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重姒(双重生) > 正文 第15章 落水
    “叶竹?”谢重姒语气如常,“怎么才回来?进来吧。”

    敲门声停住,那人徐徐开口:“在下并非叶竹姑姑。”

    是个男子音。

    乍一听,谢重姒耳熟。没想起是谁,但想必打过交道。

    她转着手中刀片思索,外头人却以为她沉默,又是道:“听闻公主美名,艳若桃李,心向往之。”

    无端轻浮——

    谢重姒想起这位是谁了。

    内阁大学士万守成的小儿子,万开骏。

    万守成半朝座师,桃李天下,朝野上下名声颇佳,文人口舌半数掌握在他手中。

    这个小儿子,年逾六十才添的,极为娇肆,有文思,能歌楼寻欢时,添淫词艳曲。

    同时,极为好色,仗着父亲威势,随心所欲,干过些不大体面但又适可而止的事情。

    他们管这叫风流叫情趣,反正谢重姒是不懂。

    毕竟,谁敢夜半三更在她窗下吟诗歌慕,她得让侍卫把这人扔进岐河清醒清醒。

    上一世……她利用过万开骏。

    她放出不得帝宠的消息,让众人以为他无权无势、颓居宫中,再盛装打扮,独坐揽月池旁,碰到被她设计来此的万开骏。

    这厮果然色胆包天,想要冒犯,她嫌恶心,弃了本来叫喊两声的计划,干脆跳入池水里。

    当时想的是,死了也算干净利落。

    却被闻讯而来的宣珏救了上来。

    宣珏因此震怒,直接迁怒万家大半势力。

    若说上辈子吧,她羽翼被折,又刻意造势,的确看上去很好欺负,万开骏打着“一亲芳泽”的龌龊心思,她还能理解。但这一世,她父兄尚在,万开骏还这么不长眼,谢重姒就不懂了。

    有人从中挑事?

    这群纨绔子弟聚集一处,多得是人撺掇。

    万开骏自诩风流佳公子,倒不觉此刻做法有何突兀,他表面文章做足:“在下有一物想赠殿下,殿下若是不反对,便进来了。”

    谢重姒对这种毫无分寸、洋洋得意的人最是厌恶,手中刀片转了转,目光投到对开窗柩上。

    摘星阁的年岁大概和天金阙差不多,窗柩多次翻修,除却榫卯工艺,还要添加新的铁钉。

    有的铁钉还未封好,半截尖头裸露在外,她用刀片翘起,收在手里。

    她用刀片翘起枚弯曲的钉子,收在手里,又将入封的刀片放回袖里。

    而与此同时,门吱呀一声,悠悠开了。

    *

    谢依柔听完京中姐妹的你一言我一语,头疼欲裂,低吼了句:“你们吃熊心豹子胆了?宫里这么乱来?”

    那个柔弱世家小姐道:“反正也查不到咱们头上,郡主放心好了。就算出问题,也是万家首当其冲。”

    “……”谢依柔心烦气躁,“说的不是这个!她怎么我了吗?有必要这么恶毒?”

    世家小姐惊了:“安荣,不是你说厌恶她吗?”

    谢依柔:“是,我是不怎么喜欢,因为那些所谓文人的踩高捧低,我没见她,我就讨厌,甚至嘴上也想占个便宜阴阳怪气几句。但这不等同于我想害她,更不等同于——”

    她一字一句道:“有人拿我当、幌、子。”

