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就是不当魔法师 > 正文 87、第87章 第 87 章
    第87章 第 87 章

    <ul class="tent_ul">

    第二天是休息日, 纪迟一大早就来到了器械学院门口,站在一座名为神之手的铜像下等待林顿,铜黄色的神之手握着一支锋锐的刻刀, 高高指向天际。

    平常这个时间, 器械学院门口一般是空荡荡的,那些宅出天际的器械师们更喜欢待在寝室或炼器室。

    但今天不太一样, 器械竞赛的消息早已在学院里沸腾起来,激得一群宅男宅女们精神满满全副武装,外出寻找合适的材料和一起竞赛的队友。

    学院门口人来人往,醒目的铜像下也聚集了不少人, 将纪迟本就不显眼的身影遮去了一大半。

    纪迟垂眸思考了会儿,从兜里拿出一枚金币, 扣在拇指间,向上轻轻一弹。

    “蹦——”金币与指甲盖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光泽的平面反射着阳光,在半空中翻转闪烁了几圈, 很快就被另一只手飞快接住了。

    “呼……我找你找了好久,今天人也太多了吧!”林顿确实在人海中找了纪迟很久都没找到, 之后是凭借着对金币的敏感, 才一眼看到抛金币的纪迟。

    林顿一边抱怨, 一边不动声色地将金币往兜里揣。

    纪迟无语地看了他一眼:“我说, 按你的天赋, 怎么都不应该缺钱吧?你到底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林顿隔着衣兜摩挲着金币,不知想到了什么, 嘲讽地笑了一声:“嗯,我是很有天赋,很早就能做出相当高级的器械。但那又如何……在那种地方, 我要卖给谁呢?一群饭都吃不饱的普通人,谁会需要昂贵的法杖箭支?”

    “就算我想卖给老爷们,也得让他们看得上我才行,更多有能力购买器械的老爷,谁会想要一个肮脏平民的作品?”林顿摇头叹气,“你是不知道,在最偏僻的泥潭里,人们宁愿顿顿吃上黑面包,也不稀罕绝顶的天赋。”

    林顿抬眸平静地望着往来器械师忧心忡忡的脸,轻声说:“那里是另一个世界啊。”

    纪迟没有不识趣地询问他为什么不逃出来,在他的观察中,林顿来王城的一年一定敛了不少财富,但整个人还是扣扣搜搜的,脚底单薄的布靴磨破了一个口都没有换一双。

    再加上他三天两头绑架魔法信鸽的癖好,应该是将金币都送回伊斯特小镇了。

    就是看出了这一点,纪迟才对林顿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他可劲儿套路自己的金币。

    林顿抬脚想走,见纪迟还杵在原地,疑惑问他:“怎么不走呢,不是说要带我去见一个人吗?”

    纪迟应了一声:“稍等一下,还有人会和我们一起去。”

    话音刚落,周围陡然寂静下来,驻足出神地望着同一个方向。

    克洛伊顶着那张漂亮到令人失神的脸蛋,从学院内慢慢走来。

    她学习了很多种人类的走路姿态,但总弄不清什么情况下要用哪一种。

    就像现在,克洛伊似乎是回忆起了某位搔首弄姿的酒馆女郎,走路的步调也不由得婀娜起来,宽大死板的器械师袍子也遮掩不住横生的媚意。

    纪迟看她冷着一张脸,套公式一样地摆腰扭胯,默默抬手捂

    第87章 第 87 章

    住了脸,沉重地叹息一声。

    他想起了前世强行套公式的理科考生,在老师眼里应该就是这样的灾难吧……

    也许是他的表情太过绝望了,克洛伊脚步一顿,原地琢磨了会儿,腰板挺正,大跨步朝两人走来。

    林顿本还在陶醉于美人儿的无边风情,下一秒,小美人儿就无缝转变成一头圣斗士,气势汹汹地昂首挺胸,走出一种力拔山河的悲壮之意。

    纪迟已经不指望她能学明白了,转头虚弱道:“走吧,我们坐人马车□□/大街。”

    自从器械竞赛确定在圣特里举办后,王城的来客多了不少,人马车的生意肉眼可见地兴旺起来,就是递给它一枚金币也能爽快地破开。

    “幸亏我最近拉了不少客人,不然哪里找得开一枚金币啊!”人马接过金币爱不释手地看了两眼,数出找零的银币铜币,再将一把碎币放到早已等待在面前的手掌上。

    林顿接过碎币,微不可见地咽了口唾沫,转手捧到克洛伊面前:“克洛伊需要零钱吗,没有零钱还是很不方便的~”

    纪迟看不下去了,冷冷扫了他一眼:“是我失忆了吗?没有零钱用金币付车费的那个人好像是我吧?”

