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 八零旺夫小村花 > 正文 1第165章 第 165 章
    傅宁从滨城离开的那年她三十岁, 父母都已去世,哥哥姐姐也早已成家立业,她早上起来把家里所有的地方都打扫干净, 桌子擦得焕然一新,换上新买的桔梗花, 坐在沙发上一发呆就是半天。

    她这一生也没有特别之处, 但若是跟寻常人比起来, 还是有那么一点特别的。

    小时候,她算是个公主一样的存在,父母都是非常优秀的人,太爷爷也是滨城的大名人, 一路看着她长大。

    哥哥姐姐一个比一个厉害, 整个沈家可谓没有一个简单的人物,他们有的实现着自己的梦想,有的为了国家而拼搏,埋头苦干时, 有一种坚韧不拔的精神, 收获荣耀时也能够从容淡定。

    但生死面前人人平等,宁宁闭上眼睛, 再睁开, 瞧见落地窗外洒进来得阳光,一如十年前般灿烂, 可这个家的温馨却永远不会再有了。

    母亲不会再急匆匆的从医院下班回来, 被她抱着腿哭笑不得地喊:“宁宁, 你让妈妈去洗个手再来抱你好不好?”

    父亲也不会西装革履的走进门,笑吟吟的把手里的盒子递给她:“宁宁,爸爸给你买了你最喜欢吃的蛋糕。”

    哥哥不会风尘仆仆的走进来, 一进门便说道:“我回来了,好久不见啊大家!”

    姐姐也不会穿着漂亮的裙子,全副武装地走进来,一脸不耐的说道:“怎么这么多狗仔啊!你们不知道我回趟家,跟打游击战似的!”

    那时候家里总是会做很多好吃的,爸爸和妈妈的手艺都特别棒,后来出世的侄子侄女也都那么可爱,日子温柔地仿若被镀金了一般。

    可是好花不常在,琉璃易脆彩虹散,时间总是这般无情。

    宁宁一晃神,就发现自己的脸上爬满了眼泪。

    再也没有人会日日陪着她了,而她也并未遇到什么可以相伴一生的人,因此才到了30岁,还是孤家寡人。

    她站起来,难过地看着光洁可人的地板,抹了把泪。

    人生总是要说再见的,对于那些已经消失了的人和事,不必留恋,好好活着便是最好的告别。

    她灵感枯竭,年少成名似乎已经到达了人生的巅峰,如今也写不出什么了,更没有心情去写,想了想干脆把沈家老宅的门一锁,云游四海去了。

    只可惜人啊,就是贱,老是在一个地方呆着,会觉得苦闷无聊,等你云游四海之后,又觉得漂泊不是一种太好的生活方式,会渴望一盏稳定的等你回家的灯,渴望旁人家里的热饭热菜。

    可组成一个家哪里就这么容易呢?

    宁宁长得虽然不如姐姐那般耀眼,也不太喜欢打扮,总是穿着些休闲简单的宽松裤裙子衣裳,但放在人群中也是妥妥的小美女,路上时不时就有人搭讪。

    她也尝试过与人沟通,但每次沟通过后就会觉得寡淡无味,最终还是放弃了。

    有时候宁宁也会想,或许是她看多了父母之间的感情,就会觉得这世上大部分的婚姻都是交易罢了,她不愿意去为了一场交易付出太多。

    她享受过家庭的温暖,如今成了孤家寡人,日日都无独尝着冷淡,她也有过年少成名的经历,如今默默无闻,再无人问询。

    宁宁云游四海过后,决心去支教。

    她去了贵州的一处山区,与寻常的支教老师不同的是,她并非只是来几个月,而是直接住了下来,决心至少干个几年。

    当地学校里的老师非常喜欢她,孩子们也特别的喜欢傅老师,因为傅老师温柔可爱,经常教他们写诗读诗,总是能够把文字变得异常优美。

    原本这所学校只有两个老师,大家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孩子们能够识字就行,每年能够从这所小学里走出去读初中的学生几乎没有。

