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全修真界都想复活本尊 > 正文 第65章 第六十五章
    孟临洲受伤不轻, 这些伤要是放在别人身上,八成已经将小命丢在了这里。但他好歹有渡劫期修为,除了脸色难看一点, 倒是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黎风兰将伤药从乾坤袋中取出,接着孟临洲就自己慢慢地用清洁咒处理起了满是脏污的伤口。

    等吃了灵药后,孟临洲的状态好歹恢复了一些。黎风兰看到, 对方胳膊上满是狰狞的伤口,想来的确经历了非常凶险的事情。

    千年前,黎风兰是名副其实的修真界第一人。而能够成为他的徒弟,孟临洲除了灵根极佳外, 更是冷峻出尘, 一看便不是凡人。虽然身受重伤, 可孟临洲处理伤口的动作,却没有一刻停顿。

    此时他虽然满身是血,甚至头顶那梅枝发簪也略有些歪斜, 但浑身上下却不显半点狼狈。

    ……如果他不开口的话。

    此时几人坐在树下, 等孟临洲脸色稍稍恢复一点后, 黎风兰就问他:“你刚才进入秘境之后, 遇到了什么?怎么搞的如此狼狈。”

    黎风兰的语气很是好奇,毕竟他清楚自己徒弟的能力。孟临洲算是这世上排行前十的高手, 能让他受这么重的伤, 秘境果然是凶险非常。

    孟临洲虽然还是重伤未愈的样子, 甚至嘴角边的血迹都没有擦干,可是听到自己师尊的问题之后, 他却还是冷笑一下说:“观止山秘境这地方的确凶险, 处处都是陷阱……”话到这里, 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还没等他师尊黎风兰点头, 就听孟临洲接着说道:“初玄仙祖果然小气。”

    黎风兰:“……”

    陵不厌:“……”

    段万年:“咕?”

    这都哪跟哪儿啊?孟临洲的脑回路,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一时间竟没有一个人明白,秘境凶险与初玄仙尊小气,究竟有什么关系。

    但孟临洲显然已经适应这种不被他人理解的状态了。

    见没有人回答自己,甚至就连乘黄都一脸懵逼的看向他,孟临洲终于说:“寻常人飞升后,留秘境在凡界,顶多在秘境里设下些阻碍让别人不能轻易进去。他倒好,处处都是奔着杀人去的。”

    孟临洲说话的时候,均是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听着很能唬人。

    甚至有的时候,就连黎风兰这个当师尊的,都会被他的逻辑给绕进去。

    紧接着孟临洲又补了一句:“这不是小心眼,什么是呢?”

    不过今天,观止山秘境完全没有给人留下思考孟临洲这句话的时间。

    他的话音刚一落下,不远处的天边,忽然隆隆降下一道紫雷,瞬间照亮了半片天空。

    “啊!”乘黄被吓了一跳,赶紧紧紧地抱住了主人的胳膊。但是引来紫雷的孟临洲,似乎并不在意。

    眼前的画面,好像有点眼熟……黎风兰不由想起了天眠宮禁地里的那次。自己也是因为说了点什么,便被初玄仙祖给警告了一番……

    上次那里不过是宗门禁地,这里可是初玄仙尊的私人地盘,黎风兰有些担心,要是这逆徒再口出狂言,可能就不只是被警告一下这么简单了。

    毕竟据他的经验判断,初玄仙祖这个人,似乎是真的很小心眼。

    “咳咳……”众人只见黎风兰朝着孟临洲轻咳一下,并从一边折来一个树枝,在地上慢慢写:“对,所以你少说两句。”

    已经励志要做个好徒弟的孟临洲张了张嘴,他似乎还想要再说点什么,但最后还是在师尊的注视下,默默地将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一般而言,这种禁制都是用语言触发的,写字应当没有关系。并且初玄仙祖那个时代的字也和现在有所不同,黎风兰想自己这么写,仙祖他老人家无论有多么神通广大,都不会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黎风兰选择手写,就是为了保险。但没有想到,他刚才将这行字写下,坐在他身边的陵不厌,就轻轻念了出来。

    “对,所以你少说两句……?”陵不厌的语速很慢,声音略微低沉,听上去既温柔又性感。但是现在,听到师尊忽然将自己刚才写下的话念出来,黎风兰却只是被吓了一跳。

    “师尊!”他忍不住慢慢朝陵不厌眨了眨眼,然后轻咳一下,看着地上的字说:“刚才孟临洲说的那些,的确是真的。”

    不知为何,黎风兰总觉得自己说完这句话后,师尊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难不成陵不厌和修真界大多人一样,都极为崇拜初玄仙祖,不愿听到有人在背后说仙祖他老人家坏话?

