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女配独自美丽[快穿] > 正文 第127章 种田文的极品小姑(二)
    陆溪想也不想的反对道:“不行, 妈这件事你别管了,我自己会处理。”

    她可不想把事情闹得那样大,那样难以收场。

    既然对方不喜欢她, 把她当成牛皮膏药,那就不当这个牛皮膏药了,她又不想惹人冷眼, 惹人闲话。

    女儿的态度可以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此时,饭桌上的人,除了两个小的, 大人们俱是停下吃饭的东西, 看向陆溪一眼。

    陆大和何氏顿了一下, 又觉得小妹又妈和爸操心,她想法又一会儿一个样,轮不到他们插手, 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多吃几块肉呢。

    下筷子晚了, 肉可就没了!

    于是两人继续埋头苦吃。

    陆建雄和陆秀英对视一眼, 也觉得陆溪只是心里别扭, 害羞,嘴上一套心里一套呢。

    陆秀英就说:“得了吧你, 在家里还跟我装什么装?谁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要我说, 好男人你可不能等, 那些小妖精们一个塞一个眼睛毒辣,一个不留神, 你看上的就是别人的人了。听妈的, 看上了赵知青, 赶紧下手别犹豫。”

    陆溪:“……”

    她以前到底表现得多饥渴啊……

    想来一时半会儿没法说服他们了, 总不能说,她一夜之间大彻大悟,就不爱了,不求了吧?

    陆秀英很疼她这个女儿,一举一动都万分留意,陆溪表现得太过反常是不行的。无法,陆溪只好破罐子破摔,一只手拿起碗,同时说:“也没什么,就是我又看上别人了。我忽然觉得赵知青也不是很好看,我又看不上他了。”

    陆秀英:“……”

    陆建雄:“……”

    这下子,就连埋头扒饭的两个小的,也停下来了。

    大娃是女娃,二娃是男娃。二娃七八岁,年纪小,不是很懂大人的事情,但大娃十岁了,乡村的孩子早熟,平日里干活多,听的事情也多。所以大娃知道,她小姑又花心了。

    前今天,大娃去洗衣服的时候,还看到小姑在河边,拿着一捧花往河里扔花瓣,嘴里念叨着什么:他爱我,他不爱我。

    神神叨叨的。

    大娃觉得,小姑就是闲的。

    她这见一个爱一个的性子,可怎么才好?

    大娃还记得,以前小姑子还说过,班上的男同学也好看,这个好看,那个也好看。大娃不明白流着鼻涕的小男孩哪里好看的,但小姑就很着迷。

    现在大娃知道了,只要是好看的,小姑都爱。

    陆秀英一颗心偏到心眼里了,当然不会觉得自己女儿有什么问题,又问道:“这一次看上哪个知青?隔壁枣庄听说来了一批新的,你是不是看上了?”

    村子里的糙汉子们,别说女儿看不上,就是陆秀英自己也舍不得女儿嫁给个泥腿子,跟自己一样从地里扒食,这么大把岁数了,天天风里来雨里去的和老天抢收,看天吃饭。

    在陆秀英看来,她女儿是顶顶好的人才,是十里八乡最俊秀的闺女,读过书,长得好,性格也好,乖巧又听话。滤镜长得不止两米八,嫁给什么人不行啊。所以当下,她只把目标往城里来的知青身上想。

    陆溪差点呛着了,她眼珠一转,含糊道:“诶呀我先不说,反正这事我自己解决。我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喜欢那个,说不定后天又喜欢别人了呢?”

    听听这都是什么话?她当是地里的萝卜,逮着哪个好看拔哪个吗?

    陆建雄板着脸道:“女儿家家,说这些不怕人笑话。”

    话音刚落,被他的悍婆娘狠狠拍了一巴掌,陆秀英凶恶的看着他:“笑话什么笑话?溪溪说得没有错!趁着年轻,多挑挑,不然看走眼了怎么办?这样好,我就觉得赵知青也不像个好人,一天天和别的女知青眉来眼去的,嫁过去指不定管不住呢。”

    刚刚还说赵知青好,现在顺着陆溪的话,又说他不好了。

    陆溪从未见过如此护短的娘,当下感动得热泪盈眶。这样一来,她就不用费尽心思掩藏自己了,不管她做出什么举动,反正在她亲娘那里,总能自己脑补成对的事情。

    没办法,滤镜太厚了。

    心满意足吃完了一段饭,陆溪在院子里走走消食。

    大娃悄悄跑过来,递给陆溪一个冰凉的东西,悄声道:“小姑,给。”

    什么玩意儿?

