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穿成偏执反派的小哭包[穿书] > 正文 第56章 第 56 章
    和沈家千金见面失败这个事颜波知道了以后, 又忍不住把颜梦生叫去指责。

    “你说你这样,我怎么抱孙子?”颜波把刚看的报纸放到了一旁,对颜梦生苦口婆心地说着。

    颜梦生坐在椅子上, 两条笔直修长的腿懒散地伸着,从书架上随便拿了一本关于经济的书籍,淡漠的黑眸在上面扫了几眼, 甚至都没抬头,声音更是漫不经心,“就这事吗老爷子。”

    颜波看向颜梦生,颜梦生微微垂着头看书, 但看得很快, 好似没什么兴趣, 翻了两页以后才抬起那冷淡的眼眸,声音冷漠:“以后这事不要提了,哪怕再约了人我也不会去。”

    颜波惊得坐直了有些弯曲的背, “你想打光棍一辈子?”

    颜梦生把书合上, 好看的细长手指搭在书的封皮上, 面上一点神情都没有, 淡淡睨了坐在正中间的椅子上的人。

    “我可没有这个打算。”说完,把书原原本本地放回了一旁的书架, 动作很轻, 书落入到书架上没有一点声音。

    听完这话, 颜波面上一喜,“你这么说, 是有人选了?”

    颜梦生没有快言快语地拒绝, 留下的空白时间已经让颜波明了, 这孩子有人选, 但是并不想和他说。

    颜波:“就你这偏执冷淡的性子,好好相处,对人家温柔点。”

    “当然。”颜梦微微勾唇一笑,笑意漫上了眼底。

    等颜梦生从公司回来,发现楚悬没有在颜家,本以为他只是出去了一趟,可没想到,打电话关机,发消息不回,颜梦生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

    颜梦生压下心中的不安,抬眸问玲子,“小悬去哪了?”

    玲子刚洗完水果,听到颜梦生的问话,思索了会儿之后轻啊了一声,“小悬说他要出去玩几天,颜少爷你不用担心。”

    哪知道颜梦生听完她的话语以后,立刻拿起外套冷着脸就走了出去。

    玲子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看到颜梦生像是生气了,他和小悬是起了什么冲突吗?但是看着也不太像,兄弟俩能有什么冲突。

    ……

    楚悬来到新住所已经三天了,他惬意地躺在长椅上,脸用书籍盖住,晒着不烈的阳光,吹拂着温暖的风,感觉周身都暖洋洋的,耷拉下去的右手指尖轻点着椅边,逍遥快活如神仙一样。

    趁着那天颜梦生被颜波叫到公司的时候,他立刻就收拾了铺盖走人,因为他不觉得颜梦生会和他玩这种你追我赶的游戏,当然也不会有这个兴趣,没过两天就要出国打理公司事务,肯定不会闲出屁来找他。

    他回应不了颜梦生的喜欢,但是颜梦生的攻势又太恐怖,惹不起颜梦生还躲不起吗?

    全程没有暴露一点行踪,这家海边别墅也是用他朋友的身份证租下的,只要再过几天,得到颜梦生出国的消息他就可以回去,不用再躲躲藏藏的了。

    楚悬穿着淡粉色的短袖,被阳光照得像是踱了一层不真实的淡金色,楚悬感觉自己有些犯困,在马上要睡着了的时候,感觉有人在轻拨扣在他脸上的书。

    楚悬刚开始以为是风吹得,再加上困得有些迷迷糊糊,就没有继续管,谁知道那拨弄撩挑的动作根本没停下来,就好像不弄到他醒不罢休。

    被弄得有些烦了,楚悬想着是不是野猫或者是什么鸟儿,他伸出左手在脸前挥了挥,刚想收回的时候没想到被一只微凉的手握住。

    楚悬身体一僵,紧接着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可让我好找。”

    卧槽!

    楚悬那点困意都飞到天外云霄了,立刻直起身,脸上的书籍也随着楚悬坐直了身子而滑落,掉在了地上发出了轻微的声音。

    眼前还是颜梦生那张俊脸,好看的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但是那点笑意却未达眼底,明明是在笑,却让人觉得是来讨债的一样。

    楚悬的那句“哥”都哽在喉中说不出来,心中在震惊的同时也有着躲避后被人发现的心虚,心脏砰砰砰砰地跳动着,那跳动的声音被无限放大在耳旁。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摸了过来。垂下眼眸,视线落在两只交握的手上,楚悬甩了甩,想把那只手甩掉,结果肯定是和他的想法背道而驰。