    但宁宁来的第一年,松湾就走出了十名读初中的学生,她自己赞助了一部分的学费和生活费,另外又帮着牵线,招来了慈善团队。

    松湾这边的人因为贫困,并不希望孩子们读书,读书代表人家里少了一个劳动人物,地里的活就少了一个人做,另外还要出学费生活费,很多人家里都是出不起的。

    可傅宁苦口婆心日日去那些老乡们家里游说,时间久了竟然也说动了一些人。

    老乡们越来越喜欢她,不少人都对她非常的好,知道她未婚竟然还想给她介绍对象。

    当然那些人给她介绍的对象放在松湾来说那可都是优质对象了,比如说松湾最有钱的那家人的儿子,他们家是在集上开饭店的,那儿子虽然只是初中毕业,但在松湾来说也是高学历了,更何况家里吃穿不愁?

    宋湾的乡亲们都觉得这个人跟傅老师是绝配!

    可宁宁直接拒绝了。

    “我这辈子没有什么大的梦想,就是希望这几年可以在这里踏踏实实的教学,能让更多的孩子改变命运,至于结婚的事……我是不婚族。”

    其实宋湾的乡亲们都不太理解不婚族是什么意思,好好的人,尤其还是个心地善良长得漂亮的女人,为什么不结婚呢?

    这结了婚之后生个孩子,一家三口得多开心呢!

    但既然傅老师说不结婚也没有人勉强得了她,乡亲们只能从生活上更照顾傅宁老师。

    大家条件有限,能够给宁宁的不过是些家里种的青菜之类的东西,但这些对宁宁来说已经足够了。

    她几乎是把宋湾当做了自己的第二个家,越来越喜欢这里,渐渐的竟然冒出了不再回去的念头。

    冬去春来,草长莺飞,宁宁在这里呆了两年了,早就习惯了这里的人物风情,星期六星期天的时候还跟着乡亲们一起赶集买菜,屯着当一周的伙食。

    她原本的存款大多都捐助出去了,另外又听说姐姐沈玉清出了事情,便把父母之前留下的钱全部都给了他们,

    其他老师还可以靠着微薄的工资生活,可她是支教是免费来教学的,哪里有工资呢?宁宁思前想后开始给杂志社投稿。

    虽然她灵感不如从前,但在这边支教之后,心灵仿佛得到了洗涤了一般,写散文的时候如潺潺流水特别动人,连着投稿几次倒是都得了回应,还能够拿到稿费,这些稿费不仅可以支撑她的生活,还能够帮助一些家庭贫困的学生,宁宁非常满意。

    她到了集市上,首先去邮政局把稿费给取了出来,接着又去街边买了些新鲜的水果和蔬菜,一个人吃不了多少,加上回去的路程遥远也提不动,宁宁没敢买多少。

    从松湾到这边的集市上,宁宁是坐板车来的,但老乡有其他急事,没有办法一直等着她,宁宁便让老乡走了,心里想着今天来赶集的人多,她肯定能够遇到其他人的板车。

    等她买完东西,想起来自己鞋子破了需要买一双新的鞋子,便又赶紧的往鞋店赶去。

    合适的鞋子不多,因为在山里走路很辛苦,她想着买一双舒适耐穿的鞋子,等到把机上仅有的几家鞋店逛完,却没有买到合适的。

    可等她一出来,就发现外头集市已经结束了,这边的集市一般都只有半天到了,中午饭点的时候便结束,当饭盒来赶集的人陆陆续续都已经走光了,宁宁赶紧的到街头,来了几个人都发现不是松湾的。

    等到最后一个人都没有了,她只能提着东西疲惫的想着走回去。

    乡下和大都市的生活还是不一样的,像这种时候连一辆车都没有,松湾离集市上又远,一般人都只能走回去。

    恰好今天是个大晴天,宁宁提着东西走得满头大汗,心里叫苦不迭,她怎么就没想到会没有车呢,真不该为了买鞋子耽误了那么多时间!

