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穿成炮灰O后他们献上了膝盖 > 正文 第114章 番外4一半小时候一半现在。
    天边的太阳刚『露』出一点光亮。

    孤儿院内的孩子还没醒来,  房间内八张上下床铺都躺满了人。

    其中最靠近门的那边,下铺位置有人动了动。

    老师没来查人,  他悄悄起身洗漱过后换好衣服,然后从门口偷溜了出去。

    他轻车熟路的一路跑去侧边围墙那边的小门。

    刚过去,便看见坐在小门边上的人。

    他小跑着过去,坐在楼停身边:“楼停,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楼停靠在栏杆上说:“父亲做了好吃的,我给你带一份过来。”说着,楼停把手里的餐盒递过去,  “给。”

    “谢谢。”贺云舟礼貌的道了声谢,“你吃过了吗?”

    “吃了。”楼停『奶』声『奶』气道:“我跟爸爸一起吃的,吃完我才出来。”

    贺云舟点了点头,这才拆开餐盒吃起来,余光一扫,感觉眼前有什么东西,  就在那棵大树后面。

    红彤彤的还有点『毛』茸茸的质感,  是尾巴吗?

    下一刻,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那些红『色』的突然消失了。

    “你在看什么呀?”楼停顺着贺云舟的视线看去,  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没事,你再吃一口吗?”贺云舟收回视线,  只当刚才是自己眼花看错。

    “不吃。”楼停拒绝。

    贺云舟见他不吃便也没有要继续喂他,而是说:“今天阿姨不会来查寝,我去陪你吧。”

    每周的今天楼停家里都没人,楼停就会跑出来跟他在一起,可能是觉得自己在家害怕。

    之前也有过几次留宿在宿舍里,但最近宿舍阿姨不让,  那就只能他出来。

    “好啊!”楼停眼睛顿时就亮了,“你几点可以走,我来接你。”

    “晚上才可以,我知道你家在哪,不用来接我,我去找你就行。”

    “嗯!”

    吃过了早饭,贺云舟把饭盒盖好装进袋子说:“咱们进去走走吧,老师今天去市里了,今天我一天都不用上课。”

    “不用上课?”楼停一愣,“那你为什么不多睡一会呀?”

    孤儿院别的孩子还在睡呢,只有贺云舟自己醒了。

    贺云舟看了眼手里的盒饭,想,当然是因为你在这里等我啊。

    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没有说,而是说:“我昨天睡得早,不困。”

    贺云舟说:“对了,昨天有好心人来捐助孤儿院,带来了好多玩具,我有一个抱枕,我拿给你好不好?”

    “好。”楼停不是孤儿院的孩子,他只是跟爸爸生活在这附近,平时也会和孤儿院这边的孩子一起玩,跟这些孩子比起来,他什么都不缺,也不缺玩具,但是玩具是贺云舟给的,他们两个是最好的朋友,自然不能拒绝最好的朋友给的礼物。

    “走,我带你去拿。”

    “嗯。”

    贺云舟拉着楼停慢慢走着,孤儿院的占地面积其实很大,他们要去的是一个专门存放礼物的地方。

    相当于从门口走到后门,两个小短腿慢慢悠悠的走了半天才到。

    他们进去的时候,老师还在统计礼物数额,贺云舟说:“老师,我昨天没拿礼物,可以把我那个礼物给楼停吗?”

    “小朋友是你啊。”老师见到贺云舟先是笑了笑,然后看向他身边的楼停,“这位小朋友你好久没来了啊。”

    楼停见到陌生人表情有些不太自然,他往后退躲在贺云舟身后不肯『露』面。

    老师在孤儿院什么类型的孩子没见过,她脸上任然带着笑说:“要那个小狐狸是不是啊?来,老师给你拿。”

    老师转身去找玩具,楼停一直趴在贺云舟后背上不下来,贺云舟反手拍了拍他后背,“别怕,老师很温柔的。”

