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召唤玩家后我成了海王 > 正文 第46章 46
    眼看一只稀少的领主即将被入锅, 赛克斯直接瞳孔地震,飞速呼唤埃拉给玩家颁发新的任务。

    刚刚探险归来的一二三小队顿时收到了这样一条通知——

    【恭喜玩家发现未知神秘生物,请把它上交给领主大人吧!领主大人将会告诉你更多的消息】

    “等等等等严二毛!!”花花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声, 扑上去一把抢过了那只小章鱼。

    老李没有说话,却默默地站在了严双文和花花之间,坚决捍卫着珍贵的任务物品。

    严双文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有些头疼道:“我就是想看看它的反应······”

    “别装了严二毛!你这段时间都把多少食材残忍入锅了!”花奕秉义正言辞地将小章鱼护在身后,就像刚刚还对着幻想中的章鱼小丸子口水直流三千尺的人不是他一样。

    那只粉粉嫩嫩、外皮有着粉蓝色光晕的小章鱼非常明显的抖了一抖,就像能听懂人话一般,不过正沉浸于日常拌嘴/劝架氛围中的小队三人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

    时隔那么久, 一二三小队终于再次站在了人鱼塔的书房之中, 像上次副本首杀开启大型主线的时候一样, 领主亲自接见了几人。

    “我亲爱的子民们,你们发现了一种非常罕有的生物。”银发金眼的人鱼矜持地称赞着他们,并且接过了那只粉蓝色的小章鱼, “对未知的探索永远都会是你们在魔法道路上最珍贵的品质。”

    “那么领主大人, 这只章鱼·····不, 这个生物究竟是什么呢?”花奕秉大胆开麦, 心中却暗暗后悔,来之前应该先去找斯科特鉴定看看再说的。

    赛克斯隐瞒了一部分事实, 只是告诉玩家:“它其实并不算是你们平时见过的那种普通章鱼, 准确来说是已经开了智的智慧物种, 我看他现在似乎有些害怕,你们没有对他做什么吧?”

    一二三·差点将智慧物种下锅·小队心虚地撇开了眼睛。

    “你们是在哪里发现他的?”赛克斯对这一点比较好奇, 老实说, 他对于这只章鱼并没有什么太深刻的印象, 只记得对方算个安静不生事的好邻居。

    安静是赛克斯欣赏的邻居品质之一, 所以这些年也有意无意地护持过对方的领土——毕竟不是他也会有别人占据,还不如自己挑选一个更省心一点的家伙为邻。

    不过对方再怎样也是在死亡之海之外的领域里生活,又怎么会落到玩家的手中?

    三个玩家的眼神互相交流了一下,最终花奕秉和严双文后退一步,把空间让给了老李。

    老李犹豫地开口道:“那个······领主大人,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赛克斯没想到,这件事的引发者竟然不是爱惹事的花奕秉、也不是好奇心过剩的严双文,而是一直以很老实很靠谱形象出现在人们面前的老李。

    该说玩家不愧是玩家吗?不管表面看起来有多老实,实际上都有着恐怖如斯的搞事能力。

    在老李的回忆中,他本来是带了一背包的柠檬糖加炸鱼排,想要冲一冲探索任务的极限,结果刚过了沉船位置不远,他本来是丢出一块花奕秉特制煎肉饼,把面前的石山炸开,结果突然看到某种黑乎乎的东西从其中蹿了出来,在老李眼前一闪而过。

    老李直觉那是什么关键的东西,于是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

    却没想到那个东西像是发现了它被跟踪了,于是走的路线越来越奇怪、越来越偏僻,但依然没能甩脱老李——他在集体建设任务里搞到了一个速度方向的刻印,加持到身体筋脉中去后,游泳速度已不可同日而语。

    再加上玩家嗅到任务时候的奇怪执着,老李也算是豁出去了,不管是钻海草从还是挤山洞缝,哪怕弄得全身狼狈不堪,也依然没有放弃追逐。

    那个黑乎乎的东西似乎误会了老李的目的,它壮士断腕一般,将嘴巴里什么东西“po”地吐出来,然后整个身体缩小了整整两圈,速度也比之前提升了很多,嗖的一下就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点点黑色的残影。

    老李接住了那个被吐出来的东西,正是一只小小的、不到一个巴掌大的粉蓝色死章鱼。

    “领主大人,请你相信我,我捡到它的时候它真的已经死掉了。”老李信誓旦旦地说道,“不然我也不可能把它装到背包里带回来,背包不可能放活物的!”

    “确实是这样,老李交给我的时候它确实是一动不动的,而当我把它放在标本罐里,却发现它会自己换位置。”严双文帮腔道,“后来也是想吓唬吓唬它才······”

    “才?”赛克斯心知后来的发展,但想到之前自己受的那一瞬的惊吓,装模作样地冷下面孔追问了一句:“你是怎么吓唬它的?”

    老李飞快回头给了花花一个眼神,花奕秉心领神会,一把捂住了自己室友的嘴巴,强行让他转过身去。

    “领主大人,我们什么都没有做!”花花高声嚷着,像是在增加自己话语的可信度,却不知道这样更显得欲盖弥彰。

    老李:“······”

    他一边哀叹小队的默契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一边目光微垂不敢看领主现在的脸色,糟了糟了,领主大人不会把好感度都扣光吧?