    按照往常的路程推算,从集市上走到松湾至少要走上两个小时,宁宁自打来了这边就不太吃肉,体力上跟不上,走了才半个小时就累的不行了。

    但是不走回去难道在路上停着?宁宁越想越绝望,最终坐在路边、拿出了一只橘子拨开,打算吃。

    她正吃着,一辆板车经过,她捏着橘子就追了上去:“老乡老乡能不能带我一程,你们是去哪里?松湾吗?”

    这几个人看着面生,不仅不像松湾的人,更不像本地人,手里头还拿着相机,像是来采风的。

    他们所骑的板车是一辆自行车改造的,坐在板车上的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愣怔地看了宁宁一眼:“傅宁?”

    宁宁冲他一笑,点头承认:“对,我就是在松湾小学当老师的傅宁,你们这是去哪里?能带我一程吗?”

    黑色风衣旁边穿着大红色棉袄的男人,穿黑色风衣的男人问道:“老张,要不要带?咱们好像不是去宋湾吧,你认识这位?”

    老张微微一笑,也没有多看宁宁,说道:“山区里的老师都不容易,送一程吧。”

    宁宁也听出了他们的弦外之意,他们肯定是不顺路的,但是愿意送她一程。

    这让她非常感激,等上了班车之后,又把自己包里的水果等物拿出来笑道:“你们应该都不是本地人吧?这是我刚刚在集上买的水果,可好吃了,都是山区里野生的,你们看这橘子,这苹果,都是洗干净了的,你们尝尝!”

    那几个人自然推辞不要,可宁宁非常感谢他们,也知道这样的人是不会要车费的,便非要把水果给他们当作谢礼。

    最终那个被喊做老张的人,收下了一只苹果,一只橘子。

    “你们也都不容易,剩下的就别给我们了,这两个也就够了,送你一程而已不耽误什么,我们也不赶时间。”

    男人说话声音异常的平和,让人非常的舒服,宁宁也冲他一笑:“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很快,板车把宁宁送到了松湾小学,她就住在小学里头的一间屋子里,跟这几个人道别之后,她便提了东西进了小学院子。

    那几个男人看了一眼松湾小学,完全没有料到世界上还有如此简陋的小学,所谓的小学就是几间瓦房,加上一道简单的围墙,门口有白色的漆写了4个大字“松湾小学”。

    “啧啧,这里可真的是穷啊!”红色衣裳的人姓陈,他摇摇头,下意识的去老张手里拿那只橘子要吃。

    可谁知道一向大方的老张竟然缩回了手,瞥他一眼说道:“刚刚人家给你不要,现在又要我的吃?”

    老陈有些意外:“哎,老张,你不是最不喜欢吃水果了吗?刚刚人家给我,我哪里好意思要,这边最缺的就是教师,她能在孙湾小学当老师,就说明是个极其会奉献的人。我怎么好意思要人家的水果?你不想吃,给我吃不就行了。”

    说着老陈还要抢老张手里的水果,和老张去攥紧了,不肯给他,末了干脆直接咬了一口苹果,又把橘子剥开吃了下去。

    这橘子和苹果的确比城市里卖的要好吃很多,清香的甜味弥漫在空气中,老陈恨恨的说道:“老张你也有这么小气的一天!不给就不给,赶明儿我去集上买,买一大车带回去!到时候也不给你吃!”

    老张微微一笑,也不解释。

    这一次去集上之后宁宁非常谨慎,第二周周末她再去街上就特意跟老乡约好了时间在街头见。

    等宁宁买完东西,老乡果然还在等她,宁宁赶紧的坐上板车想着一起回去。

    可谁知道就是这么不凑巧,走到半路板车竟然坏了!

    车胎被扎破了,链子也掉了,完全走不动,老乡急得满头是汗:“傅老师这车子坏了,只能修了,也不知道啥时候能修好....”

    宁宁帮着老乡一起修车,可是两人搞了大半天还是弄不好,最终老乡挫败地说:“傅老师要不你先回去吧,你不是还有急事要做吗?我这车推着回去不知道要多久呢!”

