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重姒(双重生) > 正文 第33章 杀机
    三个暗卫来去都像一阵风, 分别没入三间上房。

    叶竹房间行李不多,暗卫翻找一番,归位后就出门来报:“未有异样。”

    宣珏除了些卷宗文案, 并无他物,韩旺写给宛姬的那封信, 也被他送了回去。暗卫默记抬头落款和大致内容,对领头的谨慎报告:“大致没问题。案件文书和信件我记了大概, 回去给主子禀报。”

    而另一位暗卫,刚踏进房内,就察觉哪里不对。

    好似有双眼,在暗中偷偷窥视。暗卫耳聪目明,未听到幽微呼吸,只当多心, 又往前走。

    夜照灯在方形玻璃里, 据说是西洋进来的好货,近处光亮, 却照不到太远, 作为晚间灯盏再合适不过。

    暗卫举着夜照灯,将房里火速逡巡一遍。床榻枕下, 桌椅背靠,零落物件,一切正常。

    他嘟囔道:“嗐, 白跑一趟。”

    转过身, 却突然身形一僵, 然后寸寸抬头上看, 与房梁顶侧俯视他的锦官, 大眼瞪小眼。

    锦官和猫头鹰估计血缘很表, 到了晚上就蔫头耷脑,谢重姒已经很少夜里带它外出。

    平时偶尔也有伙计和扫铺娘子来清理房间,锦官见人不怪,只以为这来去翻找的暗卫也是如此。它那犀利的小豆眼甚至透出几缕疑惑——

    这王八羔子怎么吵这么长时辰,做事一点也不麻利,还不快滚。

    暗卫正准备走出门去,猝不及防和只猛兽对上正脸,吓得后退一步,手掌一撑桌,撑在砚台上,染了半手墨。

    他对这些少爷们的无聊圈宠骂骂咧咧,低头把砚台移回原位,目光触及到露出的一角白页时,微微一愣。

    这是一封信。

    暗卫立刻抽出信笺,展开对折的纸张,皱起了眉。

    *

    夜间嬉游的人,都被缓慢靠岸的画舫吸引了注意,向渡口涌去。

    那庞然大物犹如巨龙降临,蜃楼般笼罩半个津口驻,刺目的光把宣珏手里的银针也照得通红。

    老妇人已陷入昏迷,周围看热闹的人也不敢再看了,生怕人一个不行死在自个儿面前,不吉利;那老太的儿子也算有主见,冷静下来后道:“……此病听天由命。公子只管动手,就算真……也是与你无关的。”

    倒是比那些端碗吃肉,放筷骂娘的好多了。

    宣珏神情平静,手又快又稳,接连封住人中、上星、印堂、四神聪等穴位。隔了很久,才轻巧抽出细针。

    他对紧张的妇人之子道:“老夫人已无大碍,回去多休息即可。近期秋冷转寒,勿要吹风受冻。”

    说着,那老妇哼了声,悠悠转醒,浑浊的瞳孔也清明起来,像是有些疑惑:“啊……旭哥儿,你哭个什么?我怎么了?”

    那男子千恩万谢,宣珏道:“不必多礼。”

    他一般分三分注意给谢重姒,以防扭头就不见人影。

    但方才一心不能二用,没能看住,现在回头一望——谢重姒又不知道溜哪去了。

    宣珏:“……”

    他环顾四周,还是没能找到人,正以为谢重姒觉得烦闷,独自先回长安栈,突然被个东西砸中。

    不轻不重的一团,还挺有弹性,砸在肩头不痛,弹出后在地上滚了几圈。

    是个塞了棉花的小锦囊袋。

    一般三节里,沿街都会有这种香味扑鼻的锦囊袋贩卖,熏香染制,里头塞些驱虫的中草药。

    对人不坏,但味实在太冲,得放上四五天,那熏香才褪去,流露出内里的草药清香来。

    所以宣珏一般敬谢不敏。

    他愣了愣,下意识抬头,就看到临街的一家楼——背水面未见招牌,只隐约透着纱帘人影,看到袅娜歌舞,判断是家舞坊。

    舞坊三楼处,谢重姒凭栏而坐,不知哪里顺了把折扇,展开在前,见他看了过来,将折扇一收,勾唇笑道:“这里能看到画舫,快上来!”

    宣珏将几步开外的锦囊捡起,想了想还是收进袖里,未直接系在腰间。等他走上三楼眺台时,那巨舶画舫靠了岸,发出咚然闷响。

    谢重姒拿扇尖指着横斜下来的长梯道:“你看,那是张平对吧?”

