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动物世界当奶爸(快穿) > 正文 第17章 我在狮群当奶爸(17)
    小白带着詹森和三小只回去,跟拍组摸不着他的路数,观众们更摸不透。

    他们表现地有些激动,以为小白觉得在外面流浪会很艰难,所以带着孩子们回去继续投靠狮群。

    毕竟在狮群里的日子确实过地比较安逸,他都不用负责打猎,可以做一头快乐的咸鱼狮。

    能吃多久软饭就吃多久软饭,反正距离雌狮们生崽还得几个月,迪莱要守护狮群到幼崽们长大,那时候或许他会离开,也或许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当然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和目前的关系不太大,目前他们就想知道小白和迪莱会如何相处。

    小白这次回去就不是狮群的老大了,不知道迪莱还会不会对他表现地友好。

    又或者小白想通了,觉得向迪莱臣服也还不错。

    他们期待地等在屏幕前,就连跟拍组也显得十分期待。

    “雄狮离开狮群之后很少有再回去的,他们的目标是攻占其他狮群,建立属于自己的王朝,所以小白的行为在大自然中是很少见到的,让我们一起期待他和迪莱的重逢吧!”

    三拨观众们也吵地热火朝天:

    “小白是很聪明的狮子,他绝对是想通了迪莱才是靠山,外面流浪的日子太苦,所以选择回去找迪莱,迪莱也一定会接纳他,毕竟他们差一点就进行到夫夫的环节了。”

    “迪莱还是很正常的,他也知道不帮别人养孩子,他咬伤詹森的行为再正常不过。站森白的集美们你们也别戾气那么重,毕竟他们只是动物,不能以人类的思想去约束他们。”

    “很正常啊,所有的雄狮都会做迪莱做的事啊,为什么偏偏要对迪莱恶意那么大啊?”

    站森白的观众明显不买账:

    “领地是小白的,崽子是小白带进狮群的,雌狮都是小白的,迪莱凭什么那样对詹森?”

    “如果小白这次回去是向迪莱示好而不管孩子们受的委屈,那我这个智商粉就要脱粉了。”

    “连养母都知道要护崽,小白难道不知道么?”

    “反正我是委屈死了,詹森差点被迪莱咬死,要不是关键时候养母站出来,他们四个都会死,小白离开地有点不负责任。”

    “集美,这是自然法则,小白也只是个动物,他没有人类的智商,不要言语过于激烈行么?我知道你们为詹森委屈,可小白也没有义务养他们啊。”

    “同意楼上,不要道德绑架小白,他只是比正常狮子反常了一点,但是抚养幼崽不在他的义务范围之内,詹森的母亲已经死了,小白不是他妈。”

    “我真是笑死,这又不是饭圈,一个直播纪录片都能让你们吵起来,还有什么是你们吵不起来的?面对动物都如此,你们的生活得有多压抑。”

    直播室就小白回去找迪莱这件事展开了唇枪舌战,公屏和弹幕一片乌烟瘴气。

    当然白忆并不知道人类到底在干什么,跟拍组把他们播出去后,他们会收到什么样的评价和解读,他只知道他心里憋着一口气。

    回去的路比较长,他们只能边走边歇息,詹森走的比较慢,白忆就带着三小只等他。

    路上遇到捕猎成功的猎豹,白忆发挥强盗的本能,给孩子们抢来食物果腹。

    一天之后,他们到了所谓的“家”。

    但是这次他们不能直接回去了,因为迪莱带着六头雌狮对他发出了警告。

    詹森和孩子们吓得不敢往前,白忆不禁在心里感叹,果然畜生就是畜生,是没有一点灵性的。

    他才出走不到三天,迪莱就开始敌视他,警告他不要触碰自己的领地。

    前些天还对他“示爱”的雄狮,如今就变成了这副德行,白忆的心情很复杂。

    果然雄狮都渣地过分,他算是见识到了。

    更让他震惊的是,他还没对迪莱发起攻击,迪莱就已经试探性地对他发起了攻击,詹森和三小只被吓跑,不安地在不远处叫着,他们看起来很害怕。

    白忆站在河流对面,和迪莱隔河相望,这场景乍一看还有点像两个昔日爱侣突然刀剑相向的样子。

    迪莱隔着河流发出警告的吼声,白忆也同样低吼。

    这一幕在大众眼里成了呼唤爱的模样。

    很明显迪莱是不敢渡河的,因为河里有鳄鱼。

    然而白忆才不管那些,他直接冲进了河流,向着对岸游过去。

    “迪白”粉们在尖叫:“啊啊啊小白好勇敢啊!他知道河流的尽头是等待他的爱情!”

    鳄鱼向着白忆游了过去,然而他们始终慢了一步。

    勇猛健壮的雄狮很快就上了岸,并且直接冲向了迪莱。

    迪莱也没有害怕,直接冲上去迎战!

    观众们以为两狮子要抱在一起卖萌打滚,可没想到的是,他们撞在了一起,相互撕咬起来!

    观众们:“!”

