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佛系公子[快穿] > 正文 第47章 亲自出庭
    “???什么情况?”

    陈墨刚准备进门, 脚还没抬起来,就被贺泷和孟淼一人一只胳膊,从大门边拉走了。

    陈墨被两人带着, 在警局里七转八转的,最后进了一个小房间。

    进屋后。

    贺泷跟做贼似的,探头朝外观察了半天, 这才轻手轻脚地关上门。

    “…………你们这是干嘛?”

    虽然不抵抗地跟他们过来了,但陈墨依旧一脸莫名其妙。

    你们不是警察吗?

    为什么在自家地盘还搞得好像地下特务接头?

    孟淼赶紧用手按压了两下:“轻声轻声!”

    “他们来了!”孟淼面容紧张,用口型说道。

    关完门的贺泷也转过头来,比着自己的唇型, 无声道:“先在这里躲一躲!”

    ???

    你们这是哑巴了吗?

    陈墨眨了眨眼, 努力地思考着, 试图解读这两个人的心理。

    会让警察在警局都害怕的人。

    再加上他昨天刚收到法院传票。

    可以的,他知道了。

    看着自己的这两个学生,陈墨面带一丝无奈:“你们是想说, 检察院的人来了, 所以让我现在这里躲一下?”

    孟淼两人疯狂点头。

    那些人是来带走孟教授的。

    他们不允许!

    陈墨失笑着摇了摇头:“好了, 都别闹了, 人家也是和你们一样的打工人,不要太过分。”

    说着, 就向门口走去。

    “哎哎哎!别啊!”孟淼赶紧伸手拽住陈墨的衣摆。

    “即便同为打工人, 但他们给赖家打工, 我们可不认同他们!”贺泷表示不赞同。

    陈墨劝道:“早晚都是要开庭的,你们这样做, 没什么意义。”

    逃得了和尚, 逃不了庙。

    何苦呢?

    贺泷和孟淼还想反驳。

    突然, 一道铃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

    “爱就像, 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

    “电话!”孟淼瞪了贺泷一眼,压低声音,急切地催促道。

    “哦哦哦!马上!”

    贺泷慌乱了一瞬间,赶紧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咳……是我……对……好的好的!我明白!”

    陈墨站在原地,看着贺泷接完电话后就在叹气,眼眸平静地问道:“戴局的电话?”

    孟淼也连忙凑近问道:“戴局说了什么?”

    孟淼眼神乱飘,有点紧张。

    应该不会是发现他们的小动作,要他们把孟教授带过去吧?

    贺泷苦笑着晃了晃手机:“不仅找我们,还找裴小雨。”

    “啊?还找裴小雨?”孟淼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

    “你是指她之前为了自保,不得已举报孟教授把事情闹大的那件事?”

    “对,检察院那边起诉孟教授□□,传票已经给到裴小雨了。”贺泷偷偷瞟了陈墨一眼,“您的那份在戴局那儿。”

    “戴局说,今天开庭,让我们赶紧过去。”

    陈墨语气淡淡地问道:“昨天立案,今天开庭?”

    这个速度……

    孟淼冷笑:“肯定是赖家在背后捣鬼!”

    “要是每个案件都能有这种神一般的速度,咱们还愁什么法治建设?早就世界第一了!”贺泷也忍不住吐槽。

    “他们就是想搞死孟教授!”孟淼恨得咬牙切齿。

    想起那个女孩孤独地站在楼顶抬头注视着天空的背影,陈墨忽然转身。

    “走,去办公室。”

    孟淼和贺泷对视一眼,当即点了点头。

    “是!”

    ……

    戴局长的办公室。

    明明有人,却没人说话。

    沉默了一阵后,戴局长干咳一声,打破尴尬的氛围。

    “咳咳!”

    他看向那两个年轻的检察官,客气地伸手,说道:“辛苦二位来警局跑一趟了,先喝杯茶吧。”

    两个年轻男子一个摸鼻子,一个擦额头。

    连声应道:“哎!哎!谢谢戴局!”

    吴担礼貌地给两人倒了杯茶,得到了两声谢谢,然后他站回戴局长身后目不斜视。

    他刚刚看到这两人额头的冷汗,不禁心生同情。

    这么快就起诉开庭了,很明显是不对劲。

    检察院也知道自己做得不地道,所以大佬都不想来,就把这两个新人推出来背锅。

    真是太惨了!

    吴担想起自己当年刚进警局时的场景,和这两人差不多。

    他当时很难受,就是不知道这两个新人要怎么熬过这段时间。

    希望他们不会就此放弃理想。

    瞥了两人一眼,吴担只能在心里给予他们支持。

    “叩叩叩!”

    不一会儿,规矩的三声敲门声响起。

    屋内的人一齐闻声望去。

    戴局长:“进。”

    陈墨推开办公室的门,侧身让裴小雨先走进去。

    贺泷和孟淼也跟了进来。

    “戴局,找我们有事?”

    刚刚他又接到戴局长的电话,让他和孟淼也过来一趟。

    “没什么。”戴局长伸手介绍了一下旁边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来的两个年轻人,“这两位是检察院的,他们有事找你。”

    “您、您好!”

    看到陈墨走到跟前,两个年轻人连忙激动又干巴巴地鞠躬。

    然后。

    “这是什么……”

    孟淼一头雾水地接过他们递过来的东西。

    就是见个面而已,不会还要送见面礼给他们吧?

    陈墨扫了孟淼和贺泷手里的东西,眼神微动。

    他已经猜到是什么了。

    抬眸看向那两个频频擦汗的背锅检察官。

    “法院传票?”

    “额……呵呵……是、是的,孟教授明鉴……”两人极其尴尬地扯着嘴角,笑得比哭得还难看。

    两人在心里爆哭。

    呜呜呜,这简直是社死现场!

