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重姒(双重生) > 正文 第17章 狗急
    叶竹微愣,脑补了出知慕少艾,少年人难以启齿般的神情也化为踟躇羞涩。

    对宣珏感官更好了几分,一乐,道:“宣公子放心,叶竹只当没见过您。”

    “多谢。”宣珏暗松口气,看来是敷衍糊弄过去了,“那叶竹姑姑先忙,不打扰。”

    宣珏是同他长姐宣琼与二哥宣琮来宫,宫宴男女分席,往来宫人如水,紧锣密鼓地换上菜肴果盘。他观望片刻,才找到他兄长,毗邻坐下。

    宣琮年长宣珏三岁,脾气却是和父亲一脉相承,最是严苛古板,不苟言笑。那阎罗王般的气场,据说能止小儿夜啼,吓唬孩子一吓一个准。

    至少宣家旁支的子侄辈,儿幼阴影保准有一个从父母口里听到的“二叔”。

    但宣琮也没有青面獠牙、长相狰狞,相反,他唇鼻阴柔,是副称得上温和的好面相。不过这极淡的阴柔,被细眉间积年累月的皱痕冲散,往那一镇场,活像个罗刹。

    罗刹爷开口:“去哪了?宫里头乱窜,也不怕冲撞贵人。”

    示意高座,道:“喏,陛下早就到了。”

    宣珏对他兄长的严苛心知肚明,又不好扯谎,半真半假地道:“今日有人落水,随陛下去池边,等人救上来后他就先行离开了。我见风景不错,又沿着揽月池转了一圈。”

    “听说了。”宣琮皱眉,“万开骏?”

    他对万开骏印象很深。虎父犬子,年年科举,年年落榜,下九流的滥调子倒是填得不错。

    宣珏道:“是他。不慎坠了水。”

    宣琮一抬下颚,指向东边太医院:“连哭带嚎地被架到那边去了。好像胳膊折了——没死算是大幸。”又话锋一转:“意外还是人为?听说是四层?他个被酒色掏空的,吃饱了撑的练武耍秧子呢?”

    宣珏无奈,心说怪不得刑部总巴望着宣琮过去,兄长的确敏锐,他笑了笑,道:“意外。”

    宣琮没再说什么,不知信了还是未信,然后抬手召来旁边的小侍,道:“戚家的小厮,来传口信的。找你有事。”

    宣珏目光一凛。

    *

    万开骏这事也就是个小小插曲,没给宫宴带来波澜。

    午宴称得上宾主尽欢,晌午过后,有的男客有事便先行离开,留下贵女宫妃们,也三三两两约着出宫。等月上梢头,好乞巧讨个彩头。

    “殿下,奴婢给您准备的针线,您有带在身上吗?”叶竹看着谢重姒托着下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纳闷地问。

    谢重姒:“当然。”

    叶竹松了口气。

    谢重姒又悠然接上大喘气的后半句:“……没有。”

    叶竹:“……”

    谢重姒拍拍她的肩膀,笑道:“行啦。我对我的女红不抱任何希望,你也别抱期待。反正以后也用不着我亲自动手绣嘛。”

    “那哪一样!殿下日后若是嫁人,肯定是要……”叶竹这句“自己动手”还没说出口,那边,谢依柔就犹豫扭捏地走了过来,说道:“堂姐,我缝了只小兔子,尾部收线我处理不太好,你会吗?”

    说着,就把绣面展示给谢重姒看,绿绸之上,丝线勾勒出栩栩如生的白兔。谢重姒自信满满:“当然。”

    叶竹心道:“估计又得加一句添头。”

    但出乎叶竹意料的是,谢重姒利落麻利地将针线穿插勾尾,然后完美地挑了个小结。手四平八稳,抖也未抖。

    “哇。”谢依柔惊喜地眨巴眨巴眼,欢快地拉住谢重姒,乘着流淌一地的月色,就要往御花园的葡萄架子下赶。

    留下有些茫然的叶竹。

    她想:殿下什么时候学的这门手艺?

    谢重姒没正儿八经学过绣花。但在鬼谷疗伤,针灸颇多。

    替她扎针的那位师姐江州司,长了张仙气渺渺的脸,日常不干人事,每次扎针前先卜卦,妙卦才动手,找穴位更像是瞎子摸黑,一针扎个四五次都算少。疼得谢重姒是痛不欲生。

    后来谢重姒只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她拿着刻着穴位的木雕小人练了半年,又干脆捏着布匹扎针刺绣,能练手稳,还能给枯燥无味的谷中岁月添点趣。

    等谢重姒和谢依柔都放完花灯,乞巧完了回来,叶竹才想,哦必然是在谷中太苦了,殿下要自己缝补衣物,于是前言不搭后语地开口:“殿下,苦了您了……”

    谢重姒:“???”

    等搞清楚状况后,她捧腹大笑,又拿这事儿念叨了叶竹至少大半年,当然这是后话。

    谢重姒笑够了,只是道:“啊不可能有那么惨啦。”

    她抬头望了望渐沉的夜色和稀少开来的人影,有些不安:“戚文澜说好了今儿来,中午不行就晚上,这都入夜了,还不到?”

