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你看起来很好吃 > 正文 第6章 咬六口
    江影:“?”这是在做什么。

    宋栀栀又凑近了他些许,还想继续吓唬他,但江影无比淡定地伸出手,把她伸出来的利齿按了回去。

    他的指腹按在宋栀栀利齿的尖端,那锋利的牙齿无法划破他的皮肤,两颗牙齿可怜巴巴地消失了。

    宋栀栀的口水沾在他的指尖上,江影抽出手帕细细擦拭,动作气定神闲。

    他看了宋栀栀一眼,目光波澜不惊,宋栀栀彻底泄气了。

    她低头,小声说道:“你不要脱了,我没钱了,昨天大半个月工资都给你了。”

    江影觉得他是误会了什么,便将宋栀栀的下巴挑了起来,让她正视着自己。

    “解释一下。”他露出了脖颈上的那个兔子印记。

    宋栀栀的长睫慌乱扑闪着,在明亮的灯光下,她看到江影漂亮的脖颈尽处似乎有了一个印记。

    她暂时没看清印记是什么,但是这不妨碍她的食欲上涌,她咽了一下口水。

    寂静空间里,江影清楚地听到了她的吞咽声,被人当成食物的感觉并不好受,更何况江影本就是高傲的性子。

    挑着她下巴的手捏紧,但痛的是他自己,江影目光冷然,长睫垂落,在这场与空气的斗智斗勇中败下阵来。

    他将衣领拉开了些许,大敞的衣襟下露出肌肉分明的胸膛,但宋栀栀的目光已经被他脖颈上的那个印记吸引了去。

    这一次,她看清了江影脖子上的印记究竟是什么形状。

    “是兔子。”宋栀栀兴奋说道,她不吝惜自己的赞美,“你从哪里搞来的刺青,还不错。”

    江影:“……”不是你咬的?

    他垂眸瞥了宋栀栀一眼,此时的她正凑近了观察这个印记,微凉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肌肤上,有些痒。

    “昨日你咬的。”江影一字一句对她说,语气竟带着一丝幽怨。

    “咬完我舔干净了呀!”宋栀栀无辜说道,“舔完伤口就愈合了。”

    江影回想起她的舌尖从血管之上轻柔舔舐而过的触感。

    他轻哂一声问道:“最喜欢什么动物?”

    “兔子。”宋栀栀老实回答,她每天都要抱一只毛绒兔子睡觉,然后白天睡觉的时候把它踹到床脚去。

    “还说跟你没关系?”江影反问,语调很冷。

    宋栀栀试图逃避责任失败,她转念一想,反应过来,这个印记刚好是她咬过的地方,又正好是她喜欢的动物形状,再加上她是血族,所以确实可能与她有关。

    “对不起。”宋栀栀立马道歉,她伸手打算帮江影,“我帮你擦干净。”

    江影一把捉住了她蠢蠢欲动的手:“擦不掉。”

    “怎么会?”宋栀栀惊讶。

    江影这次确认了宋栀栀自己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除非她在装傻,但装傻能装得如此浑然天成也是举世罕见。

    “过来。”他单手牵着宋栀栀,来到衣帽间的落地镜前。

    宋栀栀乖乖跟他走了过去,顺便把放在桌上的牛奶拿过来慢慢喝着,反正江影不喝也浪费了。

    “转身,回头看。”江影拉到落地镜前,冷白的灯光笼罩在两人身上。

    宋栀栀听了江影的话,转过身子背对着镜子,她吸了一口牛奶回头望去,只见她的背上有清晰的一大块淤痕,想来应该是刚刚在路上被人撞的那一下。

    “哪时候受伤的?”宋栀栀背过手想去摸,“我怎么没感觉到痛?”

    江影按住了她试图抚摸伤处的手,冷声说道:“因为痛的是我。”

    “是你?”宋栀栀惊了。

    “是我。”江影颔首,他对宋栀栀陈述事实。

    宋栀栀似乎想起了什么,但记忆非常模糊,她对于血族的知识随着她能力的增强逐步解锁,所以目前的她暂时还无法知晓这就是血族给人类种下的血契。

    血契是血族标记自己专属食物的印记,对于施种了血契的人类,别的血族便无法染指了,同样,种下血契的血族也会付出代价,血族会将自己永生不死的生命与人类同享,并且血族也对血契对象有保护义务,为了保证双方关系和谐,二者会交换痛感。

    宋栀栀只抓住了一点点线索,仔细思索却想不起来,她抓起江影的手,放到嘴边,打算啃一下确认她的猜测。但江影的速度比她更快,他读懂了宋栀栀的意图,将手抽了回来,他从一旁的柜子里抽出一把小小的匕首,干脆利落在自己的指尖划了小小的一道。

