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重姒(双重生) > 正文 第41章 进退
    昨夜那酒是店家自己酿的米酒, 初尝甘醇爽口,头脑清明,她还以为度数不高, 多喝了几口。谁知后劲绵柔, 回房后反而上了头。

    谢重姒喝酒不撒酒疯,更不会砸物骂人耍脾气,加之酒醉后基本是宣珏照顾,对她所作所为闭口不提。

    所以,谢重姒当真没听别人提及她醉酒后的德行。

    她心下忐忑,生怕稀里糊涂地失言失德——

    失言还好点,她最多最多嘴瓢下前世的痛苦沉浮,反正宣珏也是一头雾水听不懂。

    失德的话……

    那场面不敢想象。

    她干笑着赶紧放开攥紧的衣袖, 连道:“抱歉抱歉。”

    眸光偷偷摸摸地打量宣珏, 重点在于耳垂颈窝侧脸等部位,确保没有奇怪的可疑痕迹。

    突然谢重姒心里一个咯噔。

    宣珏嘴角有点红肿破损, 配合他垂肩的长发, 活像被人糟蹋过的大姑娘。

    “大姑娘”神色目光闪烁,不敢拿正眼看她。

    谢重姒又看了三四眼,死心了——她没看错。

    宣珏嘴角的伤,总不至于是他自己咬出来的吧?!

    谢重姒犹豫试探:“……那个, 昨晚我喝多了,没乱说冒犯之语,乱做失礼之事吧?”

    宣珏轻轻地扫了她一眼,然后才道:“未曾。”

    他起身, 接着道:“殿下回房后就睡了。我去下面叫个早点, 问问林敏夫妇行程安排。我们换马购车要一天, 最好和他们错时离开。”

    谢重姒:“……”

    她支支吾吾地应了, 待宣珏走后,捧了把冷水洗脸,努力回忆。

    还真给她翻出几个支离破碎的片段——

    唇齿纠缠里,宣珏神色压抑,也不知是怒还是惊。

    谢重姒头疼欲裂,一整天都有点躲着宣珏。

    林敏早年流连花丛,一眼看出不对劲,挤眉弄眼,凑到谢重姒耳边打听:“哎?和你夫人吵架啦?”

    谢重姒面无表情:“喝酒赌博,罚跪一晚上搓衣板了。”

    林敏咂舌,没曾想看着温婉柔和的,私下管教严苛。

    还是自个儿媳妇好,刀子嘴豆腐心。

    这么想着,他又花孔雀般,大摇大摆地找他夫人去了。

    临走前还过来人似的拍拍谢重姒肩膀:“男人嘛,就是要哄媳妇的。出门跟从,命令听从,指示服从;要说得,等得,舍得,忍得。别倔别嘴硬,等她们开心就好啦!”

    谢重姒:“……”

    好在林敏夫妻找医馆安胎,歇息两天后,就又启程离开,林敏那摸索出来的“三从四德”没能给她言传身教多少。

    等林敏夫妻走后一天,谢重姒便也准备上路。

    她换了两匹马,撂下马车懒得要,随意将发束成长马尾,短打箭袖,做成个江湖少年郎的扮相。

    已是十月末,宣珏身上烧伤已无大碍,也不需要再待在马车里。他换回男装,芝兰玉树,仍旧是那个风光霁月的宣家三郎。

    谢重姒扫了一眼就移开视线,心乱如麻。

    情随境异。

    苦劣悲惨里,人心浮动暴躁,狠毒乖戾。

    而温和情愫里,人心平柔慈善,对不顺之事都能多一两分宽容。

    上辈子一切面目全非成那个模样,情境使然,冲突使然,谢重姒能理解,也将前后两世完全分割开来。前世恩怨皆清,不可能再迁怒到如今。

    可她还是有所顾忌。她怕。

    心有余悸的那种怕。

    一怕宣珏无法入仕,重蹈覆辙;二怕情感毁于一旦,美好支离破碎;三怕……

    说回来也算可笑,她呢,直到窥见收于长盒之内的一幅旧画,才敢信宣珏是爱她的。

    那幅画上是她,红衣烈马,提箭射鹿,落款“太元五年中秋 珏笔”——几大家族倒台的前两个月。

    而她发现这幅小心翼翼珍藏于卷轴的画,是……在这十年后了。

    尘封十年心意,久颓卷轴之内。他不提及,她也不问。

    到头来再捧出赤诚之心,纵是当年模样,也无人敢信。

    三怕她再没有当初年少时怦然心动,奋不顾身去招惹一个人。

    她若不主动点,他们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

    可细水长流的欣赏喜爱,和烈火炙热的年少爱慕,区别甚大。她心里能余下前者,但实在没力气胆量,再去挑战后者了。

    所以,不如就这样,君子之交,也不用担心冒犯折辱他。

    谢重姒抱着这种心思,一路上谨言慎行,隔三差五犹犹豫豫,和她平时利落洒脱差了个十万八千里。

    但微妙的是,和她上辈子冲动之余难得羞涩扭捏的神色,倒是几分相似。

    宣珏没吭声,也不知在想什么。

    快到苏州时,两人在官道附近凉茶棚里歇脚,他才问了句:“你师兄师姐靠谱吗?”