    陆溪低头一看,发现手掌心里躺着一块深红色的鹅卵石。

    送给她的?

    陆溪慈祥的看她一眼,道谢道:“送给小姑的?谢谢你啊。”

    大娃却摇摇头,一脸严肃道:“小姑你不会赖账吧?这是你让我找来的。你说要把红色的石头削成心形,然后在上面写下你和赵知青的名字,这样你们的爱情就永垂不朽了。你说过我找到了,就给我一块麦芽糖,你要赖账,我……我以后都不帮你干活了!”

    声音委屈,看上去紧绷着,随时能哭出来的样子。

    陆溪嘴角一抽,“呸”了一声,然后把鹅卵石扔了。

    “什么破玩意儿?我才不要呢。不许你把这件事到处说!”

    陆溪骂骂咧咧,想起之前干的事情,不禁脸皮一热。

    虽然鹅卵石不要了,但也没赖账,给大娃一块麦芽糖,把她打发出去。

    小孩子拿到糖,开心得跟什么似的,一蹦一跳的走开了。

    陆溪看了一下自己的糖罐子,发现还有不少糖,然后又把二娃叫来,也给他分了一块。

    打发走孩子后,陆溪把房间的门关起来,自己思量。

    在陆家,陆溪的房间是仅次于主屋最好的那间房。

    屋子方方正正,坐北朝南,不管是采光还是大小,都是很好的。就连陆大和何氏的房子,都没她这个敞亮。

    她的房间摆着一张书桌,书桌和床用一道碎花的布当成帘子隔开。里头靠窗的是她的床,靠门的是书桌,靠墙的是衣柜。虽然看上去有些简陋,但是在乡里,很难找到一个姑娘的卧室像她这么齐全,这么好的。

    不仅如此,那书桌上还摆满了课本。陆溪稍微翻看了一下,发现从小学到高中的课本,都有。课外书倒不多,想来是没有余力再买了。哪怕陆秀英再疼女儿,家里的经济条件摆在这儿。

    原主的成绩还可以,如果学校没有关停的话,上大学不一定,上大专应该是稳了。在这个年代,大专是很吃香的。

    陆溪打开抽屉,看到抽屉里一支黑金色的钢笔被原主用一块蓝布,小心细致的包起来,珍而重之,一看就很珍视。

    钢笔在这个年代,也是很珍贵的物件,而这物件,一般都代表着知识分子和地位,更不是一般人能用得上的。

    原主读过书,但也没有用过这么好的钢笔,很显然,这一支钢笔不是原主的东西。

    陆溪扶着额头,稍微的回忆了一下,想起来了前因后果。

    这是赵庆宇的钢笔。

    赵庆宇把原主从池塘里救出来后,原主一颗心全挂在他身上了。赵庆宇的一举一动,在原主这里,都能解释成别的意思,都能看成是对自己的不一般。

    她给赵庆宇送东西,但都被赵庆宇给退了回来。

    也就是上次,原主给赵庆宇送了些从山上挖来的山货,赵庆宇连山货带着篮子,原封不动还回来。

    这支钢笔,就是赵庆宇踏进陆家时落下的。

    但原主不知道哇。

    她还以为是赵庆宇故意落下来,是要送给她的,当下喜不自胜,脸色转阴为晴,把这支钢笔当成定情信物保管起来,仔细的保管着,只等着两人喜结连理时,拿出来用。

    这就是个误会。

    后来,这支笔被当成了原主偷盗的罪名,赵庆宇拿回自己的钢笔,把她数落一通,说她不知检点,行为不端,羞于与她为伍云云。

    然后原主的名声就更加的臭了。

    总之,这是一桩满是孽缘的官司。

    陆溪叹了口气,打算等明天就把钢笔给人还回去。她又不会对着钢笔花痴,物归原主,省了日后很多麻烦,才是明智之举。

    -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家里那只公鸡就开始打鸣。陆溪烦躁的裹着被子,捂住耳朵,打了个滚继续睡。

