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少爷不想继承巨额遗产 > 正文 65、第65章 第六十五章你妈的禁/忌
    第65章 第六十五章你妈的禁/忌

    闻言, 叶久的手指抖下,下意识要收回手,但堪堪止住了。

    “没有甩脸不认人。”

    他的眼神不着痕迹地瞟下眼前人的脖颈, 小声辩解, “我咬得也不是那么凶吧,你看现在都消,什么痕迹都没有。”

    “消失了就算是过?”

    顾息允挑下眉, 松开他的手,不疾不徐地继续道,“从上车开始, 你的眼睛一直往外看, 这还不算是甩脸不认人?”

    说着幽幽地叹了口气, “咬了一口就算, 居然还被始『乱』终弃。”

    这么一顶始『乱』终弃的帽子扣下来, 叶久顿时倍感委屈。

    “不是,我昨晚还想着要不要给你去送『药』。”

    顾息允看他一眼, “小九,你的常识……还没有完全具备?”潜台词,这种痕迹是用『药』物消退的?

    叶久心里『操』声,那他不也是没办法吗,万一小叔是那种敏感『性』体质, 过一夜都没办法消退,第二天可就没法见人了。

    他沉默一下,有些泄气,“那你想怎么办,不然……你再咬回来?”

    顾息允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听到这句话, 黑眸微微眯起。

    “是个好建议。”

    “!”叶久立马抬头,“我待会还要上课。”

    “所以你就是随口说说而已?”

    “不是,要不晚上?”

    “还想赖账?”

    “我咬你都是在夜晚。”

    “那万一到了夜晚,你又来咬我呢?”

    “……”

    你还别说,不是没可能。

    叶久默下,咬了咬牙,“那行吧。”

    他心里默念本少爷是个敢作敢当的人……敢作敢当……就是被咬一口,没事的。

    这么想着,起身挪了过去。

    见他主动坐过来,顾息允的唇角几不可察地勾了下,“再靠近一点。”

    叶久低头瞧了瞧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很近,再靠近的话,都要坐到对方的身上。

    他好歹又靠近那么一丢丢,然后脖子一伸,眼睛一闭,一脸的视死如归。

    “你咬吧。”

    顾息允险些笑出了声,目光在少年那一截白皙纤长的脖颈上游移几秒,眸『色』深几分。

    后,当是靠近一些。

    叶久只感觉这几秒尤其的漫长,男人的视线如有实质般,落在他的脖子上,沉甸甸的。

    直到对方终于靠近过来,一只手松松地握住他不自觉收紧的右手,将他的身体往后一推,后背靠在了座位上,他的整个人都被对方圈在了一片『逼』仄的空间里。

    他的脑袋懵了下,这时,男人的呼吸轻浅地落在了他的脖子上,泛起一阵酥痒,“咬哪儿呢?”

    是在轻声问他。

    叶久耳根一热,有些受不地把脸转开一些,声音带着不自觉的紧绷,“随便挑个地方,都行。”

    顾息允瞧着他此时僵硬又无措的反应,格外的青涩,好整以暇地打量了片刻,漆黑的眸底闪过一丝戏谑,“我就慢慢挑。”

    “……等等!”

    叶久觉得这种事他不能坐以待毙,关键是一想到小叔会咬住他的脖子,顿时觉得整个头皮都炸了。他咽了下口水,抬手指着自己的脖侧,“要不就这里吧。”

    顾息允“嗯?”一声,顺着他的动作瞧了一眼,特别的坏心眼,“但我不想咬那里。”

    “那你想咬哪里?”

    “在考虑。”

    叶久忍下,偷偷掀下眼皮,就瞧见男人如墨浸染般的发丝,面容清俊矜贵,低头下去,似乎是真的要咬了下去。

    他呼吸一滞,“小叔,你、轻点。”

    『操』,声音竟然抖下。

    顾息允把脸靠着他的肩窝,低低地笑起来。

    “有这么害怕?”

    “……不是!”叶久顿时感觉自己更加没脸见人了,尤其是这个人还在笑,就在这时,男人搭在他腰上的胳膊忽然收紧,将他的人揽了过去。

    “既然这样,那就先欠着。”

    顾息允瞧着他此时的神情,眸底几分兴味,“等我什么时候想要,再来收回。”

    叶久纠结下,“我不想欠账。”他没有欠账的习惯。

    “但你又好怕,”顾息允眼角一弯,笑问他,“咬我的时候怎么都不怕?”

    不是怕,叶久也说不清刚才是什么感觉,就是觉得他家小叔根本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这个人向来是矜贵而淡漠,高高在上,云巅之上,岂会俯首。

    特别是顶着这样一张不沾世俗红尘的脸,低头去咬别人脖子的这种事,那场景画面简直堪比是放『荡』之人的哭泣求饶,禁欲者的……高/『潮』,让人一想想就有点……

    微微一硬,以示敬意。

    呸!

