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给你500万离开我弟弟 > 正文 52、应该都是真的(我们一面披着阳光,一面全...)
    应该都是真的(我们一面披着阳光,一面全...)

    生活就是这样, 有些事你觉得荒谬,它可能是假的,但是有些事你觉得妈的太荒谬了, 荒谬得过了头,那说不定就是真的。

    比如顾小文现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但是世界无比的真实, 再比如她才跟江容拉小手亲小嘴正式好上,本该忙得脚打后脑勺的白康城去而复返还捉\\奸在床了。

    关键是她要真的干了什么臭不要脸的事情也行, 她就亲个嘴睡个觉,这白康城架势活像是她把江容整怀孕了似的。

    顾小文无言以对,揉着眼睛下床,穿上了鞋子站在病房里面垂头等着白康城发火。

    白康城就觉得荒谬, 荒谬极了, 看看顾小文,再看看江容, 又看看顾小文,又看看江容,憋了半天,快要把自己憋爆炸了,转头对着傻站着愣神的汪莲华说,“汪姨你先……你再去买点吃的吧。”

    地上的保温桶都被白康城一脚给踹开了,里面的东西肯定是吃不了了, 汪莲华闻言啊了一声,转身开门出去了。

    门关上,白康城转身又看顾小文和江容, 手指都要戳到顾小文的鼻子上了,顾小文垂着头, 一截细白的脖子看上去和之前一样地显得柔弱又老实。

    但是白康城手直哆嗦,他现在才明白,顾小文为什么说她在他跟前的老实都是装的!

    还真是装的!

    “你装得可真像啊!”白康城看了脸色惨白抱着被子在害怕的江容一眼,简直一颗心要操碎了。

    他不能对着江容发火,但全冲着顾小文也太不公平,毕竟这玩意一个巴掌它拍不响!

    “你,”白康城瞪着顾小文,“你们不是朋友吗?怎么能……怎么能干那种事儿?!”

    顾小文索性也不装纯良无辜了,抬头无奈地看着白康城,“康城哥,我们干哪种事儿了,就亲了亲。”

    “你还想干什么,谁是你哥!”白康城语气强硬,“你们俩以后不许来往了!”

    “凭什么啊,”顾小文看着江容快吓得缩床底下去了,看了他一眼走到床边,就当着白康城的面抱着他拍了拍,“没事,别怕。”

    白康城看着这俩小孽障居然当着他的面还敢往一起凑,顿时气笑了,“好啊,好啊!”

    “什么没事儿,事儿大了我跟你说,”白康城说,“我不管你什么目的,反正你以后不许再去白家,不许去找江容。我那么信任你,把江容交给你照顾,让你随意进出白家,把我家后面院墙都给安上门了我都没说什么,结果你呢,你就是这么拐带着江容干这种事!”

    “哪种事儿?!”顾小文也有点火大,“你喊什么你把他吓犯病了一会再。”

    “我们是情不自禁,怎么到你嘴里就那种事儿了,说得好像见不得人似的,”顾小文说,“我没嫁他也没娶的,都是成年人了,别说就是亲两口,就是上床了你也管不着啊!”

    “你放屁!”白康城急得在屋子里转圈,“江容他……”

    白康城当然不能说江容根本就不可能跟人上床,再说在白康城的思想里,江容根本不成熟。

    “他知道这怎么回事儿吗?你说你们情不自禁,两情相悦,他说了吗,他前不久还说你喜欢我,让我娶你,要让你当他嫂子,怎么他今天就跟你两情相悦了?!”

    白康城把眼镜摘下来,捏了捏眉心,用那双摘了眼镜之后,直接就迷茫起来的眼睛瞪着顾小文的方向,等着她狡辩。

    他今早上去了公司之后,就感觉自己右眼跳得贼厉害,白康城从来也不是个迷信的人,但是江容说他会无缘无故晕,片子又查不出来,他想着要不然换个医院查查,临市有个脑部的专科医院,他打电话问了熟人之后,这才回来跟江容商量。

    结果谁知道让他碰见……白康城抹了一把脸,脑子里咕嘟嘟的都快炖成一锅乱炖,他是打死了也想不出这种情况,他们俩天天地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来往,看不出一点猫腻,怎么就搞一块儿去的呢!

    江容知道个屁啊!

    “你觉得江容什么也不懂?”顾小文看了江容一眼,“他什么都懂,他就是亲口说喜欢我了,白康城,说真的,你也没有资格管他跟谁在一起吧。”

    顾小文说,“他确实是靠着你过得这么好,可是他又不是你养的宠物,还不许有自己的喜好啊?”

    白康城不让她叫哥,那就不叫,白康城被顾小文这态度和叫法给冒犯得原地转了圈,打不得骂又太难看了,活活把自己气得要中风。

    顾小文就又软了语气,“我从一开始就喜欢他,他也对我很亲近,我知道他有自闭,但是我不介意,我觉得他这样挺好的,我们也一直都相处得很好。”

    顾小文说,“康城哥,我对于我自己的某些行为可能让你产生过误会我很抱歉,

    应该都是真的(我们一面披着阳光,一面全...)