    推着车走回去的确比提着东西走的慢很多,宁宁下午的确还有事,学校里举行了语文竞赛,她得监考。

    小孩子们有的家离学校非常的远,去一趟学校不容易,如果孩子们去了学校,可老师却没有来,那孩子们得多失望呀,最终宁宁只能提着东西徒步回去。

    这一次她走了将近40分钟,脚上都磨出了泡,但却并不觉得委屈,反倒想到自己的学生时常都这样走路一走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就觉得心疼。

    世界这么大,可为什么却不这么平等,大城市里的人坐着小轿车,山村里的人却只能这样走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普及全面小康呢?

    她叹叹气,只希望这里的学生能够争气,努力学习过上更好的生活。

    宁宁一口气走到脚底磨出水泡,实在走不动了,这才坐下来打算休息,她算了算大概再走上二十几分钟就能到了,但就是这二十几分钟让人觉得绝望!

    脚上的水泡越来越疼,宁宁站起来试着往前走,却觉得更是钻心地疼。

    她忍不住哀叹,这简直就不是人能承受的辛苦!

    正当宁宁焦灼万分的时候,身边又过了一辆板车,但车上的人冲她招手:“傅老师!又见面了,怎么,又错过板车了?”

    宁宁回头,就瞧见上次顺路送了她一程的那个黑色风衣男人。

    这次,板车上只有这一个男人,其他人倒是不在。

    她有些欣喜,开心的说道:“好巧啊,又见到你了,是啊,这次我本身等到了一辆班车,只可惜那班车路上坏了,我又赶着回去给孩子们考试,那就有些急,走的太快了,脚都磨破了!”

    老张看了看她的脚,她脚上穿着一双布鞋,那是老乡们手工做的,都已经被宁宁给穿破了,还在穿着。

    若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就靠着身上的衣裳和脚上的鞋子谁看的出来她曾经是天之骄女呢?

    老张挥手:“上来吧,我送你回去!”

    宁宁非常开心,她爬上板车,热络的同老张开始聊天。

    “你们是来这边干什么的?我看你们不像本地人。”

    老张笑:“过来开发这边的山林,这里生产竹子,我跟人合伙开了厂,要在这边弄上一些生产基地。”

    想到生产基地会给这里的人带来更好的日子宁宁非常开心,她又问起了一些细节,老张也都一一回答。

    最终,宁宁问:“那你是哪儿人啊?”

    老张颇有些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说道:“我是滨城人。”

    宁宁非常意外,赶紧说道:“我也是滨城人呀,你是滨城哪个区的?”

    可谁知道老张这次没有回答他直接说道:“等会儿我能进小学里面参观参观吗?我想捐赠一笔资金给你们小学。”

    宁宁拼命点头:“当然可以了,我们小学非常欢迎你!”

    下了车她就带着老张一起去参观松湾小学,本身小学就没多大,寥寥几个教室罢了,宁宁带老张进去走了一圈说道:“这里的小学条件艰苦,能做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学生们都很争气的,今年考进初中十个。”

    老张问:“哦,那你呢?你是来支教几个月,还是说长期在这边呆着。”

    宁宁自然的笑道:“我是打算长期在这边待的。除非有一天这里的教育设施跟得上了,我才会考虑回滨城。”

    老张点点头,又继续问她:“那你没有结婚吗?难道没有丈夫和孩子?”

    宁宁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我是不婚族。”

    她已经习惯性的给自己打上不婚族的标签,因为这样的话可以应付很多人异样的眼光与热情。

    老张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

    这个时候不少学生已经赶过来了,瞧见傅宁的时候都热情的涌上来喊道:“傅老师!我们几点考试呀?”

    “你们再等一会儿,等半小时好吗?先去复习一下之前学习过的课程好不好?”傅宁面对学生时总是这样的温柔。

    这些学生都非常开心,齐齐的点头:“好的,傅老师,我们等你哦。”

    其中有两个学生又偷偷的跑过来,一个给傅宁塞了一把烤花生,一个塞了一只烤红薯。

    “老师,这都是我们家里自己种的,很好吃的!”