    叶久红着耳根,不自然地撤开眼,“……没有害怕。”

    为心思『乱』,他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此时被男人半抱着拥在怀里。

    顾息允捏了捏少年泛着绯红的耳垂,“脑

    第65章 第六十五章你妈的禁/忌

    子里在想什么?”

    叶久把脸别开,“什么都没想!”

    顾息允眉梢挑起,“什么都没想,你耳红什么?”

    “……上火。”

    叶久往旁边坐坐,目光盯着别的地方,表情一本正经,“小叔你不要跟我说话,从现在开始,让我一个人静静。”

    顾息允看着他的动作,轻轻啧了一声。

    一直到学校,叶久都没有再理这个人,车停下来,他下车的时候,“小九,”顾息允喊他一声。

    他回过头去,看到坐在车里的男人一双眼静静地看着他。

    “没什么事的话,早点回家。”

    “嗯!”

    他没忍住,唇角上翘下。

    这天的心情非常好。

    就连后座的陈官泽都明显察觉到了,挑眉看他,“什么好事啊?”

    叶久眯了眯眼,“就是觉得运气很好。”

    “运气好也能让你这么高兴?”

    “当然了,”叶久撑着脑袋,看着窗外的天空,一碧如洗,蔚蓝明空,近日天气逐渐在转凉,即将进入深秋,转眼间这个学期已经过大半,他,也重生这么长时间。

    他的唇角弯了起来。

    “我觉得我上辈子肯定是拯救过世界,不然运气不可能这么好。”

    说得陈官泽都笑起来,“看你这样子,那肯定是特别好的运气。”

    “刚好,帮我抽个奖吧。”

    他把手机递到了叶久面前,屏幕里正是游戏的抽奖界面,“看看你的运气在这里怎么样。”

    叶久看一眼,“我估计不行吧。”

    陈官泽:“没事,抽到什么都行。”

    叶久把他的手机拿了过去,开始点击抽奖。

    陈官泽看着他的侧脸,“我还挺好奇,你在家里又不怎么玩游戏,平时都在做什么?”

    很上游戏,朋友圈到现在还是干干净净的,一条都没有,也从来没见他给别人点过赞,一放学回家就差不多是音讯全无,要不是上课的时候还能经常见到,打电话也能打得通,他都以为这个家伙回家就消失不见。

    明明盛衍的系统在国内甚至是国际都是最顶尖的存在,这位顾家的九爷却像是并不怎么使用那些科技。

    但要说是完全不懂吧,有时随口就能说出他家公司目前最核心的技术优势及运营,显然对公司业务及未来发展方向很是了解,就连日后的一些国家政策方针动向都能猜出一。

    显然是顾家精心培养的继承人,连一些政要官员之间的走动都很清楚。

    叶久说:“我很忙啊。”

    “有这么忙?”陈官泽看着他,“今晚学校里有个晚会,去吗?”

    “不去,”叶久头也不抬,“我已经跟他们说,记我账上。”

    陈官泽笑声,“九大气。”

    叶久把手机递给他,“手气还是不行,抽不到好东西,实在不行你充钱吧,当个人民币玩家也是很爽的。”

    陈官泽接过手机,“所以你还是回家?”

    这一点在他们这一众人里,是个见的奇葩,他们这个年龄的人都喜欢在外面浪,尤其是他们学校管得不严,浪得就更欢,唯独这个人,是少见的有事没事就回家的那种类型。

    简直是令学校里的一众人不可置信。

    叶久的眼睛弯了下,“那没办法,小叔说了,让我没事早点回家,不要在外面浪。”

    陈官泽:“被人管,你还这么高兴?”

    “高兴。”

    嘿嘿。

    叶久懒得搭理学校里的那些交际应酬,能推的都推,有的用钱砸也给砸下去,反正卡里的钱……根本花不完。

    跟学校里的其他人不一样,别人家里都会控制着孩子卡里的花费额度,一个月最多能花多,以免太浪败家。

    他,小叔从来不限制他的花销,平时想要什么,就给什么,还全都是最好的,以至于叶久早早就没了败家的欲望。到目前为止,除了学生会的支出,他个人名义下的几个庄园马场俱乐部游轮慈善基金,拍卖行等,日常的生活开销其实并不算多。

    所以放学后他就回家了。

    不过有时候,叶久有点苦恼。

    ……都没办法专心看书了。

    尤其是小叔就在旁边的时候,他的注意力总是忍不住往那个人身上凑,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看看面前的书籍,才翻了不到两页,再看时间,半个小时都过去了。

    “看出什么心得?”

    顾息允这时问。

    这是两个人之间的固定时间,通常会给他讲解关于公司或其他,有时叶久会拿着一本书过来,见他看书,顾息允也不打扰他,不过看完之后,会问他的一些看法。

    所以叶久平时上课的时候,其实很会听课,为听那些人讲一天的课,还不及小叔的半个小时。

    他抬起头,看到男人走到他的身边。

    顾息允垂眼扫了一眼,有些好笑地敲了下他的脑袋,“半个小时都在走神?”

