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你看起来很好吃 > 正文 第9章 咬九口
    江影站在房间门口,屈起手指敲了敲门,想要将宋栀栀叫醒。

    但宋栀栀睡得很熟,她自认为她非常认床,但在江影床上睡觉,她完全没有这种感觉,睡眠质量反而大大提升。

    江影敲了敲门,宋栀栀没有醒来,于是他站在门口处,冷冷唤了声道:“宋栀栀。”

    宋栀栀的脑袋埋在枕头里,毫无反应,但是江影话音刚落,她头顶那朵原本趴下去的小栀子花马上立了起来,似乎在回应他的呼唤。

    江影觉得血族不奇怪,奇怪的是血族头顶上还能生出一朵栀子花来,他上一次对栀子花的印象还是在魇月森林里,受伤的他拂开栀子花丛,鲜血从指缝间落下。

    后来的江影回想在魇月森林里艰难的一段路程,他一直觉得疑惑,在他与部下会合之前,有一段时间对于卫星城敌对势力来说是绝佳的偷袭机会,但是,那些剩下的手下只是暗中观察了他的行动,迟迟没有下手。

    江影不相信那群亡命之徒会如此优柔寡断,但他没能从口风极严的手下嘴里问出真相。

    他心中想着那日魇月森林里发生的事情,脚却不由自主地往前迈去,他来到了床边。

    江影要趁宋栀栀睡着,看看这朵栀子花究竟是怎么回事,他高大的身影弯下,遮挡了些许床头灯的光线。修长的手指伸出,在宋栀栀脑袋上立起的栀子花瓣上轻轻碰了碰。

    花瓣确实是真花的触感,在靠近的时候还有微微的栀子花芬芳,但是这朵花仿佛是有自己的思想似的,花瓣合拢,往里缩了半分,似乎在躲避他的手指。

    此时,熟睡着的宋栀栀轻轻“哼”了一声,声线软软的,带着丝甜意,她抱着被子的手指略微将柔软的被子攥紧了些,如云蓬松的布料塌陷下去。她似乎感觉到了江影的触碰,在床上翻了个身,把栀子花从江影的手边移开。

    江影的手指尴尬地悬停在半空中,他虚虚拢起了手,收了回来,仿佛是为了在掩饰什么,他又提高音量唤了声:“宋栀栀。”

    这一回,宋栀栀听到了她的呼唤,她总感觉自己的花被谁碰了下,但又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被江影这么一唤,她猛地睁开了双眼。

    “晚上了吗?”她揉了揉眼睛,问江影道。

    “晚上了。”江影冷声回答她。

    宋栀栀摸了摸自己脑袋上立起来的栀子花:“你是不是趁我睡觉摸我花了?”

    江影把两手背在身后,挺直了脊背,负手而立,声音冷静:“没有,你在做梦。”

    宋栀栀眼疾手快,伸出手把他背在身后的一只手给抱了过来,然后捧着他的手指在鼻子底下闻了闻。

    “有栀子花的味道。”宋栀栀叉腰,气鼓鼓地对江影说道,“你摸了。”

    江影无从辩驳,只能侧过头,露出半张冷然俊朗的面庞来。

    “嗯。”他闷闷应了声。

    “以后摸要收费的。”宋栀栀馋江影的血,仿佛找到了商机。

    江影的语气漫不经心:“不感兴趣。”

    宋栀栀挠了挠自己蓬乱的头发,从床上爬了起来,她准备收拾一下就去上班了。

    “我要上班。”宋栀栀在洗漱间里把热毛巾蒙到自己脸上,高声对门外的江影说道。

    江影俯首将自己房间里的私人物品清理出来——并没有多少琐碎物件,不过是些日常衣物还有常看的书籍,他听见了宋栀栀要求,断然拒绝:“不用上了。”

    “我老板会报警的,灵祁城执政官那么凶,你还敢在城里犯事?”宋栀栀一边梳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吓唬他。

    江影自我感觉良好,并没有觉得自己很凶,于是他随手将几件款式不同的黑色衬衫叠放在一起,平静答道:“我敢。”

    宋栀栀没想到他这么大胆,连脑袋上的丸子头都一不小心绑歪了一点,她推开洗漱间的门,便看到江影在整理东西。

    “我要上班我要上班我要上班。”宋栀栀闹他。

    “不许。”江影考虑到他身上的印记,他的痛觉与宋栀栀交换,她的安危会影响到他,所以他理智上不会放宋栀栀离开。

    宋栀栀一把将江影正在整理的西装外套抢过来,她理解江影不让她走的原因,于是她想了想说道:“我会尽量让我自己不要受伤。”

    江影抬眸望了她一眼,红眸中映出宋栀栀气鼓鼓的脸颊:“你走路都会被人撞倒。”

    其实宋栀栀的身法灵活,她之所以会在路边被人撞到围墙上,纯粹是因为对方的力量超乎常人的强,而且她手里还提了要给江影的食物,她担心洒了,这才被撞倒。

    结果呢!她小心翼翼保护着的食物送到江影这里了,他啥也没有吃,也不让她自己吃!