    “对,老师,您尝尝!”

    一群小孩叽叽喳喳的,把东西扔了,赶紧掉头就跑。

    傅宁笑眯眯的看的出来心情很好,她把花生和烤红薯递给了老张,漂亮的眸子里都是期待:“这里的小孩真的很可爱,但是失学率也非常的高,因为他们的家庭支撑不起他们的学习。”

    瞧见傅宁这样,老张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你放心吧,过几天我再来一趟,我刚刚瞧见这些孩子们穿的也有点褴褛,到时候我带点衣服过来,另外把资金也带过来。”

    这话让傅宁心花怒放!

    “好的实在是太谢谢你了!”

    老张莫名觉得好笑,自从来了这边之后,他从傅宁的嘴里不知道听了多少遍这句话。

    明明最应该受到感谢的人是她自己吧!

    这几日傅宁睡觉都不□□稳,她满心满意地期待着老张的到来。

    实在是因为最近,慈善团队没有往这边打钱过来,不知道对方出了什么问题,可学校里又有两个学生,就因为家里的原因退学了,她焦灼不安,身上的钱也不太够了。

    五天之后,宁宁早起刷牙,收拾好了之后刚走出寝室门,要去上课就瞧见教室门口的走廊上站着个男人,他正抽烟,身上依旧是一件风衣,远远的看着宛如电影场景一般。

    那一霎那,宁宁忽然觉得眼前的男人似曾相识,她好像见过他一样!

    可无论她怎么回想,硬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

    男人听见脚步声回头一看,立即把烟给熄灭了:“起来了?我带了一些东西都在学校门口呢!”

    宁宁立即喊了另外一名男老师一起去把东西搬了进来。

    老张笑起来,眼睛里面都是温和:“这附近也没有什么好的商店,我跑了两个集市,买了这些一双鞋子送给孩子们。还有一些牛奶和面包。”

    宁宁开心的忍不住鞠躬:“张先生真的太谢谢您了!”

    老张吓了一跳,下意识扶住她的胳膊:“干嘛对我这么客气?你不是也在这里奉献吗?我是不是也要给你鞠躬,代表自己的学生谢谢你啊?”

    这话让宁宁有些不好意思,她抿唇一笑:“主要是真的挺感谢你们的,这里的学生很需要帮助。”

    她真诚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其实仔细看起来,这男人长得真不错,五官很是耐看,身材挺拔,在大城市里应该属于非常吃香的那类。

    他身上有一种异常沉稳的气质,让人很有安全感,说话总是不疾不徐,偶尔开一点点玩笑,给人的感觉非常好。

    老张安静的看着她忽然开口问道:“那你呢?你有没有需要帮助的时候。”

    刚刚他扶着傅宁的胳膊时,能感觉到她非常地瘦,在这样一个偏僻遥远的地方,无条件的付出自己的精力和生命,她还没有结婚也是个年轻的女人,却总想着如何帮助别人,怎么不想想他自己也需要帮助的呢?

    宁宁挠挠头笑:“我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觉得我一切都挺好的。”

    可老张却从那一堆东西里找出来一双鞋盒子递给她:“试试吧!上次看见你的鞋都破了,在这里支教也要照顾好自己,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但是也不能太委屈自己了。”

    宁宁非常意外,她接过了那只盒子,打开一看,就发现是一双漂亮的白球鞋。

    “不用了吧,这怎么好意思....”她下意识的拒绝了,老张就笑了起来。

    “穿上试试吧,买都买了,这边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买。”

    宁宁觉得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她说不上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最终也不能拒绝了老张的好意,便弯下腰,试穿了那双白色的球鞋。

    神奇的是那双鞋子穿在她的脚上竟然正好。

    舒适又轻便,鞋子也非常的柔软,宁宁原本挺喜欢说话的,她在这里当教师之后,经常跟乡亲们打招呼,跟学生们打交道,可此时此刻竟然觉得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好半天她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抹红晕:“谢谢你,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这下子老张再也没有忍住,笑:“好吧,那我接受你的感谢了。中午你请我吃饭吧?”

