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穿成邪修后我祸害了主角团 > 正文 第45章 第 45 章
    被他撞到过?

    祝知之回忆了一秒钟, 根据他的体型想起来了。

    这人体型得有两人宽,撞完疼的人是他好不好。

    胖子眼前一花,不知怎么, 那看起来毫无反抗之力的手腕,就从手中溜走了。

    立时站了起来,“嘿, 老子就不信了……”

    祝知之微笑道:“这位客人,我不过是个端茶送水的,您又何必为难于我呢?”

    “你也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敢惹怒我?”胖子不依不饶地纠缠, 边伸手边道:“今儿非叫你知道知道爷的厉害!”

    祝知之轻巧地闪开, 正将出门, 一道疾风闪过,一只大脚将门踩关。

    “叫你走了吗?”他笑得十分猖狂,“今天你若是把爷伺候好了, 说不定还饶你一命, 若是叫爷不高兴了……”

    祝知之在考虑把这胖子打成死胖子的可能性。

    这时, 秦子轩喝完那杯药茶, 走了过来,吊儿郎当道:“怎么回事, 连个小厮都搞不定?”

    那胖子跟秦子轩是狐朋狗友, 向来跟着他作威作福, 见他来撑腰,面上兴奋之色更甚, “秦公子, 您瞧啊, 这小厮生得特别好, 性子也带劲儿……”

    “一个下人能有什么样儿……”在看清人的那一刻,秦子轩住了嘴,眼神也定住了。

    他竟然在一瞬间有些兴奋,身下蠢蠢欲动。“我好了?我好了!”

    角落里的刘航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他是个走南闯北的老狐狸,一眼就看出秦子轩是中了合欢宗的不举药。而他恰好有一种极烈的春草能把这药性顶开,便想到一个偷换回春丹的妙计。

    这不举药厉害,他的手段也只能保秦子轩雄起不到半个时辰。但此时九转回春丹已经到了他的手里,只要他尽快脱身,哪儿管这草包之后如何。

    待会儿秦子轩必然兽性大发,他便趁机溜走,逍遥自在……

    正沾沾自喜之时,突然对上那小厮的视线。刘航脸上的笑不由自主僵了一下,只觉他似乎能看穿自己一般。

    不对啊,这小厮他怎么觉得特别眼熟?

    刘航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指向祝知之,“我见过他!”

    “你也有这种感觉?”胖子说:“奇了怪了,我也有……”

    祝知之早用神识遮掩住自己身上的沁灵玉,刘航当然没认出来他是那日反劫自己的人。

    他说认识是因为——

    “秦公子,他是祝知之啊!那个合欢宗的余孽!”刘航大声道:“姬慕之曾通缉过他啊,我看过他的画像!”

    “对,就是他!”胖子恍然大悟,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姬慕之悬赏他五十万上品灵石呢,快把他捉送……”

    “你是傻子吧。”祝知之冷眼看了半天戏,这才施舍给他一个鄙夷的眼神,“我现在就是姬老板的人,还捉送什么?”

    “怪不得那悬赏撤了,原来人还是被抓着了啊。”一旁几个跟班啧啧出声:“以姬慕之的手段,这邪修落在他手,想必不会好受。只是可惜,不能拿他领赏了。”

    “都住嘴!”秦子轩紧盯着祝知之,迫不及待道:“管他是谁,今天这人是我的了,你们都出去!”

    “都走都走,别耽误秦公子办事!”刘航猥琐地偷笑了一下,立刻去推门,却一声惨叫,被迎面来的一只腿踹回了屋里。

    “秦子轩,你竟敢动我们姬家的人!”姬蓝素沉着脸大踏而入。

    幸好她察觉得早,不然祝知之肯定要被人占了便宜了!她又气又后怕,把祝知之拉到身后,怒瞪秦子轩。

    “又是你这个毒妇!”秦子轩正药性上涌,浑身燥热,狞笑道:“来得正好,正缺个泄火的。便连你这女人一遭收拾了!”

    姬蓝素哪儿听得了这污言秽语,脸色涨红道:“我杀了你!”

    “给我抓住他们!”

    众跟班傻眼了,在姬家的地盘,欺压一个小厮、一个邪修还成,哪儿敢动人家的小姐?可秦子轩狠声催促威逼,他们只好一咬牙上了。

    姬蓝素热血上头,没人劝得住。

    “下手还挺狠。”祝知之都快被她逗笑了,这姑娘是招招往秦子轩下面招呼啊。

    姬慕之到的时候,屋内正人仰马翻,好不热闹。刘航抱头鼠窜,秦子轩满口秽言,而姬蓝素被数个男人围攻,一把长剑左削右切,竟一点儿都没吃亏。

    他看向那唯一一个没动的人。

    姬蓝素实在护着他,一直持剑挡在他身前。祝知之倒丝毫没有被女人保护的不自在,悠悠然靠在墙边。

    姬蓝素要被打中的时候,他便指尖弹出一道灵力,悄然掩护她,把姬蓝素弄得越打越兴奋,还真以为自己实力超群呢。

    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姬慕之的眉角微微一抽。

    一支剑越过姬蓝素,砍向祝知之。他正要躲过,忽然瞥见半敞门外透出的衣角。

    转身跑去,眸光晶亮,“主子!”