    家里没有人来吵她睡觉。

    陆秀英和陆建雄早就醒了,然后开始安排一天的活计。

    何氏在厨房里烙饼,给陆溪留了一份,然后剩下的都拿走,等着中午吃午饭。

    饼不是白面饼,里面加了一些奇奇怪怪乱七八糟的东西,有榆树皮,有磨碎的麦麸,总之有什么加什么。要想吃白面的?做梦去吧!一年到头,也就只有过年那会儿能吃得上,平日里都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

    何氏盯着锅上夹杂着各种杂物的面饼,面上忽然显现出点难过来,因为想起了昨天那段好吃的饭。

    小姑子的手艺真好啊,要是让她来做饭,不知道能不能把这个饼烙好吃了?

    不不,这不能行。

    要是让婆婆知道,该骂她偷懒了。

    何氏咬咬牙,控制自己不再想那味道。

    在昨天以前,她还觉得自己是个会做饭的媳妇,可现在她这点自信就没有了。

    何氏深深叹口气,然后把饼装好,叫上自己的男人,一家子往田垄间走去。

    而此时,陆溪也已经醒了。

    她醒得不算晚,但陆家的人实在太勤奋了,为了多赚点工分,那是真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

    陆溪呆坐了一会儿,一张脸因为压在凉席上,出现点红痕,看上去呆呆的。

    好一会儿,她拍拍脸才清醒过来。

    用冰凉的冷水洗漱,又吃了大嫂给她留下来的早餐,陆溪这才恢复点精神气。

    乡间蚊子多,现在又是夏季,蚊虫很多,陆溪昨晚睡得不是很安稳。脖子和手臂上,都出现一点红色的斑点,那是被蚊子咬出来的痕迹。

    这里是买不到蚊香的,陆溪受不了蚊虫的噙咬,打算等下出去找点艾草回来,把房间熏一熏,这样晚上会好过点。

    不过在此之前,她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得去把赵庆宇的钢笔还了。

    陆溪对着家里已经斑驳的水银镜梳头发。她没有像原主那样,编两条麻花辫,而是辫起了鱼骨辫,最后在发尾收住,一头黑发垂在身后,看上去明艳又清新。

    挎上一个竹篮,拿上钢笔,陆溪就出门去了。

    考虑到这个时候赵庆宇应该不在知青点宿舍,陆溪就干脆往知青食堂去等着赵庆宇。

    反正中午他总是要回来吃饭的,她守株待兔总没错。

    陆溪俏生生的站在那儿,也不说话,一张俏脸比平时更冷,路过有人看她,要取笑两声说她又来黏着赵知青,但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陆溪给瞪了回去。

    她那双眼,黑白分明,看着别人的时候眼神很是专注。她柔和,就显得神情,她生气,就显得犀利。而此时的陆溪,势必对这些取笑她的人没什么好脸色的。一张脸怒气腾腾,剑拔弩张,谁来瞪谁,十分彪悍。

    路过的村民们嘀嘀咕咕几声,暗道不愧是陆秀英的女儿。一飚飚一窝,把陆秀英那泼妇劲儿学了个十成十,谁敢惹她?

    把人都给瞪走后,陆溪的世界终于安静了。

    她坐在一颗青色石头上,掰着柳条,无所事事的打发时间。

    一边思考着要怎么给家里弄点钱来改善生活,一边思考着等下见到赵庆宇要说些什么。

    陆溪心里掐着时间点,终于等来了下工来吃饭的知青们。

    原主这些天来和赵庆宇纠缠不休,早就已经是知青点的名人了,一看到她,没有人不认识。

    只不过,今天的陆溪好像和往常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脸还是那张脸,人还是那个人,可是她的眼神不再像牛皮糖一样,总是忘赵庆宇的脸上黏着,也不再矫揉造作,捏着嗓子说话。

    她眉目清丽,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冷清,一样的容貌,只是眼神变了,就给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那些扛着工具来吃饭的知青本来想起哄的,可是看到她淡漠的神色,和一副冷若冰霜的脸,集体噤声了。

    赵庆宇的兄弟拽了一下他的衣摆,意有所指的看向陆溪使了个颜色,眼神说不出的猥琐,还大笑了几声,满是揶揄。

    “你看,她又来找你了。那篮子不知道有什么,上次是山货,这一次是什么呢?”