    但你不能一刀切,毕竟我和江容之间……”

    “你在耍我们,”白康城不吼了,恢复了冷静,他开始理性地分析,然后得出的结果是顾小文在耍他们,耍他们哥俩儿。

    “很好玩吗,你爸让你干的?还是你觉得让兄弟俩都对你动心,显得你特别有魅力?”

    白康城几乎从没用这种咄咄逼人的语气和顾小文说过话,“你有什么目的我不管,但是耍我就算了,我就当被狗咬了一口,但是你敢耍江容……”

    他眯了眯眼睛,狠毒得像个丝丝吐信子的眼镜蛇,威胁警告做得十分到位。

    顾小文却有点要憋不住笑,她要是不知道白康城是个傻大憨,还能被他这样子稍微震慑那么一下下,可是她都已经透过孔雀漂亮的羽毛看到后面的秃屁股了,她很难升起什么戒备和畏惧。

    “康城哥,你别这么说,”顾小文说,“我要是图你还有的图,图江容我图什么啊,他都靠着你过呢,又不是白家名正言顺的二少爷,我能得到什么好啊。”

    “你图色。”白康城精准打击道。

    顾小文噎住,这确实是……无法反驳。

    不管因为什么,最开始吸引顾小文的,是江容的模样。

    他长得好,她惦记,惦记着了解,了解了想亲近,亲近了之后到现在,知道了他或许在现实中也和自己有交集,身上揣着那份她惦记了许多年的,无关任何模样和情感的温暖。

    如果之前顾小文还是抱着慢慢磨到江容彻底离不开她,深刻让他认识到了这个事实,她再收网吃鱼的心思,但经过昨天一晚上,她看了那些关于另一个世界的记录,其他的都没有改变,包括她的心意,但是今早的急切逼迫,是她对江容的势在必得。

    她不想浪费那么多的时间和心思去反复地折腾了,看过了那么多,她发现江容本来就是她的。

    那一份温暖,始终属于她,从来也没有遗失过。

    白康城看着她哑口无言的样子,抬手指着她脑门,一副“我就知道你这狼子野心”的样子,皱着眉,“你想得美!”

    “以后你不许再找江容,不许带坏他,”白康城说,“我不管你有多少理由,什么情情爱爱,扯淡吧!”

    江容他……根本不行。

    “收拾东西,我送你去临市的脑科医院检查下,”白康城对着江容说。

    江容却抓着被子不动,看着白康城又看向顾小文,“哥,”

    江容被白康城扯了下被子,声音颤着说,“我错了。”

    白康城以为他是因为和顾小文之间的事情认错,但是被他拉着下床了,江容却抓住了他的胳膊说,“我不想让她当我嫂子。”

    “我……”

    “你想清楚了江容,”白康城打断他,他们都是知道关于江容身体的事情,白康城不想在别人面前说这个,再说他回想起顾小文的行为,就是觉得她心思太深,而且不正。

    这么长时间了看着像是绕着他转,但其实暗地里跟江容……这都什么事儿啊!

    他才不想让江容和这样的人来往,单纯做朋友也不行!

    因此白康城看着江容的表情带着警告。

    江容却还是抓着他手臂说,“我喜,喜欢她。”

    “你喜……”白康城瞪着江容,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嘴唇动了好几次,最终看了眼在旁边憋笑辛苦的顾小文,感觉自己这一早上的功夫,就少活了好几年。

    最后江容不肯跟着白康城去临市检查,并且给出的理由差点让白康城撅过去。

    “她亲我,”江容眼睫快速地颤着,像个快\\活的小蜜蜂,“我才会晕。”

    顾小文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白康城扶了下自己的脖子,最后指着两个人喊,“你们俩给我散开!”

    “原地解散!”

    白康城整不了江容,抓着顾小文的后领子朝外扯,“走,我现在送你回家,顺便跟你爸聊聊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江容见白康城扯顾小文,上手也来扯白康城手臂,三个人在屋子里扯成了一团,汪莲华买了东西回来一开门,就见他们这造型,以为他们打起来了,顿时放下了手里的吃的,来上前拉架。

    四个人扯一起就太难看了,病房的门还开着呢,白康城要脸,先撒了手,剩下三个人自然就都放开了。

    病房的门关上,汪莲华把顾小文被扯歪的衣服给正过来,又拍了拍脸色通红,呼吸急促的江容后背。

    “先吃饭吧,”汪莲华说,“康城,这件事,等晚点再说。”

    汪莲华被白康城当成半个妈,说话算是很有分量,虽然她也对于那天她已经隐晦地告诉了顾小文,江容身体的问题,他们还是搞一块儿了,有些震惊。

    应该都是真的(我们一面披着阳光,一面全...)