    背后长剑闪过一抹寒光。

    偷袭之人面露喜色,下一秒,一股巨力当空袭来,他整个人向后跌入人群,大腿正插在一把剑上。

    “啊!”惨烈尖叫震破了众人耳膜。

    姬慕之皱了皱眉,指尖一动,惨叫的人便昏了。

    惊变让所有人停下了打斗。

    祝知之正跑到姬慕之身边。

    “太好了,主子你来了。”笑盈盈地看着他,神色充满信赖,自始至终没有回过头。

    他双眸微弯,似桃花潋滟,专注看着一个人时,便仿佛把他深深印刻在心底,令人不由觉得这目光专注而深情。

    姬慕之从未感受过这般柔软的目光。其他人总是恐惧、忌惮,还有萦绕他许多年的,来自至亲之人的仇恨……

    不知怎么,他的手指不由自主动了动,这根指头方才冷酷地教训过人,此时却仿佛想找到什么柔软的东西握住。

    姬慕之心里漠然想:可这邪修哪会有什么真心?

    他垂下眼,将手指慢慢握进掌心。

    姬蓝素趁机狠狠踹了秦子轩一脚,然后跑到姬慕之身后。告状:“堂兄,秦子轩他想欺负知之,还要对我动手!”

    看见姬慕之,秦子轩缩了缩脖子,还强作嚣张,“不过是一个邪修,现在还是个奴才,我怎么就动不得了?倒是你,一进门就对我要打要杀,你们姬家开门做生意,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

    姬蓝素气道:“明明是你先出言不逊!”

    “我说什么了?你倒是重复一遍啊?”

    “你!”

    秦子轩得意极了,又说:“姬慕之,你窝藏这合欢宗妖人是想干嘛,别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吧。”

    姬慕之抬眼看向他,“与你何干?”

    秦子轩一对上他那双银灰色的眸子,嗓子竟紧张得发干。半晌,憋出一句:“他是邪修,我教训他是斩妖除害,理所应当……”

    轰!

    秦子轩腹部一阵剧痛,狠狠后撞在墙上。

    跟班都傻眼了,都没来得及去扶他,眼睁睁看着他滑落在地。

    “不管他是什么人,首先是我的人。”姬慕之缓缓抚平袖口的褶皱,声音毫无波澜,“擅自动我的人,问过我的意见吗?”

    咦,这动作虽然龟毛,倒还挺帅的嘛。祝知之笑眯眯地想。

    “你敢打我!”秦子轩惊怒道。

    “打的就是你。”姬蓝素冷笑道:“若非你还没碰到知之,今日定叫你留下一只手!”

    秦子轩红着眼怒道:“叫得倒亲热,果然这邪修跟你也有一腿吧?哈,你们姬家兄妹共用男宠,传出去……”

    “啊!”又是一声惨叫,血染胸襟。

    跟班肝胆欲裂,“姬前辈手下留情啊,你不能杀我们家公子!”

    “知道为什么留你一命吗?”姬慕之淡淡看着他。

    秦子轩的胆子彻底破了,“别、别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

    “在姬家拍卖行闹事伤人,毁坏陈设,还妄图欺辱姬蓝素。”姬慕之缓缓道:“回去告诉秦恒,今日这事百万灵石了结。”

    “若不出……下次便用你的命来赔吧。”

    秦恒是秦家家主的名字,此时此刻,却没有人敢指责他直呼其名,更没人敢还这天价。

    “是,是!”几个跟班七手八脚抬起秦子轩,灰溜溜出门。

    祝知之忽然挡在他们面前,指向跟在他们身后偷溜的刘航,“这是你的人?”

    刘航猫着腰,汗津津地问:“你想做什么?”

    “秦公子,提醒你一句。”祝知之笑了笑,十分好心,“我看到他偷换了你买的九转回春丹。你确定自己真的吃了那颗药?”

    秦子轩脸色一变,目光凶狠地看向刘航。

    刘航大呼冤枉,“在您眼皮底下,我哪儿敢做手脚?”

    宁杀一百不放一个。秦子轩此时看谁都是仇人,立即道:“抓住他带走,一查便知!”

    “放开我!”刘航死命挣扎,却浑身一滞,被两个跟班捆住拖走。

    被他暗算了!他盯着祝知之,目光狠辣,想到即将被秦子轩报复,又演变成绝望。

    ……

    “知之,你没事吧?”姬蓝素跳到祝知之身边。

    祝知之已经懒得纠正她的称呼了。摇摇头,说:“多亏小姐你及时闯进来。”

    他会吃亏才怪。姬慕之微哂。

    姬蓝素真当自己掌控全场,看起来十分高兴。“秦子轩真是草包,我一个医修都能把他打得屁滚尿流。”

    “小姐虽是医修,战斗素养也很高。”祝知之微笑道。

    姬蓝素乐得跟什么似的。

    ……果真会哄人。姬慕之眸光暗了暗,转身离去。

    走了片刻,身后人追上来,扯住他的袖子,声音雀跃,“你上次还说不会救我,这不还是救我了嘛。”

    “因为这是我的地盘。”姬慕之面无表情说:“不是为你。”

    “那也是救了我啊。”

    “出了拍卖行就不会了。”姬慕之瞥他一眼,“松手。”

    祝知之松开手,笑道:“那您慢走。”

    姬慕之径直离开,在身后人看不见的地方,忍不住又抚了抚袖子。

    ……又被祝知之扯出褶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