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你看起来很好吃 > 正文 第22章 咬二十二口
    江影听到宋栀栀一定要他叫她“宝贝栀栀”, 他原本想拒绝,并且向宋栀栀解释这都是昨日的误会,但他在此之前才刚刚对宋栀栀强调过很多遍“他不凶”。

    于是, 江影看着宋栀栀, 沉默了许久之后,他从齿缝里挤出了两个字:“栀……栀栀。”

    没办法, 前面两个“宝贝”二字实在太肉麻, 他说不出口。

    宋栀栀听到江影勉强挤出来了“栀栀”两个字, 她也不介意,飞快地应了一声:“哎。”

    “这个称呼挺好。”宋栀栀对他说, “便利店里认识我的人都这么叫我。”

    结果江影一听,走上前去, 朝她靠近。

    “过来。”他走上楼, 对宋栀栀冷声说道。

    “做什么?”宋栀栀一边问一边挪了过去, 站在江影身边。

    只见江影低了头,薄唇贴在宋栀栀耳边, 纤密的长睫微颤,些许绯色漫上脸颊。

    他的声音压得极低,似乎怕被除了宋栀栀之外的人听到。

    “宝贝栀栀。”他低声又唤了她一声,低沉的声音钻进她的耳朵, 带起些许痒意。

    “嗯!”宋栀栀应她,她还是更加喜欢这个称呼从江影口中说出。

    说完之后,江影便很快地转过身, 走出房门, 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宋栀栀心满意足地跑去洗漱睡觉。

    之后的日子过得很快, 宋栀栀后来又吸食了几次江影的血液, 在某一次的睡梦中, 她又来到了血族加天赋点的地方。

    这一次,没有什么可以变翅膀颜色的技能可供宋栀栀开发,她只能用多余的能量给自己赋予了更加迅捷的速度。

    速度是血族引以为傲的能力之一,在血族繁盛的时候,超乎常人的速度可以帮助他们捕猎,在面临人类的围追堵截之时也可以迅速逃开。

    当然,获得了新技能的宋栀栀免不了要到江影面前炫耀一番,江影看着她的身形以极快的速度绕着客厅沙发窜了好几圈,露出了些许惊讶之色。

    诚然,如血族这般快的移动速度,一些能力体质极强的人类也可以做到——他便是其中之一,但能够达到如此速度的人类数量并不多,还达不到随处可见的地步。

    “厉害吗?”宋栀栀停了下来,叉着腰自豪地对江影说,她的额头上有些许薄汗,以她目前的实力来说,还很难保持长时间的高速移动。

    “嗯。”江影抽了一张纸,把她额头上的汗水拭去。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去玄关处把路宇转交给他的一个金属设备匣给拿了过来,这是之前在入侵庄园的五位闯入者身上发现的电子屏蔽仪,是通过血族的基因数据仿制血族的隐匿能力,就是靠着这个小匣子,这些人才躲过了警卫的眼睛。

    “看看这个。”江影把电子屏蔽仪交到了宋栀栀的手上。

    宋栀栀接了过来,低头鼓捣了一下,很快掌握了这个电子屏蔽仪的用法。

    这个电子屏蔽仪与血族的隐匿能力类似,能够在身体周围展开一层隐匿身形的防护罩。

    “跟我那个没用的能力很像。”宋栀栀把这个电子屏蔽仪打开又关闭,发出“咔哒”的声响,“但也不是完全一样,这个仪器复刻的是我最基础的隐匿能力,它不能屏蔽声音、精神力,也不能完全隐形,在我有了充足能量升级了能力之后,这种隐匿能力已经是雕虫小技了。”

    江影看了宋栀栀一眼,他注意到这姑娘微微皱着眉头,似乎有些困惑。

    “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呢?”宋栀栀挠了挠头问江影,“要做出这东西,必须要非常了解我们血族才是。”

    中心研究所在江影的命令下,并未开展有关血族能力的深入研究,只是在搜集有关血族的资料而已。

    事实证明,江影的决定并没有错误,这个电子屏蔽仪之所以只能复刻血族的初始能力,说明血族基因之中展现的能力是动态进化的,用宋栀栀最开始的血样与基因序列研究,只能研究还未提升能力时的她,所以有关血族更高阶的能力,例如血契,是不会展现在目前可以获得的基因序列中。

    江影听见了宋栀栀的疑问,他依旧非常淡定:“你之前试图去血库偷血,被警卫打伤,所以他们获得了你的血样,能研究出这个东西不奇怪。”