    鲜血滴落,宋栀栀倒吸一口凉气,因为她没有受伤的指尖也传来疼痛。

    但是,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宋栀栀把江影受伤的指尖拽了过来,舌尖在他的指尖上轻轻舔了一下,把逼出的一小点鲜血舔入唇中。

    江影仿佛触电一般屈起手指,他的身体自愈能力很强,这一小道伤口马上痊愈。

    宋栀栀只吃到了一点点血,她觉得有些可惜。

    她放下江影的手,确认两人交换了痛感。

    但是无论再如何思索,宋栀栀也想不起有关血契的记忆,如此高阶的契约要等她足够强大才会解锁,她昨晚不过是下意识给江影种下了血契。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肯定与我有关。”宋栀栀认真对江影说,“我是血族,但是目前我的情况……比较复杂。”

    “如何复杂?”江影问,对于血族他有所耳闻,不过是千年之前被自然淘汰的物种而已,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活下来的。

    “我……”宋栀栀扭扭捏捏,把手里的牛奶喝光,“我不太强,所以关于血族的很多信息知识都储存在我的脑海里没办法解锁,要知道这个印记的信息估计要等我再厉害点儿。”

    江影看着她,红眸微眯,轻笑一声,似乎带着嘲笑。

    宋栀栀也觉得很不好意思,于是她拉过江影的手说道:“你不用担心,既然与我有关,我肯定会负责,想办法给你解开。”

    江影将自己的手从宋栀栀手里抽回来。

    “你不需要负责,只需要呆在这里就行了。”江影没打算放她走,把宋栀栀关在这里,或者是关在研究所里才是最安全的,至于这个印记,他自己会想办法解开。

    宋栀栀一惊,她总算明白江影为什么要把窗户锁上了,他一开始就没打算放他走,这个坏东西!她马上转过身想跑。

    就在她即将跑出衣帽间的时候,江影一手已经揽上了她的腰,把她拽了回来,宋栀栀的双手在半空中扑腾了两下。

    “你要把我关起来?”宋栀栀回头,指着江影的脸说道。

    “嗯。”江影理直气壮。

    “你这是犯法的你知道吗?”宋栀栀气急败坏,无能狂怒,“我可是有上班的,我明天不去上班,我们老板找不到我就会报警。”

    “报警了你知道会怎么样吗!你也知道灵祁城是谁的地盘,那位叫……叫什么来着的执政官执法严明,肯定见不得如此破坏社会稳定的事情发生,到时候肯定直接带了警卫踹上你家门把我救出去!”宋栀栀搬出灵祁城执政官的名头来吓江影。

    江影瞥了她一眼,他确信自己没有闲工夫做这种事,况且,放宋栀栀出去才是破坏社会稳定。

    他松了揽着宋栀栀腰的手,反正她跑不出去。

    宋栀栀奔向窗边,正打算找个空隙钻出去,但就在她踏出衣帽间之后,她看到落地窗外的天空。

    在浓黑如墨的夜空尽头,隐隐亮起了一线光芒,马上就要日出了。

    宋栀栀试图逃跑的步子马上缩了回来,阳光对她来说是致命的。

    她灰溜溜地跑回衣帽间里,此时江影正对着镜子慢悠悠地系着自己的衬衫纽扣。

    “我先不走了吧,有点困了。”宋栀栀朝江影靠过去,“可以帮我把窗帘拉上吗?”

    江影侧过头看了她一眼,红眸中映出宋栀栀慌乱的面颊,他侧过身,让宋栀栀躲了进来。

    宋栀栀坐在衣帽间的天鹅绒椅子上,听到外面传来了清晰的拉窗帘声,她探头看了出去,江影的背影高大修长,单手拽着厚重的双层窗帘,已经完全拉上,把阳光阻隔在外。

    她终于敢走出去了,将桌上冷了的关东煮拿起来问道:“你还吃吗?”

    “不吃。”江影没有半夜吃垃圾食品的习惯。

    宋栀栀本想自己解决,但江影已经从她手里把关东煮抢了过去,为了他自己不要感受到疼痛,他要为宋栀栀的健康着想。

    连吃点东西都不能,宋栀栀可怜巴巴,她自觉爬上江影方才坐着的沙发上,准备睡觉,到了该睡觉的时候,她有些困了。

    江影转过身将东西放下,回过头的时候便看到宋栀栀一个人缩在沙发上,把叠放在一旁的驼色毛毯拽了过来盖着,看起来竟有些委屈。

    他发誓他只是怕宋栀栀睡得腰酸背疼影响到他。

    “起来。”他走上前去,把宋栀栀半抱了起来,在她耳边说道,“洗个澡去床上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