    再也懒得看这位面色惨白的世家小姐,谢依柔抹了把脸,快速离开。

    现在想来,她嘴上说着讨厌,也不过是那些无谓虚浮的头花,但这位堂姐人不赖。

    更何况……的确是比她好看。

    而另一边,万开骏只当谢重姒默认,有些窃喜。

    望都文人,喜作词歌赋,颂美人美景。之前,常入词赋的是“安荣郡主”,自从几个月前,有人窥得宫里头小殿下真容,改了人吹捧,吹得那叫一个国色天香。

    他见过安荣,容貌已属上乘,不怎么信艳压的说法,有些不屑一顾。今日还同几个朋友聊起,便有人和他说,可来一观。

    万开骏只当谋个艳福。他自知容貌不差,否则也不会在青楼歌台如鱼得水。若能讨得这位殿下开心,就是佳话一段,若不能,想必女子名声,也不会有人想传出去。

    再说,他也没想干什么。

    见一面而已。

    万开骏心里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还特意正了衣冠,背脊挺直得走进隔间内,刚要把作为礼物的双鱼环佩送上,就看到靠坐窗边的少女。

    逆着光,榻上那人软若无骨地靠着,长发如墨,眸也若点漆,脸上没什么表情,但也不需要任何表情,自是风情。比他见过的任何所谓绝色花魁,都美艳万分。

    万开骏几乎是下意识地屏住呼吸,顿住脚步。

    然后才挑起有些僵硬的嘴唇,力求给谢重姒留个好印象,尽可能平缓地道:“芍药过妖,芙蕖过清,唯有牡丹真国色——不怪他们这般喻您。这枚玉佩是江南名匠石月打造,本以为能配得上殿下,现在,只求殿下莫嫌弃。”

    谢重姒听惯了奉承的话,乍一听这般花言巧语,心里毫无波澜,但她还是挑起一抹笑,像是被夸得惊喜了般,歪头道:“不知这位公子是?”

    万开骏心头一喜,赶紧道:“在下万开骏,家父万守成,乃内阁大学士。”

    谢重姒似是想了想:“万老先生的公子呀。久仰了。”

    又用拇指一磨手中铁钉,笑道:“公子不上前点,本宫都看不清你手中的环佩啦!”

    *

    御花园和揽月池临近连通,只有几步路之遥,走来也不过半盏茶时辰。

    可谢依柔从未感觉如此遥远过。

    她连跑带奔,四处张望,终于是见到叶竹的身影——叶竹正抱着一套衣衫,脚步匆匆地往西边走。

    “叶竹姑姑!!!”谢依柔慌忙叫住她,“ 稍等!!”

    叶竹停住脚步,奇道:“安荣郡主?您……何事吩咐奴婢?”

    谢依柔左看右看没见到谢重姒,着急:“那个、那那那个……我堂、堂姐呢?”

    “殿下呀?”叶竹笑道,“在摘星阁那边呢。她衣襟被水打湿了,奴婢回宫给她拿衣更换。”又窥见谢依柔难言于齿的神色,疑道:“您怎么了?”

    谢依柔一滞,没法解释明白,她不假思索拉着叶竹狂奔,几下就绕过偌大的揽月池,到达对岸阁楼前。

    几个小宫娥在底下找了圈,没见到人影,本想回阁楼上时,又看到叶竹,眼神一亮:“叶竹姑姑!可算看到您啦,方才下来,没见着您,又不敢走。”

    叶竹也瞬间察觉到了不对,一扫人数,三个宫女全都下来了!她又没说让人在下面接应啊!

    叶竹如临大敌,正待疾步上阁楼。突然,身侧水畔“噗通”落水声,声响之大,让五个人都一震。

    谢依柔更是僵硬扭过头,干巴巴地道:“方才……那个是……人吗?”

    叶竹:“……好像是。”

    她余光瞥见,并非红衣,以及身形并不相似,明显比谢重姒高壮不少,松了口气,但仍旧皱眉,吩咐道:“阿兰,去找侍卫捞人;阿绿,去通知陛下;郡主,您……”

    有些迟疑。

    谢依柔明白叶竹当她是外人,不好舔着脸跟进去,立刻道:“我就在下面守着吧。放心,不会让随便什么人进来的。”

    又心有余悸地伸长脖子,望向扑腾着水花,又没入池塘下的人影。

    不由抖了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