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你看起来很好吃 > 正文 第21章 咬二十一口
    “写什么了写什么了?”宋栀栀探头探脑过来想要知道老板在卡片上写了什么内容。

    但是江影冷着脸, 大掌一合,把这张卡片给翻转过来了。

    宋栀栀没能看到卡片上的字,倒是江影一字一顿地把卡片上的内容念了出来, 语气极沉, 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的寒意。

    “宝贝栀栀?”江影的红眸中映出宋栀栀的身影,随便念了一句卡片上的留言。

    他原本存了些质问的意思, 但宋栀栀飞快回答了。

    “哎!”宋栀栀还以为江影在叫她, 应了一声, 声音清脆。

    江影:“……”不是在叫你。

    他被宋栀栀的这声“哎”给唤得软了心,把卡片丢给了宋栀栀:“你老板, 写这种话?”

    宋栀栀把卡片接过来,看了眼, 确认没有问题, 这就是她老板说话的语气。

    “是她啊。”宋栀栀小心翼翼地把卡片收起来。

    看到宋栀栀小心收起的模样, 江影的薄唇紧抿,一言不发。

    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察觉不到他正在吃醋的可能只有宋栀栀本人了。

    她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桌上的海鲜大餐上, 根本没看出江影现在正在想什么。

    宋栀栀坐在了江影对面,先是掰了一条蟹腿下来,递给江影。

    “吃不吃?”宋栀栀问。

    江影侧过脸去:“不吃。”

    “我剥给你吃啊。”宋栀栀自告奋勇,她把蟹腿放到嘴边啃了一下。

    本来她看吃播视频里的主人公只是轻轻一咬, 这硕大的螃蟹腿就被咬开了,怎么她猛地一口咬下去,险些把自己的牙齿给崩了?

    毕竟随着时代的发展, 人类已经研究出个头更大、肉质更鲜美的养殖蟹类, 相对而言, 蟹壳的硬度也大大提高, 宋栀栀一个一千多年前的物种, 自然也拿这个蟹腿没有办法。

    宋栀栀咬得龇牙咧嘴,坐在他对面的江影看不下去了,他把蟹腿从宋栀栀的嘴里扯回来。

    “我给你剥。”江影取出餐盒里配备的小锤子,在蟹腿上轻轻敲了敲,坚硬的蟹壳应声而裂。

    宋栀栀看呆了,心想还有这种操作。

    “视频上不是这么吃的。”宋栀栀狐疑地看着江影把碎裂了的蟹壳一片片摘下。

    “不要信视频的。”江影把剥好的蟹腿肉丢进宋栀栀的碗里。

    宋栀栀蘸了蘸料,小口小口地吃着,江影坐在她对面,慢慢地给她剥出蟹肉。

    他一面投喂,宋栀栀就一面吃,当然,宋栀栀也是会挑食的。

    她严肃拒绝了沾了芥末酱的生鱼片,吸了吸鼻子说道:“我不想吃这个。”

    江影盯着她看了片刻,沉默着把那盘生鱼片拖了过来,细嚼慢咽吃着。

    到头来,整份海鲜大餐,大部分都进了宋栀栀的肚子里,小部分她不吃的被江影给解决了。

    宋栀栀吃完之后,靠在椅子上轻舒了一口气,作出了评价:“好吃。”

