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失忆后我多了五个男朋友 > 正文 第59章 失忆的第五十八天
    当听到段子明说的话的时候, 唐兰汀身体骤然一僵——

    段子明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

    随后唐兰汀顿时意识到,自己刚才流露出的神情无疑已经是证实了段子明的话。

    虽然很快就稳住了表情,但唐兰汀知道在场的人哪一个不是人精, 自己方才的表现肯定都被看在眼里。

    他一时间不敢抬头去看唐玉楼和叶皎的反应。

    段子明轻笑一声,似是嘲讽似是感慨的看着对面那三人,想要看到他们分崩离析的模样。

    然而唐玉楼慢慢往前踱了两步, 淡淡道:“所以?”

    他这个动作,恰好将唐兰汀给挡在了身后,遮蔽了段子明带着恶意的视线。

    感受到前方男人的背影投下,唐兰汀怔然抬头, 视线所及的是唐玉楼宽阔的后背。

    他心念一动, 小声道:“………哥。”

    段子明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唐玉楼的反应会是这个, 他的眉头逐渐聚拢,重复道:“什么所以?”

    那边叶皎也逐渐回过神来,他不动神色的瞥了眼唐玉楼, 随后对段子明道:“那你还真是可怜。”

    他语气中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怜悯与蔑视, 换做平日叶皎是不会这样直白的流露出对别人的反感的, 但眼前这个人显然早已被他划出了值得善待的范围。

    段子明被叶皎的语气里的怜悯给弄得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你什么意思?”

    叶皎神色悲悯, 说出的话却是无比的嘲讽:“虽然我跟你不太熟,但你的事情我也是听说过一点, 看你沾沾自喜的模样, 如果兰兰一开始就没有失忆, 那岂不是意味着他宁愿假装失忆也不想再跟你扯上关系吗?”

    说完做了个结论:“不会真的有人以为自己是人民币人见人爱吧?”

    段子明被叶皎做的这番阴阳怪气的语调给弄得面色铁青,却又半天找不出话来回敬。

    就在此时, 沉默良久的唐玉楼开口了:“第二次了, 我记得上次应该警告过段总, 不要再出现在兰汀面前了。”

    哪怕唐玉楼的脸上并未作出任何表情, 但光是他说话的语调便令段子明为他的气势所迫,不自觉后退了一步。

    随即段子明反应过来自己的退缩,他立刻稳住步伐对唐玉楼冷嘲道:“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不是已经从唐家滚了出去吗?我为什么要听一条流浪狗的话?”

    唐玉楼和唐家解除关系的事情现在仍处于保密状态,甚至唐氏的股东们都不知道,唐玉楼没想到段子明竟然会知道这件事,看向对方的目光顿时带上了审视。

    对于段子明“流浪狗”的嘲讽他反而不怎么在意,横竖他早就做好某一天离开唐家的准备了,不论是自己自愿还是唐氏夫妇主动,他们给予自己的都已经是仁义至尽。

    对峙间,唐兰汀从唐玉楼身后走了出来,他看向段子明,想了想道:“我可以问一下,你现在屡次来骚扰我,到底为的是什么目的吗?”

    段子明看着他,目光满是深情:“你知道的,我只是希望我们可以回到从前。”

    叶皎挑眉:“被你吊着当舔狗的从前吗?”

    “………”他的这句话似乎刺痛了段子明,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他道:“那个时候是我脑子坏了,只要你回来,我愿意满足你的一切愿望。”

    唐兰汀偏了偏头,感到无法理解。

    他困惑道:“你真的……让我感觉很奇怪,如果说你真的喜欢我,那为什么你以前要那样作践我?就算是因为那时候的你不喜欢我,但一个道德观正常的人也不会这样对待别人。”

    “你现在喜欢我,只是因为不甘心所产生的错觉吧?我知道你是一个极其自尊又极自卑的人,并且一心扑在事业上,这样的你忽然表现出为了爱情要死要活的样子,真的不能怪人不信你。”唐兰汀一边说着,一边想起了被段子明送进局子里的段思妍。

    那个小姑娘当真是可怜又可恨,被一群小粉丝捧上了天,如一个越来越膨胀的气球,最后被针轻轻炸一下就破了。

    不知道她现在待在监狱里面会是什么心情?会后悔对唐兰汀做过的事情吗?

    但他想,这人更多的恐怕是在憎恨唐兰汀戳穿了她,并且憎恨段子明把所有事情推到她头上吧。

    只能说,这两人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但在那之前段子明对段思妍的态度当真是没话说的,经常给她打零花钱送礼物,每次段思妍故意找唐兰汀人麻烦也总是维护她,可触及到了自己的利益时却能毫不犹豫将人送进监狱当自己的替死鬼。

    唐兰汀甚至怀疑段子明养着段思妍就是为了这一天。

    这样冷血的一个人忽然一副为爱痴狂的模样,谁敢相信?

