一曲,然后再求婚的,现在只得放弃这一环节了,不能让裴裴怀着激动的心情一直等待!

    于是,周野笑了笑,跟陆察示意了一下,陆察心领神会地捧来一沓东西,用红布盖着。

    周野接过来,递给裴郁,道:“钻戒送过了,求婚再送戒指太俗,我把这整个小区送给你,以后因为你的画走红增值,也都属于你。”

    裴郁:???!!!

    过于震惊,吓得裴郁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楼上奏乐的,墙上唱歌的,一个个都停了下来,顿时满院都是“卧槽”声。

    众人万万没有想到,过来帮老周求个婚,原是热热闹闹高高兴兴的事,最后吃了一嘴狗粮不说,还酸得倒牙。

    “不许卧槽!快甜蜜蜜!不许搞砸我的求婚!”周野不满地道。

    奏乐又开始了,唱歌又开始了,只是歌声里,满是酸味和幽怨……

    “酸唧唧~我看得酸唧唧~”

    裴郁被他们逗得噗嗤笑出了声,没有接,笑道:“都求婚了,以后就是一家人,还分什么你的我的,不用搞那么麻烦,你自己留着吧。”

    周野不听,靠近裴郁,把人抱进怀里,小声道:“我刚从山里出来的时候,每到一个地方都觉得自己格格不入,没有依靠没有根,直到买了自己的房子,才觉得有个地方属于我,没人能赶我离开,我不希望你也有这种心情。”

    裴郁一愣,才明白过来,周野说的是他的外来灵魂,怕他在这个世界没有家的感觉,所以把整个小区都送给他,并不是单纯的豪气送房。

    领会到了其中的深意,裴郁心里一下子就软了下来,鼻尖微酸,也紧紧地回抱住他。

    “只要你在,我就有家。”

    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奏乐的唱歌的又停了下来,这次不觉得酸了,只是看着看着觉得正好,一个个趴在阳台上,趴在围墙上,笑呵呵地看着。

    “成了哈?老周啥时候办婚礼啊?”孙三大声笑问。

    周野嘿嘿一笑,亲了亲裴郁,道:“定个黄道吉日,就在小区花园里办好不好?以后你越来越有名气,你办过婚礼的地方必定增值,到时候这小区就更火了!”

    裴郁听得目瞪口呆,不愧是未来华市第三帝,结个婚都想着商业利益。

    不过裴郁也没有异议,整个小区都是他们的,办个婚礼很方便。

    “好,不过,是不是该征求一下你家人的意思?要接他们来参加的吧?”裴郁说着,有些没底气,他不确定大山里出来的长辈能不能接受周野和男人在一起。

    周野点头,“我已经计划好了,这段时间我把华市的工作进程赶一赶,过段时间,我带你回山里一趟,见见家人。”

    “要是你家人不同意?”

    周野哈哈一笑,安抚地拍拍裴郁,“放心,我有办法说服他们。”

    接下来的日子,正如周野规划的那样,他一心扑在工作上,壮大周氏企业,和裴家以及李家的合作也日益红火。

    而裴郁,整个小区都是他的了,他更得努力了,没日没夜地在小区里画画,能画的地方都不放过,致力于打造一个完美的诗画小区。

    和赵二少们合作的画廊,选址就选在了这个小区附近的商圈,裴郁刚来这里的时候去过的那片。赵二少们想得也很远,以后裴郁的小区火了,那不得有很多人慕名来参观?他们的画廊就在附近,喜欢裴郁的人能不顺带来画廊也逛逛?稳赚不赔啊!

    忙忙碌碌几个月后,周野带着裴郁自驾大半个月,来到了他从小生活的大山。

    这座大山没有名字,像是被遗忘了一样,山脚下有一些破败的茅草屋,一看就好几十年没有人来过了,十里外才开始有一些人气和小镇。

    周野基本每年都会大老远回山里过年,最忙的那几年是隔年回去。

    走山路也是个力气活,裴郁跟着周野走了两天,唯一的感觉就是——真的该把这里的老老小小接出来生活了,在这里生活太不方便了。

    然而,到了山里深处,裴郁惊掉了下巴。

    他原以为周野家这么多年在山林深处,肯定很破烂了,可能也就比山脚下的茅草屋好一点吧?