    吃了气味极冲的芥末与味道略腥的几份鱼类的江影:“……”我不这么觉得。

    他看到宋栀栀已经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埋头在手机上点了好几下。

    “做什么?”江影不知道宋栀栀当他面玩手机是要做什么事。

    “我谢谢我老板。”宋栀栀头也没抬,直接答道。

    江影静静看着宋栀栀,一言不发,他不想让宋栀栀跟别的什么人说话,因为他也可以带宋栀栀去吃海鲜大餐,还能帮她剥壳。

    但他不知道该以何立场去说这句话,所以他只能这么盯着宋栀栀看。

    宋栀栀在聊天软件上与老板聊天。

    【吱吱:全部吃完了,好吃!】

    【老板:下次还给你点吗?】

    宋栀栀觉得这也就是一般美味,所以她客气地拒绝了。

    【吱吱:尝尝鲜就好啦,下次就不用了,谢谢老板。】

    【老板:今天记得好好休息哦~】

    【吱吱:嗯嗯!】

    她与老板聊天聊得很嗨,许久之后才注意到江影周身沉闷的气息。

    江影垂眸看着宋栀栀,红眸幽暗。

    “江影?”宋栀栀的脑袋伸过来问道。

    “嗯。”江影淡淡地应了声。

    就算此时迟钝如宋栀栀,也注意到了此时气氛不太对。

    “你……是不是……”宋栀栀托腮盯着他看,欲言又止,胡乱猜测。

    “是什么?”江影问,他以为宋栀栀有些开窍了,于是假装云淡风轻回答道。

    “你是不是嫉妒我了?”宋栀栀大胆说出自己的想法。

    江影:“?”就不该对她的智商抱有期待。

    没等他答话,宋栀栀便自顾自说下去了:“你是不是嫉妒我有美女老板给我点外卖,还给我写爱心小卡片?”

    江影愣了一瞬,从宋栀栀话语的关键词里很快抓取了关键词“美女老板”,他瞥了宋栀栀一眼。

    宋栀栀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纸和笔来:“这里没有老板,只有美女,所以只有我给你写个小纸条了。”

    她低头在纸上唰唰唰写下:“谢谢江影宝贝天天给我吃~”后面还加了个同款爱心。

    “给你——”宋栀栀把这张纸塞过去,“这样你也有了。”

    江影觉得宋栀栀的举动好幼稚,但他还是把这张纸条接了过来,低头看了一眼。

    看着纸上的文字,他的面颊微微地红了。

    不是……宋栀栀写的这句话倒也贴合事实,但就这么粗略看上去,怎会如此奇怪?

    江影把纸条收了起来,宋栀栀托着腮,笑眯眯地看着他。

    她经常会这么盯着他看,笑容甜甜的,但只有江影才知道,宋栀栀这个时候又在想怎么喝血了。

    “去刷个牙再来。”江影嫌宋栀栀刚吃完别的东西。

    宋栀栀摸了摸嘴,仿佛是擦了嘴边并不存在的口水:“不吃,我还不饿,就是馋。”

    她很大方地承认了自己是个馋嘴的事实,有的时候她不是饿,就是单纯地想吃而已。

    江影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他的余光瞥见宋栀栀屁股下的椅子已经不知不觉地朝他的方向挪了过来。

    椅子越来越偏,宋栀栀蹭到了江影身边,打了个哈欠。

    一般她回来后不久,江影就上班去了,白天他很少在家。

    其实宋栀栀现在已经有些困了,但是江影今天难得在家,所以她忍着没睡觉,就为了跟他多待一会儿。

    此时江影的电子设备上已经有了几条待处理的消息,他没有离开餐厅,就坐在这里慢悠悠地回复消息。

    宋栀栀又打了个哈欠,江影侧过脸,看了眼她顶着一个丸子头的脑袋:“不睡觉?”

    “是有些困了。”宋栀栀小声说道。

    “去睡。”江影对她说道。

    宋栀栀困得有些意识模糊,她下意识朝江影靠了过去,迷迷糊糊地说道:“我等会儿去睡。”

    江影把她靠过来的身子揽着,她的身体软趴趴地贴在他的身侧。

    这个小血族已经困得要睡着了,怎么还坚持着不肯去睡觉?