    在孤儿院,老师大部分都是没有工资的,而且,据贺云舟观察,这里也不是简简单单的孤儿院而已,能有一个温柔的老师很不容易。

    见惯了那些冷血的只知道抽血化验做实验的老师,眼前这个称得上是一个正常人。

    但楼停不想和别人接触,贺云舟便挡着。

    直到老师回来,把抱枕递给他。

    老师挑了挑眉,一副很懂的样子。

    贺云舟拿过抱枕,说:“谢谢老师。”

    楼停也小声说:“谢谢老师。”

    “不用谢,真是两个有礼貌的孩子,来,老师奖励你们一人一块糖果。”老师笑着拿出两颗水果糖给他们。

    贺云舟一手拉着抱枕,一手牵着楼停的手,空不出手去拿糖,便说:“谢谢老师,我们不爱吃糖。”

    楼停也在一旁乖巧点头,“嗯。”

    老师说:“啊,那好吧,以后要是想吃糖了可以来找老师要哦。”

    “老师再见。”贺云舟挥挥抱枕,带着楼停走了。

    出了门,迎面的『操』场上已经有孩子在活动了。

    贺云舟把抱枕递给楼停说:“来,这个送给你。”

    “谢谢。”楼停『摸』了『摸』『毛』茸茸的抱枕,笑着踮起脚尖轻轻亲了一下贺云舟的脸颊。

    贺云舟也笑了,他十分矜持的说:“不客气。”

    抱枕虽然看起来不太漂亮,但是楼停很喜欢,这是他最好的朋友送他的礼物!

    小九尾狐抱枕看起来虽然很丑,但是看久了也有点丑萌丑萌的感觉。

    拿到那个抱枕以后,楼停每天都抱着那个抱枕,喜欢的不行不行的。

    楼停每天早上都会雷打不动的去找贺云舟,有时候会给他带早饭,有时候会给他带零食,总之是会带点什么东西。

    楼停在厨房准备好了要带去的早饭,扭头就见爸爸从楼上下来,楼停顿时愣住了。

    ——爸爸很凶。

    楼停年纪小,看不穿人的内心是怎样的,他只凭借感觉来告诉自己,爸爸很凶。

    面对凶巴巴别的爸爸,年幼的孩子稚嫩的想法就是远离他。

    楼君清看了一眼他手里的便当盒。

    楼停手指一颤,连忙将便当盒挡在身后。

    好在楼君清并没有要拿过来,不让他给贺云舟送的意思。

    而是说:“收拾衣服,去福利院住几天。”

    楼停蓦地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楼君清,爸爸是要把他送人吗?

    楼君清就像是在派发指令一样,说完了也没有过多解释便转身离开。

    ‘砰’

    手里的木制便当盒落地,发出一声闷响,楼君清连忙扭头,却被楼停拦腰抱住,“不、不走。呜呜……爸爸,我不走,别赶我走。”

    楼君清闻言便知道楼停是误会了,他转身将楼停抱起来,说:“不是不要你,我工作有事,最近回不来。”

    “福利院那边有你朋友,也有老师照顾。”

    “我忙完了再去接你。”

    要不然把这么小一孩子单独放在家里,他也不放心。

    虽然楼停不像别的孩子那么调皮捣蛋,但也要时刻注意着,这是个孩子,不是成年人。

    不能因为他表现得成熟就用成年人的眼光去看待他。

    楼停眨眨眼睛,泪水从睫『毛』上落下,他委屈的看着楼君清,抓着他的衣领不松手。

    楼君清无奈,请了一天假,在家陪他。

    但该走还是要走,那边的实验催得紧,楼君清也不想把楼停带到那边,那太危险了。

    楼君清走的那天,亲自将楼停送到福利院。

    楼停拉着楼君清的手问他:“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三天。”

    “两天好吗?”

