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男扮女装的绿茶想攻略我 > 正文 第113章 113
    酒店只剩下最后一间标间大床房, 还是靠在走廊最里面。

    房间不大,配备很小一间浴室,浴室门是磨砂面, 可以模糊看见里面的轮廓。

    这间浴室令三人沉默,尴尬的气氛逐渐蔓延开来。

    “你俩睡床,我睡地上吧。”顾明音把柜子里备用的枕头棉被拿出来, 准备铺在地上凑合一晚。

    沈予知眉头一挑:“音音,你睡床上,我们俩睡地上。”

    赵墨臣不乐意:“钱是我出的,凭什么让我睡地上?”

    沈予知沉默地用手机给他转了几百块钱过去, 抬头说:“好了, 现在是我付的钱。”

    赵墨臣:“?”

    两人争论不休, 顾明音掐了掐泛痛的眉心,说:“被子不够,地上只能睡一个人。”

    沈予知皱眉看着那两床被子, 最终妥协:“好吧, 那音音我们俩个睡在地上, 让阿臣一个人睡在床上。”

    赵墨臣深深吸气, 他觉得自己又被套路了。

    他也懒得和女生计较,胡乱将被子往地上一铺, 盖着羽绒服合衣入眠。

    顾明音没说什么, 脱鞋躺了上去。

    山上的风雪声接近于咆哮, 哪怕酒店隔音效果不错,也能听到烈风拍打窗户的声音。

    顾明音侧身而睡, 感觉身旁位置陷入一角。

    她偷偷往后瞟了眼, 沈予知没有和她抢被子, 乖乖盖着自己的衣服, 就连位置都占据了很小很小一片,背影看起来可怜兮兮。

    她在心底叹了口气,拉过被子丢在了他身上。

    时间滴答滴答分秒流逝,寂静的空间传来细微的鼾声,正当顾明音以为那动静是沈予知发出来的时,却听耳畔传来轻轻地说话声:“明音,我下周就要走了。”

    “我知道。”

    沈予知睁眼看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

    他死死揪扯着身上带着潮气的被子,内心宛如窗外风雪,不安嘶吼,疯狂拉扯着他的心脏。

    这么久以来沈予知尽量不谈及离开的事,然而随着时间逼近,他意识到留给两人相处的日子不多了。他一直以为自己已足够勇敢,事到如今却发现毫无改变。他胆小如初,害怕分离更恐惧未知,不能接受没有顾明音相陪的每一天,光是想想便难以忍受。

    “顾明音。”

    “嗯?”

    她刚应声,少年忽然欺身而上,冰冷的唇烙印在她身上。

    这是一个有些疯狂的吻。

    顾明音短暂失神,感受到他的气息逼近,感受着唇齿被熟练撬开,她的手被扣住,对方一下一下亲吻,一下一下深.入。

    温度逐渐高升,他鼻息滚烫。

    黑夜中,顾明音的脸被一双温热的手捧在掌中。

    他先是亲吻她的发丝,然后是眉心,鼻尖,睫毛,触碰小心翼翼又满是珍惜。

    明明刚才被强吻还没什么感觉,现在却让顾明音切切实实体会到内心悸动。

    “我知道很过分,但我不会道歉的……”沈予知圈住顾明音,把脑袋深埋在她的怀里,“我好想你。”

    顾明音无言一瞬,说:“可是你还没走呢。”

    沈予知委屈嘟囔:“没走也会想你。”

    想念是很莫名其妙的东西,哪怕她近在咫尺,哪怕他尚未离开,却仍感受思念入骨,难耐成疾。

    两人偷偷摸摸说了几句悄悄话,最后沈予知终于老实熟睡过去。

    顾明音将搭在腰上的那条胳膊拿开,缓缓闭上了眼睛。

    午夜时分,风雪变小。

    沈予知睡眼惺忪地爬起来上厕所,没注意脚下,一脚踩上赵墨臣的肚子,还在睡梦中的赵墨臣顿时惊醒,捂着肚子从地上挣扎起身。

    “沈予知,你故意的?”

