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仙尊始乱终弃 > 正文 第25章 脱掉马甲
    兼竹话落, 怀妄心头慌了一下。但他面上还维持着一派镇定,“你那师兄说什么你都信?”

    “也不是听洛师兄一人这么讲。”兼竹侧脸对着他,嘴角微扬像是随口一问, “三界内都这么说。”

    修道本就是私事,怀妄在此之前从来不屑于解释。他一介大乘,凌驾于三界众生, 难道还要挨个去同别人解释自己修的是什么道?

    但现在他看着兼竹的侧颜,却不太想叫他误解,“我……”

    “算了。”兼竹忽然一笑,轻描淡写地翻过这篇, “仙尊修的是什么道, 与我何干?”

    怀妄解释的话一下哽在喉头。

    他总觉得这话似曾相识, 但忘了在哪里发生过。

    几句话间两人已经到了殿前,兼竹说,“我们进去看看。”

    “嗯。”怀妄应了一声, 彻底失去了解释的机会。

    面前殿门大敞, 殿内两边垂着红纱, 在两人踏过门槛的一瞬有风从四下穿过, 吹得红纱漫舞,如殿宇的主人在招待来客。

    兼竹满意, “就喜欢这样热情有素质的。”

    怀妄没说话, 周身蓄起剑意, 将四周一丝一毫的动静都纳入神识之中。

    殿内四壁上全挂着无鞘利剑,寒光战战, 映得殿中一片亮堂。

    兼竹环视了一圈, 估摸这里起码有上百把利剑, 他饶有兴趣, “青霞门说的‘那东西’莫非就是无鞘剑?”

    怀妄道,“若为无鞘剑而来,也说得通。”

    灵器分了三六九等,下品灵器注入灵力便可操控,中品灵器则需滴血认主,上品灵器附有灵识,会自发择主立契。

    无鞘剑大多属于中品灵器,极少情况下能诞生上品,难怪引得青霞门抢夺。

    兼竹揣起袖子像在逛夜市,“我还没有本命灵器,能不能挑一把带走?”

    怀妄,“利刃无剑鞘压制,需以血开光,凶煞至极。”

    兼竹遗憾,“那还是算了,总不能拿剑捅你。”

    “……”

    他说完琢磨道,“青霞门要是来了,也不知道能有几人活着回去。告诉他们消息的人真是用心良苦。”

    按照他们的门风,怎么也得拿同门开开光。

    怀妄没接话,注意力却放在了别的地方:他似乎是没见兼竹拿过出本命灵器,随手的只有一把雕花折扇。

    “为何不寻一个?”

    兼竹从沉思中回神,“没找到趁手的。”

    他不是没去寻过,只是都跟自己气场不合。怀妄以前还带他去过铸器阁——号称三界内没人能从中空手而归。

    结果他去之后就打破了这个三界传说。

    怀妄闻言道,“那便罢了,宁缺毋滥。”

    兼竹双手合十,“这是自然,我一向随缘。”

    ·

    两人都没再理会四周的无鞘剑,径直走向殿前。殿前摆了口石棺,四方镇魂,棺板厚重地盖在上面,严丝合缝。

    兼竹停在石棺前一步,“莫非里面躺的是救世主?”

    怀妄瞥他,“你又知道了?”

    兼竹,“这个小话本我也熟,还需要真爱之吻来唤醒。”

    “……”

    怀妄直接上前一步掀开棺板。

    “轰隆”沉重的石板移开,细微的尘埃在空气中飞舞,光线落入石棺中,照亮了里面的情形。

    石棺里没有人,却躺了一把剑鞘。

    兼竹也走近了,他盯着那剑鞘看了会儿,总觉得眼熟——似乎刚刚那壁画之上,斩雪细剑翩若惊鸿,长度和宽度跟这剑鞘倒是挺匹配。

    他默了默,接着伸手去拿那剑鞘。

    “啪”手腕被一把握住,怀妄沉眉,“小心为上。”

    兼竹抖抖手腕试图把他抖开,“我们总不能站在这里看它看到地老天荒。”

    “……”