    实验的时间不可能随意更改,也完全不是嘴上说的一两天那么简单。

    但是看着楼停,楼君清沉默许久说:“好。”

    贺云舟在福利院门口等着,楼君清一早就跟老师发了消息,定了楼停这段时间在这边待着。

    其实他离开把楼停放在福利院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是他认识的人太少,而且,楼停『性』格也比较独,跟熟悉的人会显得很开朗,但跟不熟悉的人就会很生疏,连句话都不会说的那种生疏。

    福利院里有个小孩和楼停玩得好,这样他也算是有个伴。

    贺云舟把楼停领进去,楼君清站在外面,直到两个孩子走进大厅,这才转身离开。

    楼停怀里抱着九尾狐的抱枕,他有些紧张的抓着上面的『毛』『毛』,问贺云舟:“爸爸会来接我吗?”

    虽然爸爸承诺和很多次,说一定会来接他,但是小孩子总会害怕被抛弃。

    “会。”贺云舟比楼停还笃定,他想起那天看见的大尾巴是谁的了。

    不是他眼花,是楼君清但心楼停,所以偷偷跟在后面,就他们家到福利院这么点距离家长都不放心会跟着,楼君清把楼停紧张的当眼珠子似的,又怎么会不来接他。

    这不可能的。

    “你怎么这么肯定?”

    “信我,不会有错的。”

    贺云舟把楼停带回宿舍,虽然宿舍都是上下铺,但单人床睡两个孩子也不会觉得很挤。

    贺云舟帮他把行李放好,说:“你在福利院这几天,就跟我一起睡吧。”

    楼停坐在床边:“嗯。”

    如果没有夹杂实验相关的事,这边还是挺正常的。

    楼停在这里的第一个晚上是缩在贺云舟怀里睡的。

    突然换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还是会害怕。

    次日,贺云舟带着楼停出去玩游戏的时候,突然有一群人气势汹汹的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你就是昨天新来的那个?”楼宇站在一群孩子前面,双手环胸颇有气势的说:“我看上你手里那个狐狸了,把他给我!”

    贺云舟将楼停挡在身后,皱眉看着楼宇:“滚开。”

    “喂,懂不懂规矩?福利院我是老大,赶紧把东西给你宇哥拿来,不然宇哥可对你们不客气了。”

    “啧。”贺云舟上前一步就想动手,楼停却拽住他,“别打架。”

    福利院的孩子打架是会被老师骂的,而且受了伤老师生气的话不会给他们治疗,万一是重伤得不到治疗是很危险的。

    而且他们人那么多,真的打起来,贺云舟肯定是吃亏的。

    楼停说:“给你。”然后就把小狐狸扔了过去。

    他跟贺云舟说:“我只是觉得抱枕抱着很舒服,不怎么喜欢的。”

    贺云舟眼见着楼停眼中蒙上一层水气,还在那倔强的说不喜欢。

    他抱着楼停拍了拍,看着那群人昂首挺胸的离开,贺云舟眼神黯了黯。

    深夜。

    贺云舟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睡得香甜的楼停。

    他轻轻地拉过枕头放在了楼停的怀里,然后起身走去外面。

    这个时间,所有的孩子都在睡觉,老师也是一样,巡逻的保安也窝在自己的小屋里懒得出来。

    贺云舟身形并不高挑,甚至于因为常年在福利院没有受到很好的照顾而显得有些瘦弱。

    但这更方便了他隐没在夜『色』之中行动。

    走到楼宇休息的房间,半点不费力。

    进去的时候他们还在睡。

    贺云舟看见被他们丢在角落的小狐狸抱枕。

    他们并不喜欢这个抱枕,只是习惯了抢夺,把别人喜欢的东西抢过来,他们就会很有成就感。

    贺云舟却觉得这样很恶心。

    如果不是楼停拦着,他白天就会教训这些人。

    拿起抱枕,贺云舟缓缓走到楼宇床板。

    ‘滴答’

    ‘滴答’

    ‘滴答’

    有水声传来,水滴轻轻落在额头上,楼宇有些不爽的皱起眉头,下一刻他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贺云舟他豁然睁大了眼睛。

    ---

    楼停睡得晕晕乎乎的,在不习惯的地方入睡比较困难,但也不是不能睡着,只是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贺云舟不在身边,而他怀里抱着那个小狐狸抱枕。

    楼停眨眨眼睛,有些茫然。

    抱枕昨天不是被抢走了吗?