    “研究所在研究我?”宋栀栀惊恐说道,她最怕的就是变为实验品被关在研究所里,毕竟她是唯一一位血族了。

    “没有。”江影敛眸,轻声否认,他的声音放轻了些许,似乎是怕吓到宋栀栀。

    “这个不是研究所的作品,只是拿给你确认一下而已。”江影把这个电子屏蔽仪收了回来,“研究所不会对你感兴趣。”

    因为宋栀栀现在可以做到的,人类也可以借助科技做到,类似宋栀栀一样的隐匿能力,军方有更加前沿的科技,只是没有公之于众而已。

    之所以顾常鸣与岳成嵘会对血族能力如此惊叹,只是单纯地因为他们没有见过世面而已。

    宋栀栀还是有些怕,她往沙发的一角缩了缩:“你就是个在政府上班的,你说不感兴趣就不感兴趣吗?”

    江影见她如此害怕,只能配合她演戏,他轻咳一声说道:“我在中心研究所认识人。”

    宋栀栀眨了眨眼,松了口气:“你有人脉关系,对吗?”

    江影心道他所管理的政府系统不会出现这种靠人脉关系探听消息的事情,但话既然放出去了,他只能点了点头。

    “那我就放心了。”宋栀栀坐直了身子,她对着江影把自己的上嘴唇翻开,露出藏在口中的尖利牙齿,她说话的声音支支吾吾,“我跟你说,我没啥研究价值的,这牙连蟹壳都剥不开。”

    江影看到了她红唇之下露出的尖齿,莹白微亮,小小的一枚,看起来竟有几分可爱。

    他伸手过去,将宋栀栀的红唇按下了,指腹在她的齿尖上摩挲了一下,常规状态下,宋栀栀无法咬开他的皮肤。

    属于食物的芬芳气息在宋栀栀的口腔里回荡开,几乎是下意识的,宋栀栀往前一扑,把毫无防备的江影按倒在沙发上。

    “我有点饿了。”宋栀栀直起身子,跪坐在江影面前,理直气壮地宣布。

    江影知道宋栀栀根本不是饿了,她只是馋了,因为三天前她才刚刚进食过。

    他抬手轻易地把宋栀栀从他身上抱开:“你不饿。”

    “我就是馋了。”宋栀栀老实地小声承认。

    “今日出门有事。”江影从宋栀栀这里获得了信息,确认宋栀栀的基因信息是从研究所泄露出去的,他自然要去彻查此事。

    主要是宋栀栀每次进食,都会把他脖子上弄得都是口水,衣服也能抓皱,他收拾要花费很长时间,所以江影拒绝了她。

    宋栀栀失望地轻轻“哦”了一声,见她似乎要去掏自己的口袋,江影识破了她的意图,他一手按住宋栀栀试图掏钱的手:“不要钱。”

    他起身,将自己衬衫拉平整,带上经过宋栀栀确认过的电子屏蔽仪,直接出了门。

    江影先是来到了警卫厅,路宇匆忙出来迎接他,慌忙问道:“执政官大人,您怎么亲自来了?”

    “电子屏蔽仪,我已经确认过了。”江影把这个小小的金属匣递给路宇,“是有人通过研究血族的基因仿造得出。”

    “血族,我记得,是我们城里警卫曾经追捕的那位,后来好像被研究所列为金色等级物种了,对吗?”路宇还记得血族。

    “是。”江影简短地应了声,“目前已经排除基因样本从血族身上泄露,所以研究所基因序列的可能性很大。”

    “顾常鸣,去他家里检查一下。”江影对路宇交代道,虽然以顾常鸣的级别无法接触到此次事件,但他直觉怀疑此人。

    “是。”路宇赶忙答道。

    江影又转程去往中心研究所,在卫衡的协助下,他彻查了整个中心研究所的系统,并没有发现任何资料拷贝外泄的情况。

    “血族的基因被外人知道了。”江影与卫衡会谈,“只是基因外泄并不是什么大事,毕竟研究所每年也要在期刊上刊载研究成果,但收复的卫星城余党尚未完全消灭,若是落入他们手中,会很棘手。”

    “嗯……”卫衡沉吟一声,他想到了那个雨夜中,他去往顾常鸣家中收回资料,那个诡异的睡意。

    他本想对江影说,但他知晓江影为人,此番坦诚真相,必会将他与顾常鸣的关系揭开,他早年暗中提拔顾常鸣的事情也会被一并发现。

    卫衡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没对江影说明真相,顾常鸣是他职业生涯里唯一的一个污点,每每想起,他也只能叹息。

    “研究所内加强监管。”江影对卫衡交代了一句,而后便离开。

    而此时,路宇带着一队人前往顾常鸣所居住的高级公寓,敲开门之后,是穿着居家服,戴着黑框眼镜的顾常鸣迎接了他。

    “路队长?”顾常鸣手中捧着一杯热茶,疑惑地问路宇道,语气还十分礼貌,“您来做什么?”