    老李等了半天,也没等到系统提示的扣除好感度通知,然后听得眼前的人鱼笑了一声:“虽然你们的好奇心是很可贵的品质,但无故不伤害弱小智慧生物是每个海洋种都需要遵守的规则。”

    “为了将功赎罪,我现在交给你们一个任务。”赛克斯手一挥,玩家的通知栏里已经弹出了新的任务。“这只章鱼似乎受到了某种诅咒,需要一些关键的东西来解除现在的状态。”

    【特殊任务·解除诅咒:尊贵的领主大人需要你们寻找某样材料来解除这只长生种的诅咒,任务完成的速度将决定着领主大人对你们的评价。】

    【任务奖励:未知。】

    老李左看看右看看,却也没有找到任务材料的说明,他疑惑地问赛克斯:“领主大人,我们需要找到什么材料呢?”

    赛克斯却回答的非常模糊:“回到你发现他的地方仔细寻找,答案就在那里。”

    *

    目送着三个玩家一头雾水地离开,赛克斯关上了书房的窗户,又开启了某种机关,屋子下方的深藏的阵法隐约闪过一道流光。

    “我想我们需要谈谈。”他转过身,对着在桌子上躺平的章鱼说道。

    那只粉蓝色的小章鱼身子一僵,在桌子上呈圆饼的形状自行翻了一个面,几根触手僵硬成一根根棍子。

    “我知道你能听懂,我的······邻居?”赛克斯纠结了一下称呼。“我很同情你受到的诅咒,但是现在需要谈一谈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的领地。”

    老实说,他没想到这位邻居的原型竟然那样的娇小,虽然是受到诅咒以后的幼年形态,但以现在的粉嫩模样来看,长大后也不像是什么有杀伤力的存在。

    每个领主级别的人都不能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随便入侵别人的领地,因为这代表着一种想要开战的挑衅,除非你想要真刀真枪的和对方干上一架,或者觊觎对方的地盘,不然没人会那么干。

    就算是放在没什么规则秩序的过去,这种情况都很少出现,更别说现在——

    自从东都那边的议会上有人提出保护长生种议案后,长生种之间的交流都少了很多,更别说这种会让所有短生种尖叫的战争了。

    以对方和自己不相上下的不爱出门程度,应该也不是那种热爱惹是生非的胡闹性子才对。

    章鱼明显也知道这个含义,它终于没办法逃避现实,只能慢吞吞的从桌子上重新给自己翻了个面,露出了两只黑黝黝的小眼睛。小章鱼缓慢地抬起了自己的前面的一半触手——就连触手都粉粉嫩嫩的,像是植物刚刚冒出的尖芽——然后向前用力弯了弯,弯成一个问号的样子。

    这是海洋通用的抱歉手势,一只手代表抱歉,两只手代表值得痛哭流涕的歉疚,而它那么多只手······

    赛克斯沉默了。

    “不能说话吗?”他问道。

    这下小章鱼全部的触手都举起来了,整个章鱼从上方看上去就像一朵盛开的异色菊花。

    这是被诅咒退化到了连发声都没进化好的地步了吗?

    “能不能写字?”他看着对方短短的肉芽触手,最后问了一句。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暂时将它看管起来,等到玩家找到解除诅咒的东西回来再询问也不迟。

    所幸这次章鱼有了新的反应,它不是很明显的小脑袋努力地点了又点,表示自己可以试试。

    赛克斯给他拿了一只羽毛笔,却被对方用触手挡到一边,问号还没浮现在脑海中,却见小章鱼三下两下爬到了纸上,一只触手尖尖已经变成了深色,向纸上喷涂着墨汁。

    差点忘记了章鱼族的自带天赋。

    赛克斯看着对方在纸上画出的字样——“塞壬、修养、掠夺,人鱼、救下”

    大概是因为当前幼年的状态,它的体力有些不支,仅仅写完这几个字,就已经在纸的边缘瘫成了一团粉蓝色软泥状物体。

    “果然是塞壬的诅咒,那些家伙一天天的闲到发慌。”赛克斯用力地皱起了眉,这是他难得表现出来的厌恶情绪。

    不过这也能够理解,没有人鱼不讨厌塞壬,就像没有塞壬不厌恶人鱼一样,两个种族天生就不对盘,一见面就能打个天翻地覆的那种,还好一个在最南边一个在最北边,不然怕是能把整个海洋都搞的不得安宁。

    “你的意思是说,你招惹了塞壬被他们恶作剧,然后在修养的时候被某种东西掠夺,最后被刚刚的那群人鱼救下?”人鱼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重新问了一遍。

    小章鱼犹犹豫豫地点了点头,眼睛刚一对上赛克斯的那双金色瞳孔,就刷地一下飞速转身,只留给了他一个背影。

    赛克斯却没打算放过他,他从刚开始就觉得有哪里不对,现在终于找到了原因——

    人鱼单手捏住自己的邻居,提到了眼前,近到章鱼一睁眼就能看到对方的眼睫毛有多少根的程度。

    小章鱼:“!!!”它什么也顾不上管,几根触手飞快地把自己的头包裹起来,裹成了一个严严实实的球。

    赛克斯没有理会它的动作,只是鼻子轻轻的动了动,嗅到了它身上那种和当初汤姆身上残留的一模一样的恶心味道。

    那种味道有些熟悉,但是因为太淡了难以分辨,但总之让鱼的心情非常不愉快。

    “哧,哧,哧。”三声喷雾声过后,

    还把脑袋埋在触手中的小章鱼感觉自己被什么喷了个透心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