    但是他看到的却是高门大户,往前倒个百来年,那妥妥的就是大户人家的宅院,可见当年周家先祖举家搬来的时候也是花了大功夫的。

    只是过了这么多年,当年的高门大户也确实破败了许多,很是老旧,但也是很有古意了。

    周宅的附近,也坐落着很多小屋,如今大多好像也没有人住了,杂草丛生,还留着的人不多了。

    山里小溪山泉,野花野草,悬崖瀑布,风景也是一等一的好。

    “还行吧?这座山很有灵气的,能种出很多吃食来,饿不着人。”周野牵着裴郁的手,一路给他介绍,骄傲得很。

    裴郁以前总是脑补这反派以前在山里是什么灰扑扑的小可怜,现在觉得打脸了。人家就是归隐山林,不问世事了些,惨是谈不上的。

    这里通讯不发达,电子设备基本没法用,两人牵着手悠悠闲闲地到了家门口,敲了门,老管家出来一看,才知道少爷回来了,欢天喜地地回去报喜,然后一大家子老老少少追出来迎。

    周野的父亲早年去世了,如今家里的正经长辈只有周母这个当家主母在,别看人家穿得布料不够精致了,穿着打扮得还是很精细的。

    裴郁一看,心里就咯噔一下,觉得这一关怕是难过。

    跟在周母身边的,还有周野的一个哥哥一个姐姐,都是拖家带口,每家都有两个奶娃娃。

    裴郁挨在周野边上,深呼吸一口气,准备好叫人。

    忽然,他们就开始交流了。

    叽里呱啦呜哩哇啦稀里哗啦……

    裴郁:???

    他们在说什么,对不起,他一句都听不懂。

    这个时候裴郁才想起,他们还有方言这条鸿沟,周野好歹出山了学了普通话,这一大家子可是土生土长从来没出去过的。

    完蛋,完全无法交流了。

    裴郁很尴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能微笑,反正笑总不会错的。

    这时,周母忽然脸色突变,看了裴郁一眼,裴郁吓得缩了缩脖子,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正想求助周野,周母忽然骂骂咧咧了起来,操起管家手里的扫把就开始追着周野打。

    裴郁:……

    更想哭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不欢迎他?那也不用打自己儿子吧?

    再看其他人,他们看着他的眼神里满是怜悯。

    裴郁:???

    就在尴尬得完全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周母追着周野打回来了,气喘虚虚地扔开了扫把,缓了一会儿,然后一改刚才不满的态度,对裴郁端起了笑容,过来邀请他往里去。

    裴郁:???

    这一番追打中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他被待见了?

    “谢……谢谢伯母。”

    虽然他们听不懂,但是礼多人不怪,裴郁礼貌地道谢,跟林妹妹进贾府似的,各种小心翼翼,跟在周野边上一起进去。

    周野看他害怕,心疼,不顾家人的眼色,直接上去搂住了裴郁,安抚他。

    “别怕,我妈已经接受我们的关系了。”

    裴郁:???

    “什么时候的事?”

    周野小声道:“就刚才,我跟她说了,外面的世界已经变了,男人和男人很正常。”

    裴郁震惊,“这就答应了?老人家观念转变没那么快吧?”

    “可不是,就是因为观念老旧,反而答应了。”

    “为……为什么?”

    周野坏笑一声,道:“我跟她说,你只能跟着我了,因为我已经把你睡了。”

    裴郁:……

    这这这……

    古人的观念好像确实,家教严格的人家,儿子把别人黄花大闺女睡了,简直就是触犯家法,一通乱打,然后赶紧上门提亲把人家姑娘娶进门来。

    虽然他是男的,但长辈可能不了解外面的情况,就如此类比了?

    难怪刚才其他人看他的眼神都是怜悯。

    “所以伯母才追着你打吗?”

    周野嘶了一声,揉了揉被抽疼的肉,可怜巴巴地点点头。

    “害,没事,吃点皮肉之苦,回去咱们就能结婚了!”

    裴郁很是心疼,想给他揉揉,手还没伸过去,忽然面前多了把扫把,周母不知何时杀了回来,见周野搂搂抱抱很不是体统,扫把柄就狠狠地在周野手背上抽了两下。

    “嗷——”

    裴郁:……

    好心疼,但是他不敢说话,瑟瑟发抖。

    周母打完周野,又扔了扫把,笑看裴郁,十分温柔地把人领到正厅喝茶去,并且叽里咕噜地不知道说着什么,应该是友好的问候吧,裴郁只能回以微笑。

    裴郁:……

    结婚不结婚的倒是不着急,想接大家去华市参加婚礼,他得先把这一大家子的普通话教一教,不然大家在华市怎么生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