    克洛伊摇摇头:“不用了,克洛伊有足够多的钱币。纪迟没有零钱么?克洛伊可以分给你一些。”

    她说着就要凶残地当街掏肚子,被纪迟眼疾手快拦下了。

    纪迟又深深地叹了口气,被这两人折磨得心神俱疲:“别闹了祖宗们,赶紧走吧,约好的时间要到了,还有个火/药桶等着我面对呢……”

    纪迟和约好了早上八点在法杖店见面,现在已经超时了十来分钟,巴德早已忍不住跑到店门外,探头探脑地四处寻望。

    他最先看到的是克洛伊六亲不认的走路姿势,眼角的皱纹舒展开来,忙转身将店门敞开了一些,门口处翘起一个边的地毯也仔细踩了两脚,生怕来人会被它绊到。

    “快进来,快进来!怎么这两周都没回来呀?学院待着还习惯吗?身体感觉还好吧?同学们都好相处吗?”巴德拉着克洛伊认真看了一圈,嘴里唠唠叨叨抱怨着。

    一年多来的朝夕相处,他早已将克洛伊看作是家人般的存在。他没有儿女,为数不多的学生也死的死,散的散,他早就规划好了后事——等完成一直坚持的目标后,就将多年来囤积的心血卖掉,部分偿还给纪迟,其余的则都留给克洛伊,他就可以安静闭上双眼了。

    巴德捧起克洛伊的手细致地观察着,确保她躯体上特殊的材料没有受到损坏。

    林顿一进来法杖店,就忍不住以器械师的探寻目光,流转在展柜中一支支精巧的法杖上,他入迷地欣赏着堪称艺术的作品,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店铺最深处,脚尖不小心踢到一个突兀的硬物。

    林顿低下头,发现地上掉了一本厚厚的典籍,典籍的封角被卡在桌子腿下。

    他弯下腰,稍微使了一点劲儿将典籍扯了出来,看清了封面上的字,轻声读了出来:“赫菲斯托斯教你如何炼制一个传说器械……哈哈哈哈这是在典籍区的小摊上买的吧?最近好多人喜欢打着锻造之□□号买东西。”

    他觉得这不是重要的物品,

    第87章 第 87 章

    就随意翻看了一下,典籍里的页面很干净,潦草的手写上古文字清晰映入眼帘,这些文字笔锋莫名眼熟,但林顿一时间记不起曾经在哪里看到过。

    他晃了晃脑袋,继续翻着书页,发现页面间夹着不少魔法便笺,巴掌大的羊皮纸上挤满了笔记。

    “咦?这玩意儿还有人认真看过?难道真的很有用?”林顿忍不住好奇起来,直接哗啦啦翻到了最后——他看书有个习惯,喜欢先看一下最后的结论,这能省下很多时间。

    于是,他一眼就对上了菲托斯贱兮兮的结束语。

    “哈哈哈哈!”林顿捧着典籍爆笑出声,“我就知道!一看就知道是骗人的玩意儿,谁会蠢到研读完它啊!”

    他笑着笑着突然觉得背后有些发凉,揩着泪花转过身。

    巴德面无表情盯了他一会儿,又转头面无表情地盯着纪迟,眼看火/药桶就要炸起来。

    纪迟忙举起手:“我一早提醒过你了,让你从最后一页开始看……不过你也把它拿去垫桌角了,这就算是扯平了吧?”

    林顿知道巴德和克洛伊关系匪浅,跟着一起骂:“没错没错,这种假冒锻造之神的恶作剧之书,您就应该将它撕了烧毁!别让这种亵渎神灵的东西留存于世!”

    “没有假冒,它就是锻造之神写的。”纪迟、克洛伊、巴德三个知情人同时出声,转头和他淡淡说了一句。

    纪迟又转了回去,继续和巴德诉苦,还将自己被菲托斯耍了好几次的经历声泪俱下地描绘了一遍。

    巴德听到不止自己被耍了,心情顿时平衡了一些,这几个月日夜研读看到最后一页吐出一口老血的郁闷感也消掉了不少。

    他看向林顿:“这个孩子就是……”

    林顿双手颤抖捧着典籍,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这个孩子到底有什么问题?”巴德不满意回头看纪迟。

    “你、你们说……这就是锻造之神写的???”林顿脚软到直不起身,作为一名典型的器械师,锻造之神当然就是他们信仰一般的存在。

    如果只是捧着偶像亲手写下的文字,林顿还不会如此失态,但可怕的是他曾经很熟悉这个笔迹,他想起来了——如果小时候的记忆还靠得住的话,他的老师很可能就是……神。

    “菲托斯老师……”林顿微若蚊吟一般喃喃道。

    “什么?”巴德似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皱眉询问。

    纪迟走上前将瘫软在地的林顿提溜了起来:“好了好了,在大师面前不要这么失态。”

    林顿扶着纪迟艰难站起来,闭眼平复了下激荡的内心,扯了扯嘴角:“原来你是让我来见领队大师的啊……可惜,我自己就有资格当领队了,并不想让什么随随便便的人干预我的想法。”

    林顿在职业方面还是很自傲的,他这一生只会对两位器械大师卑躬屈膝,一是他的启蒙老师,二就是隐世已久的博格大师。

    “嗯?我还以为你会挺高兴?”纪迟不解地垂头看他,“你不是对博格大师评价挺高的么?喏,他就是啊。”

    噗通——林顿脚一软,又原地跪了下去,抬起头惶然看向巴德,嘴唇颤抖得厉害:“……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