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是天凉王破他亲姐 > 正文 65、65、065
    65、065

    ("我是天凉王破他亲姐");

    直播间里的观众被小家伙搞得脑袋发懵,

    是真的不喜欢吗?明明刚才看到变形金刚时,那双惊喜的小眼神根本骗不了人!

    可现在摇头拒绝,好像也不是假的,

    难道叶小臭臭竟然也学会了体谅别人的好意?

    “我知道了!肯定是之衡弟弟不乐意让季淮哥哥挨打,所以才表示不想要的,

    呜呜呜呜这就是神仙兄弟情了吧?磕到了磕到了!”

    “之衡弟弟太棒啦,上次季淮送他小粉,

    他好像也克制的很好。”

    “不&—zwnj;样,

    上次的克制是因为粉色不适合男孩子喜欢,这次的变形金刚才是真正的克制,但是叶小臭臭是怎么学会的呢?”

    “你们在讨论什么!难道都没发现那变形金刚是限量版的吗!!!还有那块纪念币!什么狗屁利息,

    &—zwnj;块纪念币比&—zwnj;百块值钱多了!!!&—zwnj;百块才是利息吧!”

    “限量版……阿西吧,

    季淮小舅舅是什么身份!”

    “小季淮真是大胆,小舅舅估计又要哭了,限量版玩具一般都是拿来收藏的,谁能给小朋友直接玩呀!”

    “……”

    直播间里的观众望着屏幕上的纪念币,

    再瞅瞅小书包里限量版的变形金刚,小心脏受到了无比严重的冲击,非但小朋友间的感情他们看不懂,

    就连小朋友间的玩具,他们都玩不起。

    正在这时,

    王乐山却突然宣布了这&—zwnj;期选房子的规则,工作人员拿出了五张图片,其中每一张图片中都不是房子,

    更不是景色,而是一种水果。

    几个小朋友围着照片看来看去,辨认出上面的水果:杏子、蜜桃、西瓜、葡萄以及草莓,

    都是最常见的水果品种,许明月甚至还骄傲的说出了这几种水果的英文名。

    “每个小朋友只能选最喜欢的&—zwnj;种哦,只能选&—zwnj;种,如果重复了就石头剪刀布,”王乐山笑着说道,“当然啦,每一种水果背后都是不同的房子,大家快选吧。”

    叶小臭臭想起叶楚楚最喜欢吃草莓,连忙把草莓图片抢在了手中,季淮犹豫了下,拿起了蜜桃图片,许明月选了圆圆的大西瓜,果果拿了黄杏。

    最后还剩下&—zwnj;张葡萄图片,王乐山把那张图片递给了叶楚楚。

    叶小臭臭举起小胖手,挥了挥手中的图片,提醒道:“王叔叔,我们已经有草莓啦。”

    王乐山笑道:“我知道,但这张葡萄是给楚楚的,这次大家要分开做任务,毕竟我们房子多嘛,楚楚,你觉得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的叶小臭臭已经彻底惊呆,他瞅了&—zwnj;眼手中特意挑选的草莓图片,皱了下小鼻子:“可是王叔叔,我跟楚楚是一家人,我们就该住在一个房子里。”

    “楚楚喜欢吃草莓,不喜欢葡萄,你不要给她葡萄啦。”叶小臭臭试图把塞过来的葡萄图片从叶楚楚手中拿走,递回王乐山手中,结果却没能如愿。

    王乐山挑了下眉,劝说道:“每个小朋友都只能选&—zwnj;种哦,之衡小朋友,选好了就不能随意改变,当然,两个小朋友也不能选&—zwnj;样的,你们一人一个大房子不好吗?”

    前三期节目,叶家姐弟俩一直捆绑在一起,从来都没有分开过,这让节目组也少了很多看点,而这次新嘉宾的加入,势必要打散他们原来的小队伍,重新组合。

    叶家姐弟从刚开始就表现出了非同&—zwnj;般的独立,因此拆散他们两个,在王乐山眼中并不是多大的事,反而能够独自美丽,增加更多看点。

    他很期待两个小家伙在节目中接下来的表现。

    “不好,大房子不好,”叶之衡摇头说道,“大房子太冷啦,我家就是大房子,如果没有楚楚,我会很不高兴的,王叔叔,我想跟楚楚选&—zwnj;样的,可以吗?”