    段子明的喉咙间涌动着苦涩,他沉声道:“那些都是过去了。”

    他不死心的样子终究让唐兰汀感到了厌烦,叹了口气,唐兰汀道:“你还不明白吗?”

    段子明:“明白……什么?”

    唐兰汀:“如果要说最简单的一个理由,那就是我不喜欢你了。”

    “其实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那时候我确实对你抱有一些好感。”

    这句话唐兰汀稍微夸张了一点,但并没有说谎。

    当初第一眼看到段子明的时候他还是心生好感的,对方看起来俊美而绅士,谈吐也十分礼貌让人舒服,但………

    “……但哪怕有再多的喜欢,在那三年里也被磨光了。”

    唐兰汀眨了眨眼,沉声道:“段子明,没有人会一直喜欢一个不断羞辱、贬低、给自己泼冷水的人的,我的感情没有那么贱价。”

    “………”段子明站在原地,他的脸色一片惨白,久久不能言语。

    唐兰汀等待着他的反应,却看到段子明忽然一阵惨笑,他心头一凉,下意识以为男人又要做出什么行为的死后对方却停了下来。

    “我知道了。”段子明深深看了唐兰汀一眼,转身离开。

    竟然就这样走了?

    唐兰汀狐疑,但却并未因为段子明的离去而放松下来,因为他知道身后的两个男人刚才虽然没有插嘴他跟段子明的对话,却也没有离开,就一直在那里等着他。

    犹豫了一下转身,唐兰汀彻底摊牌:“……我承认,我确实一开始就没有失忆。”

    在说出这句话后他反而是轻松了下来,仿佛心头久久压着的巨石被挪开了。

    唐玉楼双手抱臂沉默一会,缓缓道:“能在检测报告上做手脚,你也是长大了不少。”

    唐兰汀心头一紧,望着唐玉楼小声道:“哥………”

    唐玉楼偏过头去,闷声道:“我已经不是你哥哥了。”

    刚才段子明还在的时候,唐玉楼还能压着并不发作,但这并不代表之后他就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在唐兰汀承认之后,唐玉楼第一反应是这个当初被自己看着长大的弟弟终究是长本事了,无论唐兰汀是用了什么手段让那份检测报告呈现那样的结果,他竟然一点都没看出来破绽。

    随后便是隐晦的酸涩以及淡淡的迷茫。

    唐兰汀果然是个没有心的小魔鬼,不知道这些天他看待自己,是不是在心里觉得他非常的可笑?

    换做被人这样愚弄自己,唐玉楼只怕已经当场翻脸了,可看着唐兰汀小心翼翼带着胆怯的眼神,他终究是硬不起那个心肠。

    只是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唐玉楼一边忍住立刻将青年拥进怀里的冲动,一边维持着冰冷的脸色道:“我之前的那个问题,还能等到答案吗?”

    唐兰汀对于感情方面终究是太过优柔,不狠狠逼他一把青年估计会继续装傻下去。

    唐玉楼道:“最后一个晚上的时间,希望明天早上我能得到你的答案。”

    他跟叶皎之间,唐兰汀必须要作出一个选择。

    只是……如果唐兰汀真的选择了叶皎,那唐玉楼会离开这里,回到国外他经营几年的那个地方去。

    他本来就跟唐家毫无血缘关系,现在更是连法律上的联系也消失,离开这件事对他来说毫无负担。

    虽然唐玉楼没有明说两个选择的后果,但唐兰汀对他实在太过了解,顿时明白了唐玉楼的意思。

    想到如果不选择唐玉楼,那可能以后他再也见不到对方了,唐兰汀感到一阵苦涩在喉咙间蔓延开来。

    唐玉楼说完,为了防止自己心软直接转身离开,唐兰汀有种拦下他的冲动,脚却像是黏在了地面一样难以迈开。

    夜间的风吹过带来一阵凉意,忽然肩头一沉,唐兰汀抬头发觉叶皎将自己的外套披到了他的身上。

    叶皎执起唐兰汀的手,将他无意间握紧嵌进掌心的手指一根根掰开:“兰兰,你定的宾馆在哪,我送你回去。”

    唐兰汀转动了一下眼珠,抱出了一个地址。

    叶皎的车停在不远,他带唐兰汀上了车,一路上没人说话。

    等到了目的地唐兰汀下车,他看着宾馆大门微微出神。

    他感觉到叶皎停在了自己身后,青年的语气依旧温润,却带着一点难过。

    如果唐兰汀回头,会看到叶皎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爱怜,还带着浓重的占有欲。

    叶皎轻声道:“对不起,我是个自私的人,一开始在医院的时候我就在欺骗你,但是既然你并没有失忆,你也没有拒绝我,是不是代表其实你也有一点点……喜欢我呢?”

    “兰兰,我也等着你的答案。”

    “我也很想知道,我跟他……你会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