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你看起来很好吃 > 正文 第8章 咬八口
    宋栀栀陷入了梦乡,而此时,在安静昏暗的房间外,阳光已洒落大地。

    江影去隔壁的客房小憩片刻,起身整理过后便给警卫厅长路宇拨了个电话,对方秒接。

    “执政官大人,关于那些钱币曾经接触过的人,我们目前的进度是三分之一,等后天应该就能得出全部结果。”路宇的手指在电脑键盘上点了点,对江影汇报工作情况。

    “不用找了。”江影打开家门,走了出去,门外清晨的阳光灿烂,将院内的植物照得鲜活发亮。

    “嗯?”路宇有些疑惑地应了一声,“执政官大人,您不找人了吗?”

    “她自己送上门来了。”江影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家,淡淡说道。

    “竟有这等事?”路宇惊讶,这年头竟然会有人胆敢自己撞上江影,当真是有勇气。

    “嗯。”江影单手开了车门,走进车内,他低沉好听的声音回响在车厢里,“钱还我。”

    “好,共计两千三百九十二块三毛。”路宇将这叠纸币的数额完整报给江影听。

    江影愣了一瞬,他没想到居然还有以毛为单位的钱币。

    “送到中央政府来。”江影对路宇说道,他挂了电话,开车往不远处的灵祁城中央政府驶去。

    江影忙了一上午的工作,在午时休息时,他泡了一杯咖啡,慢悠悠喝了一口,透过宽阔的落地窗,看着有条不紊的繁华城市。

    他思忖着今日下午应该要找灵祁城中心研究所的所长卫衡见一面,让研究所的人查查有关血族的资料,或许能找出一些有关他脖子上这个印记的线索来。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两道有节奏的敲门声,两只手同时扣在了江影的办公室门上。

    警卫厅厅长路宇扭头看了一眼他身边的白发老头儿,从口袋里摸出烟来:“老卫,你也找执政官大人?抽一根?我的事比较急。”

    卫衡不过是来向江影汇报研究所的一个新发现,研究所的事比起警卫厅来自然不算紧急,于是这位戴着金丝边眼睛的白发老头接过烟放进口袋,让到了一边。

    门内,江影冷冷的一声“进来”响起,路宇推门进入,从口袋里掏出一份装满钱币的信封来。

    “执政官大人,您要调查的钱都在这里了。”路宇把信封放在桌上。

    江影侧过身,面对着办工作,将信封拿了过来。然后,在路宇略有些诧异的目光下,他仔细数了下信封里钱。

    “少了一块三毛。”江影的吐字清晰,带着寒意。

    路宇手忙脚乱,在口袋里找出了从信封里掉出来的一块三毛钱,他递了过去,江影收过来,把它们展开平整,放回信封里,动作谨慎认真。

    现在路宇确定了,这钱绝对不是正经钱,没准涉及什么机密。他在心里倒吸一口凉气,还以为有大事即将发生。

    但江影只将装了钱的信封收了起来,让卫衡进来,路宇摸了摸鼻子,潇洒告辞。

    卫衡迈着步子走进办公室,姿态儒雅从容,他正巧看到江影将这个装满钱的信封放进办公室的抽屉里,认真落了锁,小心保存。

    他自然不会去管江影本人的私事,只将手中的文件递了过去,对江影汇报近几天研究所的新发现。

    “前日夜里四点,我们在市中心医院发现了入侵者,她试图闯入医院地下血库,被红外设备发现。”卫衡坐在办公桌后的会客椅上,对江影缓声说道。

    江影修长的手指摩挲了一下咖啡杯的骨瓷杯把,他知道这就是宋栀栀。

    “她被警卫追捕,速度极快,隐匿能力也超乎常人,我们只搜集到她的血样和衣物。”卫衡将手里资料翻了一页,“最终她逃逸进您的庄园,已经被您击毙了吗?”

