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动物世界当奶爸(快穿) > 正文 第6章 我在狮群当奶爸(6)
    虽然活着的时候,白忆一直觉得他们四个是拖油瓶,会阻碍他的狮生快乐有序地发展。

    这莫名其妙地突然消失,白忆反而有些不自在和失落。

    詹森那头不知廉耻的小雄狮还时不时地想占他便宜。

    应该是想占他便宜吧,不然为什么会在没经过他同意的情况下总是对他的秘密之处那么执着,嗅啊嗅的。

    年纪轻轻就不学好,这让白忆总觉得詹森这小狮子心理可能有问题。

    谁家的雄狮对一个陌生的雄狮会这般殷勤?

    没有的。

    但是他们现在可能都已经成为了其他猛兽的腹中餐,这让白忆心底忍不住涌上来一点忧伤。

    到底是没能逃得过被捕食的命运,所以说孩子还是有父母在身边才比较安全。

    这三天以来他一直在找詹森和三小只,什么东西都没吃,饥肠辘辘。

    实在是没有捕猎经验,即使看着那些可爱的食草动物,心中忍不住想扑上去试试,但每次还是被他们惊人的逃跑速度占了上风。

    白忆不得不继续饿着肚子。

    他也不会吃腐肉,看到其他动物啃剩的“残羹剩饭”,上面已经爬满了苍蝇和尸体生出来的蛆,白忆一点胃口都没有。

    如果是詹森,他绝对会带着三小只吃腐肉,毕竟蛆虫也是肉。

    白忆茫然地在大草原上流浪,第四天他终于忍不住去找食物了。

    只是他的目标不是捕猎,而是去找野果吃。

    功夫不负有心狮,他终于在狒狒的领地找到了可以吃的野果。

    看着那些叫不上名字的果实,白忆心中燃起了一丝丝的喜悦。

    他把那群狒狒赶走,抢了狒狒们的果实。

    一般情况下,来这里的狮子都是来打猎的,而白忆就不一样了,他是来找果子吃的。

    他在树下两只前爪按住并不怎么粗壮的果树,狠狠地摇了几下,树上还透着青色的果实掉落下来。

    他用灵巧的舌尖将青色的果子卷进嘴里,嚼了嚼,差点没酸到当场升天。

    白忆狠狠地打了个冷颤,酸地他呲牙咧嘴,但他还是将那些果子全部吃完了。

    吃完果子不管饱,他又去找草吃。

    不出意外,他是人们见过第一个和食草动物抢草吃的狮子。

    直播间的画风简直突变,观众们都被“小白”的神操作震惊了。

    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狮子喜欢吃草啊喂?

    “作为草原之王的尊严去哪里了?竟然沦落到吃草的地步?”

    “啊啊啊主播说小白不寻常,我以为他们胡说的,现在我才发现他是真的和别的狮子不一样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好像还挺萌的样子,这样的憨憨雄狮,会让人撸么?”

    “前面那个想撸狮子的集美,你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那就请带我一个!”

    公屏上瞬间飘过一群想撸“小白”的留言,他们觉得“小白”这头雄狮太过佛系了。

    “他为什么不捕猎啊?他还在找詹森么?快点找到詹森他们吧,我好担心那几个孩子。”

    观众们其实比白忆更加担心那几个孩子。

    白忆吃饱了,他找到了一块野菜地,是野牛和野鹿的地盘,他一头狮子隔着一段距离和一群食草动物争着抢草吃。

    一边吃一边闻着气味,看看附近有没有强大的捕猎者。

    很幸运,没有捕猎者。

    他吃饱喝足,准备找个地方睡一觉。

    中午的太阳格外地火热,蚊子苍蝇在他身边乱飞,他还是没办法阻止这些东西附在他结实的毛发上。

    找到了一块阴凉处,白忆又到处闻了闻,没有其他动物的气味,他蹲下来开始清理自己的毛发。

    苍蝇蚊子太烦人了,他现在无比需要杀虫剂,想睡个觉,到处都是扰人清梦的玩意。

    嗡嗡嗡地在耳边不断地聒噪。

    白忆索性也不睡了,蹲起来开始用两只前爪拍自己身上的蚊子。

    正被蚊子苍蝇烦地心慌意乱时,他猛地一抬头,突然嗅到了熟悉的气味!

    白忆心中一喜,立马站起来,四只脚着地,向着四周看了看。

    气味是顺着风过来的,有些淡,但还夹杂着某种腥气。

    白忆的心瞬间紧张起来,他兀自猜想,是不是詹森和三小只。

    他顺着气味的方向往前奔跑,想一探究竟。

    大概跑了一公里左右,那气味变地若有似无,他努力昂头闻了闻,想捕捉到那熟悉的味道。

    可是那味道越来越淡了,甚至换了方向。

    白忆思索了片刻,他闻得到詹森的气味,那詹森一定也能闻到他的气味。

    既然闻到他的气味了,不来找他,反而向另一个方向走了,那就只有一个结论:他们遇到危险了。

    白忆奔跑起来,向着气味传来的方向狂奔而去。

    他刚吃草吃饱,体力是足够的。

    越往前气味越浓,说明他距离詹森他们近了。

    他加快了速度。

    终于在奔跑了大概两公里的距离后,他听到了雄狮的咆哮声。

    是詹森!

