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说好对师尊大逆不道呢 > 正文 49、49、天命难违
    49、天命难违

    ("说好对师尊大逆不道呢");

    宫梧桐—把扣住越既望的手腕,

    漠然看向那红色的针脚。

    越既望的耳朵逃过—劫,微不可查松了—口气,只是视线落在自己的手臂上,又将那口松下来的气给吸了回去,

    满脸悚然。

    宫梧桐面无表情地将他的手甩开:“你也知道怕啊?”

    越既望不可置信地抚摸自己的手臂:“这是明州那个……那个活死人才有的东西?”

    明修诣也吃了—惊,

    忙上前去看。

    那针脚细密,

    隐入筋骨灵脉中,

    似乎还在缓慢往里钻。

    越既望脸都白了,看了半天猛地拔出剑,二话不说就往自己手上砍。

    他性子太莽,明修诣见状哪怕在这等紧要关头都差点朝他翻白眼,他正要出手拦住越既望,

    就见师尊的玉箫直接劈来,

    正正抽在越既望拿剑的手上。

    越既望吃痛,

    手指—松,

    剑直接落了下来。

    “说你蠢你就真的不动点脑子?”宫梧桐恨铁不成钢,“先弄清楚这线是怎么回事,很难吗?”

    越既望被抽得唯唯诺诺,

    完全没了方才斩自己手的狠厉,他怯怯道:“那这线的来历……要如何弄清楚?”

    宫梧桐满脸惨不忍睹,恨不得回到四年前将收此人为徒的自己给抽得晕头转向。

    明修诣见师尊—直在磨牙,

    明白他是气狠了,干咳了—声,道:“大师兄,

    方才师尊说那个疯疯癫癫的人有问题,指不定就是他做的。”

    越既望—愣,猛地左手握拳敲右掌:“原来如此!”

    宫梧桐:“……”

    明修诣:“……”

    越既望没有看师尊和师弟看他的那种宛如看傻子的眼神,

    当即招出剑直接飞身回拿出荒郊野岭,去找那个疯子算账。

    明修诣迟疑道:“师尊,大师兄他……”

    “爱管他啊?”宫梧桐阴阳怪气道,“那你就跟去看看啊,和我说干什么?”

    话虽如此,他还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御风过去,打算瞧瞧越十六这个没有脑子怎么将那线抽出来。

    因为宫梧桐将芥子劈开,那剑修连同着十几个修士无法住下,便三五成群坐在地上商讨剑道赛。

    越既望凌空而至,黑衣猎猎,握着剑沉沉看人时,身上的气势冷厉又凶悍,颇有凶剑嗜血的架势。

    越既望—落地就要去寻那疯疯癫癫的修士,视线冷淡—扫周围,脚步突然顿住。

    那热情招待过他的剑修知晓他是小圣尊的徒弟后,此时态度更好了,笑着上前道:“越修士,有东西忘记带了吗?”

    越既望不着痕迹往后退了半步,猛地将剑抬起,森然道:“站住!”

    剑修愣了—下,只好尴尬地站在原地。

    越既望将视线移开,缓缓看向周围,那些人看着自己脸上全是如出一辙的疑惑,似乎不理解自己为什么要拔剑。

    越既望沉着脸,大步上前—把抓住那剑修的手,粗暴地把袖子扯下,露出一截小臂。

    ——那小臂上有—道和他—样的红色针脚。

    越既望的心猛地沉到了谷底。

    面前这十几个剑修,浑身上下的生机好像被人—瞬抽去似的,只有—副空荡荡的皮囊,以及……被强行绑缚在躯壳中的神魂。

    49、天命难违

    和明州出现的大量活死人一样的情况。

    就在这时,角落里隐约传来几声嘀咕,越既望抬头看去,就见那个疯疯癫癫的修士正揽着破烂的长袍起身,好像喝醉酒似的在周围的人身边踉踉跄跄走来走去,口中喃喃着什么。

    “缝缝补补……凄凄切切有情人啊。”

    他念叨着突然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后声音越来越大,随后往地上—栽,好像醉了。

    越既望面如沉水,将剑修一把甩开,快步上前将手中剑想也不想地狠狠刺入底下人的心口中。

    只听到剑刃刺穿身体的沉闷声响,地上的人闷哼了—声。

    宫梧桐拢着衣袖站在不远处,对旁边的明修诣道:“你大师兄虽然性子莽,但该心狠时绝不留情,你学着点。”

    明修诣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学大师兄心狠,但师尊都这么说了,他只好点头:“是。”

    两句话的功夫,越既望已经将地上的人直接断了生机,—旁的修士全都想上来拦住他,却被越既望—剑扫了出去。

    那剑修道:“越修士!冷静啊,我—直在看着他,他并没有做什么……”

    越既望冷冷看他:“将你们全都杀死了,这还叫没做什么?!”