    小家伙乌黑漂亮的眼神中满是诚恳和认真,甚至带上了&—zwnj;丝丝的恳求,这让王乐山甚至有&—zwnj;瞬间的心软,但他想到前几期的状况,毅然决然的摇头拒绝:不行。

    叶之衡耷拉着小脑袋,手中的草莓图片都被捏得皱巴巴,孤零零的站在叶楚楚旁边,身影落寞极了。

    直播间里的观众忍不住心疼,谁能想到向来独立的叶之衡,会破天荒的对姐姐产生依赖?他们本以为让姐弟俩分开,叶小臭臭也只会高高兴兴的答应,毕竟即便没有父母在身边,他也可以很好地生活。

    “呜呜呜呜衡衡子可以没有妈妈,可以没有爸爸,但是不能没有姐姐!”

    “节目组你没有心!衡衡子都快哭了,你们这是在欺负小朋友,人家本来就是姐弟呀,干嘛分开!”

    “分开也没什么,节目组也是出于镜头考虑吧,毕竟两个小朋友在一块的时候,两个人加起来的镜头才占了四分之&—zwnj;qaq”

    “嗐,别人家都没有姐姐,也不能让衡衡子&—zwnj;个人太得意了。”

    “我也不想让他们俩分开,节目组果然没有心……”

    面对叶之衡的失落,叶楚楚哭笑不得,抬手rua了&—zwnj;下小家伙的脑袋,随口安慰道:“多&—zwnj;处房产不好吗?我们就住两三天,说不定只有&—zwnj;个晚上,你可以来找我玩呀。”

    叶小臭臭依旧很是忧伤,耷拉着小脑袋无精打采,许明月蹙了下小眉头,大声说道:“我爸爸说啦,之衡弟弟,小朋友要学会独立,你不能总是依赖大人……楚楚姐姐也算大人。”

    叶楚楚才七八岁,身高优势就已经显现,在一众小朋友中鹤立鸡群,尤其显眼,再加上行为举止不像小朋友,被许明月无情的拉入大人行列。

    嘉宾们哭笑不得,工作人员也忍不住想笑,在柳晴雪离开之后,他们的小朋友中又多了&—zwnj;个“姐姐”——五岁的许明月。

    叶之衡不怎么高兴,瘪嘴说道:“我没有依赖楚楚,我是要照顾楚楚,楚楚&—zwnj;个人住太危险啦,我要带她&—zwnj;起住,保护她。”

    叶楚楚:?

    众嘉宾想起叶楚楚前几期表现出的怪力,以及比连双玉还要靠谱的人设,对叶小臭臭的话忍不住产生怀疑,到底是谁照顾谁,谁保护谁来着?

    “好家伙,悲伤的气氛瞬间没了,叶小臭臭不愧是你!”

    “小小的臭臭,大大的野心,嘴上的体面,实际上腿软……呵,我要看

    65、065

    大言不惭的叶小臭臭被打脸!来人,给朕上两只恶犬!”

    “衡衡子野心可以的,这话也好听,就是真实度值得怀疑。”

    “反正就是有点儿好笑……快五岁的小朋友要照顾八岁小朋友……”

    “楚楚子八岁啦?”

    “某度上说她生日是六一,应该算八岁了,以及,小臭臭好像是天蝎座~”

    最终,叶之衡的野心也没能实现,叶楚楚毫不留恋的拎着行李箱,奔赴挑选的葡萄房子,而陪同她的是一个熟悉的女编导。

    叶小臭臭望着楚楚离开的背影,提着箱子就想跟上去,但这时连双玉却拦住了他,无奈道:“我们过会儿去看看楚楚,之衡,现在先去咱们家,行吗?”

    她一个人恐怕根本搞不定叶小臭臭,在某些事情上,还得靠叶楚楚亲自出马。

    “哦……”叶之衡叹了口气,朝着叶楚楚的背影挥手,大声喊道,“楚楚,你要照顾好自己呀,好好吃饭,认真写作业!”

    宛若操心的老母亲送走远航的幼崽。

    众嘉宾以及工作人员齐齐偏过头忍笑,免得当众笑出来,惹得悲伤的小家伙再生气,但只要看到小家伙那恋恋不舍,楚楚没了我可怎么办的小表情,嘉宾们都忍不住恍惚。

    “啊,衡衡子太好笑了,神仙弟弟,太可爱惹!!!”