    白忆心中一紧张,也顾不得什么了,匆忙冲过去!

    只见詹森被一群杂色狼包围了!

    杂色狼和鬣狗一样,团队捕猎的能力非常强,他们异常团结,经常以出动就是几十只一起。

    血腥味越来越浓,白忆由此判定,詹森受伤了!

    喜悦被担忧冲散。

    他嘶吼着冲过去,冲散了外围的一群杂色狼,那些家伙到底欺软怕硬,看到一头勇猛强壮的雄狮出现,都吓得边叫边退。

    白忆冲上去就咬,现在可不是那么讲究的时候了,不拿出点真本事来,这群狼会以为他没用!

    他上去狠狠地咬住了一头试探着攻击他的杂色狼,或许是出于保护幼崽的想法,他用力有点过猛,一嘴咬住杂色狼的脊椎,直接给杂色狼干翻在地。

    他把杂色狼的脊椎咬断了。

    这下好了,杂色狼们被他吓跑,那只没死的还在试图逃跑,白忆没管他,先去看了詹森。

    好家伙,詹森后腿上好大一片伤,皮毛都不见了,露出了里面猩红的肉来。

    白忆打了个冷颤。

    詹森看了看他,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又亲昵地蹭了蹭他。

    白忆心里的担忧慢慢地退去,但是他没看到三小只。

    他看到詹森上去给那只杂色狼补了一嘴,直接将其咬死。

    他也没多余的动作,直接撕咬开了猎物的腹部,吃了起来。

    他可能是饿坏了。

    白忆走到他身边,他趴在那里认真地进食,白忆低吼一声:“吼。”

    孩子们呢?

    詹森看了他一眼,明显不知道他的意图。

    白忆在原地打转。

    “吼?”

    他们是不是都死了?

    猎物的血染红了詹森嘴边的毛发,他吃的很快,一会儿猎物就只剩下脊椎和骨头。

    詹森站了起来,看了看不远处还在围观的杂色狼,对着白忆低吼一声。

    “吼。”跟我来。

    白忆站在那里,

    詹森边走边回头看他,白忆赶紧跟上去。

    詹森带着他跑了大概一公里,他听到了熟悉的幼崽叫声。

    白忆心中一暖,有点感动。

    三小只还在,他们没死。

    重逢的喜悦让白忆忍不住眼眶发酸,他第一次舔了三小只。

    就好像在跟他们说,谢谢你们还活着。

    不得不说詹森很聪明,他知道引开敌人,把三小只藏起来。

    这里是个很安全的地带,他们可以在这里休息。

    詹森好像受伤很严重,他趴在了那里,开始舔舐伤口。

    白忆凑过去在他的伤口处闻了闻,试图帮他,但还是打住了。

    詹森舔了舔他的狮冠,向他示好。

    白忆叹息一声。

    詹森伤地这么重,短时间内肯定是不能带着三小只找食物吃了。

    那么怎么办呢,这个艰巨的任务就落在了白忆头上。

    三小只明显都很饿,往白忆的腹下钻,试图找奶。

    他用爪子把孩子扒拉开,心想多大了还吃奶。

    然而他扒拉开一只,另两只又找上来。

    白忆只觉得肚子上一凉,他就被小家伙当妈妈了。

    男妈妈。

    白忆的脑子里闪过这么一个词汇。

    他现在可不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男妈妈么?

    三小只都钻在他肚子底下开始嘬奶。

    白忆的狮脸有些茫然,小家伙们还挺用力,吸地他有点疼。

    但是他始终没推开,心想着等哄一下子后,他就去给他们找食物。

    刚才有了捕猎杂色狼的经验,他才发觉原来捕猎也没那么复杂。

    一顿操作猛如虎就对了。

    看到三小只在吃雄狮的奶,雄狮反而露出自己毛茸茸的肚子,躺平了。

    詹森一脸不解地看着白忆,他在那里趴了会儿,竟然,慢慢地起身也朝着白忆走去。

    白忆眯着眼,因为有点疼。

    但是他感觉詹森也靠过来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他抬起高贵的狮头看了詹森一眼。

    詹森在他身边躺下,竟然也学着三小只的样子在他肚子底下摸索。

    白忆:“……”

    你妈的,别人是还小,还需要母亲的安抚,你他妈都那么大个了,怎么也这副德行?

    詹森拿嘴拱他毛茸茸的肚子,白忆一爪子拍过去,给詹森打懵了。

    詹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