    黎风兰越想越觉得,真相就是这样。

    虽然刚才有紫雷在耳边响起,但是身为妖族,段万年并不像修士一样,对初玄仙祖怀有百分之百的尊敬。见这几个人一直打哑谜,段万年索性直接说了:“咕咕~风兰说,初玄仙尊是真的小心眼!咕。”

    黎风兰:!!!

    听到段万年这么说,黎风兰还紧张了一下,不过等了几息见这里依旧没有动静,黎风兰便稍稍放下了一点心来。

    或许仙祖听不懂妖族的话。

    和紧张的黎风兰不同,他那逆徒显然没有将师尊的叮嘱放在心上,此时正一脸不在状况。而段万年这妖族,则更是毫无顾忌。

    只有陵不厌,在听了段万年的话后,他竟然有些纠结的看向黎风兰,过了半晌后忽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这方面,他或许是要改改……”

    黎风兰怎么觉得,师尊说的每个字自己都明白,但是合起来却听不懂意思了呢?

    不等黎风兰说什么,就见坐在一边给自己处理伤口的孟临洲忽然抬头,他第一次赞同陵不厌道:“的确如此。”

    黎风兰:?

    这逆徒,胆量真是见长啊。

    ……

    尽管黎风兰一行人一路上什么也没有遇到,可观止山秘境毕竟是修真界最为凶险的秘境之一。

    在等待孟临洲恢复的同时,他们向他询问起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当时我同持真仙尊,还有几个宗门仙君一起进到了这秘境里——”孟临洲说了半天废话,终于讲到了重点。听到这儿,陵不厌忽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你是说,你们一起?”

    “嗯?”之前没有来过观止山秘境的孟临洲并不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什么问题,他顿了一下,然后点头说:“对啊。”

    这下,黎风兰也意识到了事情不大对劲。

    他说:“按照刚才师尊所讲,若是不提前做准备,那在进入秘境的时候,便会被这秘境分开,送往不同的地方。”

    “没错,”陵不厌略微蹙了蹙眉说,“观止山秘境还从未出现过这样的状况。”

    “这样吗……”孟临洲好歹也是个渡劫期修士,他立刻从黎风兰和陵不厌的话中意识到了问题所在——这个秘境的进入机制,和以前不同了。

    但是下一刻,从孟临洲嘴里说出的话,却又一次偏离了重点。

    只听他“咦”了一下,然后问:“那你们怎么在一起?”

    刚才他们聊的内容,段万年都不太明白,尤其是孟临洲开篇说废话的时候,她差点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然而听到孟临洲这个问题,刚才还一身困意的段万年立刻来了精神。她说:“笨啊!抱在一起就行了!”

    抱?

    段万年这句话语速极快,并且语调极其高昂,她的声音在旷野上一遍又一遍地回荡,让人想要忽视都难。说完之后,段万年便非常惬意的低头,开心梳理起了自己那金灿灿的羽毛。

    ——段万年之前与她哥哥段千里一道,在密光山呆了不短一段时间。

    而决定改过自新,在师尊面前重新做人的孟临洲,去了几次密光山,自然也见了她好几次。

    只不过在此之前,孟临洲一直都无视段万年。直到现在……听到刚刚那番话,孟临洲忽然伸手去,将段万年从黎风兰的肩膀上提溜了起来。

    “你这妖族,不许胡说八道!”自己师尊英明神武,怎么会和人……和人抱在一起?

    可这边刚才警告段万年,下一刻乘黄居然也跟着说了句:“是真的呀~”

    乘黄的语气很是轻松,但它不知道,自己话音落下后,孟临洲世界的天……都随之塌了一半。他缓缓将手松开,而段万年则骂骂咧咧的飞了出去,重新整理自己的羽毛。

    “咳咳,然后呢,为何我在这里只见到了你一个人?”尽管段万年和乘黄说的没有错,但这个话题,委实有些令人尴尬。黎风兰见徒弟愣在这里,赶紧转移话题问道。

    “然后,然后……”孟临洲魂不守舍的重复了两遍,这才说,“然后那个叫莫憎羽的修士也来了,他说自己得来一张前人绘的地图,知道安全的路线。就带着其它人,向东边走去。”

    ——只有孟临洲一个,只因不想和宗门里那群“无趣”的人待在一起,就转身独自朝西去了。大家虽然觉得他的做法非常危险,但孟临洲是天眠宮的仙尊,他想做的事情,一般人还真的拦不下来。

    按理来说,黎风兰现在应该关注莫憎羽才对。但实际上,此时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众人往东,他往西。真不愧是孟临洲啊。

    这逆徒,果然是叛逆到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