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重姒(双重生) > 正文 第38章 梦境
    好在那官兵也是穷苦出身有家室, 以为谢重姒不喜媳妇被人看去,呷醋护食,笑着拍了拍她肩膀, 道:“行, 走吧。”

    又对前面还准备再盘查一遍的其他官兵道:“和上头要我们留意的人差个十万八千里, 一个俩个的眼睛往哪瞄呢!忙其他的去!”

    谢重姒闻言心想:“果然京口也被氏族把控。”

    江南一带,势力盘根错节, 路上还是要谨慎小心。

    京口是个渡口城池,隔岸滔滔江水,顺流而下,四五天即可到达苏州。

    是矣, 这座古城中枢要道,往来车马川流不息。

    谢重姒不打算乘船下苏州,一来船运忒贵,她现在实在穷得慌, 二来, 船只就那么巴掌大的地儿, 人挨人, 暴露风险更大。

    但她得在京口歇个脚, 不眠不休赶了一晚,疲乏困倦。

    谢重姒数了数剩下的银两, 不忍心住客栈,将吱吱呀呀的马车停在北固山边。

    北固山高耸挺立, 秋末仍绿意翡然,文人墨客们扯着嗓子在这吊唁, 写出狗屁不通的诗句, 也都敢糊在纸上, 再贴在墙树上。

    她随意扫了一眼,乐了,读出来:“远看北固黑乎乎,上头细来下头粗。如把北固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哪位兄才?有才。”

    她乐完,还对宣珏念了几句,才掀帘进了车内,困倦地道:“我歇会儿,你要是闷得慌,下去转转。这边人挺少的。”

    锦官太打眼,被她丢入了马车里,被迫和宣珏同处一室,这鹰差点没奓毛。

    最后老老实实夹紧翅膀,缩在角落的木架子上。

    此刻见到谢重姒,亲切地像见了救星,火速朝她扑来,被宣珏抬手拦住,只得灰头土脸又抓回原处。

    宣珏放下手,他手上还拿着一把小巧刻刀,在雕琢一块半成品的原玉籽料。

    那晚虽然走得匆忙,但他在玉器店购买的锉刀刻刀,谢重姒在卿月司得来的玉石,都贴身带着。

    “我磨完这一块。”宣珏道,“你睡吧。”

    他做事很有耐心,神态专注地削刻这块原石,指尖轻轻捻去粉末碎屑。

    谢重姒看他雕了一路,逐渐成型,本来还想凑上去看看到底塑了个什么东西,但实在发困,迷迷糊糊地“嗯”了声,半跪着趴在宽椅上,阖上了眼——

    车内空间狭小,就算只有一人也不够躺的,还不如这样舒服。

    简陋的车帘遮不住细碎阳光,落在谢重姒紧闭的眼和鸦羽般的长睫上,眼尾狭长的弧度轻佻明艳,让人无端想起盛春里,绽开的浓丽桃花。

    宣珏指尖顿了顿,不小心走了神,尖刃失了准度,将玉雕的树上,一抹叶片拉得有些长。

    他收回目光,想了想,将那片格格不入的桃花叶,划转勾勒,改成两条系在树上的丝带,随风缓飘。

    树下,盛装打扮的女子背对而立,抬头望着纷落的桃花,繁复的宫装里露出一截纤细修长的脖颈。

    美如梦境。

    谢重姒不知睡了多久,一觉醒来,胳膊酸麻。她直起身,察觉有什么从身上滑落,回头一看,才发现是王大娘之前硬塞给他们的一块棉毯。

    据说是她亲手织的,上头鸳鸯和龙凤纹路栩栩如生。

    倒是又美观又暖和。

    谢重姒清楚她身体受不了冻,又有些睡醒后的惺忪,谢过宣珏好意后,没头没脑地来了句:“离玉,若你真是个女子,我就算被父皇打死也得把你娶回去。”

    谢重姒纯属胡侃多了,碰到哪家漂亮亲切的贵女趁她心意,都会这么打趣两句。

    毕竟贴心有分寸,小意温柔,知书达理的人,无论男女,谁不喜欢呢?

    说完这句后,她清醒了过来,好险没把自己舌头咬一口。

    扮为夫妻,甚至是调戏两句,和这种明显有所意向的图谋是两码事。

    哪怕是对戚文澜,她也不可能大大咧咧说这种话,更何况是对宣珏!

    饶是在车上,宣珏也坐得端正,闻言看了过来,欲言又止,像是在沉思。

    谢重姒生怕宣珏一个不高兴把她掀了。

    宣离玉这个人,坦荡朗怀,温润有礼,但内里比谁都骄傲,涉及底线,不会退步分寸。

    男扮女装,本就是事从权急,估摸是在他底线边境蹦跶着,她再这么往里一跳——

    要完。

    没想到,宣珏沉思片刻,也只是淡淡地给她解了个围:“殿下玩笑了,陛下怎可能同意你娶女子为妻。”

    谢重姒灰溜溜地嗯了声,像锦官一样怂得溜走了。随意吃了顿晚饭,继续赶路。

    这天以后,她再也没敢嘴贱一句。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句话,还是她多想,谢重姒总感觉和宣珏之间氛围,也变得不大对劲。

    尴尬地让她想以头抢地,特别是有一晚她做了个梦。

    梦里,敲锣打鼓喜气洋洋,鞭炮嘈杂震耳欲聋,来往宾客恭贺欢庆。她低头一看,自己穿着红服,锦绣纹路和昔年成婚的时候,并无二致,只是……好像哪里还有点不一样。

    再抬头望四周宴席,没有差别。

    谢重姒想:是要成婚吗?

    迷迷糊糊和人拜了堂,吃了酒,又在哄笑声里入了洞房,走到床榻前,才猛然回神——她穿得是男装!

    面前的新娘子在等着她掀红盖头。

    谢重姒掀了红头妆,望入双清如寒潭的眸,花生桂圆在床上滚了开来,她被人牵了手腕,摔进松软又硌得慌的床榻之内。

    暧昧红光里,玉钩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勾走,纱帘软幕垂落放下。春色旖旎。

    醒来,谢重姒孤零零地抱着马鞭欲哭无泪,她之前为何想不开,非得让宣珏女装啊!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梦啊!

    半夜时分,谢重姒纵有千言万语,也没人可说,她拍了拍马臀,无奈地对着这匹瘦骨嶙峋的老马叹了口气。准备过完这段弯路,再睡会儿。

    这时,她突然眯了眯眼,本来懒洋洋地靠着,也支起身。

    刚过月半,光亮很足,能隐约看到宽阔的官道旁,枝蔓丛生林边,像是有两个人。

    一站一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