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小厨神[快穿] > 正文 72、第72章 我在星际当厨子(5)
    第72章 我在星际当厨子(5)

    虽然已经藏起来了一只, 但张小白还是想要再挣扎一下,毕竟螃蟹这种东西分公母,母蟹有黄, 公蟹有膏,他才只有一只母蟹而已。

    可惜的是,张小白和楚江寒的悲欢并不相通, 张小白满脑子是蟹膏的鲜美,楚江寒却只觉得他饿疯了, 如果不是这情景实在不适合, 这位新任的典狱长甚至想从怀里掏出一把营养剂来施舍给这个饿急眼的未成年犯人。

    楚江寒没有一件事说好几遍的习惯,安德烈按住了张小白的肩膀, 对他摇摇头, 于是少年也只能遗憾地叹了一口气,目送珍贵的食材远去。

    嗷呜在楚江寒的怀里拼命挣扎, 但一只小奶狗的力气并不算大, 它的挣扎被轻轻松松地压下, 随即飞行单车也和食材一起远去了。

    等到楚江寒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了,张小白原地复活,拉着安德烈兴冲冲地去先前藏虫族的地方, 在幽冥星犯人的数目最多, 但一天里大多时间都花在矿场上,完成采石之后大多犯人都更愿意待在有点遮挡物的囚室里, 很少有顶着辐射在外游荡的,狱警就更不常在外走动了,真正是地广人稀。

    安德烈本想离开回去吃饭, 他任务重, 一顿不吃就得饿着肚子干活, 但架不住张小白十分热情,用尽了他从下等星考入高等学府的词汇量来形容虫族的美味,安德烈的意志并没有动摇,但他觉得他可以看着张小白吃……个鬼啊!

    到了地方,张小白立刻冲上前熟练地撬开螃蟹背壳,盛了一壳白而透明的蟹肉和一看就很诡异的蟹黄,热切地招着手让他从背壳底部使用火系异能加热,他忍着不适照做之后,忽然闻见一阵极为奇特的香气。

    众所周知,最上等的营养剂是各色水果的味道,据说这是人族刻在基因里的渴求,安德烈以前喝过不知道多少营养剂,从生肉口感的劣等营养剂到滋味清甜的上等营养剂,他自认可以算是一个美食专家了,然而在闻见这股香气之后,他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吃!

    安德烈一向相信人族这种星际霸主的本能,比如见到致命的毒物会浑身颤栗,遇到难以对付的猛兽会恐惧不安,见到艳丽的花纹会下意识避开……比起水果,这种要命的香气恐怕才是人族刻在基因里的美食记忆。

    他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了张小白。

    一背壳的蟹肉蟹黄在张小白的指导下满满熟透,散发出难以言喻的蟹香气,因为烤制的缘故,不管是蟹黄还是蟹肉都有点干,但丝毫不影响食材本身的鲜香滋味,安德烈是第一次吃蟹黄,被口腔里纯然的鲜甜狠狠惊艳住了,张小白倒是很能理解他,他第一次吃到虫族的时候也被这丑陋外壳下的美妙滋味震慑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满满一口蟹黄带来的不止是味蕾上的满足,也拯救了吃了几顿黏糊糊饭团的受

    第72章 我在星际当厨子(5)

    伤心灵还有胃,比起安德烈,张小白的吃法更老道一些,在蟹肉上蘸一点蟹黄,蟹肉本身经过烤制带着一种特殊的烟熏气息,和蟹黄的鲜味中和之后就只剩下了那种烤过之后的凝实口感,再蘸一点壳底的蟹油,白生生的蟹肉甚至要比蟹黄还好吃。

    安德烈以前没怎么吃过饭食,也就是来到幽冥星之后开始进了一点食,但仍旧不能吃多,只吃了大概两个饭团团的分量就无法再进食了,张小白是吃饭长大的,又在长身体的时候,硬生生吃了比安德烈多一倍的分量,才满足地歇了一口气。

    虽然吃不下了,但安德烈看着一人高的螃蟹还是眼热,问张小白,“这种虫肉能保存多少天不腐烂?”

    安德烈原本下意识地想动用空间设备把肉储存起来,也是手都摸到手腕上了才想起来他现在是个囚犯了,安德烈对自己的处境本来一点想法都没有,但这会儿他忽然就有些后悔了,他要是在外面,岂不是想吃多少顿吃多少顿?

    张小白明白安德烈的意思,摇摇头,“生的不到两天就会开始腐烂,熟的能保存三天,还是因为幽冥星的气温比较低的原因,不然生的熟的都只能保存一两天。”

    安德烈只要想想三天之后他就得吃回黏黏的饭团菜团,整个人都不好了。

    饭后安德烈再次释放出纯熟的火系异能烤了满满一背壳的蟹黄蟹肉,剩下的虫肉只能忍痛放弃,在背壳上盖一件外套,仍旧藏回去,这些还能再吃几顿。

    歪,是虫族吗?你们已经三天没来打幽冥星啦!