    “是他。”宣珏。

    谢重姒玩味地道:“他不是怕酒喝多伤身,不喜宴席参会么?”

    宣珏看了片刻,摇头:“说辞罢了。”

    他和张平互相试探过几轮,对方是个混不吝的老油条,八面玲珑。

    谢重姒看着张平向顶阁走去,隔得远,看不清他神态,但他背影挺直了不少,极为谨慎郑重似的。她不由自言自语:“难不成楚思思在那里?”

    楚思思,就是楚大小姐未出阁时的闺名,后来,所有人要么称其楚大小姐,要么称呼楚大当家。再没人敢直呼这个名讳。

    宣珏:“不错。”

    他顿了顿,想到什么,对谢重姒道:“张平谨小慎微,肯定和楚家人随时通气,也许会提及今日碰到你我的事,虽说没甚大问题,但事有万一。在长安栈之内,殿下并无暴露身份的纰漏吧?”

    谢重姒装模作样地想了想:“还真有。我给我皇兄写了封信,写到一半,又懒得带来,对着压在砚台下了。”

    宣珏眼皮一挑。

    就听到谢重姒哈哈笑了几声:“放心,蛛丝马迹是干净的。那信我看没写完,索性全都涂黑了,画了个乌龟在上头,还在壳上落了‘王八蛋’三个字。就算有人翻找,也得哽住。以为是线索,结果大失所望咯。”

    宣珏:“……”

    他也被谢重姒这大喘气搞得,内心大起大幅,隔了半晌才在心里点评:还是一肚子坏水。

    谢重姒又看了几轮舞乐,才将扇子还归青衣伶女,又塞了她几两赏银。

    扬州这地儿特别。一般歌舞是你我不分的,比如望都春莺啼晓,更是大杂烩,皮肉生意和赌博放贷都做。但扬州的分类实在精细,一楼只做一样事,以舞为主,歌乐就绝不会压其一筹。

    长安栈离得不远,他们二人回时,画舫还未离岸。

    谢重姒放了叶竹一天假,回房后一扣门,叶竹的确未归来。她笑了笑,令伙计上了热水,洗漱完了,正准备早点休息。

    “今儿不困么?这么精神。”谢重姒着了件里衣,对拍着翅膀下来的锦官道,“别抓我,没穿坎肩和护腕,得被你那爪子挠破皮。”

    锦官一歪头,看主人从砚台下抽出信,也抻长脖子。

    信上开头两排被浓墨涂去,看不出内容,下面是十分简笔且狰狞的乌龟,半点不见寻常龟类缩头探脑的气质,简直算上张牙舞爪。乌龟壳上,还写了个“王八蛋”,也不知道是在骂谁。

    但谁开这封信,都能感受到对他的浓浓嘲讽。

    锦官不识字,但懂画,也感受到了,没忍住扇了扇翅膀,被谢重姒嫌弃地掀到一旁,道:“行行好,我这小身板,真受不住你那九阴白骨爪。”

    奈何锦官今晚不知为何,过于精神,还非得往谢重姒身上落。她拿这位祖宗没法子,简单粗暴地将外衣一套,披上坎肩戴上护腕,认命道:“来来来一块睡,别吵就行。”

    说着,她合衣一躺,锦官就落在她手臂上。

    谢重姒本就困得不行,迷糊地刚睡着,就听到窗外画舫离岸时的钟鼓齐鸣声,她那点睡意散了大半。左臂被锦官压得发麻,她就用右手随意抄了个什么摆件,砸向支起窗的木杆。

    嘈杂声顿时熄灭了。

    画舫二度离岸,舫上的人都不易察觉地歪了歪身。

    顶阁不少人会完客,目的达到,就也先行离去了,现在不过四五个尚在。

    张平皱眉看向洒到他手上的酒水,将杯盏放下,对楚小姐道:“大当家动作快。我这消息才传不到两时辰,这暗卫就查完回来了。”

    楚小姐懒洋洋地道:“可不是我下的令。二弟下的。喏,你们看到了什么,一五一十地说出来,让他自己定夺。”

    张平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

    楚大是真的狠辣果敢,楚二也是真的烂泥扶不上墙,果然,那位爷懦懦开口:“啊那你们几个,可有发现什么异样?”