    完全甩不掉。

    “你是在躲我吗?”颜梦生的右手握着他的左手,左手拄着下巴坐在他旁边的凳儿上,神情慵懒,可那微微眯起的眼眸可像极了正在看猎物惊恐失措的模样,到最后再将其生吞入腹。

    楚悬看着颜梦生唇角的笑意,漂亮的眼眸垂着,里面的眸光颤了两下,抬起头对着男人笑了笑。

    “我没跟哥说吗,我就是出来放松放松心情,怎么可能是在躲你呢,有什么好躲的。”楚悬为了加点真实度,又干笑两声,可就这干笑就被男人看出来心虚的痕迹。

    颜梦生伸出另一只手轻拭着楚悬左脸上被书压的轻微痕迹,漆黑的眸子就好像是什么事都瞒不住他,和楚悬那漂亮的眼对视,轻声道:“你心虚的时候就喜欢傻笑。”

    楚悬:“……”

    他伸出右手把颜梦生的手从自己的左手上拉下,冷淡着脸站起身,准备往屋中走,一边走一边说,声音比往常还要冷漠无情。

    “我回应不了你的喜欢,你就到这里吧。”

    楚悬压下心中的不适感,还有说出这句话的酸涩感受,话语冷冰冰的,就连留给颜梦生的背影也都冷漠的没有几分人气儿。

    楚悬不管身后的人,径直走进了屋子,身后半天没有了动静,楚悬以为颜梦生是想通了会死心地离开,刚一转头就撞到一个坚硬的胸膛,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的下巴就被人强硬地抬起,接着冰冷柔软的唇贴了上来。

    楚悬反应了过来,微微睁大好看的眼睛,从颜梦生禁锢的怀抱中挣脱出来,朝着颜梦生的脸狠狠给了一拳。

    上次颜梦生做了那么强.制咬他,碍于家里有人,而且是晚上,不好闹出太大的声音,但是今天他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楚悬甩了甩刚刚有所冲劲儿的右手,颜梦生被他打的后退了一步,等再回过脸的时候,俊脸上已经有了一块红痕,颜梦生没有吃痛的表情,神情还是那么淡漠,眼神依旧那么锐利。

    “别再让我对你动手。”楚悬深吸一口气,“现在我还把你当哥看待,希望你能尽早收回那份感情,和以前一样,不然迟早会后悔。”

    ——和以前一样。

    颜梦生好看的眉心上挑,黑眸里面看似平淡无波,实则波涛汹涌。

    怎么和以前一样?已经完全回不去了。

    颜梦生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话,“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的一句话。”

    楚悬愣了一秒,“什么话?”

    颜梦生望着楚悬的时候,眼眸深邃,话语还是那么霸道不可让人反驳,“我所做的任何决定,就算是撞了南墙也不会后悔。”

    楚悬皱着眉呆望着他,颜梦生走到楚悬的身前,伸出了双手,用着冰凉的手指捻摸着楚悬的耳根,慢慢往脖颈下探的时候,楚悬拉回了思绪,抵抗着颜梦生的接近,准备再给颜梦生一拳的时候,眼前的男人好似早已经料到他有这步动作,微微一偏身子躲过楚悬的手,一个巧妙的回拉将楚悬身子调换了位置。

    楚悬背对着颜梦生,这可让他感受到了满满的危机感,想转身却转不了,被人死死地禁锢在怀中。

    这么一拉一扯,竟被颜梦生引导到了客厅那又大又软的沙发上。

    沙发蛮高的,楚悬上半身倾倒在沙发上,他的双手被人从身后箍住,颜梦生只用一只手就能完全压制住楚悬两只手,另一只手则轻握楚悬的细长白皙的脖颈,将楚悬带的离他近些。

    楚悬心里都后悔死了,他光想到自己上次碍于家里有人,不好闹出太大的声音,没能打颜梦生一顿。今天他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是转过头来一想,颜梦生他妈的也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颜梦生的修长带着几分凉意的手指慢慢滑.下,楚悬穿着的是宽松的短袖,颜梦生的动作激起了楚悬身上的颤栗。

    楚悬脸色其实已经红爆了,但是因为是背对着颜梦生,身后的人只能看到那原本白皙的耳垂变得俏红,还能感受到他因为害羞身上不断攀升的热度,终于在颜梦生碰到他锁.骨的时候,楚悬心中的警钟大作。

    操,颜梦生不会真不干人事吧!

    楚悬心脏怦怦乱跳,他从来没想到他第一次这么接近小说,他现在和小说中那被霸总强取豪夺的小娇妻有什么区别?

    楚悬隔着两层衣服都能感觉到身后人传来的热度,他怕颜梦生真的理智全无在这只有他们两个的别墅把他怎么样。

    在颜梦生手准备更往下探的时候,颜梦生突然听到了身前传来一声带着低哑的少年哭音儿,这颤音儿被人拉长了些,像是一个可怜兮兮的小猫在求助一般。

    “哥——”

    楚悬本意是想让颜梦生听到他哭泣的声音从而能停下那不安分的手,虽然是装的,但从小到大都很管用,这次本以为也会管用,却没想到身后的人身上温度更热了,还在他耳边喘了下粗气。

    楚悬:“………………”现在喊救命还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