    虽然星域并没有这种说法,但安德烈还是在藏起蟹肉的时候感受到了一种“糊口不易”的辛酸。

    被主人强制带走的嗷呜一路上都在试图讲道理,它作为一个狗子,对美食有点追求也很合理对吧?何况它不是一个狗吃,它是想带着主人一起蹭饭啊!

    由于下凡的限制,嗷呜的话听在楚江寒的耳朵就是呜哩哇啦的狗叫声,偏偏连声汪都没有,像变了调的狼嚎,听一两声还觉得可爱,听多了脑壳痛,楚江寒拍了拍嗷呜的头,示意它安静一点。

    嗷呜:整个狗都在委屈!

    作为典狱长,楚江寒的工作十分清闲,幽冥星自有一套运转逻辑,典狱长之下的狱队长各司其职,哪怕是在外面名声最差的黑蛇狱,犯人的死亡率也并不算高,也就是一天死几个人而已,比起庞大的重刑犯基数,这点消耗就是毛毛雨。

    楚江寒来到幽冥星属于临时起意,但管理起来也有章法,他最近正准备实行一套政策,把罪犯按照不同罪责划分,罪责重的安排到黑蛇狱这样的地方,罪责特殊的也安排在一起,罪责轻或者情有可原的可以搞一套临终关怀,少安排一点工作,说实话,工作量不轻,但实行下去肯定会有长期的好处。

    这是楚江寒在

    第72章 我在星际当厨子(5)

    实地考察之后做下的决定,他很不能理解为什么连环杀人□□犯会和女犯关在一起,不管是女犯杀死□□犯,还是□□犯对女犯下手,这难道不是一种对挖矿人手的不负责吗?还有把□□杀手和喜好折磨人的罪犯关在一个囚室里的,那个□□杀手每天被打得奄奄一息,几乎没干过活,这怎么能行?

    狱队长们对幽冥星的改制没有半点异议,说句实在话,大家都是来消遣找乐子的,明显这位新来的典狱长有更好的折磨手段,那就一起玩呗。

    谁也没想到楚江寒是认真地在准备整顿幽冥星监狱。

    张小白回到监狱里之后就收到了一周免工的休息条,安德烈也有了三天的假期,其实张小白对付那些螃蟹时动用的精神力不算太多,但楚江寒对他不了解,按照正常的联盟军人的水准给他批的假。

    这一周的时间里,张小白的囚室里决出了新的老大,还没到给新人上上规矩的步骤,东南狱这边就率先开始了整改,作为风气比较好的监所之一,东南狱的犯人以星盗为主,抢劫杀人连环罪犯为辅,匡火还给每个囚室贴心地配置了一名□□犯打底,毕竟按照监狱的规矩,□□犯是谁都可以欺凌的最底层。

    和张小白一间囚室的□□犯畏畏缩缩地被调走了,据说是上面实行新规定,把同类犯人关在一起,也就是说,现在得五个杀人犯一寝,五个□□犯让他们自己玩去了。

    张小白的罪责很好判定,他是杀人犯,同时是连环杀手,手段残忍,可以归入最恶劣的一档,但他同时又是个未成年,还是杀人于无形的精神力强者,这种危险罪犯要么和同级别犯人关在一起养蛊,要么单人独间享受待遇,可惜的是哪怕是幽冥星这样的地方,像张小白这样的罪犯也不是很多,排了几个寝室之后,轮到他和另外一个人住双人间。

    张小白提着被褥走到新囚室里,安德烈正在里面铺床,见到他一点都不意外,而是拍了拍边上的床,示意他可以把被褥放过来。

    安德烈是个很奇怪的人,他有着联盟军人的一切美德,也有着变态杀手的好多特征,在没有涉及到他杀人的**之前,他的确是个挺好相处的室友,张小白在囚室里躺了一个下午,第二天休息条失效,他又得去上工了。

    搬了囚室之后,东南狱少了许多老犯人,也从其他监所里调来了一大批新犯人,最重要的是,这里头还是没有女犯。

    据说是典狱长把以前和男犯混居的女犯们都关在西南狱了,女犯数目少,却还是单独分了一个监所,不少原先和女犯住惯的犯人都是一肚子火气,可东南狱的老犯人火气更大,他们自从被关进来就没见过女人!

    这两天的矿场上实在不太平,多的是几句话起了摩擦就要打架的,张小白起得晚,来到矿场上的时候一路上就见到三起打架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