    “研究所资料外泄,你是离职研究员,我例行检查。”路宇派人到顾常鸣屋里搜查一番,除了一些普通实验仪器与电子处理器之外,没有什么别的异常,很干净。

    路宇盯着坐在椅子上捧着热茶喝的顾常鸣看,他试探性问了句:“你离职之后,都做些什么?”

    “给一些公司做外包的项目数据分析。”顾常鸣微笑着说,仿佛在闲话家常,“收入比在研究所时高。”

    “这样么……”路宇四下看了眼,也没看出异常来,只能暂且离开。

    他离开之后,顾常鸣才把手里的热茶一口饮尽。

    不多时,岳成嵘带着部下来到他家中。

    顾常鸣的家之所以没有任何问题,是岳成嵘在见到派出的五位手下久久未归之后,预见到未来江影会怀疑他,所以让他提前收拾了。

    路宇是通过细节探查真相的高手,岳成嵘亦不逊色,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一个在前一个在后,路宇只能空手而归。

    “多亏有你。”顾常鸣被突然造访的路宇惊出一身冷汗,长舒了一口气说道,若是他自己,恐怕他的计划就被狡猾的江影发现了。

    “江影就是如此的人。”岳成嵘吐了一口烟圈,他在他手上吃了大亏,被他以身为饵,抛弃卫星城去追捕他,没想到他只是孤身一人,数千兵力全被他牵制,让江影在不伤害平民的情况下收回了城市。

    “我研究遍了血族的基因,发现他只是速度更快些、隐匿能力更强些,便没有其他的特殊之处了……”顾常鸣的语气有些失望,因为那时候的宋栀栀就是如此弱小。

    岳成嵘根本不关心他的研究古生物计划,只将带来的报纸展开:“江宜城执政官之女苏菡拜访灵祁城,就在一周后。”

    “你想做什么?”顾常鸣狐疑问道。

    “江宜城与灵祁城关系紧张,苏菡我知道,是江宜城执政官属意的继承者之一,但江宜城执政官目前的妻子并不是她的生母,所以她给江宜城执政官吹了耳边风,让苏菡前来灵祁城‘历练’。”岳成嵘沉声说道。

    “这不是一个很好的镀金机会么?苏菡若是安全回到江宜城,继承者的位置会更加稳固。”顾常鸣不解。

    “我掌管卫星城时,与江宜城曾有往来,苏菡自幼有无法治愈的病症,纵然现在医学发达,她也需要每日定时服药,否则便会有生命危险。”岳成嵘冷静分析道,“拜访灵祁城,在江宜城的人看来,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江影会随时把她杀死。”

    “江影不会杀她。”顾常鸣推了推眼镜说道。

    “不论江影态度如何,她只需要死在灵祁城便好。”岳成嵘冷笑一声,“而苏菡是如此脆弱。”

    “只要江宜城与灵祁城有了矛盾,双方必将开战,江影分身乏术,那时候才是我们的机会。”岳成嵘说明了自己的计划。

    “具体该如何做……”顾常鸣在其中看到了机会。

    几人在高级公寓里相互交谈着,暗中酝酿着新一轮的计划。

    而这个时候的宋栀栀,还坐在便利店里看着她钟爱的青春偶像剧,好不容易撑到了下班时间,她晕晕乎乎地飞回了家里。

    江影忙了一天,今日休息得迟了些,直到宋栀栀回来的时候,他还没有醒。

    所以,宋栀栀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客厅里打了个哈欠,习惯了每天在这个时候与江影见上一面的她还觉得有些不习惯。

    她看了看时间,担心江影迟到,毕竟在她的印象里,江影就是个上班族。

    宋栀栀决定去叫醒江影,提醒他起床上班,不要迟到了。

    她原本打算只是敲敲门,结果她的指纹一印上门把手,冰凉的触感传来,江影的房门竟然自己开了。

    江影的房间根本没有对她上锁。

    宋栀栀蹑手蹑脚地走到江影床边,低下头看着他,他纤密的长睫随着他均匀的呼吸微颤,俊朗的眉目宛如完美无缺的艺术品。

    她摸着下巴,欣赏着江影的睡颜,在内心感叹“这真是一个完美又漂亮的食物”。

    结果看着看着,宋栀栀忘了自己要叫醒江影的目的,她就这么盯着他看了许久。

    直至很久之后,昏暗的房间里,一双漂亮的红眸睁开。

    江影凝眸看着宋栀栀,说话的语气平静:“栀栀,你要看到哪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