    正巧小二上了茶,他用手背试了试温,见热度刚好,一边倒了两杯,神色自然地推了一杯给谢重姒,一边道:“怎么还未见他们。”

    谢重姒想了想,诚实地道:“不靠谱。但真有能出来加餐的机会,他们一个俩个肯定会踊跃的。而且,在扬州城和东庄之间,落水那段路,我没能留下记号,很可能会跟丢,得找会儿。”

    宣珏点了点头,端起茶水抿了口:“如此。那之后在苏州,你有什么打算——齐家人多数为官,不似楚家经商为主,做事也更谨慎小心,不会轻易留下把柄的。明哲保身了几十年,明面暗里,都很干净。”

    要不然以宣家作风,也不会和齐家交好。

    谢重姒了然。

    他们落水得救后,讨论过那晚刺客与大火。在扬州城敢这么肆无忌惮,不怕善后的,唯有只手遮天的楚家。后续查封变严,和与城兵的闲言交谈之中,更是得以证实。

    楚家起势没少假借三教九流,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是乖张泼辣。相较之下,苏州齐家则含蓄收敛得多。

    或是“初心永存”的祖训在,又或者是名字里挂的这个国号太沉重,他们生怕一时不察“齐”字就砸下来,谨小慎微惯了。的确没什么值得拿捏调查的。

    但也存在例外。

    谢重姒将茶杯一放,不动声色地道:“三哥前阵子,调了几个齐家人入京,补空缺闲职。很是看重。你说,齐家是否也有意交好,甚至起了别的心思呢?”

    宣珏微微一怔。

    在谢治的衬托下,三皇子谢温,可谓是进退得度、礼贤下士,朝野呼声不小。

    势力在朝的氏族,自然心思活络——从龙之功,能换来丰厚回报。

    齐家上一世的确有这个心思。只是隐蔽很好,就算是三皇子调动的几个人手,也不是自己出面,而是调到他极隐蔽的势力手下,等待时日伺机上爬,于两方都有益。

    可尔玉是怎么知道的?谢治告诉她的?

    这位太子殿下……这辈子开窍变早了么?

    宣珏没问,只露出恰到好处的惊讶,刚想说什么,就听到旁边也有歇脚客人在唏嘘:

    “这是又洗劫一个村子了?”

    “是啊,这群南华山脉一代的土匪,什么时候才能剿干净哦。”

    宣珏和谢重姒同时蹙眉。很有默契地没再开口,听对面桌上的两个农耕归来的老人家闲谈。

    “伤人多吗这次?”

    “老样子,给钱不杀,没钱就砍几刀,能不能活下来,听天由命咯。”

    “官府也是,年年剿匪,土匪窝年年还在。”

    “话也不能这样说,每年不也都剿了些匪盗么?我看呐,就是那群贼人好吃懒做,也怨不得官兵头上……不过,唉,总是提心吊胆也不是个事。等今年收成完,我和老太婆去儿子家住,搬离这边。”

    谢重姒嗤笑了声。年年剿匪,年年还在——

    那是因为官府根本就没正儿八经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呀!

    否则,这些地方拿什么借口,让朝廷出银拨兵呢?

    戚文澜那根棒槌,还真玩命打杀进匪窝过,结果大胜的第二天,江南的几个官员就捏着鼻子请他回家。

    扯了一堆之乎者也奉承话,主旨为“小将军挂了彩他们惶恐受不住”,实则是怕他杀心上来,真的把江南匪贼一窝端干净了。

    听到谢重姒这声嗤笑,宣珏抬头看来,问:“笑什么?”

    谢重姒耸了耸肩,骂道:“一群尸位素餐的东西。”见宣珏失笑,来了兴趣,托着下巴问他:“离玉你怎么看?文澜和你说过他之前被‘请’回京城的事儿吧?”

    宣珏颔首:“嗯,他提过。剿匪一事么,朝廷有求必应不如坐视不管。”

    两人喝完茶,休息片刻,付完二十枚铜钱,继续上路。

    谢重姒骑在马上问他:“嗯?怎说?”