    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就在他奇怪的时候,贺云舟从外面进来,“走吧,带你去吃饭。”

    “……好。”

    楼君清在答应楼停的时间内出现把人带走,怕楼停以为他许久不来是不要他了,所以楼君清其实来的还要比他们约定的时间更早一些。

    临走的时候,贺云舟站在门口送他们,“明天见。”

    楼停也冲着贺云舟挥了挥手说:“明天见。”

    ……

    睡梦之中,楼停轻声嘀咕着:“明天……见。”

    晨跑回来的贺云舟隐约听到什么声音,凑过去便听见这几个字,“什么明天见?”

    楼停听到声音睁开眼睛,入目便是贺云舟那双疑『惑』的眼睛,见他醒了,贺云舟还低头亲了他一口。“睡醒了?做梦了吗?怎么还说起梦话来了。”

    “是做梦啊。”楼停『迷』『迷』糊糊的打了个哈切,也不知道怎么就梦到小时候的事了。

    贺云舟问他:“梦到什么了?还明天见,这是跟谁在梦里约好的?”

    “你。”楼停说:“我梦见你了。”

    “啊?梦见我什么?”贺云舟没想到楼停梦里居然还能出现自己,连忙问道:“梦见我什么了?”

    “梦见你连夜给我缝制小狐狸抱枕了。”

    “……”

    动不动就挖我黑历史你什么『毛』病。

    贺云舟把手腕上的手表一甩,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等、等一下。”

    “一天之计在于晨,宝贝,晨练是十分重要的。”

    “……我感觉你说的晨练应该不是这个晨练。”

    “嘤!嗷呜!嘤~!”

    贺云舟刚想动手,被子里就传来了小狐狸呜噫呜噫的叫声。

    孩子才那么不大点,贺云舟睡觉翻身都怕把他给压没,连忙把小狐狸拎出来。

    外面这么大动静,小狐狸还是闭眼睡得香甜。

    贺云舟点点他的鼻子,“就知道睡。”

    小狐狸才不管那么多,『迷』『迷』糊糊的时候抱住贺云舟的手一顿『乱』咬,全程没睁眼。

    “是不是饿了?”楼停见状想起身去拿『奶』粉。

    贺云舟说:“温好了已经,直接给他喝就行。”虽然不是一个专业『奶』爸,但是会找技巧来『奶』儿子啊。

    贺云舟把小狐狸递给楼停,让他抱着,自己去旁边拿『奶』瓶。

    小狐狸一嗅到熟悉的气息便缠着楼停哼唧,楼停帮他顺了顺『毛』『毛』。

    贺云舟把『奶』瓶拿过来递给楼停,“来,你喂吧。”

    楼停接过『奶』瓶,小狐狸会自己找『奶』喝,很省心。

    贺云舟站在床边,看着楼停用『奶』瓶喂小狐狸,大狐狸在喂小狐狸。

    贺云舟笑了笑,想着,这才叫生活嘛。

    楼停问道:“你在笑什么?”

    贺云舟凑上去低头亲一口,说:“笑你可爱。”

    “走开。”楼停嫌弃的把人推开。

    贺云舟非但没走,反而还凑上去抓着楼停的手亲了一口,跟他打商量说:“你化为兽形好不好?”

    “干嘛?”楼停感觉贺云舟有点不正经,便没有贸然同意。

    “诶呀,化为兽形嘛,我想看你兽形是怎么『奶』孩子的。”贺云舟一愣,突然发现自己说的话有歧义,连忙说:“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啊!疼、别打头!”

    “别拿床头柜的东西,那上面那个东西都那么硬,你真想砸死我吗?”

    “诶对,放下就……放下小狐狸!这个不能扔!”

    “等等、我真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是用『奶』瓶,真的是用『奶』瓶,我没有啊嘶——楼停!你再扔我我生气了!啊!”

