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重姒(双重生) > 正文 第39章 新人
    黑灯瞎火三更天, 赶夜路不怕遇见孤魂野鬼,也怕碰到强盗土匪。

    谢重姒伸手拉住缰绳,减缓前进速度。她袖里刀尚在, 也悄无声息地滑入掌心。

    锦官栖在她旁边的木椽上, 被谢重姒挠了挠后颈, 也醒了过来。

    苍鹰的视力比人好,它似乎看得更清楚, 没有如临大敌,只是疑惑地扇了扇翅膀。

    谢重姒稍微安了心。

    可她这心刚安到半途,前方的人听到了吱呀车声,站立的那个像是大喜过望, 飞奔而来,差点没和本就弱不禁风的马车来个对撞。

    好在老马反应迟钝,没一个蹄子掀翻他,加之谢重姒反应及时, 猛地勒紧缰绳, 马车堪堪停住。

    谢重姒没忍住骂他:“没长眼就算了, 命也不要吗?!”

    那人道:“哎是要救命!不对, 对不住对不住, 是在下鲁莽!”

    凑近就着月光,谢重姒才看清这个人。

    是个衣着富贵的公子哥, 但此刻灰头土脸的,锦缎衣袍上都是尘泥。长相斯文, 有种蜜罐子里泡出来的少爷味。

    谢重姒一打眼就觉得这味道熟悉,旋即恍然大悟——

    哦, 她哥也是这样。

    突然就被拉得和太子爷一样高度的公子哥, 手足无措地解释道:“那个, 大哥……啊不对,小哥,我娘子她不舒服,我俩马车又掀了,行不了夜路,能不能搭个车……”

    谢重姒蹙眉,挑起下颚,道:“那是你夫人?”

    “是的,她有身孕,马车侧翻,好悬没伤到。”公子哥絮絮叨叨。

    谢重姒歪头看去,路上昏暗不清的地方,果然是辆横翻在地的华丽马车,檐角挂铜铃,雕花饰金粉。

    就是没看到马。

    她疑道:“你马呢?将车翻过来还能继续用——看你这车,应该挺结实的。”

    公子哥赧然:“惭愧惭愧,在下御术不精,套的缰绳不牢靠,那马趁乱跑了。估计跑到山那头去了。”

    说着他指了指远处黑影瞳瞳的群山。

    谢重姒:“……”

    谢重姒神色复杂,这是哪里来的二愣子,这么不设防?

    三两句透露个底儿掉?

    要是碰到个身强力壮的歹人,一拎刀就能把这对小夫妻咔擦了夺走银财,或是绑架勒索。

    她心眼多,没全信,尚在犹豫要不要捎他俩一程,身后车帘被掀开。

    宣珏被惊动,走了下来。

    公子哥愣了下,意识到谢重姒不是一个人,试探问道:“这位是?”

    谢重姒:“我夫人。”

    公子哥大喜:“那敢情好,能搭个伴赶路!”

    谢重姒:“……”

    她信了这人是个货真价实的愣头青,放弃交流,对宣珏道:“他说他媳妇动了胎气,你去把个脉看看。”

    宣珏没说话,只点了点头,走到那蹲坐在地的女子身前。

    她应该是痛极了,腰裙和系着的玉牌拖曳在地,也没在意染上脏污,只捂着肚子,额头冷汗直冒。

    女子听到这边的谈话,先一步抬起手腕,宣珏虚虚搭上。

    那公子哥也赶紧地跑了过来,剩谢重姒在这,不紧不慢地靠边停了马车,拴好缰绳,嘀咕道:“能把马跑丢,有本事啊。”

    她磨磨蹭蹭地经过那辆侧翻在地的马车,木质上乘,又重又大,前面缰绳不是一匹,而是应当牵连三匹马。

    ……能把三匹马都放跑,人才。

    到这,谢重姒差不多信了八分,走过去就听见宣珏压低嗓子轻声道:“动了胎气,但无大碍,歇息一下就可以赶路。不过入城后,最好去医馆开两贴安胎药。”

    又侧头对谢重姒道:“捎他俩一路吧。”

    意思是这对夫妻没有问题。

    公子哥是个棒槌,将夫人扶上马车后,还问谢重姒:“诶要不用我们这辆车吧。我一个人掀不动,但咱俩一块应该可以。而且这马车坐得更舒服。”

    谢重姒果断拒绝:“不了。”

    他不解:“为何?”