    怀妄缓缓松开手没再阻止他,捻了诀守在一旁,以备不测。

    冷硬细长的剑鞘入手一瞬,四周的无鞘剑突然开始共振,“嗒嗒嗒”地敲击着殿墙,发出“嗡嗡”剑鸣。

    问闲剑出,怀妄广袖一振挡在他二人身前。

    “唔……!”兼竹忽地吃痛一哼,手中剑鞘陡然变得滚烫,隐隐有挣脱之势。他忍痛握紧剑鞘,想用灵力隔开热意,却在触及剑鞘表面时被弹开了。

    怀妄转头看他眉心拧起,握剑的手紧了紧,“松手。”

    “不行。”兼竹深呼吸,“我有预感,它一脱手就会像条脱缰的野狗。”

    怀妄伸出另一手,“给我。”

    “现在烫只烫一个,给你就是烫一双。”

    “……”

    未等两人讨论出结果,四壁上百剑齐出浮于空中,剑端垂直向下,剑鸣刺耳,蓄势待发。

    兼竹抬眼望去,无鞘剑已调转方向,剑端对向二人骤然袭来!

    怀妄剑意汹涌而出,如海浪滔天刹那止住前方的剑势。

    然而无鞘剑凶性难洗,必见血光。上百把凶剑同时袭来,仅凭怀妄一人也是分身乏术。

    兼竹掌心被烫得发麻发痛,他分出神来思考:进殿时凶剑未动,大概是有剑鞘在石棺中镇压,而他动了剑鞘,这百把无鞘剑就按捺不住杀意了。

    他若有所思地低头看了手中剑鞘一眼……看来这剑鞘对无鞘剑具有天生的压制力。

    兼竹默了几息,随即抄起剑鞘就对准一把袭来的利剑砸下去——哐啷!那剑像是被砸懵了,直接落地。

    怀妄闻声回头,“……”

    兼竹,“不错,趁手。”

    有了剑鞘的被迫出力,眼前的形势很快转好。

    兼竹一边哐啷哐啷地把剑鞘当棍子敲,一边同怀妄道,“我觉得需要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比如?”

    “让它们返璞归真,变成最初的模样。”

    “……”

    意思就是直接砸了。

    怀妄思考一二,竟觉得十分在理。他说,“砸吧。”

    兼竹就弯弯唇角,不再压制灵力,属于合体后期的修为一瞬铺落整个内殿!

    形势所迫,摊牌了,他不装了。

    怀妄手中问闲一滞,侧头看了他一眼。

    后者眼中映着千刃百锋,墨发缠着银丝带,风满袖间,如蝶翼破茧。

    烫手的剑鞘在他掌心恍若无知觉般,直击剑侧落下一道裂痕。

    兼竹回看怀妄,“放心,不是暴发户。”

    怀妄没在此刻深究,只收回眼神专心砍起了眼前的无鞘剑。

    …

    片刻,殿内重归宁静。

    两人脚下一地碎刃,泛着战战寒光。

    兼竹松了口气,手中剑鞘却还在发烫,躁动地想要逃窜,他现在整个手心都痛麻了,指节攥到发白。

    怀妄目光落下,心头一刺,“你松开,剩下的我来。”

    “没事,这剑鞘趁手,就是有些叛逆。”兼竹抬手举至怀妄跟前,笑了笑,“不知道仙尊劈不劈得开?”

    一地残刃反光,映在剑鞘之上。怀妄垂眼,问闲嗡鸣,剑意凝炼。

    剑鞘停止了躁动,慢慢地开始降温。

    兼竹欣慰,“你看,万物有灵。”

    怀妄,“……”

    ·

    剑鞘暂时安分了下来,兼竹回味着刚刚的手感,他抬手弹了那剑鞘一下,噔……

    “你可愿与我立契,做我的本命灵器?”

    被威胁的剑鞘一动不动,不想理他。

    怀妄皱眉,“你就拿个鞘?”

    兼竹没觉得哪里不好,“以后出招,别人见我必道一声,‘好俏‘。”

    怀妄,“……”

    剑鞘装死,而兼竹心意已决,他盘腿坐下,指尖滴落一滴血在剑鞘上,很快那滴血融入鞘身呲呲作响。

    怀妄坐在他对面替人护法。

    此剑鞘有了自主意识,至少也是上品灵器,双方被拉入识海进行立约成契。

    兼竹阖目进入自己的识海之中,他的识海是他最爱的大好河山。此刻只见那剑鞘在其中横冲直撞,所过之处翻江倒海、枝叶零落。

    他飞身上前,徒手抓住剑鞘,双方都想要压制对方,他们直接在识海中打了起来。

    兼竹意识沉落,顾不上外界的身体。

    渐渐的,他额头滑下汗水,背后打湿了一片,身体摇晃了两下接着“咚”地栽倒向前。

    怀妄坐在他对面,想也没想便伸手将人搂住,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兼竹额头抵在他心口,发出一声低吟,无意识地伸手揪紧了怀妄衣襟,身上冒出涔涔冷汗。