    江影的眼风淡淡一扫,他自然不会对外人透露他那天行动不便,他吐字冷冽:“没有,我将她扣押了。”

    “好。”卫衡放心地点了点头,“她不是人类,未知生物在城市里失去踪迹很危险,有执政官大人您看管应当不会出问题。”

    “她是什么?”即便江影已经从宋栀栀口中知道了答案,但他还是询问了卫衡。

    “看特性应该像千年之前就已经灭绝的物种血族,具体还需要分析血样基因与数据库比对才能够得出结果。”卫衡冷静说道。

    “今天下午出结果?”江影起身问道。

    “是。”卫衡回答。

    “我去研究所看报告。”江影吩咐道。

    “是。”卫衡郑重点头。

    下午,江影亲自来到灵祁城中心研究所,这是一座纯白色的巨大建筑,设计呈流线型,仿佛海面上卷起的浪花。

    江影一路领着卫衡来到第一研究室,他已换上研究所的制服,白色的笔挺外套落在他修长的身体上,走路似乎飒飒带风。

    研究室内,并排站着几位研究员在整理样本,看见江影走进门,他们礼貌唤了声:“执政官大人。”

    惟有站在角落的一人似乎被这个名头吓住了,他的身材瘦削,从背后看不清楚面容。他本来在调整手里试剂浓度,忽然听到了江影的声音,他的手一抖,手里的试管一不小心从手里滑落,淡蓝色的试剂混合着破碎的玻璃落在无菌台面上,一片狼藉。

    江影淡淡瞥了一眼那人背影,认出他来。

    “他还在?”江影的语气严肃,带着凛冽的寒意。

    “他……还是有些能力,我们所里部分数据还要靠他分析。”卫衡有些心虚。

    “不用留着了。”江影的语气轻描淡写,他很快将这件事抛之脑后,关心起眼下的事情来。

    “血样的数据库对比结果?”江影坐在高脚椅上,长腿交叠,直接问道。

    卫衡递给江影一块平板设备,屏幕上是黑色的背景,闪过无数淡蓝色的数据,在屏幕正中央,有一串暗红色的基因序列码,正在与海量的数据库进行匹配。

    等到匹配完毕,还需要一段时间,卫衡拿了几个塑封完好的真空袋过来,里面是一些血样与破碎的布条。

    “这是我们那天晚上采集到的有关她的东西。”卫衡介绍道,“这上面有一种植物香气,我们发现是栀子花的花香。”

    江影瞥了这些东西一眼,想到了那天晚上宋栀栀闯进他房间时的狼狈模样,身上各处都受了小小的伤,只是吸了一顿他的血液之后,她的伤全好了。

    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了一丝隐隐的不悦。

    “只此一次。”江影启唇,语气带着命令。

    卫衡肃容,只点了点头,不敢再多问。

    此时,平板设备上响起提示音,这串属于宋栀栀的红色基因序列果然与曾经出现过的古老种族——血族对上了。

    “果然是血族。”卫衡博览群书,经验丰富,见到了曾经消弭于历史的种族重新面世,他有着隐隐的激动与担忧。

    “嗯。”江影随口应了声,“查找有关血族的资料,特性与能力等信息。”

    “是。”卫衡郑重应下,而后又转了个话题问道,“这位血族很可能是存世的唯一一位活体了,执政官大人,您要为她划分物种类别吗?”

    “划分。”江影到这里,也存着这样的目的,他的手指在平板设备上娴熟操控,很快调出生物物种类别,属于宋栀栀的基因序列还停留在屏幕中央。

    在屏幕的两侧,有着颜色各异的不同栏目,根据异生物的稀有度、攻击性等属性分别划分到不同的栏目,位于鲜红色栏目的异生物,只要入侵灵祁城中,就会被警卫马上击毙,而位于绿色区域的异生物,可以与人类和谐相处。

    而在这些栏目中最特殊的一栏就是金色区域,在这个区域中的异生物稀有度极高,并且他们不具有危险性,需要人类精心保护,一旦有人类胆敢对这类生物出手,会受到法律的严正制裁。

    江影的手指毫不犹豫地把宋栀栀的基因序列拖入了金色栏目中,这象征她“极度稀有且无害,需要所有灵祁城居民的精心保护。”

    “执政官大人,您确定?”卫衡看到江影已经在输入指纹了,灵祁城每一个重大举措下发都要经过江影本人允许。

    “确定。”江影把平板设备放回桌上,“我确认过了,她没有任何危险。”

    因为以宋栀栀自己的能力,她甚至不能咬开一个体格健壮的人类皮肤,更何况,这个笨蛋血族饿到极点的时候居然只会去血库里找血喝,她甚至还带钱了。

    卫衡虽然对江影究竟是如何“确认过了”很感兴趣,但他不敢发问,只能严肃地把江影的决定传了下去。

    江影在研究所忙完之后,日已西垂,他开车回了家。

    打开家门,一片寂静,江影迈着步子上了楼,打开他自己的房门,便看到房间里一片黑暗。宋栀栀的脑袋埋进枕头里,头顶的小小栀子花乖乖地贴在她的头发上,她的呼吸清浅均匀。

    宋栀栀竟然还在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