    谢重姒想锤他:“……我家老马拉不动。要不,您去把您那三匹高头大马给寻来?”

    她错了,她哥绝对没有这么不谙世事。

    深宫六围,纵有草包,但哪一个不是暗地里的人精,心眼比筛子还多。

    公子哥和谢重姒一块坐在车辕外头,摸了摸鼻尖不吭声了。想来也是觉得表现过于白痴。

    两边自报家门。谢重姒说得含糊,只道是成婚不久,从扬州来探亲。

    而这对夫妻俩,似乎也是来探亲,但说得更含糊不清。

    公子哥名叫林敏,约莫二十五岁,庐州府人,幼年居于苏州一段时日过,近几年才回庐州经营旧业。

    行商买卖说得倒是头头是道,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谢重姒觉得他一个人独居得把自个儿饿死。

    他的夫人比他小上三岁,怀的头胎,尚才五六个月,也没经验。

    方才剧痛,还以为要小产,吓得哭得妆都花了,现在坐在马车上,有个人陪着还要好点。

    林夫人也是娇生惯养长大的,拿帕子点了点眼角,见宣珏温和寡言,看上去性子不错,一抽一搭地想要拉住这位“姐妹”的手诉苦。

    宣珏眼皮跳了跳,在她之前缩回手,林夫人没只牵到了一抹衣袖,也不在意,继续哭诉:“你说我怎么这么惨,回个家搞成这样。我家那口子早年流连酒色,家里亲戚说他并非良人我还不信,现在吃到苦头了……”

    林敏没忍住叫冤:“哎媳妇儿我说……”

    他早就浪子回头了好吗?!

    “闭嘴!”林夫人娇喝了声,接着幽幽地道,“不好带仆人来,让他赶个车还赶成这样……”

    宣珏听她唠嗑了半宿,脑壳实在疼,终于制止道:“林公子既已改过自新,凡事皆要识习,不可一蹴而就,夫人也莫太过严苛指责。”

    林夫人瞪大了眼,压低了声:“你在你家这么宽容?”

    宣珏眨了眨眼,满头雾水,林夫人当他默认,恨铁不成钢地道:“我跟你讲,男人,得到的都不会珍惜。你丈夫一看就不是个省油的灯,你这么纵容着他,万一他真的喜新厌旧,你没地儿哭去!平日里要多娇纵点,别太好脾气,该骂就骂该说就说。”

    外头林敏擦了擦冷汗:“啊哈哈哈,她心直口快,小兄弟莫要放在心上。”

    不省油的谢重姒面无表情:“无事。”

    神他娘的不知道珍惜。

    不过这位爷能忍住夫人这么训话……委实是真爱。

    她闭上眼懒得再搭理,里面林夫人传授各种经验,谢重姒左耳进右耳出,当听了狗吠。

    而宣珏,朝堂舌战群臣过,驳斥质问帝王过,可实在找不出合适的话堵妇人之嘴,聪明地不再多吭声一句,垂眸敛神,很是虚心受教的模样,但一句话也都没听进去。

    他在看着林夫人腰间那块玉牌出神,上头刻了个字,“齐”。

    终于挨过魔音,到了城里,进城后,找了家客栈先住下。

    林敏急急忙忙带着夫人去看郎中开药了,留下谢重姒和宣珏。

    谢重姒刚敲诈了林敏一笔丰厚车钱,准备去换匹马,她扔着手中碎银两,边抛边准备出门,宣珏唤住了她,低声道:“那位林夫人,是苏州齐家的人。”

    谢重姒闻言,脚步一顿,接住银子,轻轻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