    “江南山多地杂,若是乱世,匪寇成群占山为王,不足为怪。但太平盛世,仍有匪寨连绵,只能说明当地官府不当政。他们无非是指望朝堂每年那笔赈灾银,不拨便是了。可能会乱一两年。”宣珏风轻云淡地说,“乱完就好了。毕竟,富裕的匪寨里头,能剿收的钱财,不比京中八品官员差。够补充某些人的金库了。”

    这种想法有人提过,她父兄相继打过这个念头,都因太过冒险而放弃。

    她替父兄问了句:“……那乱的一两年要怎么办呢?”

    问完又觉得是傻问题——策令调动,本就伴随动荡。只要最终结果不差,就是行之有效的。

    若是与同侪或是长辈论政,宣珏无非答些“别处找补”“另政掰正”的中庸做法,无功无过。

    可对谢重姒,他犹豫片刻,说出真实的想法:“没办法。殿下,有的路,你知道是正确的,可能会因前面九十九步的动乱震荡而放弃。不过,只要最后稳定下来的架构体系胜于之前,它就是对的。至于这诸般动乱的是非功过,三言两语难说清楚。但——问心无愧即可。”

    落子不悔即可。

    谢重姒温吞地“嗯”了声,半是调侃:“哎你可真是块鬼谷的好材料。”

    鬼谷弟子逢乱必出谷。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甚至必要之时,以身入局。

    无悲无喜地抉择出最优的那条路。

    大齐政律历来求稳,老祖宗留下的政法,不怎么敢改动。

    宣珏这高谈阔论近乎大逆不道,但谢重姒听了倒觉得甚合她意,亲切得很,想来也是托她那些吊儿郎当的师兄师姐们的福。

    宣珏笑道:“当殿下在夸我。”

    谢重姒挑眉,想说“自然是夸你”,又觉得过于亲昵,便也只笑了笑,一甩马鞭,在秋日里纵马,继续南下前行了。

    秋风簌簌,麦浪波涛,金灿的田野弥漫收获。

    *

    扬州城的小麦已经收了一茬。吴大娘这日买了小麦磨粉,准备做点新鲜的荞麦糕点。

    近日她收了个小姑娘做帮工,小姑娘唯一的兄长葬身客栈火海里了,她没处可去,吴大娘就暂时收留了她。

    小姑娘说她叫“叶芝”,手脚麻利,绣花烹饪,手艺都绝佳。

    这一个月包子铺的生意好了不少,都是她的功劳。

    吴大娘是越来越喜,见叶芝迟迟没离开,甚至动了收她做养女的心思。反正她也没后,留个小姑娘相依为伴,还有个人养老送终多好。她这么多年也攒了不少家底,够叶芝嫁妆了。

    叶竹当然不知道有人想收她做干女儿——她亲生父母还在草原上活得好好的,身子骨倍儿棒呢。

    这天,她接过吴大娘的麦粉,帮她和面团雕面花,卖出几笼后,找个借口去文昌街的信铺,寄出这个月的第四封信。

    她不敢多寄,怕引人注目。也不敢直接寄往宫里,怕半路被截。

    她写给的是戚府。

    不过之前的信石沉大海……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收到。

    扬州城仍旧查得严,运河偶尔还在打捞什么。叶竹左思右想,觉得那晚殿下和三公子或许是跳了河,逃过一劫。

    但城查很紧,她没有路引,出不了城,只能先暂居在此。

    叶竹寄完信,回到吴大娘的包子铺,有些愁人——她不会真的要在这住个三年五载吧?

    她走进吴大娘给她收拾出的房间,房间不大,但布置温馨,甚至床头还给她缝了个兔偶。

    叶竹还没阖上门喘口气,突然瞳孔猛缩,差点没叫出来。

    房里的木凳上,坐了个人,一身白衣,但袖口和脖领处是墨绿叶纹,云绕星遮。

    这人听到动静,转过身来。

    叶竹这才发现,这是一位出尘清美的女子,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神也没有波动,像个瓷器人偶。肩膀上立了个奇怪的鸟,说像鹰吧,比鹰小得多,说像八哥或是乌鸦吧,也不尽然。

    或许是这女子容貌尚可,不似什么坏人,叶竹谨慎地退后一步,没呼救,只问道:“姑娘是?”

    女子抬起手,快速做了几个手势。

    叶竹没看懂,结巴道:“我……我不会手语。”

    突然她听到尖细的声:“你身上怎么会有夜来香的痕迹?还有其他人和你一起吗?”

    这声音像是夜枭尖叫,叶竹头皮发麻,差点没跟着也叫出来。心想这姑娘长得不丑,声音怎么这么难听。

    下一刻,她目瞪口呆地看清了女子肩上那只鸟,嘴在一张一合——

    这声儿是它发出来的!

    原来这手语不是给她看的,而是给这只能转述主人想法的怪鸟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