    江影无奈地把她抱了起来,宋栀栀的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

    “我抱你上去。”江影对宋栀栀说道。

    “好吧。”宋栀栀小声应了句。

    江影一手撑着宋栀栀的膝盖,抱着她往楼上走,宋栀栀被他抱着,感觉清醒了些。

    她在江影的肩膀上蹭了蹭,扭过头,便看到了他耳下一段漂亮的下颌线,还有脖颈下搏动着的血管。

    由于靠得十分近,所以宋栀栀的唇几乎要贴上了他的脖颈。

    这对于现在的宋栀栀来说,简直是难言的诱惑。

    江影抱着她,只感觉到宋栀栀的脑袋在他的脖颈间蹭了蹭。

    但是,下一瞬,冰凉的唇贴了上来。

    宋栀栀没忍住诱惑,在江影的脖颈上轻轻舔了一下,就像野兽标记专属于她的猎物。

    江影略微仰着头,喉头微动,他的步子一顿,而后他另一只手在宋栀栀的腰部之下轻轻拍了下。

    “别舔。”江影低声对她说,“不吃就不要舔。”

    宋栀栀乖乖把嘴巴闭上,小巧的鼻尖在他的脖子上蹭了蹭。

    江影这一段路走得也算有些“艰难”,因为宋栀栀一直在轻轻地吸鼻子,丝丝凉意缠绕着他的脖颈。

    直到他把宋栀栀放到床上的时候,他紧绷着的身子才放松下来。

    宋栀栀的身子在床上滚了两滚,头上的丸子头松了些许。

    江影俯身,去帮她把这个小发包解开,发绳从宋栀栀的头发里抽了出来,那朵小栀子花也一起探出了头。

    他垂眸,观察着宋栀栀,此时的宋栀栀已经闭上了双眼。

    于是,江影的手飞速地在小栀子花上碰了一下,宋栀栀吸了吸鼻子,发出了一声轻哼。

    她的手拽着他的衣角,把衬衫拽得发皱。

    江影轻轻地把他的一角给拽了回来,手里没有东西抓着的宋栀栀在睡梦中翻了个身,反手把枕头旁的兔子给抱住了。

    看到宋栀栀的动作,江影顿时有些后悔。

    他将灯关了,转身走出了宋栀栀的房间。

    等到宋栀栀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她摸索着把床头灯打开。

    洗漱完毕,等到梳头的时候,宋栀栀头顶着一朵小栀子花,看着镜子里自己披散着的长发,忽然发现自己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解开了,而绑着头发的发绳也不知所踪。

    她记得是江影把她抱床上的,头发也是他解的,于是宋栀栀“登登登”跑到了江影的书房门口。

    还没等她敲门,那书房门是虚掩着的,宋栀栀直接就把门打开了。

    宋栀栀脚上穿着拖鞋,揉了揉眼睛,看着坐在书桌后翻阅文件的江影问道:“我的发绳呢?”

    江影一时没想起来宋栀栀的发绳去了哪儿,但是当他低头看着自己手腕的时候,他知道了宋栀栀发绳的去向。

    因为她的发绳被他下意识套自己手腕上了。

    “在这里。”江影把自己手腕上的发绳褪下,递给宋栀栀。

    “你拿我发绳做什么?”宋栀栀接过发绳,很快把自己的头发扎好。

    “怕你睡觉硌着。”江影平静说道。

    “哦……”宋栀栀小声应道。

    “我上班去了。”她通知江影。

    江影淡淡地“嗯”了声,又忽然想起了什么来,即便宋栀栀口中的便利店“老板”是个女性,但她为宋栀栀点这么一份海鲜大餐的举动也很奇怪。

    如果她的收入只靠这家便利店,那么她不应该如此大方才是。

    “你老板……”江影开口问道。

    “我老板怎么了?”宋栀栀眨眨眼问他。

    “她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吗?”江影能从宋栀栀口中问出什么来便直接问她,他一般不会选择在背后调查宋栀栀认识的人。

    “没有吧。”宋栀栀有些迷茫,“就是我老板啊,不经常来店里,我手机里还有跟她的自拍呢。”

    江影:“……”你都没有跟我拍过。

    他对宋栀栀说道:“给我看看。”

    宋栀栀打开自己的手机相册,递给了江影。

    江影一看这手机相册里的两个女子,眸光一凝,照片里的两个人他居然都可以叫出姓名来。

    一个是宋栀栀,另一个贴着她脸拍照的自然是她的老板了。

    江影之所以能认出她老板,没有别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她名下的企业每年给政府纳税最多,每年查阅纳税报告,“戚拥雪”这个名字总是频繁出现。

    人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但坐拥如此庞大的财富,还时时照拂着一个小小的便利店,便有些奇怪了。

    江影把手机递还给宋栀栀,并且决定有空再调查一下此事。

    宋栀栀笑眯眯地问他:“好看吗?”