    “听说她家昨天杀鸡,那香味飘得十里远,今天还听见乡亲们说起呢。庆宇,也让我们享享口福呗。”

    桃花债的正主赵庆宇却没有那种好心情,他沉下一张脸来,远远看见陆溪就不想走了。

    他果真停下来,对陆溪的不厌烦已经达到了极点。

    干了半天的活,已经又累又饿了,偏偏又遇见这个缠人鬼。

    赵庆宇沉下脸来,不回答同伴的问,只低声道:“我不去饭堂了,你们帮我打点馒头回来,我回去洗个澡。”

    说完,也不解释什么,转身就走。

    他眼角的余光都没有往陆溪身上瞥一下,仿佛身后有鬼在追似的,走得十分迅速。

    陆溪瞧见他远走的背影,本想追上来的,但她不想浪费体力,就把目光落在赵庆宇的朋友们身上。

    “你们和赵庆宇赵知青认识。”陆溪说的是肯定句而不是问句。

    她早就把赵庆宇身边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了,怎么会不知道他和哪些人交好呢?甚至为了讨好赵庆宇,就连他身边的朋友也一并讨好了。这几个男的,没少收她好处。

    几人都不好意思了,毕竟赵庆宇是当着她的面逃跑的,这样的冷待,不管是哪个脸皮厚的姑娘都受不了。

    哪怕赵庆宇是他们的朋友,此时也不由得替陆溪赶到尴尬起来。

    几人对视一眼,然后支支吾吾对着陆溪说:“那个……刚才他不是看到你就跑的,他只是……嗯,只是拉肚子了,所以跑了。”

    陆溪:“……”

    这拙劣的借口还不如不找呢。

    陆溪没什么表情,没听到似的,把竹篮里的钢笔掏出来。

    在她掀开蓝布的时候,几人不自觉的看了一下竹篮,里面是空的。

    难道她不是来给赵庆宇送吃的吗?

    正疑惑着,陆溪递出那支黑金色的钢笔,说道:“这是赵知青之前去我家落下的东西,我给他还回来了。麻烦你们帮我转交一下,我有事,先走了。这几天给你们添麻烦,实在不好意思。”

    说完,也不管其他人什么表情,挎着自己的小竹篮离开了。

    她的一条鱼骨辫在身后一翘一翘,说不出的好看。

    今天的陆溪确实和往常不太一样,但具体哪里不一样,又说不出来。大概就是眼神冷淡了一些,和人不自觉的划开距离,让人不敢靠近。由之前一个黏糊的小姑娘,变成了一朵清冷自持的高岭之花。

    有人盯着她的背影,红了脸。忽然感觉到,陆溪这算不算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虽然……虽然其他人都说,是陆溪死缠烂打赵知青的,可是她那么好看的一个姑娘,赵庆宇不要,可以给他们啊!他们稀罕!

    可如今,不管他们怎么在心里哀嚎,陆溪都不会回头看他们一眼的。

    知青们在食堂里吃完饭,还不忘给赵庆宇捎上点吃的。

    来到田里,把赵庆宇的午饭递给他,朋友转身就要走。

    赵庆宇犹豫了一会儿,问道:“陆溪她有没有说什么?”

    他真怕陆溪头脑不清醒,当众说出什么骇人听闻的话来,让他难堪。

    赵庆宇的朋友目光奇异的看他一眼,欲言又止,摇头。

    居然没有?

    一句话都没有?