    正巧谢依柔告辞离去,小丫头颇有些恋恋不舍,谢重姒干脆旁敲侧击:“安荣啊,我送你回王府?正好,皇叔远道而来,我从未上府拜访,借你东风一趟,捎带我过去。”

    她这么说,谢依柔自然不好拒绝,出宫乘了马车,带着谢重姒回了淮北王府。谢重姒言笑晏晏,和淮北王寒暄了小半时辰,确保留下个“可靠沉稳”印象后,就出了府。

    然后十分不沉稳地拉过叶竹给她牵来的马,策马狂奔。

    乞巧节本是男女游街的日子,但现今大街上人颇为稀少,骏马飞驰而过也不嫌挤攘,可见已快到半夜。

    谢重姒当然不怕戚文澜发生什么意外,毕竟那身磨砺出的铜筋铁骨不是盖的,但她本就是掐着日子往鬼谷送信,这次已迟了几日,不能再拖沓了。

    于是就趁夜色出宫,反正望都民风开放,治安顺和,琉璃灯火暖洋洋地铺在冷然的月色上。

    意料之中,戚文澜不在戚府,她扑了个空。府上小厮是个机灵的,清楚这位殿下和小将军走得近,什么话都能说,怕惹了谢重姒不快,就将发生了何事一五一十娓娓道来。

    谢重姒眉间紧皱,问道:“通知羽林卫没?”

    禁卫军护皇宫,两千来人;羽林卫护望都,至少谈万数。若是缉捕,官府兵力不够,羽林卫也可上任。

    “不清楚。大理寺卿卢大人或许有安排。”小厮道。

    谢重姒面沉如水地出了戚家。

    她真的没想到,秦风居然狗急跳墙了!

    是逼得太紧了吗?

    秦风虽被查,但毕竟不是证据确凿的戴罪之身,仍能自由活动。

    直到今日上午,戚文澜在他儿子京郊的外室家找到另三本账簿,和勾结商贩的确凿证据,本想着带卢阳去捉人归案,哪想到在太仆寺扑了个空。又搜查秦风府邸,也人去楼空。

    留下妇孺瑟瑟发抖,一问三不知。

    戚家没有调动羽林卫的权利,大理寺卿也没有,只有皇帝能使唤得动。父皇午宴后匆匆离席,为的是这件事儿吗?

    那秦风去哪了?

    还反了他了!

    谢重姒焦躁地想扯着大理寺那群人问,是不是吃干饭的,大活人在眼前还能让给溜了。又明白这迁怒毫无道理。罪名未查证前,秦风至多被停职。

    戚文澜又不可能一天到晚盯着他。

    按着小厮的说法,戚文澜他们往南面截捕。江南氏族的权势滔天,人真的逃到江南,怕是要回来也不好要,得伤筋动骨。

    大理寺那边带人围绕皇城一带搜寻。

    说得轻巧,皇城偌大,来回走一趟都得一两天,一个大活人藏着,只能挨家挨户翻箱倒柜得找,否则总有遗漏。

    但很明显,秦风还没这让皇帝封城、调动羽林卫搜捕的待遇。

    叶竹紧跟在谢重姒后,紧张地问道:“殿下,咱们回宫吗?”

    谢重姒点头:“嗯回去。时辰也不早了,回去歇息。”

    反正她也帮不了什么忙,回去睡个大觉等消息更合适。

    叶竹松了口气。她就怕殿下想不开,非得也跟着凑热闹。

    她也牵了匹马,见前面谢重姒上了马,正准备骑马跟上。

    夜色深重,街上人愈发稀少,百十来步都见不到个行人。唯有高悬在琉璃盏内的油灯,滴溜溜转着。

    静得只闻马匹粗喘和鞍鞯铁块的铿锵。

    忽然,叶竹察觉不对。她似乎还能听到细微的呼吸声。其实也不算细微,但是同身侧烈马呼吸重合,让人分辨不出。就好像……不远处缀了个人,隐藏在暗处,但逐渐向这边靠拢的人。

    叶竹猛地回头,入目的是一张全然陌生的男子面容,二三十的年纪,油灯暖光和冷白月光夹击在他脸上,活生生烘托出了吊死鬼的惨青。

    叶竹一声惊呼还没破嗓而出,就被人捂住嘴,然后拽上马。那人夺了她的马,也不磨蹭,一拍马臀,就让快马受惊,夺路而去。

    谢重姒那匹西域汗血,颇有点神骏气度,吃好的喝好的,偶尔还拿乔作势。可能是大半夜把这位爷唤起,它不乐意,方才就有些使唤不动,谢重姒就一直在哄,动作慢了些。

    她还纳闷小叶子怎么跑得这么快,一抬头,发现不对。

    那马背上分明是个男人!

    一侧头,身后空荡荡,再往前看,分明就是叶竹的马,前端甚至能隐约见到一角粉色裙衫——

    谢重姒脸色登时就变了,狠狠一甩马鞭,道:“马兄,你谅解则个。”

    马大爷也不知听没听懂,但吃痛扬蹄,倒是很给面子地前冲而去。

    叶竹的马没有谢重姒的好,距离在缩进。但那人却十分熟悉望都地形,在小巷仄缝穿插来回,愣是让谢重姒没追上。

    眼看着愈发清冷,也越追越深,都快到了某个荒僻的胡同群落,谢重姒心下微沉,但始终不敢勒紧缰绳停下追赶。她怕万一停下,叶竹就真的有去无回了。

    同时,她眯着眼,看那个背影。

    肯定不是秦风,秦风没这么瘦。那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