    宋栀栀回想起这一系列事情来,觉得有点委屈。

    “我——我会被撞倒是因为……因为怕给你带的食物洒了。”宋栀栀冲江影说道,语气带着委屈的控诉,“结果你还不吃!”

    “牛奶我喝了。”江影把西装外套从宋栀栀的手里拿回来,他暂且哄她一下,“当早餐了。”

    宋栀栀拽着他的袖子:“我保证我上班小心一点,不会受伤。”

    江影眸中冰冷的光芒有些许松动,灵祁城在他掌控之下,再加上新颁布的法令,宋栀栀受到伤害的可能性很低,但即便是极低的可能性,他也不会放任宋栀栀到处乱走。

    宋栀栀见江影不理她,只能摇了摇他的袖子,小声说道:“让我上班,上班使我快乐。”

    江影侧过脸去,没有与宋栀栀亮晶晶的期待眼眸对视,他沉默地摇了摇头。

    宋栀栀垂下了脑袋,因为她想要上班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她已经没钱了,上一次吸江影血的时候她把身上钱都给他了,如果下一次她还想吸江影的血,肯定还要再给点钱。

    不打工,哪来的钱让江影喂她喝血?

    宋栀栀决定对江影说明她赚钱的目的:“江影,我不上班就没钱。”

    江影没想到真的还有血族是靠打工来赚钱的,他把宋栀栀拽着他衣角的手指掰开,语气冰冷:“我有。”

    宋栀栀的漂亮眼眸略微睁大了些:“可是我没有!”

    “我没钱的话,下次想要再吸你的血就……就没钱付账了。”宋栀栀恨江影是个榆木脑袋。

    她抬手,把江影转过去的面庞捧着,掰正回来:“江影,你看看我,我像是那种白嫖的人吗?”

    江影想到了送到警卫厅去调查的那叠纸币,数目不多,但确实可能是她能付出的所有。

    说他不值钱,但或许在宋栀栀眼中,他很值钱……

    思及至此,江影眯起了眼眸,不对……他为何又开始在意他是否值钱这回事了?

    就在此时,宋栀栀见他久久没有答复,捧着他脸的手又偷偷捏了一下,冰冷且柔软的手指从他的脸颊上轻轻擦过。

    江影的眉头微皱,他几乎从未与他人如此贴近过,但宋栀栀本人却很喜欢靠近他,这个血族非常粘人。

    这种贴近的感觉很奇怪,却意外地并不惹人厌。

    “江影,赚不到钱的话,我……我可就消费不起了。”宋栀栀的声音软了下来,“你的血很好喝,我很喜欢喝,我暂时只想喝你的。”

    江影的眸光暗了一瞬,他承认有一瞬间因为宋栀栀的话有所触动,但他怀疑宋栀栀是只能喝得到他的。

    就在宋栀栀还在绞尽脑汁试图说服江影的时候,江影却伸出了手。

    “上班可以,带上这个定位仪。”江影把宋栀栀的下巴挑起,指尖上出现了一个暗红色的小小宝石,它只是做成了宝石的形状,实际上是一个高精度定位仪,“我没有窥探他人行迹的习惯,但如果你很久没有出现,或许是遇到危险,我会用定位寻找你的位置。”

    宋栀栀本人的行踪也没有秘密可言,就连去医院试图偷血,她也是用智能导航去的。

    “可以。”宋栀栀一口答应,“我放口袋可以吗?”

    “口袋不行。”江影的目光从她的脑袋巡视到脚边,“容易丢。”

    “那?那放哪里?”宋栀栀挠挠头,好奇问道,因为她挠头的动作,那朵小栀子花一不小心从发丝间探了出来。

    江影看了那白莹莹的小花一眼,说话的语气平静:“花里。”

    宋栀栀一愣,她觉得江影的提议不错,于是她点了点头:“我自己——”来。

    没想到江影已经拍了拍她的脑袋,修长的手指伸出,拨开了小栀子花的花瓣。

    温暖的触感传来,宋栀栀的身子一颤,她觉得奇怪,因为她自己碰栀子花的时候没有这种感觉,是因为江影的身体温度比较高吗?

    这是她从未感受过的奇妙感觉,她的舌尖抵在牙齿上才阻止自己发出一声轻哼。

    好在江影已经将定位器放进去了,垂眸看她的时候只发现了她的脸忽然变得有些红,并没有发现别的异样。

    宋栀栀吸了吸鼻子,眼眸有些湿润,她看见江影又拿出一枚出来,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往后退,不会再放一次吧?

    没想到江影只是准备将这枚放到他自己的身上:“由于这个印记带来的作用是相互的,所以我在自己身上也放一枚,你绑定之后可以查看我的位置。”

    他的语调冰冷,没有起伏,却在认真与她解释。

    宋栀栀却笑了起来,她鼓起脸颊,凑近了江影说道:“我不用,因为我发现……”

    “发现什么?”江影依旧淡定,眼睫微垂,看着宋栀栀凑过来的脑袋问道。

    宋栀栀的冰凉手指按上他脖颈处的那个兔子印记,轻声说道:“只要有这个印记在,不论你在哪里,我都可以找到你。”

    她的声音软糯,像夏日里的冰糕,微凉的气息拂过他耳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