    “好的没问题,中午我请你吃饭!”宁宁一口答应了下来。

    这天的课程学生们都非常的开心,因为有漂亮的新衣服,还有免费的牛奶和面包可以吃,大家在傅老师的号召下,给那位张叔叔写感谢信。

    厚厚一沓字感谢信被傅宁转交到老张的手上:“这些都是孩子们写给你的感谢信,我们这里地方穷,孩子们没有什么可以送给你的,但是大家都是打心眼儿里感激你。我相信他们以后也会好好学习,改变自己的命运,来作为对你的报答。”

    老张一张一张的翻开去看,孩子们的字迹各种各样的都有,大部分都是歪歪扭扭的,但却都是无比真诚。

    他唇角露出一抹笑意,说道:“这些信写的真好,我也曾经写过信,写了很多,写信跟发消息是不一样的。”

    傅宁笑,点头:“是啊,也就这些孩子们能够保持人性最初的真诚了。现在社会诱惑很多,很多人都按捺不住自己,哪里还有人愿意沉下心来写信呢?”

    她忽然想起来自己曾经也收到过非常多的信,那个时候他是一位知名的作家,拥有非常非常多的读者粉丝,其中最经常给她写信的一名粉丝叫做再次遇见你。

    再次遇见你给她坚持写了十年的信,几乎是每周都会写上一封长长的信件,把自己这周的见闻以及对他她文章的理解,全部都注入进去。

    宁宁偶尔也会回复,只是后来给她写信的人越来越多,她根本就无暇顾及,渐渐的也只能无视了。很久之后收拾旧物的时候,她就发现写信的粉丝是很多,但坚持一直写信的并不多,想再次遇见你这种简直少之又少。

    后来宁宁给再次遇见你也回了一封信,只可惜那个时候再次遇见你,似乎搬家了,再也没有给她写过信,不知道有没有收到过她的信。

    从滨城离开的时候,宁宁几乎没有带什么东西,但是却把再次遇见你给她写的最后一封信带上了。

    信里那个人说道:“有时候觉得你飘渺的像天上的云,怎么都触摸不到,可我相信我对你的爱慕,总有一天会让你知道的。你将会知道,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永远的爱着你。”

    虽然这个人后来也跟他断了联系,可宁宁总觉得,再次遇见你就是那个永远爱着她的人。

    想起来往事宁宁有些惆怅,老张问:“中午打算请我吃什么?”

    乡下没有什么吃的呢,如果为了吃一顿饭跑到街上的饭店,路上来回就要好几个小时,最终宁宁决定亲自下厨做一顿饭给老张吃。

    原本她也没有什么特别美味的食材,可乡亲们知道,有一位姓张的先生往学校里捐赠了许多东西,便自发送来了许多食材。

    比如说自己去河里捞上来的鱼,地里现摘的青菜以及山里采的蘑菇,宁宁原本是不怎么会做饭的,从前在滨城的时候家里一直有阿姨,偶尔爸妈开心了会亲自下厨,哪里用得着她动手呢?

    可是来到松湾之后,她自己不做饭就会饿肚子,乡亲们家里都有活,谁能天天做饭给她吃?

    一开始宁宁只会下面条,后来实在没办法在网上查询做饭的方法,逐渐的锻炼成了做饭的一把手。

    她在简陋的小厨房里炒菜,老张便坐在她休息的屋子里看书。

    宁宁抽空送来一碟子水果:“老张,你吃别客气,还有我桌上的书你想看只管看,省得你无聊!我做饭大概要40分钟左右。”

    老张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他对这间屋子非常的好奇,瞧见桌上堆满了书,随意抽出了一本,那本书看起来被翻阅了很多遍。