    叶久『揉』『揉』被敲到的地方,“我错。”

    第65章 第六十五章你妈的禁/忌

    顾息允看他一眼,倒没有责怪,这段时间来,他一直觉得小九把自己『逼』得太紧,包括学习的时候,仅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把学习进度追到了大学程度。

    进步之快,令他也惊讶。

    惊讶之余,就难免生出担心。

    其实是时候让人出去转转,到外面的大街小巷,人『潮』汹涌,历史建筑,酒红灯绿,到处走走看看,去经历一番。

    只是小九……

    他垂下眼,见年抬着脑袋,一双眼睛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眸底盛着亮亮的光。

    “看什么?”

    “没看什么。”

    “没什么你一直盯着我,连书都不看?”

    叶久把视线挪开,叹了声,“美『色』扰人啊。”

    顾息允伸手,捏着他的脸,“说什么?”

    “……错。”

    叶久立马变脸,可怜兮兮,“小叔松手。”

    顾息允松开手,见年『揉』着自己的脸,“这么疼吗?”

    叶久的眼睛眨了下,表情更加可怜,“超级疼……”

    顾息允看出他在演戏,眸里掠过一丝笑意,配合他,“给你『揉』『揉』?”

    叶久顿时“嗯嗯”两声,抬起脸。

    顾息允于是给他『揉』一会,年的脸本就不大,差不多就巴掌大,此当他的指尖擦过那柔软的唇角时,动作微不可察地顿下。

    他俯身靠近过去。

    叶久的眼眸里倒映男人靠近过来的身影,心里下意识紧张起来。

    这该不会是要……亲他吧?

    擦,他的第一反应是睁眼还是闭眼啊??

    睁着吧,不不,还是闭着吧,要不还是睁……『操』『操』,好他妈纠结。

    关于这个问题他纠结好半天,一时竟连呼吸都给忘。

    直到,男人注视着他的眼睛,声『色』轻缓地说句。

    “这双眼睛漂亮。”

    ……哎?

    叶久顿时回过神来,看看面前的这个人,然后,忍不住吐槽,“小叔你近视吗?”

    看就看,靠这么近干嘛?

    害得他瞎想。

    顾息允『揉』一把他的脸,“嗯,近视。”

    叶久眉一皱,“的假的?”

    “假的。”

    “……”

    你又逗我玩。

    过分。

    叶久去楼上的健身房里待一个多小时,几天不动弹,他感觉身上的骨头都松了,说起来舅舅要是知道他这么松懈,估计又得好一顿训练。

    不过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又碰到了林莫。

    “小九同学你挺忙的啊。”林莫看到他的时候,发自内心地感慨了句,明明这个时候的年轻人最爱玩。

    “怎么都不见你出去找朋友玩?”

    “没意思,”叶久拿『毛』巾擦了擦脖子上的汗,“再说我都玩十几年,早就玩腻了。”

    林莫笑,你以前傻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觉得。

    叶久抓着『毛』巾,准备走的时候,犹豫下,脚步顿住,问这个人,“林医生,问你个事。”

    “嗯,你说。”

    “你有喜欢的人吗?”

    林莫呦了一声,“怎么,终于想起要跟我咨询这方面了?”他还当小少爷能憋多久,没想到还是会过来询问他这个兼职心理医生。

    “虽然目前没有,但我可以给你一些建议,说吧,你碰到了什么问题。”

    叶久:“你不要到处『乱』说。”

    林莫:“放心,我还是有点职业『操』守。”

    关于这点叶久倒是挺放心,所以他纠结一下,问,“你看到你喜欢的对象,会不会想要……亲人家?”

    “废话吗?”林莫说,“这是欲望与本能。”

    “怎么,你发现你对你的那个对象……突然没有感觉?还是对方不想亲你?”

    叶久拧着眉头想了想,“没什么。”

    他抬步就走。

    “哎哎?”林莫看他的反应,“你怎么又说到一半就走?”

    他非常好奇,追了上去,“说说看呗,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可以帮你出主意,放心,绝对不跟你小叔说。”

    叶久脚步一滞,转头看看他,“我打个比方,假如是你跟我小叔,不,我跟小叔,之间存在这种问题。”

    林莫立马笑起来,“小九同学你是不是傻,你跟你小叔,那可是禁/忌恋,你确定要玩这么刺激吗?”

    叶久眸『色』一沉。

    难怪,小叔不碰他。

    他还当是错觉。

    他沉默半晌,旁边林莫还在询问到底是什么情况,废话特别多,他回过神来,转头面向这个人,突然问了一句,“禁/忌恋很刺激吗?”

    林莫表情一僵,“……喂喂,小少爷,我就是随口一说而已,你不要觉得刺激你就去尝试,这不好玩的。”

    “顾息允也不会陪你玩的。”

    叶久扯了扯唇,冷笑一声。

    你妈的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