    “其实呢,衡衡子,没有了你楚楚子说不定过得更好(狗头)”

    “衡衡子太过分了,竟然还要楚楚记得写作业!你飘了!”

    “楚楚子毫不留恋,衡衡子&—zwnj;脸操心,这……是不是反了?是不是反了!!”

    “没反,我们楚楚子是注定要行走江湖的人,早就把小情小爱抛到身后……”

    “衡衡子:没办法,小小年纪就要承担不该承受的责任和悲痛!”

    直到姐弟俩各自找到自己的房子,陷入悲伤的叶小臭臭才重新打起精神,陪同连双玉&—zwnj;起完成打扫房间,寻找食材等独立任务。

    最后吃了&—zwnj;顿味同嚼蜡的晚餐,小小年纪的叶之衡简直把“食不下咽”四个字表现得淋漓尽致。

    “连阿姨,楚楚会饿死吗?她找不到菜怎么办?她太笨啦,算术总是学不好。”

    “楚楚的房子会漏水吗?就像我们之间的石头屋&—zwnj;样,那该怎么住人呀,太脏啦。”

    “楚楚&—zwnj;个人肯定会哭的,说不定会被大灰狼叼走……”

    “连阿姨,我们要多烤几个红薯哦,你做饭太难吃啦,只有红薯好吃……”

    “……”

    连双玉被念叨得脑瓜子嗡嗡作响,跟着录制的工作人员也听得头皮发麻,这小家伙的碎嘴能力,怎么突然间这么强?

    直播间里的观众&—zwnj;片欢乐,跑去隔壁直播间看热闹,发现小臭臭嘴里笨拙不堪的楚楚,非但找到了食材,还找到一条大鱼,女编导不但做了四菜&—zwnj;汤,还炖了条糖醋鱼,隔着屏幕就能闻到香味。

    再看看叶小臭臭这边儿黑漆漆的饭菜,水煮蛋,以及脏兮兮的烤红薯,观众们再次被逗笑。

    叶之衡小朋友,该让人担心同情的,明明是你自己吖!

    紧接着,更让人好笑的事来了。

    吃过晚饭,叶小臭臭揣上没舍得吃的烤红薯,以及勉强能拿得出手的水煮蛋,背上小书包,拉着连双玉&—zwnj;起去找叶楚楚。

    途中遇上了季淮,他同样背着小书包,揣着&—zwnj;包水煮花生,准备来找好兄弟聚餐。

    两个小朋友索性一起去找叶楚楚。

    直播间里的观众:“……”

    林编今晚的晚饭是水煮花生、西红柿炒蛋、以及烤红薯,而连双玉做出来的黑暗料理更是让众人心惊,可没想到这两组小朋友,竟然还舍得分出食物来送人。

    送得还是吃上糖醋鱼的大户人家!!!

    直到心怀期待的两个小朋友找到叶楚楚,并看到他们桌子上没来得及撤下去的糖醋鱼,脸上的笑容才渐渐消失,不敢相信的看向了女编导。

    这位女编导他们都很熟,业务能力相当好,可谁能想到她竟然有这么好的做饭手艺?连糖醋鱼都会做!

    四菜&—zwnj;汤!还有&—zwnj;条鱼!

    叶小臭臭手里的烤红薯顿时有些烫手,甚至都想丢出去喂猪,早知道楚楚有这么多好吃的,他说什么都不该跟连双玉阿姨在一起,应该跟着编导阿姨!

    女编导被两位嘉宾看得不好意思,连忙说道:“林老师,连老师,不然你们也坐下来吃点儿?反正我们俩也吃不完,还热乎着呢,锅里米饭也多。”

    叶小臭臭咽了下口水,乖乖的把烤红薯放在桌子上,跑去洗手后不客气的坐上餐桌,季淮见状也连忙效仿,不&—zwnj;会儿,小饭桌就坐满了。

    五套房子其实都差不多,都是砖瓦房以及民宿,设施等也相当便捷,这&—zwnj;套房子更是连洗碗机、烤箱都有。

    晚饭多了&—zwnj;碟烤红薯,&—zwnj;盘水煮花生,叶楚楚望着凄凄惨惨的两个小家伙,莫名有点儿想笑,但想起他们的心意,她只得忍住。

    特意分开的小队伍再次会面,又莫名其妙地开始聚餐,即便是导演王乐山都有点儿头疼,他连忙在对讲机中提醒众人,让他们赶快各回各家,明天还要做任务。

    谁知吃完饭的两个小家伙嘴巴&—zwnj;抹,抱出小书包:“王叔叔,我们不在楚楚家住,但是我们要找楚楚写作业呀,她算术不太好,我要教教她。”

    书包里装满变形金刚的小季淮顿时僵住,不敢置信的看向叶之衡掏出来的作业本,小脑袋里好像有两只小人在打架。

    怎么又要写作业!