    贺云舟挺起来那口气都没来得及发火,就被楼停给打出来了。

    贺云舟站在门口,看着他身边来送『药』的靳珩。

    “父亲早安。”

    “哈哈哈哈哈。”靳珩大笑着把手里的『药』往贺云舟手里一塞,扭头就跑,边跑边喊:“老婆!咱儿子把贺云舟打了!你快来看!哈哈哈哈——!!”

    贺云舟:“……”

    你是狗吧???

    这你居然跑去跟我岳父大人分享!

    贺云舟摇了摇头,深感生活的不易。

    他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只『露』出一个细小的门缝,果然有东西‘噼里啪啦’的甩过来。

    贺云舟说:“我是来送『药』的。”

    然后里面东西甩的更起劲了。

    贺云舟看着手里的『药』,感觉自己应该回去找楼君清来。

    好在楼停没有扔太久,声音过了一会自己就停了。

    贺云舟悄悄伸出手,好,没有东西再飞过来。

    贺云舟这才打开门,以为是楼停飞累了,事实上却是楼停手边能利用起来的东西都甩没了。

    进来的时候,地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歪七扭八的摆放着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贺云舟有些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

    他端着『药』走过去,“宝贝,爸爸给你煮的『药』。”

    他进去的时候,楼停还在『摸』索着有什么东西能利用起来,但是手边什么都没了,要是想去远的地方拿东西就势必要带着小狐狸一起,楼停怕小狐狸呛『奶』,便没动。

    楼停瞪了他一眼,不理他。

    贺云舟讪笑着『摸』了『摸』鼻子,“别生气了,我真的就是想看你用兽形拿『奶』瓶喂孩子,你想错了。”

    “我想什么了?”

    “……没想没想。”贺云舟连忙说:“来,先喝『药』吧。”

    怀孕是很消耗身体的,楼君清为了尽早能帮楼停把元气补回来,跟纪初俩人天天泡在实验室研究,就是为了能研究出最适合楼停的补『药』。

    楼停虽然不喜欢,但是毕竟是长辈的心意。

    他要是不喝,还可能会看见长辈的暴·力。

    楼停也是没办法。

    贺云舟想喂楼停喝,但是楼停显然还不想理他,贺云舟见状,化为兽形跳到床上,用爪子扒拉在喝『奶』的小狐狸,“嗷呜!”

    小狐狸砸吧砸吧嘴,感觉耳边有什么声音,他叼着『奶』嘴睁眼,就看见大黑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小狐狸:“!!!”

    来自天『性』的压制,小狐狸抱着『奶』瓶就想跑,但是闻了闻,就感觉对方的气息很熟悉,他们都是依靠气息来认人的。

    小狐狸鼻子耸了耸,他放下『奶』瓶,小心凑上去和大黑豹子对了下鼻子。

    ——‘是父亲!’

    小狐狸顿时兴奋了起来。

    大黑豹子:“嗷呜!”

    小狐狸学他:“嗷呜~!”

    相比之下声音有些稚嫩,身后的九条尾巴根据自己的声音而左右摇摆。

    楼停喝完了『药』,看向父子俩,大黑豹已经侧躺着将小狐狸放在自己腹部,见楼停看过来,大黑豹抬起头,用爪子拍了拍身前的位置。

    意思十分明显。

    楼停扭过脸去懒得搭理他。

    下一刻,一只体型稍大些的赤红『色』耳廓狐跳了过来,直直的落在大黑豹身前的位置。

    小狐狸‘嗷呜’一声,抱住了耳廓狐的尾巴。

    黑豹低头,蹭了蹭耳廓狐。

    看着蜷缩在自己身前的一大一小两只狐狸,黑豹缓缓咧开嘴角。

    贺云舟这一辈子过的不算顺风顺水,甚至可以说满是惊涛骇浪,但风雨过后,怀里抱着的还是自己念念不忘的那个人,他便觉得此生足矣。

    ” target=”_bnk”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 w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