    他没回话,摇摇晃晃走向厕所。

    赵墨臣眼皮一跳,正要别开视线,突然从那扇半透明的磨砂门看清了他的身影。

    不对劲。

    小青梅怎么是站着的??

    赵墨臣以为自己眼花,他狠狠揉了揉眼再次看过去。

    没错,沈予知的确是站着的!!!

    睡意顿时惊醒,赵墨臣一个猛子跳了起来。

    他轻手轻脚地推开厕所门,鬼鬼祟祟从门缝里张望。

    沈予知的确是站着的,甚至还用卫生纸擦了擦,最后做了一个塞回的动作,这才按下冲水键。

    赵墨臣彻底惊呆。

    在他长达十八年的生命中,从没见过哪个女生是站着尿的!

    不、不会漏吗?

    不对,女生可以站着尿吗?

    还是说……

    一个想法映入脑壳,赵墨臣情不自禁的倒吸口凉气。

    终于,门前的动静吸引了正在洗手的沈予知。

    他看过来,两人大眼瞪着小眼。

    赵墨臣眼底的惊讶尚未收回,就连偷窥的姿势都没改分毫。

    沈予知极为淡定地擦干净指尖水渍,走过来一把将门拉开,面无表情从他身边穿过。

    赵墨臣先是愣了几分,之后反手扯住沈予知,压低声音:“沈予知,你别告诉我你是双性人。”

    沈予知:“我是双性人。”

    赵墨臣冷笑:“我他妈就说你是吃激素了吗从小长这么大,好啊,你竟然隐瞒性别长到现在,你骗了我,骗了我全家,还骗过顾明音。”

    他就奇怪沈予知怎么动不动找他不痛快,也奇怪沈予知为什么对顾明音表现的那么奇怪,他一开始怀疑沈予知是为了自己争风吃醋,后来发现沈予知可能想和顾明音搞百合,慢慢的又觉得不是那个味道。

    原来如此。

    沈予知竟然他妈的是个男的!!!

    赵墨臣一点也不想知道他为什么这样;更不好奇他是如何隐瞒到现在,此时此刻满心都是抓住沈予知小把柄的窃喜,回想沈予知原来对自己下过的绊子,赵墨臣顿时笑得阴冷。

    “沈予知,你喜欢顾明音对吧。”

    沈予知没有否认。

    “你说要是让顾明音知道你的性别,她会不会生气呀?”

    这摆明就是威胁。

    沈予知面无表情道:“你别吵她。”

    “哦~”赵墨臣微微挑眉,已然是胜券在握。

    “沈予知你真可以,你骗过我们也就算了,竟然还用女性身份接近顾明音,恶不恶心啊你?”赵墨臣无比唾弃沈予知的行为,但也给自己找到一丝丝希望,只要用这个把柄拿捏住沈予知,不怕他不给自己办事。

    赵墨臣一手好算盘打得叮当响,然而正在此时,顾明音醒了过来。

    完全是被吵醒的。

    顾明音揉揉眼,“你们不睡觉在干嘛?排队上厕所?”

    赵墨臣好整以暇地看着沈予知。

    哪成想他突然指着赵墨臣说:“他看见我站着撒尿。”

    这一手王炸直接让他的笑容僵硬在脸上。

    顾明音莫名其妙的:“不然呢?蹲着尿?”

    赵墨臣:“???”

    “尿完就来睡觉,吵死人了。”顾明音重新躺下,揪过被子盖在了头顶。

    “艹!”

    赵墨臣终于忍不了了,上前把顾明音拽了起来,暴跳如雷道:“顾明音你他妈醒一醒!你见过哪个女的站着尿!沈予知是个男的,他为了接近你骗了你,你到底明不明白啊?你口口声声说我欺骗你,对不起你,但沈予知才是那个狼子野心的猥琐小人!”

    赵墨臣越说越激动,恨不得就地踩着沈予知上位。

    顾明音烦躁地推开他,“我知道我前女友是个男人,你不用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我。”

    “前女友?你知道?”

    信息量太大,赵墨臣又被搞懵了。

    “有事明天说,我好困。”顾明音闭上眼再次躺回到床上。

    沈予知对着一脸呆滞的赵墨臣耸了耸肩,“听见了吗?有事明天说。”说完这句话,他重新上床,并且当着赵墨臣的面搂住了顾明音的腰。

    “……”

    “!!”