    她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赵庆宇皱起眉头来,继续忍着不耐说道:“以后她要是让你捎什么东西,也不必答应——”

    还买等他把话说完,赵庆宇的朋友就打断他:“行了,你别在这儿猜来猜去的,要真想说话,还不如当面和她说呢,见到人就跑算什么本事?还有,人家压根不是来找你的,只是来还你东西的。”

    说着,把那支黑金色的钢笔掏出来:“喏,这是你的吧?她说你丢了,给你送回来的,也没给你捎什么东西,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赵庆宇一怔,目光落在那支黑金色的钢笔上,神色一时复杂得难以言喻。

    这钢笔确实是他不小心丢了,还以为再也找不到了,没想到居然陆溪给他找回来的。

    “她……没说别的?”对于她的冷淡,赵庆宇还是不可置信。

    他总觉得,陆溪是别有所图,不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把钢笔还回来的。怎么说,都要私下约他出去见一面吧?赵庆宇虽然不想和她不清不楚,但她要是以这个为要挟的话,他也是会去的。

    可怎么……就没别的事了?

    赵庆宇心里的疑虑多过震惊。

    他朋友目光更是惊奇无比,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毫不客气的说道:“我说你得了吧?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人家已经给你送钢笔了还想怎么样?你之前不是一直把讨厌她,烦她挂在嘴边?怎么人家真不理你了,倒不习惯了?难不成,你其实心里是想着她和你好的吧?”

    说到后面,压低声音,神情又不自觉猥琐起来。

    赵庆宇面上暴起青筋,咬咬牙,离开了那个地方,没再和他交谈。

    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他想着陆溪和他好?怎么可能!他只是过于惊讶罢了!

    他才不是自作多情!

    赵庆宇狠狠的朝着土地撒气,差点把锄头都给砸出豁口来了。

    他掏出那只黑金色的钢笔,神色无比的复杂。

    它没找到之前,他期望着找到,可陆溪真把它送回来了,他心里又不是滋味了。

    -

    艳阳高照。

    陆溪挎着她的小竹篮,欢快的走向山坡。

    她以前寻摸过不少山货,野外知识储备不小,要想找到先什么吃的用的,简直易如反掌。如今村子里所有人都在生产队忙活,没人和她抢山上的野货,只要她看到了,就全是她的了。

    途中,路过村子的小河旁,看到大娃蹲在那里洗衣服。

    旁边有几个和她年龄相仿的男孩子在捣乱,往大娃身上泼水,皮得要死。

    大娃手里拿着捶衣棒,往前作势要打他们,但势单力薄,无法和他们正面抵抗,被泼得浑身是水,不由得尖叫起来。

    陆溪沉下脸,怒气冲冲走过去,把盆子里的衣服倒出来,舀了满满一盆水 ,往那几个小男孩身上泼。

    只听“哗啦”一声,刚才还皮得要死的小男孩瞬间被淋成了落汤鸡。

    大娃被解救出来了,一看到陆溪气势汹汹,横眉怒目,那架势和奶奶要骂架一样,立即有了底气,告状道:“小姑,他们欺负我!快,打他们!”

    陆溪是不会动手打孩子的,但把他们赶走倒是可以。

    舀了满满一盆水,朝他们泼过去之后,几个熊孩子呼啦一下全散开了。

    他们大喊道:“你欺负小孩子,你不要脸!”

    陆溪叉腰,理直气壮:“回家找你妈告状,找你妈喝奶去吧!欺负小女孩,你也不要脸!”

    小男孩气得脸色通红,支吾了一下,大喊道:“我去告诉你妈去!”

    陆溪哈哈大笑:“你去呀,不去是孙子!”

    男孩们败下阵来了,被她弄得哇哇大哭,回家各找各妈。

    河边只剩下陆溪和大娃两人。

    大娃两条辫子湿漉漉的,对着小男孩离去的背影做鬼脸,一边道:“小姑,你刚才好厉害啊!”

    以前小姑说话从来不会这么横,她细声细气,嘴上不挂粗话,说不文雅。如果遇见了今天这样的事情,是不会帮大娃出头的,只会让她自己应付。因为在小姑看来,大人掺和小孩子的事情,不体面,不是个大人该干的事情。

    可今天,小姑英勇的站出来了!