    江影看着她灿烂的笑容,愣了一瞬,他一字一顿认真说道:“好看。”

    末了,他又补了一句:“你好看。”

    宋栀栀低下头,落下的发丝掩住她微红的脸颊,江影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就能让她很开心。

    她把玩着手里的手机,直到江影提醒她:“快十一点了。”

    宋栀栀磨磨蹭蹭之后才离开,等到了便利店之后,刚好卡点。

    “今天有些晚了。”宋栀栀匆匆忙忙从裴翊手头上接过工作,“你快回学校吧。”

    “好!”裴翊对着宋栀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姑娘靠近他的时候,身上总是有着清新的栀子花香味。

    此时,便利店里悬挂着的电子屏上正在播报着近期灵祁城发生的新闻,此时,屏幕上弹过一条重磅新闻。

    “疑似和平信号?江宜城下月派出代表访问灵祁城,代表为江宜城执政官之女……”

    宋栀栀看不懂这些社会新闻,随便扫了眼便过去了,倒是裴翊看着这条新闻若有所思。

    “怎么啦?”宋栀栀好奇问道。

    “灵祁城与江宜城在交界线附近经常有摩擦,这对灵祁城来说算得上是大事了,如果此事顺利,应该是两城和平交流的开端,江宜城方面的诚意很足啊,连他们的继承人都派过来了。”裴翊解释道。

    宋栀栀歪着脑袋仔细听裴翊谈论政事,每个词她都能听懂,但连起来就觉得有些云里雾里了。

    裴翊只是顺便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看到宋栀栀呆住了的样子,他轻咳一声说道:“简单来说,就是过段时间灵祁城应该就热闹了。”

    “热闹挺好的。”宋栀栀附和。

    裴翊很快便离开了,宋栀栀一个人在便利店里工作,直至天快亮了才回去。

    清晨的屋子里,客厅的窗帘都已经拉上,归家后的宋栀栀与刚准备出门的江影碰面。

    宋栀栀盯着江影的脸,绞尽脑汁想要找出点话题与江影搭话,最终,她想起了今天看到的社会新闻。

    于是,她趴在二楼走廊的栏杆上,对坐在餐桌边吃早餐的江影说道:“江影,那个隔壁的什么江影城是不是要派个代表来我们这儿?”

    “江宜城。”江影一板一眼地纠正她。

    “哦哦哦,江宜城。”宋栀栀有些不好意思。

    “你们政府的人是不是到时候等着要迎接她?”宋栀栀问。

    “不是迎接,没必要把自己的姿态放太低,平等交流而已。”江影继续纠正她。

    宋栀栀脑洞大开,随口说道:“你说咱们灵祁城的执政官那么凶,到时候会不会把江宜城的代表吓坏啊?”

    江影:“?”你对我到底有什么误解。

    “不凶。”他对宋栀栀说,试图挽回自己的形象。

    宋栀栀觉得江影应该是见过执政官,所以会这么说,于是她勉强附和了一下,但她对灵祁城执政官的刻板印象还是挥之不去。

    江影听到宋栀栀随便“嗯”了一声,便回头打算去休息。

    他站起身来,又叫住了宋栀栀,一向平静的声音提高了些许。

    “宋栀栀。”他唤她。

    “嗯?”宋栀栀不知道江影要说什么。

    “真的不凶。”江影看着她,认真说道。

    结果宋栀栀转过身来,根本不在意灵祁城执政官凶不凶的她,把重点放在了另一处。

    “江影,我发现了!”她的语气很是委屈,“昨天你还叫我宝贝栀栀,怎么今天又不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