    但是不至于像白康城一样,为了杜绝后面他自己臆想出来的一系列对江容的伤害,而歇斯底里。

    白康城站在门口,整了整自己的西装,沉默片刻道,“我不吃了,我先回公司了。”

    他说完之后瞪了顾小文一眼,就开门走了出去。

    他没办法说服顾小文,白康城倒觉得,不如他先去找顾城谈一谈。

    “吃饭吧。”汪莲华神色复杂地看了顾小文一眼,看着她扶着江容到床边坐下,还拿了毛巾给江容擦了脚底,才去洗手。

    江容稍微有点瘸,是昨晚上和顾小文冲突的时候,被她给踩的。

    不过不太疼,他盘膝坐回了床上,白康城走了他就放松下来,深呼吸几次,然后准备吃东西。

    很饿了,昨晚折腾到现在,顾小文看了眼时间,这都中午了,马上十二点。

    “汪阿姨一起吃啊,”顾小文说,“这么多我们俩吃不完。”

    “我吃过了,”汪莲华给两个人摆好了,温声推拒,不过看着顾小文的眼神欲言又止,很显然是有话说的。

    顾小文暂时装没看见,等到吃过了饭,顾小文和汪莲华一起收拾了东西,给江容办了出院,又带着江容一起回到了白家之后,才在江容查看娱乐室的那些东西的时候,主动找了汪莲华说话。

    汪莲华到底年纪大了,关于一些事她不好开口,顾小文也无心为难她,直接说,“我家在装修,不是我爸爸装修,是我在装修,把所有的房间通开,给江容做个大型的娱乐室。”

    顾小文说,“再按照他喜欢的明亮颜色,装饰属于我们俩的卧房,”顾小文对汪莲华说,“汪姨,我认真的,没有开玩笑。”

    汪莲华有些吃惊,可是你们家,“你父亲允许你这么做?”

    顾小文没有跟她说细节,只说,“他和我妈妈亏欠我,所以不太管我,这房子也是他们答应给了我的,自然随我怎么装修。”

    汪莲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这处别墅区实在是价值不菲,况且这里是当初圈子里第一批买下来的别墅,年头很多了,哪怕汪莲华不太懂,也知道住在这里,算是身份的象征了。

    顾家的两位得多宠顾小文,才会把房子给她折腾,可见之前顾家偏向抱错的小女儿这件事和事实不符。

    不过对于别人家的家事,汪莲华一向是不多言的,这件事的重点也不在这里,因为顾小文越是认真,这件事越是不好办。

    “我和你说过江容之前的事情,”汪莲华表情带着些难以启齿,“江容他……”

    “他很正常,”顾小文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直接说,“我是说做男人的那方面,他很正常,我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小的时候受伤,现在自己长好了,但这也不算很离奇,毕竟古代阉\\割之后,要是不及时验身,也会重新生长的。”

    顾小文说,“反正他很正常,我们也是相互喜欢,汪姨,这种事情我不好和康城哥说的,您帮我跟他说说吧,江容没有问题,我还想着带他去做个全身检查。”

    汪莲华先是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接着满眼唏嘘,按着胸口又松口气的样子,好一会才叹息一声。

    “啊,这,”汪莲华也难得磕巴,“这样的话,我会跟康城委婉地提一下,你们,。”

    汪莲华叹了口气,自己一辈子都没有个伴儿,到老了还要操心孩子们的事儿,无奈道,“那个什么……做好防护啊。”

    汪莲华说这话,自然不是无缘由的,她说,“江容的母亲是自闭症,如果你们没有充足的准备下有了孩子,那……”

    “我们会很小心的,”顾小文说,“汪阿姨放心,和江容在一起,我根本没有打算要孩子。”

    “也不会胡来的,”顾小文没解释汪莲华误会她说的江容很正常就以为他们做过了。

    反正早晚的事儿,她也懒得解释,让白康城知道了米都熟透了,也免得他再叽叽喳喳的。

    顾小文和汪莲华聊完了,回到娱乐室去找江容,江容正在看那堆记录,看着被顾小文分门别类过的画,神情有些复杂。

    顾小文从他的身后抱住他,江容只是缩了下肩膀,适应了一下就没有再动。

    顾小文抱着他,和他用一样的频率轻晃着,在午后阳光明媚的画室,他们相拥的身影,被窗子里闯进来的光影割裂。

    “你看,我们一面披着阳光,一面全都是阴影,多像现在搞不清楚的状况……”

    顾小文埋在江容的脖子里,轻轻地啃咬他的后颈,语调带着暗哑的情\\潮,“容容,无论是光里的我们,还是影子里的我们,我想……”

    顾小文踮脚在他侧颈亲了亲,江容缩了下脖子,顾小文叹息一声说,“应该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