    大娃一双眼闪闪发亮,眼睛里充满了敬仰。

    那群皮猴子,大娃早就想揍他们了。

    要是一对一,大娃未必比他们弱,无奈在,他们都是成群结队的一起来欺负她,大娃就应接不暇了。

    大娃也想过要让弟弟来帮自己打架,但是她的弟弟太小了,根本打不过他们,无奈只能作罢。

    她心里已经偷偷发誓,等她长大了,就给他们好看。

    没想到,如今她还没长大呢,小姑就先给他们好看了。

    陆溪摸摸她的脑袋,问道:“洗完了吗?洗完了和我上山去。”

    大娃用力点点头,然后屁颠屁颠跑向家里,把衣服胡乱晒了一通后,背起一个竹篓,拿起镰刀跟着陆溪出门去。

    “小姑,我也要去打猪草,我和你一起去!”

    大娃只到陆溪的要,陆溪做不出虐待儿童的事情,于是把她的背篓接过来,自己背了。

    大娃受宠若惊,本来叽叽喳喳说着那群皮猴子的坏话的,察觉到陆溪的温柔后,忽然噤声,不说话了。她低着脑袋,揪着小草不说话。

    “怎么了?怎么不说了?”陆溪问她。

    大娃抹抹眼泪,犹豫了一会儿,忽然呜呜的哭了起来,说道:“我不知道说什么,我怕你骗我。现在对我好,一会儿就让我帮你干坏事了呜呜呜。”

    陆溪:“……”

    原主以前干的都是什么事啊。

    陆溪无语了,她沉默片刻后,轻叹道:“不会的,放心吧。”

    大娃依旧不放心,看着周围越走越僻静的环境 ,忽然警铃大作,大叫道:“小姑,你不会拿我去喂狼吧?!”

    “……”

    陆溪瞪了她一眼,咬牙道:“闭嘴!不然以后不帮你赶那群皮猴子了。”

    大娃问她:“真的吗?你以后还会帮我赶吗?”

    “当然。”

    大娃这才放心了点。

    因为她发现,小姑确实是变好了一点点。

    这一点点,就足够一个小孩子放下心防了,她本来就不会有太复杂的心思,谁对她好,她就对谁好。

    就这样走了一段路程后,大娃在路上看到猪草就薅一把,放进陆溪的背篓里。

    这里村民很少来,所以猪草还算容易找,很快就把背篓装满了。

    大娃开心的说:“可以够我们家的老母猪吃两天了。”

    “小姑我们回去吧?”

    陆溪摇头:“我的事情还没办完呢。”

    大娃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只好跟着。背篓依旧是陆溪在背,里面装了猪草,有点沉,大娃懂事的帮她把小竹篮拿过来,乖乖拎着跟在她身后。

    有往前走了一段路程之后,陆溪终于挖到了一节竹笋。虽然不多,但顶两天吃还是够的。

    背篓装猪草还有点空间,陆溪就放进背篓里。

    大娃又忍不住问她:“大姑,我们……我们还走吗?里面越来越远,我都没走过呢。大人们说,山上有豺狼,不让小孩子进山的。”

    陆溪道:“我又不是小孩子。”

    呜呜,可是她是啊!

    大娃一哆嗦,更加贴着陆溪,不敢说话。

    很快,大娃就知道陆溪的目的地是哪里了——是长着几棵梅树的地方。

    这个季节,青梅挂在枝头,已经成熟了。更甚至,有些烂得掉到了地里都没人捡。

    大娃知道,这些青梅不管是成熟了还是青的,都很酸。吃了酸倒牙,一点用都没有,不能垫肚子,也不能当饭吃,就是最嘴馋的小孩子也不会拿这个当零嘴的。

    小姑要这个干什么?

    “小姑,这个不好吃的,一点都不甜。”大娃提醒她,还以为小姑是在城里读书读傻了不知道这件事呢。

    陆溪拿了一根竹竿,在顶端用石头杂碎了竹节,然后用小木棍卡住,就变成了一个简易摘果长杆,只需要轻轻一拧,就能把枝头的青梅摘下来。

    陆溪咔哒咔哒的拧着,掉下来不少青梅,抬头示意,让大娃去捡。

    “我当然有妙用,可以用来泡酒,可以用来做青梅酱,可以腌青梅,酸水也能用来煮饭,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哇。”大娃听不懂,但听到小姑说得头头是道,她就信了,然后拎着竹篮,欢快的去捡青梅。