    老张打开这本书才翻了几页,就发现书里掉出来一封信。

    那信封他实在再熟悉不过,曾经无数次,他用这样的信封装上精心写好的信,化名寄给心爱的女孩。

    那时候他家庭出了变故,离开了滨城,自卑蔓延了他的整颗心,他因为自己再没有机会靠近她。

    所有一切爱慕的心思,只能用这样化名写信的方式来表达,那时候她名气正盛,给他回信一个月都不会有一次。

    甚至后来接连半年都等不到她的回信,而他再次搬家了。

    那时候他总是在想,傅宁的一生自然是风风光光的,按照沈家的地位,将来她要嫁的人也必定是一位大人物,能够让她这辈子都过着公主般的生活。

    而他呢?注定是一位过客。

    那些年他不是没有谈过女友,甚至上一位女朋友都开始商谈着要结婚了,女朋友却非常笃定的说:“你根本就不爱我。”

    老张那个时候有些迷茫的夹着一根烟,抬眼看向对面的女孩:“怎么样才叫爱呢?我们都要结婚了,怎么可能是不爱你呢?”

    “你问问你自己,如果我不想跟你结婚,你是觉得轻松还是觉得难过?就算是难过,你会难过多久?如果你觉得你失去了,我会难过一辈子,那就是爱。但是你真的会难过一辈子吗?”

    那一刻,他的脑海里浮现了傅宁的脸。

    会让他难过一辈子的人早就出现了,而此时此刻他正处于难过中。

    这种难过让他无法爱上别人,无法结婚,一想到自己跟别人结婚,彻底永远的失去了傅宁,他就沉重的无法呼吸。

    最终婚礼取消,女友抛弃了他,转头跟自己的前男友结婚了,如她所说,老张的确没有觉得多难过,他只是觉得哀愁又遗憾。

    也许,他根本就不适合再想结婚的事情,要不就一辈子都单身吧!

    除却巫山不是云,何苦去耽误旁的无辜女孩呢?

    既然不打算结婚了,他便想着努力搞事业,多赚一点钱让父母过上好日子也是不错的。

    他的事业的确一点一点的起来了,偶然的一天他在电视上看到了一则新闻,新闻上一闪而过女人的脸竟然跟傅宁那么的相似,可是那个人怎么可能会是傅宁呢?

    傅宁现在一定过得很好吧,应该已经结婚生子,成为一名阔太太了,按照她小时候那骄纵的脾气,怕吃苦的性情,怎么也不可能去支教的。

    可是,机缘巧合之下,他还是来了这里,来研究在这边开发竹林。

    那天在路上远远的看见傅宁的背影,他就觉得心里不安宁,等走近了看到她那张脸时,心中大跳。

    只可惜,她竟然已经不记得自己了,这让老张非常的失望。

    但是最让他难受的却是傅宁如今过着这样辛酸的日子。

    身上穿的是廉价的衣裳,脚上还穿着一双破鞋,那么远的路竟然靠着走,她那么怕吃苦的人,怎么偏偏跑到这里来吃苦了呢?

    但是后来老张又一想,也许她有了自己的人生,大家都这个年纪了,她已经结婚生子了也说不定。

    虽然心里这样想着,老张却时不时的骑着板车到那边瞎转悠,知道那一周的周末他又遇见了她。

    这一次傅宁更惨,脚都磨出泡泡了。

    他实在是没有忍住,答应了他会来这个学校捐助资金,后来还去买了一大堆的东西,又给她买了鞋。

    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坐在她的宿舍里发现了这封信。

    心中一股酸楚,老张打开信,看到了里头自己熟悉的字迹。

    他曾经许诺永远爱她,可实际上却因为胆小懦弱,从未靠近过。

    若是他早一点找到她,是不是她就不会像如今这样孤孤单单一个人在这里了?

    厨房里传来一阵一阵的香味,勾的人味蕾大动。

    宁宁很快做好了几样菜,油炸蘑菇,红烧鱼,青菜肉片汤,还有一道素炒黄花菜。

    她把菜放到桌上,瞧见老张的眼角似乎有些奇怪,好像泛着红一样。

    但两人也不算特别熟悉,她也不能贸然去问,便笑道:“老张赶紧洗洗手吃饭吧,我说了要请你吃饭,可是这里的条件不好,你只能凑合吃我做的饭!”