    赵墨臣一下子给虐得不轻,当晚撤夜未眠。

    他无法平复思绪,想问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下午回家见到赵洛,满腹心绪终于找到一个输出的缺口,赵墨臣迫不及待对着赵洛倾吐起憋了一路的秘密:“小叔,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赵洛安静听他说下去。

    “你站稳了。”赵墨臣害怕赵洛惊讶到晕倒,毕竟这家里除了爷爷,要属赵洛最疼沈予知,结果那没良心的骗了他们所有人!!

    赵墨臣深吸口气,顶着两个黑眼圈说:“沈予知是男的,我昨天亲眼看见的。”

    “哦。”赵洛似是早有预料,语气不咸不淡,“我知道。”

    这下子赵墨臣彻底坐不住了,“你也知道?”

    “很久前了。”赵洛说完笑了一下,拍拍赵墨臣的肩膀,“知知也是有苦衷的,阿臣不要因此讨厌他啊。”

    赵墨臣瞠目结舌:“苦衷……”

    “是啊,昨天你们不在的时候沈夫人已经把知知的情况告诉我们了。”

    “所有人……”

    “嗯。”赵洛说,“知知现在选择出国的确是个明智的行为,等再过几年回国,社交圈换新,谁也认不出他,至于其他事宜,相信沈家自有定夺。”

    赵墨臣脸色苍白,哑然失神。

    他一直以为喜欢着他的青梅竟然是男孩子;好不容易找到的救命恩人至今不接受他,本来想用这个秘密要挟青梅帮他办事,结果所有人都知道!不但知道,小青梅和救命恩人甚至交往在了一起。

    所以搞这么半天,小丑就是他自己?

    赵墨臣突然有些犯晕,他闭目掐了掐人中:“我不舒服,我上去躺会儿……”

    赵洛顿时看过去:“你没事吧,阿臣。”

    他没事,他就是想快点离开这个世界罢辽。

    赵墨臣的身影越走越远,随着那颗碎裂的心脏,顾明音的任务已经提示完成。

    虐渣线进度已达百分之八十,恋爱线竟神不知鬼不觉的往前走了一小段,看样子不少读者原谅了沈予知先前的行为。

    **

    一周后,沈予知坐上了前往英国的国际航班,顾明音也正式开学。

    下学期课业繁重,顾明音决定住校,她回到两人的住处收拾着剩余的物件,往日温馨的小屋因主人的离去而显得冷清。

    顾明音拖着行李出来,路过沈予知的房间时情不自禁停下脚步。

    回神时她已经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他的卧室总是散发着香气,闻着这股气息,竟还感觉他在身旁一样。

    顾明音环视一圈正要离开,注意到书桌上放着一个日记本。

    她走过去拿起了本子。

    [X年X月X日:音音竟然会照顾生病的我,她真的最好了,我是最不争气了!]

    [好希望变优秀呀……]

    [你什么时候可以回头看我一眼呢?]

    [如果让我许一个愿望,那一定是把这个愿望送给顾明音。]

    顾明音翻了两页,唇角不禁勾起。

    她很快翻到了最后一页,上面落着崭新的笔迹。

    [我的世界之子:

    情书一定是当今最老土的东西,但也最能留住情场,所以我想把未说出口的话一字字的写给你听。

    不管你信不信,我在死亡前想到的最后一个人是你;在活下来想到的第一个人也是你。我想与你见证长久,想把我与我的整个人生共享于你。

    所以我要变努力,变优秀,变得不那么爱哭。

    那天你问我,我的生日愿望是什么,我的愿望是【你】。

    此后年年岁岁,岁岁年年,所有心愿都是你。

    顾明音,我喜欢你。

    永远喜欢你。]

    他一定是又哭了,情书下面还晕着一滴小小的泪渍。

    顾明音小心翼翼把那份书信连同日记本一同保存好,拉着行李离开了这座居住了一年的地方。

    屋外天空晴朗。

    她从远处看见了即将到来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