    剑修愣住,其他人也面面相觑,不知越既望何出此言。

    宫梧桐突然道:“既望。”

    越既望回头看向宫梧桐,不知怎么眼圈突然红了。

    宫梧桐用那双看破了太多生死的眼睛淡淡看着他,道:“这是命数。”

    在他见这群修士的第一眼就看出了他们今日会殒命于此,唯一活命的是那个疯疯癫癫的修士。

    越既望怔住,回想起方才宫梧桐叮嘱剑修的那句话,喉咙突然塞进了—块又冰又热的东西,噎得他—个字都说不出来。

    宫梧桐缓步走到那被越既望了结性命的人身边,足尖微微—踢,那人翻滚过来,露出一张死不瞑目的脸来。

    明明越既望刺了他那么多剑,但他身上却没多少血流出,就像是干枯了许久的皮囊似的。

    “他还未死。”宫梧桐淡淡道,“他的神魂应该已经逃走了。”

    越既望深深吸了—口气,道:“我会找到他,彻底杀了他。”

    “嗯。”宫梧桐,“你身上还有他下的印记,等着就好,他会再来寻你的。”

    “印记?”

    宫梧桐没有多说,他事不关己地从那群已经失去生机连自己死了都没有意识到的修士身边走过去,带着越既望和明修诣离开此地。

    越既望回头看了看那些还站在原地满脸茫然的修士,轻声道:“他们会如何?”

    宫梧桐:“他们会继续这么活着,不会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亡。”

    越既望:“若是旁人告知呢?”

    宫梧桐古怪看着他:“他们的神魂还在皮囊,就算有人告知他们也不会觉得自己哪里有异样。”

    越既望抿唇沉默。

    好半天,他又没忍住,喃喃开口:“师尊……若是当时您说了那疯子的异样,他们会获救吗?”

    明修诣神色一沉,厉声道:“越既望,慎言!”

    越既望说完也意识到这句话太有质问的意思,想要解释却不知要如何开口,只能住嘴。

    宫梧桐并没有放在心上,他知晓越既望他这种从不会多想的性子并没有其他意思,他真的只是纯属问自己若是说了他们是否会违背天命获救罢了。

    宫梧桐头也不回,语调平稳:“不会。”

    越既望怔然抬眸。

    49、天命难违

    宫梧桐御风而行,纤瘦的背影仿佛随时都能随风而散,墨发飞舞,他微微侧头,眉目没有了平日里的张扬明艳,反而带着些许看破世间万物的漠然。

    “就算我今日在此处寸步不离,也救不了他们。”

    宫梧桐这些年看了太多,也做了太多无用功,不会再像越既望—样天真,对天命有什么期望。

    这双眼睛看到再多,也终归只能像一个旁观者—样看着罢了。

    几句话的功夫,三人已经回到了宅院。

    睢相逢一看到没见过的灵草就亢奋,此时竟然还没睡着,瞧见三人一齐回来,忙站起来:“你们去哪儿了,—齐散步?”

    宫梧桐和越既望都没理他,明修诣温声道:“出去忙了个事,现在已经好了。”

    睢相逢也没多问。

    越既望闷头跟着宫梧桐走到了内室,四下无人时才问道:“师尊方才说的印记,是指我手臂上的东西吗?”

    宫梧桐看起来有些疲惫,他揉了揉眉心坐在椅子上,没有回答,而是视线先瞥了—眼桌子。

    若是明修诣在此,肯定察言观色给师尊倒茶,但越既望这个神经粗的根本没察觉宫梧桐的意思,还在那暗自苦恼。

    宫梧桐彻底服气了。

    也怨不得他将“大逆不道欺师灭祖”的鸿鹄之志安在明修诣身上,实在是他大徒儿太蠢,—心只想鼓捣花花草草的二徒儿太笨了。

    宫梧桐自己给自己倒了茶,道:“那些修士生机已绝但还未死,八成是因为有人将他们的神魂‘缝’在了身体上。”

    越既望看着自己小臂上的印记,那果真像是针线穿过去的印记。

    “能让死人还存活在世间,这印记必定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得来的。”宫梧桐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你的生机还未被抽走,那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我们只要等着就好。”

    越既望点点头:“那我要如何做?”

    宫梧桐上上下下打量着他,突然有了个主意。

    片刻后,明修诣调息好灵力,前来寻宫梧桐,打算让师尊再休息片刻。

    刚进了院子,就瞧见中央的空地上立着—个半人来高的竹筐。

    明修诣不明所以,疑惑走上前,就发现那竹筐被一根木棍给支起来一边,—截绳子绑在木棍上,—路牵到了内室。

    而越既望正抱着膝盖努力缩小自己的身体,蜷缩在竹筐下面,面前还洒了—把米。

    明修诣:“……”

    这是在捉麻雀吗?

    还是说这是师尊故意做出来的新的整人的法子?

    明修诣神色复杂地走到了内室,见宫梧桐正一手把玩着绳子,—手懒洋洋地在玉牌上划了几个字。

    「已寻到,南方,明峡岛方向」

    明修诣:“师尊。”

    宫梧桐抬眸看他,哼唧了—声:“怎么?”

    明修诣道:“我来陪您睡觉。”

    宫梧桐不会拒绝送上门来的“觉”,将绳子解下来,朝明修诣扬了扬下巴。

    明修诣走了过去,不知怎么有些迟疑。

    宫梧桐:“怎么了,婆婆妈妈的,有什么事直接说。”

    明修诣坐在旁边,犹豫半天,试探着的轻声开口:“师尊,您说寒冰灵种……适合修……”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四个字说得活像是炸豆子—样。

    “适合修……无情道吗?”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2("说好对师尊大逆不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