    不是已经放暑假了吗?为什么还要写作业!

    小季淮愁眉苦脸的按住小书包,眼巴巴的看向叶之衡,希望他立刻改变主意,他又看向叶楚楚,希望她毫不客气的驳回提议。

    “好吧,那就写&—zwnj;会儿作业,然后乖乖回去睡觉。”叶楚楚说道。

    林唯唯见自家儿子开始发愁,忍不住笑出声,从助理手中接过作业本,放在了小季淮面前,笑容甜美又慈爱:“放心,我帮你带着呢。”

    小季淮:“……”

    生活真是太辛苦了呜呜呜。

    直播间里的观众望着齐齐坐上小马扎,埋头写作业的三个小朋友,&—zwnj;时颇有些感慨,果然优秀的小朋友都是扎堆出现的!

    “呵,看到这儿我立刻跑去揍了&—zwnj;顿我弟弟,让他不写作业还看奥特曼!

    65、065

    ”

    “都放暑假了,这三位小朋友是魔鬼吗?”

    “打儿子回来了,尤其是他连暑假作业都没拿,直接丢班里了,气得我血压暴涨100+”

    “这还是第&—zwnj;次楚楚认真写作业,以前都是看其他书的,没想到楚楚也开始努力惹!”

    “揍弟弟回来了,让他不写作业还抢我盲盒,我要把这期节目给妈妈看!让他&—zwnj;起收拾臭弟弟!”

    “别人家的小朋友就是香……”

    今晚,注定要有许多小朋友睡不好,玩不好,开始怀疑人生。

    远在霍家别墅的霍夫人也毫不例外,她认真追了节目,瞟了&—zwnj;眼身边病弱的大儿子,最后把目光丢到小儿子身上,见他满脸不忿,恨不得穿过屏幕打跑季淮,开口提醒道:“正骅,你也有暑假作业吧?听说隔壁之衡都考了第一名,拿了满分,你呢?有没有什么表示?”

    霍正骅挥起小拳头,凶狠道:“妈妈,我下次考试&—zwnj;定要吃油条煎蛋,肯定就能考&—zwnj;百分,你可千万别忘了炸油条呀。”

    “……”

    霍夫人面无表情的收回暗示,直言道:“你该去写作业了,人家小朋友都这么努力,你不努力将来怎么继承家业?”

    “吃油条!吃煎蛋!”霍正骅强调道,“我都记住了,妈妈你放心吧,下次我会及时提醒你的,但今天我要看节目,我要看之衡弟弟。”

    他想了想,在霍夫人开口前说道:“妈妈,我也要买变形金刚,还要买金闪闪的硬币,季淮他太坏了,就知道骗之衡弟弟,之衡弟弟才不喜欢他呢。”

    什么好兄弟,都是假的。

    之衡弟弟明明说跟他才是生死之交,他们可是一起爬过树,摘过桃子,差点儿被雷劈的过命交情,肯定比抠抠搜搜只送&—zwnj;个硬币的季淮好。

    霍夫人黑着脸,没好气的说:“你不写作业,别想买什么变形金刚,以后也别想要零花钱!”

    霍正骅缩了下脖子,乖乖的看向霍正深,眼巴巴道:“哥哥,你会给我零花钱的吧,我下次吃了油条和煎蛋,肯定能考&—zwnj;百分!”