    捡到一半,大娃不知道想起什么,说道:“小姑,只要是酸的都可以吗?我上次在附近还见到了几株杨梅树,我妈说那玩意儿也酸,烂到地上都没吃。”

    现在这年头,饭都吃不到,哪有人去吃这些让人肚子泛酸水的东西啊?越吃越饿,越吃越想吃东西,败家子才吃的玩意儿。

    陆溪眼睛一亮,立即停手:“来,带我去,杨梅是好东西啊。”

    杨梅可以酿酒,还可以做蜜饯,做罐头,做酸梅汁,好处多得说不完。

    在大娃的带领下,陆溪摘了不少杨梅,然后满载而归。

    -

    回到家后,陆溪先把青梅泡水,然后让大娃把杨梅洗了,她自己则是处理挖来的竹笋。

    竹笋有点苦味,不能直接吃,需要经过简单的处理才能作为菜肴端上桌去。

    先把竹笋皮剥掉之后,把竹笋切成丝,然后放在清水里泡,去去苦味。想要早点吃,可以上火煮熟再泡,要想好吃点,就用清水泡,每日轮换。

    考虑到家里也没有余粮,各个等着吃饭,陆溪就直接用清水煮了,然后再用清水过滤。泡一泡,直到晚上时,苦味就去得差不多了。

    处理好这一切之后,陆溪才去处理青梅。

    她用开水把一个陶瓷罐烫了,先消消毒,接着把洗净的青梅放进去,放进大量的盐,让盐分把青梅里的水慢慢的逼出来。

    家里的盐不多,也就够家用。

    陆溪要啥没啥,不由得感觉手脚施展不开。她只能先放弃腌青梅,从陆建雄的酒缸里倒出来一点清酒,用来泡青梅,喝起来味道也是极好的。

    这些吃法,这边没有,陆溪偷偷拿这些清酒去卖,或者去村头和叔叔伯伯们换一换,也能换一筐鸡蛋回来。

    然后还有杨梅酒……

    陆溪也没有酒曲,手头也没有大量的糖来制作,也只能事先搁置。

    怕杨梅烂了,她拿一个竹篮,把杨梅掉在井壁上。

    这是一个天然的冰箱,里面的温度比外面低很多。井水冰冰凉凉的,喝起来也十分清爽舒服。

    做完这一切,陆溪才开始准备晚餐。

    今天是吃不了干饭了,只能喝稀粥,菜也没有肉了,只能吃菜园子里的萝卜。

    好在昨天那只鸡挺肥的,留下来不少鸡油,陆溪存起来了,此时把鸡油炼出来,空气中立即飘起来一股鸡肉的香味。

    然后把萝卜放下去干炒,最后放点大葱,然后出锅。

    虽然简单,但味道也还算可以。

    陆秀英和刘建雄回来的时候,又被闺女的厨艺震惊了。

    他们在门口,闻到了鸡油的香味,还以为闺女又嘴馋,偷偷杀了鸡来吃,眼睛一黑都快晕过去了,一进屋一看,发现才一盆炒萝卜。

    陆建雄咽了一下口水,喃喃道:“这样好,这样好,节省一点,不然今年过不下去了都……”

    一家子人又被陆溪的厨艺征服了。

    为什么!

    为什么同样的食材,她做起来就这么好吃!

    感觉以前吃的都是猪食!

    何氏忍不住道:“妈,要不,以后让小姑来做饭?我……我手不巧,浪费了粮食,做得不好吃。”

    最近两天,家里所有人都吃得很香。

    放在以往,陆秀英肯定要说何氏两句的,但今天意外的沉默了。

    看到恨不得舔盘子的两个孙子,再想起以前何氏做饭是,那清汤寡饭的样子,实在淡得难以下咽,最终点了点头。

    吃完饭后,陆溪敲开主屋,陆秀英和陆建雄正在说话,一见她进来,立即笑盈盈的问:“溪溪有事吗?”

    “妈,我明天想去城里买点东西。”陆溪小声说,“能不能给我点钱和粮票啊……”

    本以为陆秀英不会那么轻易同意的,没想到,二话不说,从衣柜里掏出一个小本本,给陆溪拿了五块钱,还有几张粮票:“给,不够问妈要!”

    陆溪:“……”

    真的是亲妈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