    能亲眼见到偶像明明是见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为什么还要他们在孟教授面前给毫无污点的警察递传票?!

    好心虚啊,怎么办?

    偶像!

    请您一定要相信他们!

    他们只是跑腿的!

    绝对没有诬陷过任何人啊!

    底层检察官没有单独起诉的权利,两个年轻的检察院眼泪汪汪地瞅着陈墨,像两只被主人抛弃的狗狗。

    听说孟教授因为自己的举报被起诉,刚做好心理准备的裴小雨也迷惑了。

    不是只有她和孟教授吗?关孟淼他们什么事情?

    让警察出庭作证吗?

    “哈?我们为什么会有法院传票?”孟淼觉得自己仿佛是撞到了蛛网里,什么都看不懂。

    只能机械地拆着手里的外壳。

    拆完之后。

    孟淼:“………………”

    孟淼聪明着呢。

    她明白,他们这是被划入孟教授支持者的范畴,所以遭到赖家报复了。

    裴小雨皱了皱眉,略带担忧地看着他们:“上面写得什么?”

    “呵!”

    孟淼嗤笑一声,扬了扬手里的纸张,看向那边两个比她这个收到法院传票的当事人还紧张的检察官:“喂!”

    “这就是赖家的手段?告我们渎职?”

    孟淼潇洒地一甩手。

    仍由那张纸在空中打了个转,飘落到地上。

    “不过如此!”

    一旁的贺泷也把通知书塞了回去,手腕轻动,不屑地扔到桌子上。

    “白痴!”

    他们行的端,做得正,根本不怕查!

    虽然自己的属下都被告了,但戴局长倒是很淡定:“不过是恶心人的手段罢了,法院不傻,不会判的。”

    毕竟,没证据的事情,到哪判去?

    这下连吴担都惊了。

    不是吧?

    赖家这么狠的吗?

    为了恶心孟教授,连这种不入流的手段都使出来了?

    陈墨也没生气,他早就看透赖家的想法了,会有这种迁怒的举动很正常。

    他朝那两个可怜巴巴看着自己的年轻检察官温和地笑了笑,缓解他们心中的忐忑:“开庭日期是今天吗?”

    “对……今天……”停顿了一下,年轻的检察官低头看了眼时间。

    “……还有两个小时。”

    吴担瞪大眼睛,脱口而出:“这么赶?法院很远哎!”

    这是什么阴间时间安排?

    也太奇怪了吧!

    刑事案件的开庭,什么时候弄得和赶春运火车一样了?

    而且程序完全不对!

    贺泷瞥了两人一眼,凉凉道:“若是我们不准时到的话,检察院该不会要说我们畏罪潜逃,然后发通缉令吧?”

    “……应、应该不会吧?”两个年轻的检察官欲哭无泪。

    听到会牵连孟教授,裴小雨有点焦急:“抱歉!都是我的错!要不……我现在认了,我我、我当初就是瞎编的!其实根本不关孟教授的事!”

    一旁的检察官小心翼翼地回道:“这个、恐怕不行……”

    “那你这样就是诽谤罪了……”另一个检察官小声提醒她。

    孟淼张大了嘴巴:“不是吧?赖振通他爹是脑子有坑吧!连一个无辜受害的学生都要拉下水?!”

    贺泷叹气:“但她确实捏造事实,污蔑了孟教授的名声,造成非常大的影响,在法条适用上没什么问题。”

    “有病!”孟淼下结论道。

    在一群人的义愤填膺下,陈墨低头查着导航,很是镇定地问:“谁开车?”

    “不是吧?您真要去啊?!”

    贺泷和孟淼面色复杂。

    陈墨头都不抬,很是自然地回道:“开庭了,为什么不去?虽然距离有点远,但两个小时差不多刚好能到……嗯,不堵车的话。”

    “我来开!”

    谁都没想到,吴担在这时候站了出来。

    戴局长要坐镇警局,继续调查案件后续,贺泷和孟淼都刚刚都被赖家盯上,裴小雨只是个学生。

    在场的几个人中,他最适合当司机。

    而且,作为刑警二队的队长,即使是天天鄙视他的贺泷和孟淼都不得不承认,吴担的车技和实力都不容小觑。

    “我送孟教授去吧。”吴担表情平静地看向抬起头看他的陈墨。

    两人的眼神碰了一下。

    陈墨嘴角露出微笑,食指一动,关掉手机屏幕。

    “那这次就麻烦你了,吴队长。”

    “应该的。”

    吴担转过身,郑重向戴局长敬礼:“戴局!”

    戴局长深吸了一口气,也不拖泥带水,狠狠点头:“好!一路顺风!有任何问题,都立即向我汇报!”

    “是!”

    约莫两小时后。

    “滋滋滋————”

    警车在法院门口急停。

    陈墨飞快地解开安全带,要不是时间紧急,他真想给担任司机的吴担打五星好评!

    陈墨下车,向法院内快步走去。

    扶着方向盘的吴担低声催促后排的两个年轻检察官:“快点!”

    还差几分钟。

    快步而行的陈墨已经听到了前方审判室里传来的声音。

    “法官,被告是不是不来了?这算不算畏罪潜逃?”

    也听到声音的两个年轻的检察官面色难堪地低下头。

    陈墨眼眸深沉。

    大步向前,抬手猛推开审判室的大门。

    “哐噹!”

    金属门锁错开的声音极其清脆。

    屋内的人被惊动,骤然转身看向门外的意外来客。

    !!!

    看到来人,所有人,无一例外都僵住了。

    尤其是上首的法官和检察官。

    瞬间石化。

    两个年轻检察官极其自觉地旁边推门,陈墨面无表情地踏进审判室。

    “听说你们要告我?”

    现在他来了。

    你们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