    三个人实话实说了。那进谢重姒房里的暗卫,脸上有一道深红色抓痕——实在被他烦得不行的锦官大爷留下的大作。

    这名暗卫明显一肚子气,挑重点说了,又想起那惨不忍睹的画,骂道:“还真是粗俗的小马奴,成何体统!好好一张纸,涂得一塌糊涂,属下还以为是什么机密呢……”

    楚二听得有些不耐烦,摆手道:“行了,就是个养马养鹰的。不用多说。那个京官什么名儿来着……对,宣珏,他房里有什么异样吗?”

    暗卫老老实实摇头,将那些证据书信的大致内容说了,再平常不过。

    就这些文书,绝不可能翻案。

    楚二将四个人说的内容,都过了一遍,没找出丁点不妥,放下心来,对楚小姐讨好地笑道:“姐,你看,没问题呢!”

    “没问题?”楚小姐冷笑了声,“谁家马奴认字?”

    字?楚二反应过来,还真有,被他姐噎得说不出话,嘀咕了句:“也许京城世家的风水养人呢!”

    楚小姐嗤之以鼻:“得了吧,扬州风水也养人,咱家还是四五个私塾先生轮番上阵,伴读书童一应俱全,都没见你肚子里有多少墨水!”

    楚二不敢吭声了。

    楚小姐又对缀在最后的暗卫道:“你说乌龟壳上写了三个字‘王八蛋’是吧?那我问你,这三个字,写得如何?”

    暗卫瞪大了眼,回忆半晌,也察觉到了有几分不妥,如实答道:“虽然猖狂,但写得其实不差。”

    楚小姐也不做声了,吸了口水烟,半晌都没吐出来。

    别说楚二了,就连张平都忍不住心里发慌,他道:“那小子不是马奴?”

    “不是马奴。可能也是京中某户人家的公子哥,怕就怕……也是为案子而来。”楚小姐话也不敢说满,她只能凭借这么多年滚刀走刃的直觉判断,“做马奴受宠成这样,和收进院里的小倌也没甚差别了。谁给下人住上房啊——这点问题你都看不出来?!”

    最后一句话是冲楚二吼的,这小子被她姐训了一晚上,灰头土脸地闭紧了嘴。

    楚小姐烟也不吸了,将烟杆往桌上一拍,眉间一蹙,对十几名暗卫发号指令:“处理掉。做得干净点。”

    宁可错杀,不能放过。

    再说,宣珏这还没走呢,万一再心血来潮,真查出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再拔萝卜带泥怎么办?

    张平瞪大了眼。他出身低微,一介草根爬到如今位置,也接触过不少京官和世家贵人,他们名面上不显,暗地里拿正眼瞧他的没多少。

    宣珏算对他十分尊重的一个。要不是这位宣公子油盐不进,张平甚至想拉拢他到自己阵营。

    楚小姐这么轻飘飘下了决定,张平多少有些不忍心:“大当家的,这……到底身负朝廷要命,上面很是重视,万一被发现了,得不偿失啊。再说,要真是哪位小公子哥贪玩南下,凑个乐子的,咱们不就是滥杀无辜了吗?”

    楚小姐:“我滥杀的无辜还少?”

    张平:“……”

    他到底是读书人,听到这话也能大言不惭地讲出来,眼皮跳了跳。

    楚小姐似是看他忧心,笑着摆了摆手:“放心,出了事也牵连不到你。剿匪之事,目前是田家的人负责扬州一块吧?”

    张平不懂怎么突然提到了剿匪。

    楚小姐虚虚一指其中一个暗卫:“喏,看着眼熟么?”

    张平打量片刻,倒吸口冷气——这是个流窜很久的土匪头子!

    作孽不浅,画像都被贴出来让民众警惕了。

    “实在出了问题,他们顶着。”楚小姐对自己人很是关照贴心,“届时,也是大人的死对头田阳办事不利,与你有何干系呢?”

    张平没话讲了,只是心底浮现出一摸悲恻,讷讷地应道:“是是,大当家的考虑周全。”

    *

    谢重姒是被锦官吵醒的。

    她险些没一巴掌呼过去,半夜被惊扰已经不算起床气了,得是暴跳如雷。巴掌呼到一半,手麻,她这才发现,锦官换了个手蹲,更靠近床榻外面,正虎视眈眈,龇牙咧嘴地从喉里挤出个威胁般的音。

    谢重姒还疑惑这鹰大半夜发什么疯,突然头皮一麻。

    她看到理应已经合上的窗,此刻被根树枝撑起,透出细凉的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