    怀妄一手揽着他,还得一手结阵替人护法。他呼吸微乱地打在兼竹额前,扫乱了几缕发丝。

    然而兼竹对此并无察觉,他还在识海中和剑鞘对峙,识海沸腾如熔岩翻滚。

    他迷迷蒙蒙地想:这怕不是在煮脑浆……

    整个过程痛苦万分,进退不能。兼竹干脆强行绑定了剑鞘,威胁道:「再不听话,我给你徒手掰了。」

    剑鞘一顿挣扎,接着冲向他识海深处。

    突然,深处亮起一道烙印,兼竹愣了愣才想起这烙印似乎是上次在寒潭底下凭空出现的。

    烙印在识海深处明灭闪烁。剑鞘不挣扎了,它在其四周兜兜转转了一圈发出嗡鸣,接着乖顺地被打上烙印。

    契约就此签订。

    兼竹睁开眼,整个人如同刚从水中捞起。他睁眼看见自己正倒在怀妄身前,便自觉地撑起身。

    “好了?”怀妄声线低哑,收回手来。他看兼竹面色疲惫,却在第一时间离开了自己,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好了。”兼竹低头查看着剑鞘,只见那上方已刻下了与识海中烙印一模一样的痕迹——细看竟有些像竹。

    他同怀妄道,“小鞘不听话,多半是没挨打。”

    怀妄再次说不出话。

    ·

    两人站起身,四周已无别路,地下估计也就这么大。

    “怎么出去?”兼竹环顾周围。

    怀妄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后者身上被汗水打湿,衣衫贴着身躯,透出中衣。怀妄手中正娴熟地腾出一团温热的灵力准备给人烘干,就看兼竹抖了抖衣摆,自己给烘干了。

    “……”他收回灵力。

    是了,兼竹本就是合体期,先前让他烘干也不过是怕掉马,实际哪用得上他。

    “原路返回吧。”怀妄的声音有些冷淡。

    兼竹对他的冷淡早已习惯,没察觉出别的情绪,“走吧,薛见晓和佛子应该还在外头等着。”

    两人正踏出殿宇,骤然间一阵剧烈的摇晃,大殿在身后轰然倾塌!头顶落下一块块巨石,竟是整个地底开始塌陷了。

    “快走!”

    兼竹握紧剑鞘,同怀妄飞身而出,从原路沿途爆破冲向出口。

    尖锐的石块和漫天的尘埃自身旁落下,前方隐隐透出亮光。上方传来“轰隆”一声巨响,与此同时怀妄在两人头顶支起阵法——

    嘭!地面彻底陷落,兼竹和怀妄趁这一瞬冲出了洞口,重见天光。

    石林外,谌殊和薛见晓看两人平安出来,欣喜起身,“你们回来了!”

    兼竹落到他们跟前,“久等了。”

    几人还未说上两句话,那头的青霞门众人便也齐齐站起身来。

    但他们还对兼竹一行人有所忌惮,只在原地威胁:

    “我知道你们肯定找到了那些东西,赶紧交出来!不然我们出去就说法宝在你们身上。你们也不想被追杀吧?”

    薛见晓气得咬牙,“真是群卑鄙无耻之徒!你们也配和临远宗相提并论?”

    兼竹按住他,抬头看向对面几人,“那些东西?”

    青霞门,“没错!”

    兼竹笑了,“你们是说那堆破铜烂铁吗?”

    青霞门几人呆住,“什么???”

    兼竹,“跟我气场不合,全砸了。”

    “……”

    他说完也不看对面惊疑不定、恨得两眼发红的几人,同谌殊二人道,“我们回去吧。”

    薛见晓眼尖,看见他手中拿了把细长的剑鞘,灵气逼人不像凡物,不由出声,“这是什么?”

    青霞门几人闻言看过来,目光嫉恨。

    “喔,你说这个?”兼竹悠悠抬起拿剑鞘,竹状的烙印在阳光下熠熠生光,“这是我新得的灵器。”

    他微微一笑,“我准备取名为,夺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