    老张没有起身,傅宁问:“诶,你怎么了?”

    她头发随意地掉下来一缕,瞧这整个人都温柔至极,跟小时候完全不像了。

    老张越看越心酸,最终点头说道:“哎!我这就去洗手。”

    虽然说这里的条件简陋,可是傅宁的厨艺不错,加上食材都异常的鲜美,几道菜吃起来都很棒。

    宁宁笑:“只可惜没有就给你喝。”

    老张看着她:“其实有时候没有酒,人也会上头。”

    宁宁有些讶异:“啊?这是个什么说法?我还是第1次听说。”

    老张把手放在桌上,笑着看她:“傅老师,我给你变一个魔术吧。”

    宁宁觉得似乎哪里不对劲,他还没有说话,老张就开始转手,他手掌巧妙地来回做各种各样的手势,最终握成一个拳头。

    看着那些熟悉的姿势,宁宁的心越跳越快,她忽然就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

    那时候她总是强迫邻居家那个姓张的小男孩,跟她一起玩。

    有一阵子他们两个酷爱魔术,还去电视台表演过呢,在家的时候明年就逼着张强陪她一起玩魔术。

    有一次她故意转动手指,做几个手势,然后握成拳头问张强:“猜猜看我的手里有什么?刚刚可是什么都没有的!”

    张强懒懒的掀了下眼皮:“现在也是什么都没有。”

    那时候她笑得前仰后合,打开手,手心里赫然是一张纸条,纸条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几个字。

    “张强大傻瓜!”

    宁宁吃不下去饭了,她震惊地看着老张:“你,你....”她有些不确定,小时候的张强明明是个胖子,怎么现在就长成玉树临风的高大男人?!

    男人低眉一笑,摊开手心。

    他的手心里是一张纸条,纸条上面也写着几个字。

    “宁宁大傻瓜。”

    宁宁在松湾吃了很多苦也没有哭过,可是在那一刻,她眼泪夺眶而出。

    张强喉结滚动两下,眼角染上红色,他把另外一只手也拿出来转动几下,握成拳头放在桌上,声音也有些哽咽了。

    “你猜猜看,我这只手里有什么?”

    傅宁含着泪:“什么都没有吧?”

    张强打开手,手里还是一张纸条,上面也写了一行字。

    “喜欢你很久了。”

    久到占据了我小半人生,终于命运舍得把你推到了我的面前,我甚至等不及在做些什么,只想立即告诉你,我爱你,永远爱你,都是真的。

    宁宁崩溃了,哭得几乎噎住。

    张强站起来走过去,把她拥到自己的怀里:“别哭,你一哭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是好了。小时候你总是欺负我,几乎都没见你哭过,怎么现在这么爱哭?”

    宁宁仰头看他,又哭又笑。

    “小时候我总是那么欺负你,怎么现在你....你长大了竟然还记得我?”

    张强反问她:“你老是欺负我,可你怎么竟然把我给忘记了?”

    宁宁立即反驳:“那是因为你现在比小时候好看太多了,我怎么认得出来?我当然没有忘记你,没有人再像你一样了。”

    明明你打得过我,却总是成为我的手下败将,明明你比我聪明,却总是表现出比我笨。

    直到今日我才明白,从前那些点点滴滴,都是为了如今的再次相遇,后来这几十年时光总算让我明白,曾经我就很喜欢你。

    张强给她擦掉眼泪:“以后我还会陪着你,一直给你欺负,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好不好?”

    宁宁破涕为笑,抡起拳头不轻不重的给了他一下:“好!”

    两人都在松湾安定了下来,同年年底,就在松湾小学举行了婚礼。

    两年后宁宁怀上了孩子,老张带她回了滨城,此后余生,美满无波澜。

    也愿所有的你们,都心想事成,温柔永远。

    爱你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