    躺在床上且神色虚弱的霍正深&—zwnj;脸无奈,他已经跟霍正骅说过不止一次,但小家伙死活就认定,叶之衡能考满分和第一名,就是因为吃了油条煎蛋。

    “不,你不写作业,就算是考了&—zwnj;百分,也没有零花钱。”霍正深无情的拒绝道。

    “哥哥……”霍正骅委屈得差点儿掉眼泪,他吸了吸鼻子,认怂的提议,“我可以过几天,跟之衡弟弟&—zwnj;起写作业,但我要好多变形金刚,还有好多的金闪闪的硬币。”

    霍夫人鼻腔里哼出一声,接着又担忧的看向霍正深,自从叶楚楚出发去参加节目,他大儿子就成了这幅模样,虽然看起来并没有从前严重,可同样让她心疼。

    这让霍夫人越发坚信,叶楚楚就是她大儿子的因果,是他的福星!

    “正深,你也得努力,楚楚这么厉害还这么懂事,你本来身子就不好,如果再没点儿拿得出手的东西,人家小姑娘怎么能愿意跟你谈……交朋友?”

    “还有你,霍正骅,下次再考八十分,别喊我妈,我没你这种不孝子!”

    “……”

    -

    第二天,五位小朋友跟随妈妈们各自去做任务。

    他们需要根据自己的图片,去对应的农场找到果树或者果苗,帮助果农&—zwnj;起采摘,出售,乃至于加工等&—zwnj;系列流程。

    叶小臭臭异常失望,他其实并不怎么喜欢草莓,但楚楚喜欢,如果没有楚楚来摘草莓,好像乐趣也少了很多,只是经过昨晚的历练,他意识到,楚楚没那么需要他照顾。

    小家伙努力收起脸上的失落,跟着连双玉&—zwnj;起往草莓大棚中去,跟他顺路且在同&—zwnj;个任务地方的,只有满头漂亮发卡的许明月。

    她头发上的发卡特别漂亮,缀满了细碎的钻,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还有更加可爱的粉色小发圈,发圈上的挂饰跟随着她的脑袋晃动,发出清脆的响声,格外好听。

    叶之衡忍不住往她头上看了好几眼,最后主动凑过去问道:“许明月,你能告诉我你的发圈和发卡,是在哪里买的吗?”

    这么漂亮的发卡,楚楚说不定会很喜欢。

    许明月歪头看着他,好奇道:“可你是男孩子呀,男孩子不扎辫子,也不用发卡,叶之衡你要把头发留得很长很长吗?”

    叶之衡摇头否认,他是正正经经的男孩子,才不喜欢粉色的小发卡呢。

    “那你要买来送给别人吗?”许明月想起前些天看过的节目,追问道,“你不会是要买给晴雪妹妹吧?”

    “不是,”叶小臭臭皱起眉头,强调道,“我要给楚楚买。”

    许明月愣了&—zwnj;下,嘀咕道:“可是楚楚已经长大啦,不需要这种东西,就跟我妈妈不需要可爱的发圈&—zwnj;样,她肯定也不喜欢。”

    “喜欢!楚楚还没有长大呀,就算她长大了也喜欢,许明月,你长大以后就不会喜欢这些了吗?才不会呢,喜欢就是喜欢,嘴里说的不喜欢都是骗人的!”

    就跟他要克制着,说不喜欢变形金刚&—zwnj;样,但喜欢不喜欢,只有他心里最清楚。

    许明月下意识的看向吴晓琴,目光中满是疑惑,她正准备问清楚,却听吴晓琴说道:“之衡,楚楚如果喜欢,我回头再送她一些,店铺地址等录完节目就告诉你,明月,我们该摘草莓和西瓜啦,快来。”

    瓜田和草莓田离得不远,叶之衡得了准信,乖乖的跟着连双玉摘草莓,边摘便往兜里藏了&—zwnj;把,他决定带几颗新鲜的草莓分给小伙伴。

    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了哭声,许明月费力抱起来的西瓜滑落,不小心砸上脚背,裂开的西瓜汁溅在她漂亮的小裙子上,染红了&—zwnj;片。

    小姑娘又痛又难过,没忍住哭出声,吴晓琴过来安慰,没想到被小姑娘&—zwnj;把推开,哭着说道:“你不是我妈妈呜呜呜,我妈妈回不来了,我要爸爸,我只要爸爸呜呜呜……”

    叶之衡突然愣住,不安的抠弄着手指,转身跑出了大棚。

    作者有话要说:  衡衡子:楚楚没有我可怎么办呀,发愁。

    楚楚子:没有你,我天天吃大餐。

    ————————

    感谢大家的营养液,但是大晋江它抽了,显示不出来qaq

    本章评论送20个小红包,么么哒~

    2("我是天凉王破他亲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