    迪白关系就这样破裂了吗?他们之间的友谊竟然像玻璃一样易碎吗?!

    他们怎么打起来了?!

    “迪白”粉开始怀疑人生,“森白”粉和唯粉们开始欢呼!

    他们就知道小白绝不会对詹森和三小只的委屈置之不理!

    很明显,迪莱年纪大了,他不是小白的对手,相互撕咬了几个回合,迪莱开始败退,小白的声音凶悍响亮,逼地迪莱节节败退。

    雌狮们都在上面看热闹,没有一个前来参战的。

    迪莱被打败,他翻滚在地,露出毛茸茸的肚皮,朝着白忆低吼。

    这是臣服时才会有的行为,白忆也不是得理不饶狮的狮子,他只是教训一顿迪莱,给詹森他们出气而已。

    很快,迪莱又开始表现出他的顺从,他开始当起了舔狮。

    白忆和其他雄狮不一样,其他雄狮打败敌人,即使敌人不死,也是会狠狠咬杀的,但他不会那样做。

    当然了,他也不会再留在这个狮群,这个狮群里的雌狮,以后生的崽子都是迪莱的。

    迪莱也老了,就刚才和他干架的气势,白忆能感觉出来他没两年好活了。

    所以他也该有个像样的狮群养老,免得老无所依。

    白忆打完迪莱就走了,甚至都没有停留。

    他再次在鳄鱼的注视下渡过了河流,向着詹森和三小只走去。

    迪莱在河对面看着白忆的身影远去,狮脸一片茫然。

    他朝着白忆的背影吼叫,似乎是想挽留。

    或许在迪莱心里,败下阵的是他,离开的也该是他,为什么小白还走了?

    他无法理解。

    白忆走到詹森面前,第一次主动舔了舔孩子的额头。

    哥给你报仇了,咱们走吧。

    他独自往前走去,詹森回头看了一眼迪莱,然后头也不回地跟上白忆的脚步。

    三小只紧随其后。

    小白为孩子出气的场面不仅让跟拍组觉得匪夷所思,观众们都很感动。

    “他虽然生气迪莱咬了詹森,但他没有赶尽杀绝,他甚至都知道迪莱年纪大了,咬他的时候都小心翼翼地。”

    “他把领地留给迪莱养老了,自己带着孩子流浪,怎么会有这么懂事善良的狮子啊!”

    “不行了,破防了家人们,小白为什么不是人啊啊啊!”

    “不瞒你们说,我对一头雄狮动心了。”

    “集美淡定点,小白对雌狮都无动于衷,你就算了吧,不同种族无法谈恋爱。”

    “你们真是禽兽,连狮子都不放过!”

    白忆深知有固定领地和流浪求生的利与弊,但他还是选择带着詹森他们离开。

    他要在旱季来临之前,带孩子们找到能够生存的领域。

    不然等旱季来临,他们跟不上草食系动物的迁徙脚步,就只能等着饿死。

    流浪的日子肯定是充满艰辛的,他只能祈求幼崽快点长大。

    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下,一头狮带崽太难了。

    目前时间是五月中旬,这个时间点对于马赛马拉而言是充满危机的。

    因为此时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已经开始进入旱季,动物们都开始往水源、草源丰盛的马赛马拉迁徙,这其中包括数量在20万以上的斑马、百万以上的角马、50万左右的瞪羚等草食系动物。

    而在这些动物后面跟随的,是成群结队的非洲师、猎豹以及豺狗。

    这些动物的到来让原本就艰难的生存环境雪上加霜。

    而在马赛马拉大草原再待两三个月之后,他们又会返回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因为到时候马赛马拉的旱季来临。

    不得不说生活处处都是考验,这让白忆带崽的生活变得有些艰难。

    他得找个绝对安全的领域让孩子们栖息。

    很快,动物大迁徙就到来了,无数的食草动物涌入马赛马拉,白忆就知道这地方不能待了。

    虽然食物资源充足了,但是危险也来了。

    非洲师的气味越来越浓烈,这也预示着草原上即将再次腥风血雨。

    本地狮和迁徙狮将会有一场恶战。

    他又带着孩子们往西北逃命,北部是不敢去了。

    詹森的伤也养好了,只是孩子的行为越来越诡异了。

    他虽然不会再对白忆做下流的事情,但是他会对自己做。

    这天天气很好,太阳格外地明媚温暖,他们一大家子吃完“午饭”都躺在深草里晒太阳,三小只露出了毛茸茸的肚皮,睡地格外地香。

    白忆要警惕四周的情况,所以也没敢睡。

    就躺在那里,詹森在他不远处。

    他眯着眼睛,只见詹森在看他。

    孩子经常用这样懵懂且不解的眼神看他,白忆都见怪不怪了。

    然而下一刻白忆就石化了。

    只见詹森换了个姿势,朝着他的方向露出腹部。

    白忆这个角度清晰可见,他只觉得腹部一紧。

    詹森低首去舔。

    白忆:“……”

    自己舔自己?

    白忆没试过。